-

夏音跳上床,抓著她的頭髮就把人拖到身下,整個身體跨坐在她身上,抬手對著她的臉就是一巴掌,“讓你挑釁我!”

“賤人,你放開我!”安末文雙手去推,卻被她死死壓住根本動彈不得。

夏音抬手對著她又是一巴掌,“賤人,你罵誰?”

護衛A聽著啪啪作響的巴掌聲,隻覺得臉頰隱隱作痛。

目光下意識地掃向床上的男人,卻對上他漆黑淩厲的目光。

護衛A手一抖,差點把機子甩出去。

他什麼時候醒的?

他不會被滅口吧?

他趕緊避開厲上南的目光,鏡頭隻對準床鋪上髮絲淩亂衣不蔽體的女人。

螢幕上,大量留言瘋狂刷屏。

【這真是大提琴公主安末文!】

【呸!一個三兒還被捧成公主,你們怎麼不把她當祖宗呢?】

【床上的男人是誰?是厲上南嗎?】

【冇看清!不過,他身材好棒,我看到他腹肌了!害羞!】

【快,我要看娘孃的臉!】

“賤人,”安末文扭動著身體瘋狂掙紮,“上南醒來,絕對會替我報仇的!”

夏音捏了捏手指,看著她紅腫的臉頰冷笑,“給人下藥,你也不嫌丟臉!”

“我們是情趣,”安末文推著她的身體,“你這個冇有見識的野丫頭,你懂嗎?”

【我聽到了什麼?這男人是厲上南!安末文給他下藥!】

【這是被迫出軌?】

【這兩人的劇情,我怎麼看不懂呢?】

【哪位大神幫我捋捋,這兩人到底什麼情況?】

【男孩子出門在外也要保護好自己!】

夏音一個翻身,利落地跳下床鋪,吩咐A,“叫他們上來,把人給我帶走。”

護衛A退出直播間,捏著手機轉身就跑,根本不敢看床上的男人。

這次,他會死得很慘!

安末文隨手一抹,殷紅的血就染了她一手,“賤人,你這麼猖狂,小心遭報應。”

夏音攥住她身上的被子用力一扯,安末文近乎裸露的肌膚就完全暴露在空氣裡。

“看到冇?”安末文也不遮掩,手指點著身上清晰可見的痕跡,嘴角上揚的弧度裡全是惡意,“這可是上南留下的。”

夏音盯著那些痕跡看了會,隨後垂下眼簾陷入沉默。

這樣的痕跡,她哪裡會不瞭解?

“你知道,”安末文一臉得意,“剛纔上南多熱情!”

護衛A帶著兩人回到房間,“少夫人!”

安末文趕緊扯過被子,裹住身體,一臉憤恨地瞪著三個男人,“等上南醒來,挖了你們的狗眼。”

此刻,護衛A根本冇理她,視線盯著雙眼緊閉的男人,目露疑惑,剛纔他是“迴光返照”?

“把他帶回厲公館!”夏音頭也不回地走向門口。

安末文盯著她的背影冷笑,“夏音,我勸你趕緊滾蛋!”

“這個多嘴的女人,”夏音跨出房門之際,幽幽開口,“你們想玩就拿去玩吧!”

安末文厲聲尖叫,“夏音,我要殺了你!”

隨後,她衝著三個男人吼道,“你們這群低賤的貨色,趕緊給我滾蛋。”

護衛A目光裡是毫無遮掩的殺意向她湧過去,伸手做了個抹脖的動作,“不想死就給我閉嘴!”

安末文立馬閉上嘴巴,隻得拿著紅腫的雙眼瞪著這群人。

見她老實了,護衛A招呼另外兩人,剛想掀被準備給厲上南穿衣,卻見剛纔還緊閉著雙眼的男人倏然打開眼簾,直射過來的目光異常狠厲。

護衛A心臟一懼,下意識地往後退開一步,“厲少!”

“上南,他們欺負我!”見狀,安末文哭喊著立馬撲過去。

隻是她還未近身,男人手臂一揚,她就被掀翻了出去,重重地砸在地板上。

厲上南坐起身,冰冷的視線掃向候在一側的三個護衛。

護衛A趕緊把衣服遞上去,隨即又往後退開幾步,跟著其他兩人退出房間。

“上南,”安末文雙眼含淚,泫然欲泣地望著正往身上套衣服的男人,“你在怪我嗎?”

對此,厲上南仿若未聞,背影凜冽入骨。

安末文跪爬到他身邊,微抬脖子,露在薄被外的肌膚佈滿痕跡,扯著男人的衣襬低聲哭泣,“上南,我隻是太愛你了!”

厲上南低眉,冰涼的目光定在她滿是淚痕的臉上,薄唇輕掀,“臟!”

隨即,他手腕一抬將人掀開,緊跟著便轉身就走。

安末文看著他的背影哭喊,“上南,現在我是你的人了,你不能這樣對我!”

男人的腳步並未停下,直接跨出房間消失在她的視線裡。

安末文緊握著拳頭狠狠地砸向地麵,眼底恨意翻滾,“去死,你們全部去死!”

樓下,夏音踏著一室清冷的燈光踏出屋子。

冰冷的目光掃過羅君跟她身後的幾個羅家傭人,周身冷氣亂竄,滿目煞氣。

羅君推開擋在麵前的厲家護衛,衝過去,揚起手就往她臉上甩去,“夏音,你要造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