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兒子,你說什麼?詩涵懷,懷了?”

孟夫人的聲音猛地拔高,“她幾個月了?一個月啊,那頭三個月都挺危險的,不行,我得回海城守著,要不然她忙起來什麼都忘了,對胎兒不利。”

說著,她還真的要去收拾行李,結果不小心的扯到了傷口。

一名長相清秀的女子扶住了她,不過冇有出聲打擾她打電話。

“媽,您現在身體還冇有全好,就不要急著回海城了。”

孟津言的聲音透過手機傳來,“詩涵我會照顧好的,您安心養傷就成。”

孟夫人深吸口氣,壓下了傷口帶來的疼。

“那好吧,我就在島上待幾天,等身體全好了再回去。”

她沉吟片刻,到底是答應了孟津言的提議,“津言,你記得把這個好訊息跟你嶽父嶽母說,讓他們也高興高興,對了,你一定要詩涵按時吃飯,按時睡覺,走路彆那麼風風火火了。”

她本來還有很多話要說的,就被孟津言打斷了。

“媽,您放心,我都會做的。”

孟津言道:“不過一切都要按她的喜好來,我不想因為懷個孕就限製她的自由,讓她產生我們家隻愛孩子不愛她的錯覺,在我心裡,冇人能比她還要重要。”

孟夫人雖然聽到冇人比她還要重要這話有點點的酸澀,但也知道兒子兒媳感情好小家庭的凝聚力纔會更強。

“津言,我知道的,我也很愛詩涵,之所以叮囑那麼多,不過是擔心她頭次懷孕不懂。”

她解釋,“我是最想你們能有個愛情結晶的,這樣婚姻纔會更穩固。”

這是當母親的心願。

孟津言當然聽出孟夫人的另外一層意思。

“媽,我會照顧好詩涵的。”

他鄭重道。

不管是為了穩固他和林詩涵之間的感情,還是將來東窗事發後用孩子來留住林詩涵,這孩子都必須平安生下來。

有了孩子,林詩涵偏向他的籌碼也會加多。

母子二人又聊了一會兒,才掛了電話。

“夫人,是少爺的電話?”

那名清秀的女子裝傻問。

孟夫人明顯還在興頭上,一把抓著女子的手,眉開眼笑道:“是津言打來的電話,他在那邊說詩涵懷孕了,剛一個月,再過幾個月我就可以當奶奶了。”

越說越興奮,要不是涵養在,她都要手舞足蹈了。

“素衣,你說我現在要不要先準備小孩子的衣服?”

她雙眸亮晶晶的說,“是準備男孩子的?還是女孩子的?乾脆兩種都準備吧。”

聞言,素衣的眸光閃了閃,唇角抿了抿,細看的話,會發現都快抿成了一條直線。

“夫人,您還在休養,買衣服這種小事可以交給下麪人去辦的。”

不過片刻,素衣臉上就浮現了淡淡的笑意,柔聲說道:“等離島回了海城,您再對少夫人噓寒問暖,這樣更能促進你們婆媳的關係。”

孟夫人想了想,覺得素衣說的挺有道理。

“素衣,還是你想的周到。”

她拍了拍素衣的手,“你這孩子從小心思就細,想的比彆人多,和你妹妹性子一點都不同,不過她當年要是冇……你們兩性子倒是挺互補的。”

聽到孟夫人提到自己的親妹妹,素衣的眸色沉了沉,唇角又再次抿了下,但很快恢複如常。

“算了,不提不開心的事。”

孟夫人擺了擺手,轉移話題,“素衣,你教我幾道對孕婦身體好的湯吧,等我回了海城,隔三差五的給詩涵做。”

“好啊,夫人。”

素衣壓下了眼裡閃過的嫉妒,笑道:“少爺結婚那天,我就偷偷的學對孕婦身體好的菜譜,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給懷孕的少夫人做菜吃,不過現在……”

她話鋒一頓,眸光黯淡了下來。

孟夫人見狀,心疼不已。

“素衣,抱歉,要不是我讓你在飯菜裡下毒,你也不至於還藏在這通地下通道了,雖然這裡被打造成了五室三廳兩衛,可到底冇有陽光,委屈你了。”

她拉著素衣的手,頗為愧疚的說道。

這兒的地下通道是連著她的房間的,當年她想嘗試偶爾在通道裡住上幾晚躲清靜,孟津言就按照她的意思打造了五室三廳兩衛的格局,房間也被裝修得富麗堂皇,除了見不到陽光之外,生活起居完全的冇有問題。

素衣嘴角含笑,搖搖頭:“夫人,我冇什麼的,能為您辦事是我畢生的榮幸。”

“隻要少爺能為小姐報仇,就算讓我一輩子待在這裡都行。”

她說的大義凜然。

在孟家,她是為數不多知道孟家要為孟青青報仇一事的人,誰讓她手段高,把孟夫人哄的服服帖帖,很多事都冇有瞞著她。

“你啊,懂事的讓我心疼,青青要知道你為她付出那麼多,肯定把你當成親姐看待。”

孟夫人拉著素衣的手,由衷的說道。

素衣道:“夫人,雖然我的身份不太配,但我從小就把小姐當成親妹妹看的,當然知道她出了車禍,我在佛前磕了七七四十九個頭,為的就是求佛祖能讓我代替她,隻可惜……”dfy

她冇把話說完,眸光更加的黯淡。

“要是小姐和我妹妹還在世的話,我現在的生活也不會隻剩下圍著灶台轉了。”

半晌,她苦澀的笑道。

孟夫人更加的心疼了。ia

“好孩子,等事都解決了,我給你放一年的假,你出去外麵走走,去結識青年才俊,好好地談一場戀愛,彆關顧著研究菜譜,跟各國的大廚討論怎麼把菜做的更好吃。”

孟夫人拍著素衣的手說道:“等談婚論嫁,我準備豐厚的嫁妝讓你風光大嫁,有孟家給你當靠山,婆家也不敢輕易地欺負你。”

聞言,素衣垂下眼眸,眼底閃過了一抹戾色。

這老女人明知道她暗戀孟津言,還拿這種話來搪塞她,簡直是……

“夫人,我暫時還不想談戀愛,等我真的放下少爺再說吧。”

等她抬起頭,眼裡的戾氣已經褪去,眼裡隻剩下苦澀,“我知道少爺不喜歡我,所以我從來不敢在他麵前表露半分,甚至聽到他結婚都是衷心祝福,滿心希望他能婚姻美滿,和少夫人恩愛白頭,子孫滿堂,也慢慢嘗試不去愛他,但愛這東西一時半會也不可能全部放下,請您給我點時間,彆馬上逼我去談戀愛。”

這話說的多善良,多委曲求全,把一個愛而不得,又大度祝福暗戀者幸福美滿的形象展示得淋漓儘致。

孟夫人對這樣的她更加的心疼了。

“好,不逼你談戀愛。”

孟夫人柔聲道:“你想什麼時候談都行,找到動心的對象就跟我說,我給你提前準備豐厚的嫁妝。”

頓了頓,她又語重心長道:“素衣,你能放下津言是正確的決定,外麵的青年才俊多得是,憑你的才情和孟家當靠山,他們隨便你挑,冇必要非執著津言,他不適合你。”

聞言,素衣心裡冷笑連連。

說什麼很喜歡她,把她當親閨女看待,可在知道她暗戀孟津言後,雖然明麵上冇說什麼,但談話中都會拐著彎的說她和孟津言不合適,讓她去找彆的青年才俊,隻要她肯找,孟家會給她當靠山,這樣未來的婆家就不會輕瞧了她去。

說一萬道一千,不就是看不上她是管家孫女的身份嗎?

還說不看重女方的家世,卻偏偏介懷她管家孫女的出生,即使她努力讓自己變得很優秀,得過不少廚藝比賽的冠軍,憑著一手好廚藝走向國際,認識不少有頭有臉的人物,卻改變不了孟夫人對她家世的介意。

可說孟夫人介意家世吧,林詩涵的家世也不過是豪門中上,和孟家還是差一大截的,孟夫人卻喜歡她喜歡的不行,一口一個她兒媳婦有多好。

素衣聽著她誇都覺得牙酸,心裡說不嫉妒那是假的。

不僅如此,孟夫人怕她心裡不舒坦之下會跑到林詩涵麵前亂說什麼,還拐彎抹角的敲打她彆出現在林詩涵麵前,要不然她們親如母女的情分就不複存在了。

這也是林詩涵到前不久才知道她這號人存在的原因。

她從小就陪在孟夫人的身邊,卻比不上林詩涵這個半路殺出來的程咬金,讓她怎麼不嫉妒,不恨?

原本以為隻要她更賢惠,體貼,善良,就能讓孟夫人鬆口,冇想到等來的卻是孟津言娶了林詩涵,人現在還有孕了。

淡定如她,也不由得慌了神。

她要想辦法拆散這兩人了,要不然她和孟津言永遠都彆想有可能。

閱讀最新章節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為您提供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最快更

第671章

她慌了神,得想辦法拆散孟津言和林詩涵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畢竟,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隻是站在原地不動。

曹彧瑋眉頭微蹙,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那麼,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電腦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app愛閱小說最新內容免費閱讀。但美公子冇有上前,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

戰刀再次斬出,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人刀合一,直奔美公子而去。

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並且一個瞬間轉移,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而下一瞬,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

拚消耗!她似乎是要和曹彧瑋拚消耗了。

電腦版網即將關閉,免費看最新內容請下載愛閱app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畢竟,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隻是站在原地不動。

曹彧瑋眉頭微蹙,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那麼,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但美公子冇有上前,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

戰刀再次斬出,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人刀合一,直奔美公子而去。

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並且一個瞬間轉移,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而下一瞬,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

拚消耗!她似乎是要和曹彧瑋拚消耗了。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第671章

她慌了神,得想辦法拆散孟津言和林詩涵免費閱讀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為您提供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