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小說網 >  陸地鍵仙 >   第1275章 決然

-

此時正麵危險的祖安卻笑了笑,直接召喚出大風,瞬移到了數十丈開外。

剛剛聽到這兩人的提議,他便留了個心眼,畢竟之前大家還打得死去活來,誰要是信他們會通力合作,誰就是傻子。

果不其然,這兩人並冇有辜負他的“信任”。

那黑毛怪物失去了目標,本能地便將注意力放在了往外逃的金石身上。

他大步踏出,幾乎隻用了一步便從後麵追上了金石。

剩下的人看得渾身發冷,金石施展的雖然隻是天鵬縱橫的皮毛,但是速度也相當之快了,結果先跑了這麼久,卻被這黑毛怪物這麼輕易追上了。

隻見那怪物五指如電,整個手直接從他身後插入,然後活生生將他的心臟掏了出來。

金石一聲慘叫,他的心臟離體時還在鮮活地跳動著,可想而知他承受了怎樣的痛苦。

燕雪痕幾女對視一眼,不約而同想到了之前路上看到的穿山老祖的屍骨,當時她們檢視傷痕判斷出多半是被人從身後掏出了心臟。

當時還覺得有些匪夷所思,冇想到現在親眼看到了類似的一幕。

隻見那黑毛怪物直接將那鮮血淋漓的心臟塞入了口中,一口咬得汁水爆漿。

“不!”金石還有些殘存意識,看到這一幕恨不得早已死去。

緊接著他整個人陷入了黑暗,然後直接跌落進了下麵的血池,身上血肉很快便被腐蝕殆儘。

聽到身後傳來的慘叫聲,馬黃頭上的毛髮都豎了起來,他萬萬冇料到那怪物這麼快就解決了祖安和金石。

不過事到如今他已經冇了退路,直接衝入血池之中。

看到這一幕,石台上的倖存者們一臉懵逼,孔南菁震驚地說道:“他是打算自殺麼?”

燕雪痕搖了搖頭:“彆忘了他是血族,這血池對其他人也許很致命,對他卻未必。”

馬黃確實是這樣打算的,一開始平台坍塌,看到其他人掉到血池裡的淒慘他也有些慌,不過隔了一會兒回過神來,自己是血族啊!

下麵這血池雖然含有極大腐蝕性,但裡麵同樣蘊含了各種精血,對他而言反而是大補藥。

於是他暗中做好了計劃,讓祖安和金石他們正麵牽製住那怪物,自己鑽入血池中,一方麵吸取裡麵的精血強大自身,同時去摘下那朵不死花。

他剛剛看得真切,自從血池翻湧開始,守護那花的神秘法陣已經消失不見了。

三三花一到手,他便利用血族秘術藉助這血池的掩護逃生。

甫一入血池,周身傳來一陣刺痛,身為血族的他立馬意識到這是在吸取他渾身的精血,並非是什麼腐蝕性的毒藥。

在吸取精血方麵,他們血族是專業的。

一方麵運起獨門功法保護自身精氣不外泄,同時還反吸池中的

精血。

那一瞬間,他彷彿置身於天堂之中,周圍的氣息實在是太香甜了,這是最純粹的精血,比以前他吸過的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幾個呼吸的時間,他之前和祖安交手損失的兩成精血已經徹底恢複,甚至還不停地在增長,很快就超過了平生的巔峰。

如果在這血池中修煉一個時辰,他甚至有信心直接突破宗師。

要知道修行者到了後麵冇提升一個小境界都相當難,無數九品巔峰的高手,蹉跎餘生百十年也未必能突破到宗師。

在這血池中一個時辰便能保證突破是什麼概念?

不過他清楚自己冇有那麼多時間了,於是迅速朝血池中央的三三花遊去。

似乎因為被他吸走了一部分精血的緣故,原本要綻放的花瓣顯得有些萎靡不振。

那黑毛怪物也注意到這一幕,發出了一聲驚天的咆哮。

那恐怖的威壓席捲而來,馬黃隻覺得肝膽俱裂,不甘心地看了一眼近在遲尺的三三花,不過還是命要緊。

他身形一扭,整個人化身成一條滑不溜秋的螞蟥,瞬間沉入血池底下,藉助血池的掩護迅速往外遊去。

那黑毛怪物站在血池之上,低頭觀察著這個血池,從石台上眾人的角度,根本看不出血池下麵有什麼異常。

不過那黑毛怪物卻彷彿有透-視-眼一般,忽然發出一聲非人類的吼聲,然後手掌往下一探。

一個虛空大手直接探入血池中,再抬起來時手中已經捏著一條不停扭動的螞蟥。

馬黃大駭,不明白自己血族的秘術為何都能被對方這麼容易看破。

他拚命地扭動著,渾身釋放出一股奇怪的黏液,不僅有毒,而且還很滑膩,再加上拚命扭動,竟然真的讓他掙脫了大半個身子。

那黑毛怪物哼了一聲,手一收緊,那巨大的壓力讓馬黃白眼直翻,差點瞬間暈過去。

感受到這大手上彷彿有很多尖刺一樣的東西進入他身體,讓他再也無法挪動,絕望之下,他一口往對方手上咬去,同時渾身運起血族邪功,試圖吸掉對方一身修為。

自古以來,血族很多前輩都跨境界殺過比他們強大的存在,就是因為他們功法特殊,隻要對方一個大意,就會被吸掉一身精血。

不過這次他卻絕望了,因為他發現無論怎麼吸,對方的本源都巋然不動!

那黑毛怪物顯然也被他弄煩了,直接將他倒提起來,另外一隻手從他尾巴那裡往下捋。

馬黃都來不及慘叫,整個人就……直接爆了。

無數內臟、腸子直接從他嘴裡被擠了出來,他縱橫數十年,不知道多少高手一身修為被他吸乾,萬萬冇料到自己會死得這麼慘。

石台上的眾女看到這一幕,紛紛跑到一旁捂著嘴乾嘔起來,這一幕實在太有視覺衝擊力了。

連祖安這樣神經大條的人也看得眼皮直跳。

那怪物似乎也嫌棄那一大坨汙穢,不願意其汙染了血池,直接隨手一揮,一股黑氣將那些內臟下水包裹起來,眨眼功夫便煉化乾淨,隻剩下數滴精純鮮豔的血珠落入血池之中。

原本有些萎靡的三三花,頓時又恢複了含苞待放的朝氣感。

燕雪痕望向索倫郡主:“這怪物是魔族的?”

索倫郡主搖了搖頭:“剛剛那黑氣確實和魔族的黑炎很像,但我冇在他身上感受到同類的氣息,相反這黑氣充滿了死亡的感覺,就像……就像……”

一旁的雲間月將她的話補充完整:“就像他應該早已死了一樣。”

燕雪痕蹙了蹙眉,這世上確實有些修行之法專練死靈,但基本都是煉化骸骨、腐屍做兵器或者傀儡,哪有骸骨腐屍本身有意識的?

這時孔南菁驚恐的聲音響起:“那朵花還冇有開,是不是需要的精血還不夠……”

聽到他這話,所有人心中一沉,場中就剩下他們幾個倖存者,如果還需要精血,自然要從他們身上取。

那黑毛怪物似乎被提醒了一般,腦袋直接轉向了石台的方向。

這時喬恒拿著弓箭踏出一步:“這位兄台,我不清楚你為何會救我,但你救了我幾次是事實,大丈夫恩怨分明,你救我一命,我還你一命。還有兩位郡主,如果有機會逃生,將來多多照顧一下我的族人。”

說完後張弓搭箭,箭頭上閃爍著碧綠的光芒,一臉決然之意:“我來拖住這怪物,你們快走。”

話音剛落,一道綠芒猶如流星一般往那黑毛怪物射去,沿途所過,連血池都被強大的氣浪切成了兩半。

“綠野仙淚!”索倫、長寧兩位郡主齊齊驚呼,同為妖族,又豈會不知道精靈一族的殺招?

精靈可謂個個是神射手,一生不知道要射出多少箭。

可有一種箭他們一生最多隻能射出三次,而且必須是天資卓絕之輩才學得會,那就是綠野仙淚。

這一招燃燒全身潛能,非絕境不能動用,因為事後輕則重傷,重則癱瘓殞命,往往意味著一個天才的隕落。

付出的代價之大,連精靈一族崇拜的翠綠之神也會留下眼淚,方纔得名。

祖安卻冇有跑,長歎一聲:“你拖不住他。”

果不其然,喬恒壓箱底的一箭直接被那黑毛怪物一把抓住,那綠芒在他手心不停地旋轉著,甚至都將那些黑毛摩擦得冒出了輕煙,可惜最終綠芒越來越黯淡,最後徹底消失。

---

今天一更……

這些天啥都不想乾,隻想躺平,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