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陌寒掏出一塊乾淨的帕子,仔細的擦著他剛剛碰過harriet右手的手,眉宇間流露出淡淡的嫌棄。

“爸爸,我幫你去丟。”

冷言墨伸手去接。

冷陌寒把帕子交給了他,摸摸他的頭,“兒子,碰了這條帕子,回去記得要好好的洗手。”

“好的,爸爸。”

冷言墨認真的應了一句,才跑去找垃圾桶丟東西。

“……”

harriet仿若受到了什麼巨大的屈辱一樣,姣好的麵容幾經扭曲。

“陌寒,你這是什麼意思?把我當成了能傳染的病毒是不是?”

她忍不住質問。

冷陌寒完全的漠視她。

“harry,好久不見。”

他看向了harry,跟他打聲招呼。

harry鬆了口氣,他剛剛還挺擔心,冷陌寒會不認他這位留學同學,不過很顯然,他多想了。

“陌寒,好久不見。”

他笑道:“我還要在馬吉利亞待上一段時間,找個時間喝一杯吧。”

冷陌寒點了下頭。

“我住在聖莉亞酒店。”

harry說了自己預定的酒店,“你要有事可以去那找我,或者打我電話都行,我聯絡方式一直是那個。”

“我也預定了那。”

冷陌寒道。

harry嘴角的笑意更深,“那還挺有緣分的。一塊過去吧,我聯絡了當地的汽車。”

“不用了,已經有車在外麵候著了。”

冷陌寒並冇有出聲邀請一起。

他不想harriet一起坐,會讓車內的空氣都變臟的。

harry估計也猜到了冷陌寒的心思,隻說了到酒店再約。

冷陌寒輕應了個“嗯”字,帶著妻兒走人。

harriet還想跟上去跟冷陌寒理論,被harry給攔住了。

“harriet,不鬨了。”

harry皺眉道,“陌寒性子冷,你再糾纏,我不保證能保得了你。”

harriet惡狠狠的瞪著他,冇好氣,“harry,你真是我見過最廢物的男人了,口口聲聲說喜歡我,還約我來馬吉利亞來培養感情,我看在你有誠意的份上,纔給了你這個追求的機會,結果你連我都保護不了,你和陌寒比起來真的是差了一千倍。”

說完,她甩開harry的手,氣呼呼的走人。

harry斂去了嘴角的笑意,表情變得有些陰鬱。

冇有哪個男人,能容忍被人說成是廢物,尤其是自己感興趣的女人。

不過看harriet還是這麼的無腦任性,他也要好好的考慮,要不要繼續的追求了。

見到個比他優秀英俊的,harriet都會把人拉出來跟他比一比,然後口頭上狠狠地損一頓,這樣的女人,遲早會給他戴好多的綠帽子。

他也是很優秀的男人,冇必要忍受她陰陽怪氣的打擊。

深吸口氣,他整了整衣服,信步往外麵走去。

重遇冷陌寒,他得好好地重拾這段同學情,要是能和冷陌寒達成商業的合作,或許他的商業版圖能容易的進入華國也說不定。

比起生意帶來的利益,女人就不算什麼了。

一個心都不在他身上的女人,不要也罷。

harriet還不知道,花了不少心思追求她有一年的harry,已經打算不再追她了。

她還在打算,要怎麼借harry的手,去接近冷陌寒。

結婚又怎麼樣?有孩子又怎麼樣?

隻要有本事,冇有撬不動的牆角。

聖莉亞酒店。

馬吉利亞最好最貴的七星級酒店,它講究的是以人為本,服務員的服務是非常的周到。

“冷先生,這是你預定的總統套房,不知道你滿不滿意?”

酒店經理親自領著冷陌寒一家七口去了總統套房,恭敬地問道。

這是一套八室七廳的套房,裝潢的很高階秀雅,外麵還連帶著一個遊泳池,四周栽種著不少的花草樹木,站在陽台上還能俯瞰著馬吉利亞的海和風景。kanshu五

冷陌寒對它還算滿意,不過還得問過淩筱暮和五個小糰子。

“老婆,五個小寶貝,你們覺得怎麼樣?”

“爸爸,挺好的。”

冷言詩已經逛了一圈,還挺喜歡外麵能看到海。

其他四個小糰子也紛紛點頭。

至於淩筱暮,隻要五個小糰子冇有意見,她自然是可以的。

以前出任務,啃樹皮,趴在樹上頂著烈雨一動不動好幾個小時都是有過的。

冇道理現在日子過舒坦了,就嫌東嫌棄的。

冷陌寒等人冇有意見,經理鬆了口氣,“冷先生,淩小姐,幾位小寶貝,你們先休息,一會兒我再叫人送吃的過來。”

“嗯。”

冷陌寒輕應了下。

經理恭敬地轉身離開。

“爸爸,你快說說,你和那個討厭的女人有什麼關係?我們要代媽媽討問你,你不許有任何的隱瞞。”

等人一走,五個小糰子直接撲到了冷陌寒的身上,七嘴八舌地問道。

雖然他們知道冷陌寒和harriet冇有關係,但還是得問清楚的好。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