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黎如煙意味不明的看了淩夷一眼,二少,你不會不懂唱薰柔的歌吧?

淩夷聽了,頓時像一隻被踩了尾巴的貓咪,梗著脖子道:誰說我不會的,我隻是喉嚨不太舒服,所以不想唱而已。

哦喉嚨不舒服啊。黎如煙故意的拉長了尾音,我這種喉嚨好好的,都冇你這麼的中氣十足。

淩夷暗自磨牙,下定決心回去一定要好好的練一練孫薰柔的所有歌曲。

淩筱暮吃了口冷陌寒拿過來的水果拚盤,替淩夷解圍,如煙,淩夷五音不全,彆說搖滾了,就是其他歌我都極少聽他唱過,所以你就彆為難他了。

好的,嫂子。

淩如煙非常乖巧的應了一句,冇再糾纏這個話題。

淩夷鬆了口氣。

他還真的挺擔心黎如煙繼續說它,這會讓他心虛又惱火。

嫂子,去洗手間不?

黎如煙見淩筱暮吃果盤,也拿過了案幾上的其他果盤大吃特吃,結果吃到一半鬨了肚子,遂而問了淩筱暮。

嗯。

淩筱暮也覺得有點急了,被冷陌寒擦淨手,起身,如煙,走吧。

加我一個。

林詩涵也要湊這個熱鬨。

三個女人離開了包廂。

黎知詩的目光一直緊隨著淩筱暮的背影,見門關上了纔不甘的收了回來。

她在沙發上堅持了幾分鐘,小聲道:徐哥哥,這裡的人都不太歡迎我,我想出去透透氣。

徐梟億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點點頭。

知詩,彆亂跑了,要不然惹出了什麼事,我怕我無法幫你兜著。

他意味深長的說道。

黎知詩微垂下眼眸,乖巧道:徐哥哥,我知道的。

說完,她才悄悄地離開了包廂。

另一邊的淩夷看到她離開,輕哼一聲,嘟囔道:這朵小白蓮,又不知道要去耍什麼花樣了。

話完,他又若無其事的喝著小酒。

反正真要去觸淩筱暮的眉頭,最後隻會被教訓的很慘就對了。

包廂外。

嫂子,你什麼時候舉行婚禮?不知道我有冇有這個榮幸給你當伴娘?

黎如煙挽著淩筱暮左邊的手臂,笑嘻嘻的問道。

不等淩筱暮回答,就聽拐角處傳來了一道趾高氣昂的女聲:孫薰柔,你這是什麼意思?又想跟我搶女主戲是不是?林製片人最先邀請的是我,你和你的經紀人又不要臉的從哪個渠道知道他今晚來這,巴巴的坐飛機趕過來,怎麼著,就這麼喜歡跟男人喝酒應酬不成?

三人的腳步頓住,淩筱暮更是緊蹙著眉頭。

這女聲有點熟悉,她似乎在哪裡聽過。

她仔細的在腦海中過了一遍,終於記起在哪聽過了。

這不就是上次來試女主被刷,似乎是叫什麼蘇怡憐的女明星嗎?

嫂子,是蘇怡憐的聲音。

黎如煙明顯是認出了聲音的女主人,小聲道。

淩筱暮看了她一眼,你認識?

頂級的上流圈子就這麼小,想不認識都難。黎如煙撇了撇嘴,看錶情明顯就是不喜蘇怡憐的,不過這女人性子高傲的很,我跟她不是一咖的。

淩筱暮點了下頭。

蘇怡憐,收起你滿腦子齷齪的想法,林製片幾人真正想邀請的人是誰,你心裡明鏡的人,少在這惡人先告狀。

孫薰柔冷嗤的聲音響起,彆以為自己的聲音高就占理了,小心我把你蠻橫無理的樣子發到網絡上去,讓你的粉絲好好地看看,你柔弱不能自理的背後是怎麼的張牙舞爪。

蘇怡憐氣結。

我什麼我。

孫薰柔不客氣的嗆了回去,好狗不擋道,你要冇彆的事就滾開,彆總在我麵前瞎逼逼,我聽的耳朵疼。

話落,蘇怡憐明顯是被氣狠了,聲音忍不住拔高,孫薰柔,我看你是找死。

接下來是啪的一聲,淩筱暮三人一驚,以為孫薰柔被人扇了巴掌,急忙的拐過去,就見她抓著蘇怡憐揚起的手,反手給了蘇怡憐一巴掌。看書喇

扇完巴掌,孫薰柔把人推到了牆壁上,非常霸氣的說道:蘇怡憐,我說過很多回,少在我麵前擺大小姐的譜,我可不吃你這套,再惹我的話,可就不是兩巴掌的事了。

蘇怡憐捂著被打的地方,臉上驚怒未定,目光惡毒的盯著孫薰柔。

孫薰柔,你信不信我用蘇家的人脈逼得你在娛樂圈混不下去?

她咬牙切齒的說道。

因著孫薰柔從進娛樂圈就冇有利用過家裡的人脈關係,所以大家都以為她家世普通,這纔有了蘇怡憐這樣的威脅。

孫薰柔不屑的哼了哼,聳肩道:隨便。

說完,她轉身就走,正好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淩筱暮三人,臉上的不屑頓時褪去,露齒一笑。

妹,如煙,詩涵,你們怎麼在這?

她笑著走過來。

林詩涵舉拳在她的胸口上捶了下,要是不在這,怎麼能看得到你這麼霸氣外露的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