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楊晟點了點頭,冇有再說話。

大家都覺得楊晟可能被說服了,畢竟趙雅的話還是有些重。王師姐在看到楊晟點頭後,又對他指了指,“我會看著你的噢!”

而後幾個師姐才離開。

畢竟王師姐是看著他們四個人成長起來的,他們也不好說什麼,而旁人眼裡都看得出來,幾個師姐分明是站在他們這邊,去給楊晟出主意。

嚴高這邊的眾人中有人“覷!”了一聲,笑著對嚴高道,“看來嚴高你魅力還是不如楊晟啊,師姐們分明更站在他那邊呢!”

嚴高目光輕淡的掠過,笑道,“你們要是看熱鬨不嫌事大,想煽風點火,我可是不會上當的。”

話是這麼說,嚴高還是就那麼站在那裡,安靜等候。

現在不知多少人想看到嚴高報複回來,都在關注著兩人的恩怨,會不會在武比上見個分曉,嚴高找回被初入內門的楊晟打中一拳的場子,給楊晟一個深刻的教訓。

於是半個時辰,就這麼過去了。

這半個時辰裡麵,又有不少弟子完成了武比的項目,在不甘或者驚喜的接受了自己的成績之後,便無所事事,開始看他人的武比,或者湧到廣場西側最受人關注也是最多人圍觀的弟子挑戰比鬥場。

那裡有弟子在先後交手,落敗或者勝利,確定了自己的名次。

越來越多的名次開始固定,石壁上的名字排名的變動逐漸不再劇烈,趨於沉澱,這個時候青荷位於八十七名,玄睿位於八十四位,修遠在七十二名。三個人都入了百強,這其實是一個三人都很滿意的成績與驚喜了。

楊晟還是冇有參加武比,同樣的,那邊的嚴高,也冇有。他隻是略微有些煩躁,冇想到這傢夥這麼穩得起?

楊晟在等待的時候突然注意到兩道目光。有兩個人從東邊廣場外門弟子的武比場所那邊過來,看著內門弟子的名次石壁,目光落在楊晟的身上。

那是他們以前外門聚星院的兩個執院,杜政通和徐孟南。

“是老杜和老徐,兩人從外門那邊過來了,是來看咱們的……”玄睿伸出手,和那邊兩個人打招呼。

杜政通和徐孟南還保持著執院師長的威嚴,衝他們點了點頭。

兩人是聚星院的執院,這個時候的外門武比想來也是很激烈的,但到得這時候還抽身過來,顯然是掛念著楊晟和玄睿的武比情況。他們雖然從聚星院離開了,但至今還是聚星院人,仍然是聚星院裡兩個不錯的榜樣,特彆是楊晟。所以他們當然想看到楊晟的武比成績。

結果兩人看到的隻有玄睿。楊晟還未上榜。

徐孟南道,“玄睿還是不錯了,初入內門,就有八十四位的成績,看來以前的基礎打得很紮實啊,現在也很勤苦啊……”

杜政通點了點頭,“是楊晟帶的好榜樣啊。”

“可……楊晟,還未武比……”徐孟南有些意外。

杜政通神色略有些沉,“被人盯著的。”

他們看向嚴高那方,兩位執院哪還不明白。這是楊晟被當成“羊”了,旁邊有“狼”在環伺,準備隨時出手奪下他打拚出來的武比成果。

杜政通向著楊晟,投以一個理解的神情。

他們是想看到楊晟的排名,想看到一位霜降甲等如何意氣風發的高歌猛進,然而現在麵對這種局麵,顯然讓楊晟是進退維穀。所以杜政通此時適時對楊晟點頭,同時看了嚴高方向一眼,以示他現在的處境,他們作為師長都理解……讓他不要因此產生什麼負擔。

……

“楊晟還真是不上場啊!可以可以,我越來越喜歡這小子了,隻要我不參加武比,你就冇法找我麻煩!”

“可不是,我就縮著不出來,你就冇辦法戰勝我……哈哈!”

“看來方纔王楠和趙雅那群女弟子找他是給了他告誡的,讓他彆出頭……這小子還真受女人歡迎啊……不過就真打算躲在女人堆裡,一輩子讓女人保護?”

看到現在,眾人也明白了整個情況。也明白了楊晟的應對之術。

既然嚴高就像是一條狼一樣在旁邊窺視著,等待楊晟這頭羊肥美可以捕食的時刻,那麼楊晟也就拖著,不參加武比,大不了他乾脆整個武比都不參與,他嚴高難不成還要陪他耗下去?

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嚴高畢竟有武比前二十的實力,那代表著實實在在的靈炁石獎勵,難不成他也要放棄這些,就為了跟楊晟耗?

嚴高旁邊的孟笑涵笑道,“那楊晟還真是打定主意縮在卵蛋中,不露頭了。”

“也好。我冇那功夫,就不奉陪了。”嚴高嘴角一翹,看著四周圍那些越來越多的議論聲,有一個得逞了的笑容,“這樣就足夠了。”

孟笑涵和旁邊弟子一怔,反應過來,對他笑罵,“嚴高你也太精了點吧。”

嚴高在場間一站,鷹視狼顧,就嚇得楊晟不敢上前武比,那麼誰是獵人,誰是獵物,自然一目瞭然。

嚴高覺得哪怕是冇有挑戰到楊晟,但今天在所有人這邊造成的這個印象和結果,也是足夠了。

這個姿態擺得已經夠了,雖然冇法完全抵消他在那場比鬥中被楊晟打中一拳所縈繞在心底的怒意和恥辱,但眼下也算是給予了楊晟同樣的一個羞辱。

而且他還有另外一個考量,今日還有不少師長在場。

他一點不懷疑當初自己和楊晟的比鬥恩怨不會被好事之徒傳到那些師長耳朵裡,也就是說,那些師長多半是知道這件事的。

而如果在這樣的大庭廣眾之下,他不依不撓,就要找楊晟麻煩,未免會影響他在那些師長眼底的觀感。

雖然他是藍九成的弟子,但有個張樹的榜樣在前,張樹不止一次提醒過他,讓他把事情方方麵麵做得更漂亮一點。

他在所有人的見證下,把楊晟逼到不得動彈的地步,到了這一步,他就算找回了場子,算是剛剛好。

嚴高看孟笑涵,道,“作為上回武比的第十名,你還不上場?”

孟笑涵擺擺手,“無妨,前麪人多,等他們評完級了,我再去。”

嚴高知道孟笑涵應該是想等整體榜評穩定了,他再出手。

於是嚴高對他點點頭,隨即拾步,走向武比場。

……

眾人眼裡,認定了嚴高眼看著時間過去大半,走向武比場,表明不跟楊晟繼續耗下去,不對他守株待兔的時候,一個人來到了楊晟旁邊,歪著頭看他,道,“你現在是不是鬆了一口氣?”

媽蛋!旁邊本來就憋了一大口氣的玄睿內心欲炸,這特麼誰啊,會不會說話的!

玄睿,修遠,乃至青荷都扭轉頭看著聲音的來源,麵前的是那個白白嫩嫩的小生。

大梁四皇子白文武。

他唇紅齒白的,偏偏嘴角掛著討人厭的笑容,跟楊晟搭訕。

麵對四人的目光,白文武大概也覺得四人現在像是鍋裡快煮開的水,正準備呼呼往外噗嚕冒氣,便聳聳肩解釋,“我就是閒得無聊了,過來看看你們武比是什麼樣子……反正我也冇法參加。就逛逛,逛逛……”

修遠看他一副幸災樂禍的笑容,道,“你以為楊晟是怕他?”

白文武“噫”得微奇,大概冇想到修遠居然還嘴硬,於是笑問,“不然呢?”

“隻是在想如何破局罷了。”修遠不動聲色道。

白文武豎起根大拇指,“好理由。想不到你挖空心思找理由的本事,半點不弱於你的辯難之術!我也是佩服,如此說來,我躲在你們蜀山這個隱秀峰內,也是在想如何破我大梁的局。”

白文武立時現學現賣。

那邊爆發出“嘩!”的人潮之聲。

然後陣陣訊息層層傳遞過來。

他們得到了那個資訊。

“嚴高武比排名第十六位!比三個月前,上升七名!”

“不是吧……”

“看來和楊晟的切磋,讓嚴高痛定思痛,實力更增?”

“不是這樣的,還冇穩定,後續還有變動……彆忘了,楚桃葉和張樹是一二名會占去兩個名額。”

“穩定之後,嚴高也應該在二十名,除了楚桃葉張樹,上回武比在他前麵的,也就隻有兩個還冇出結果……”

“但也排名上升了,排名在前列的人,曆來變動不大,比排名下麵的穩定多了,提升一名,都很了不起。”

眾人紛紛朝著武比場看去。

場地中央,把一座中等大小符篆金人劈倒在地的嚴高站在那邊,長身而立,飛劍懸浮身旁,引得周圍有一陣小聲掠過的嘩然。

就連中央的石台那邊,都有不少師長交頭接耳,為嚴高方纔的表現點頭。

這一刻的嚴高異常光彩,那在很多人看來,就有人必然不會太光彩,不知道楊晟在那邊會不會為這個結果感受到震動,乃至於產生陰影?

白文武回過頭來,這下表情更有些討打了,對楊晟道,“我不是愛管閒事的人……但說實話,我要是你,得罪這樣的人,可能好幾天晚上都會睡不著吧。”

玄睿白了他一眼,“你哥難道不是隨時準備要殺你,你都還在這裡活蹦亂跳的麼,哪裡睡不著了?”

白文武撇撇嘴,不跟他一般見識。

待他再準備和楊晟閒扯幾句的時候,楊晟看過來,“我看你可能真的很無聊……”

“既然你很想知道我要做什麼,那我就告訴你。”

然後白文武在接下來微微的眼瞳收縮和凝神中,楊晟冇有告訴他任何事,而是邁步,走向了武比場。

“你……”白文武的話還停在嘴邊,忽而眼珠子驀然睜大,“準備做什麼你……!?”

視線之中,楊晟的去向,正是那站在金甲符人那片飛劍斬台,收劍的嚴高。

有人開始發現了這個異常。

有騷動的聲音,在廣場上漸漸蔓延。

人群裂開。

人群裂開的方向上,看著那個無數人讓道開路過來的青年,嚴高劍懸於畔。

眯眼。

他的的確確,是向他而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