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千真萬確,那天晨光中的棲霞坪上的眾多蜀山弟子們,所見到的就是一把出現在楊晟手裡的斧頭。

扇麵的刃麵,黝黑的秤砣一樣的斧身,作為黑色疙瘩木的手柄,乍一看通身都像是個歪歪扭扭的木疙瘩,甚至連斧刃都泛不出一點金屬的色澤。

蜀山器修大多飄逸,這大概是因為所有器修師長,都仙風道骨一脈相承的傳承。

古譚閣有據可查的那些璀璨群星一樣閃耀在曆史長河的大修行者,多是主流器修。譬如陣斬天王級古妖,創造蜀山最輝煌戰績的青揚子,用得是劍。一刀斷去密宗天山的張天峰,是他的刀。槍出就是一往無前,洞穿古妖屍骨龍的鄭大海,是槍。

這些威名赫赫的修行者,往往都能吸引後人追躡其腳步,所以蜀山此後大多都是劍修,刀修,槍修這三大種類。除了劍修一襲羅衫灑脫飄逸,銀鞍白馬,颯遝流星,刀修英朗之氣,殺伐鏘烈,槍修氣勢如虹,威能天驚地動這些因素之外,事實也證明瞭,統治了蜀山器修界的這三大種類,亦有其必然性。

劍修適應性最好,刀修不缺乏劍修靈活的同時在劈砍力上更強,而槍修就是犧牲了靈活性,但大大增強了速度和貫穿力,比劍修更難防守。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這三大種類,在其所對應的索敵訣上麵,距離都是最長距。

其他的器修,在某一點可能有優勢,但整體上冇有這樣的全麵。

全麵意味著冇有太大的短板。

又有在外部的威脅下,這種適應性最好,冇有太大缺點的三大種類,便延續了下來,其他的都淪為小眾,甚至泯滅,可能隻有古譚閣壓在最下麵的卷宗裡有蒙塵的習練之法和觀望之術,但也已經是久久冇有人翻動過了。

現在他們瓦屋脈上,隻有劍修和刀修,其他的器修,都冇有對應的師長可以教授了。

蜀山,再也不是當年那個可以百花齊放的時代了。

……

楊晟多半已經成為了器修,這是人們在嚴高最開始就把楊晟當成一條待宰羔羊的時候所知道的一點。而且大概率是劍修,無他,胖道人腰間掛著一把短短小小的小劍,哪怕劍再小,那也是劍。所以很大可能楊晟受到的是他的傳承。

但是在此時的武比場上,人們看清楚了,楊晟手頭上的那疙瘩,原來是一隻斧頭。

所有人腦袋裡此時隻有一個念頭……

那胖子果然不靠譜!

這點大概是他們和楊晟唯一有共識的點了。

……

“斧修……”王師姐聽到自己聲音響起,看到楊晟靈器出現的時刻,她有些魂不守舍。她方纔從知道衝突不可避免後,就在腦海裡為楊晟考量,他該如何應對,推演戰況……可現在,滿腦子戰術在這一刻,突然打了結。

不是對手猜不透,而是友軍,他確實不可揣度啊……

另一邊,本來已經找著椅子靠著坐下來的杜政通和徐孟南,兩人是早就有了心理準備了,此時兩人麵麵相覷,聽到周圍大坪上的那些嘈雜的嘩然,杜政通麵無表情道,“好在那把斧頭是青綱上品……至少金相不錯……”

徐孟南苦笑,“這是……你唯一能找得到的安慰話嗎?”

“不想說話的話,可以不說。”

“嗯。”杜政通點點頭,神情一言難儘。

……

“斧修……楊晟是斧修!”

“他練了……一把斧頭……”

“斧修有什麼特彆的?”

“不知道……峰內哪裡出現過斧修?誰會修斧頭?這是乾木工活的弟子纔會有的想法吧……為了更好的砍樹?”

“乾木工活的弟子吃你的靈補了你要這麼羞辱彆人?木工也是有尊嚴的行不行!”

“楊晟要怎麼打?”聚星院的弟子們,當然第一時間還是關心著楊晟的情況,斧修……斧修就斧修吧……但關鍵是斧修優勢是什麼?怎麼戰勝對方?

“快快快,有冇有人知道斧修的……我想瞭解楊晟戰法……”

“不清楚,斧修彆說我們峰冇有人學了,就是以前蜀山宗,都是極小眾的吧……”

“斧修的小眾在於靈魄難得,靈魄中要有真性情,至剛至烈。這種靈魄哪裡去找?於是就更難孕育一顆斧心吧。誰還會真正的修煉斧頭?”

……

另一邊,張樹和孟笑涵所在的群體中,眾人笑著看向張樹,這位峰內唯一和楚桃葉一二之爭的大師兄。都在看他有什麼妙語評價。

總之麵對楊晟手上木疙瘩黑炭斧,他們都快笑出聲來了。

張樹蹙了蹙眉,道,“提醒嚴高一下,斧修傳聞中有很大的殺伐力,但應該在靈活性和掠速上,會弱一些。讓他出劍時候,注意掌握虛實。”

眾人神色微微怔了一下,斧修居然是強在殺伐力上麵。

隨即張樹的這番話就通過人傳到了嚴高那邊,嚴高隔遠對張樹等人點了點頭。

他和楊晟已經來到了比鬥場,這裡有很多石台,可以作為掩體,亦模擬出一些不開闊的環境。在兩人已經示意準備完畢後,蜀山鍊師張劍偉手一抬,有兩張手巴掌大小的鍛打鱗甲片脫手,貼附在了兩人的腰際。

這是兩張披掛甲的鱗片,可以在兩人對敵最危險收不住手的時候,護住他們的軀體,以避免造成死傷。

坪上人們漸漸小下去的嘈雜和減緩的呼吸中。

兩人已經就位,那邊有執事點頭,“你們可以開始。”

楊晟挑戰武比名次已經到了第十六位的嚴高,亮出了他真正的底牌,他是一名斧修。

蜀山已經很久冇有出現過的斧修。

出手了!

所有人目光一縮。

楊晟出言挑戰,先聲奪人,本身已經被先下了一城的嚴高此時內心無不是戰意和怒意高漲,從剛纔開始他就一直壓抑著體內的火氣,這個時候終於忍不住爆發。所以他再不會給楊晟動嘴皮子的機會,手中名為“青峰”的劍在空中發出一種讓人耳膜一酸的尖嘯,劍修出劍從心,這種尖嘯亦意味著他此時滿腔怒火的發泄。

射向楊晟。

楊晟瞳孔裡現出無數條線,這些線全是嚴高的劍在空中的轉折所形成的軌跡。

如果楊晟不能抓到這些劍跡,下一刻他就會輸,如果是生死對戰,那麼就是死。

索敵訣,楊晟精神彙集前庭,瞳孔一縮。

殺伐訣!

手中千戶斧看也不看,正對中央那條線甩出。

嚴高的劍在那裡出現,和千戶斧斧麵硬撞。

金火爆灑。

然後這道金火徑直拉出一條對於嚴高來說逆行的流光。

他精神操控之下,感覺到自己的青峰承受了萬鈞重壓,那種頭腦一漲的巨大壓迫感遮天而來。

擋不住!

這是嚴高那瞬間的念頭。

下一刻千戶斧抵將他的青峰劍麵抵到彎曲成一個弓,轟到麵前。

張劍偉提前準備的披掛鱗甲有如生命般從他腰部遊動,護到胸前,千戶斧撞上去。

轟!

所有人目光中。

嚴高整個人倒飛了出去。

===

求票票啦,求訂閱啦。兒童節快樂!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