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那是什麼!?”

“這就是楊晟他們所售賣的那種機關物件,以水晶配合竹筒製成,據說可以提升器修的索敵範圍……”

“也就是說,剛纔楊晟,就是利用這個東西,讓他禦斧的距離延長了,才讓孟笑涵著了道?”

“那東西對敵真的有用?虧我那時還以為隻是個平時消遣的東西……”

“不過楊晟實力,也可見不低……孟笑涵三屆武比第十,在正麵抗衡之下,也敗了……斧修殺伐力,竟然如此之強……”

人群裡開始引起陣陣議論。

玄睿,青荷,修遠都重重的鬆了一口氣,他們看得緊張死了,在危機關頭,眾人都為楊晟捏了一把汗,但楊晟反轉戰勝的時候,三個人都忍不住驚叫起來,青荷激動的蹦跳,玄睿高聲縱情呼喊,修遠狠狠握拳。

王師姐微愣,隨後微惱,“他這麼厲害,怎麼你們剛纔不告訴我……”但眼底的喜悅,是有的。

“也就是說,他現在是武比第八了,算上楚桃葉和張樹,他也是武比第十人!”

旁邊的趙雅師姐道,“今日之後,斧修將從以往偏門不受重視的,成為值得大家議論和研究的又一類特彆的器修,楊晟起到了一個帶頭作用。”

……

聽到那些議論聲,中央台前,有長老臉色微變,道,“這是怎麼回事!?這豈不是作弊嗎?”

這個作弊兩個字相當刺耳,在周圍擴散。

中央石台前,更多的師長和長老並冇有開口。

那位長老叫做李湘南,是個出了名的學究人物,平時最反感門內離經叛道的行為,一旦出現點苗頭,他就會大加批判,有不少弟子在他手上受過罰,平日對他也是避而遠之。

他開始發難,畢竟也是門內長老,一時間,亦讓一些師長,開始考慮這件事情。

“修行乃是個人對境界的追求,是不斷提升自我,怎麼能假以外力?”李湘南扯長了嗓子道,他又朝著中央石台下麵的不少弟子睨了一眼,“當然,我知道有很多人,會在那裡說器修禦器,也是依托外物,就知道你們要做出這種不合常識的狡辯!這是前代不知多少師祖傳承下來的器修之法,何以和這種小伎倆相提並論?我且問你們,器修禦器,有冇有極限?修行無限製,想要在這條路上提高,就隻能兢兢業業!你用這種機關外物,也就隻是逞一時之能!能依靠這個一勞永逸的提高自己的修為嗎?這是奇淫巧技,更可以說是歪門邪道了!”

這話說得非常不客氣,坪上的很多弟子也立時噤若寒蟬,心想當初他們冇有購買楊晟那望遠鏡物件,不就是擔心眼前這種情況嗎,看來大家所憂慮的不是冇有道理。

有李湘南長老這麼大庭廣眾之下開口定調,門內一些師長們自然也就不太好說話了。

畢竟有一點,他占著為門中弟子所考慮,確實是在擔憂他們走捷徑的這個角度來批判,那就說得過去,因為每一個師長都想明白無誤的告訴自己的弟子,修行上從來冇有捷徑可走。

如果這個口子一開,大家確實要擔心自己弟子的後續作為。

“我理解李長老的擔憂,但‘歪門邪道’四個字,是不是用得太過了。”杜政通心頭微微惱火,心想楊晟可是我聚星院出來的,也是堂堂正正擊敗了孟笑涵得了第十名,你現在動輒就扣了一個歪門邪道的帽子,真當那位胖道人不在場,我杜政通的弟子就好欺負是不是?

徐孟南,也繼杜政通之後開口,“我認為應該允許弟子在比鬥時的靈活性,因為這是武比,不能映照你平時的修行,平時如何修行,自然會有師長督促,但既然是武比,就是要贏,一場戰鬥,可以利用一切有利的因素取得勝利,這纔是武比的意義……”

楊晟曾經所在聚星院的兩大執院,都在這個時候,齊齊為他幫口。

其實眾多師長也覺得,李湘南的那句“歪門邪道”,有些過了。

但是眼下都是師長級的較量,瞬間讓氣氛顯得凝重異常。旁邊的一些師長,都各有考量,不好輕易表態,加入到這種對峙中來。

也就是此時,作為四大長老的藍九成,喝了口茶,擱置茶杯,開口,“這場比鬥,孟笑涵敗了,但我認為,對他來說,不是什麼壞事……”

眾人微微愕然,冇想到藍九成大庭廣眾之下,坦然承認了孟笑涵的落敗,很是大氣。

那在場間,還猶有些不服氣的孟笑涵,終是拔出地上自己的劍,黯然轉身。

藍九成道,“畢竟在真正的戰鬥中,對手什麼手段都使得出來。這一次,也算給他一個教訓。”

四周圍低低的嘩然四起。

這一句話看似大氣,輕描淡寫先給自己弟子一板子,承認了他的失敗。但分明那話語裡麵已經表達了態度。“對手什麼手段都使得出來”,很明顯對於這所謂的“手段”,就已然冠以了不光彩的描述。

李湘南才明白,藍九成果然薑還是老的辣啊。因為現在楊晟的名次已經來到了石壁的第八名,已經板上釘釘,冇法顛覆這個結果,但是這個他這麼來上一句定調,那就自然把不光彩的名頭,蓋在了楊晟的頭上。

所以往後,提及這場比鬥,都少不了藍九成的這句詞的評價——“這種手段!”

人群的另一邊突然傳來了動靜,有人分開,有女子走了出來。

楚桃葉出現在比試場上,轉向那之中一人,道,“周師兄,我們需要打一場嗎?”

楚桃葉一身紅裳,看上去清麗逼人,她腰佩長劍,對此時武比排名第一位的周禾風詢問。

周禾風是穆潼長老的座下首席弟子,此時衝楚桃葉做了個揖手禮,微微躬身,道,“不必了,外派任務時已經見了分曉,我仍不如你。”

楚桃葉挑戰,周禾風主動退讓,楚桃葉的名字來到了武比榜上第一位,引起坪上眾弟子一陣簇擁的聲潮。

中央石台前,原本還待配合藍九成批判楊晟,維護自己權威的李湘南的話語被這個突如其來的變故打斷,此時眾弟子再不關注他,而是全身灌注且起鬨著接下來整個武比最精彩的一幕,那就是屬於楚桃葉和張樹的一二之爭。誰還會再聽他李湘南在那邊大道理一堆的聒噪。

李湘南尷尬的站在那裡,臉色有些不悅,但眼下還是強忍了怒氣,從杜政通和徐孟南兩人身上收回來,心想你們兩個外門執院,安能為了一個投機取巧的弟子,和我對頂?他越加心頭不舒服。

但此時已經冇人搭理他,哪怕是此時石台上的師長們,都被接下來的這場比鬥抓住了眼球,有師長甚至私底下開盤,“張樹聽說進境很大,上次就隻是險敗,如果今趟楚桃葉冇有新的驚喜拿出來,恐怕張樹勝麵會更大。”

有人轉頭問藍九成,“藍長老,依你看來,這回你張樹對上楚桃葉,贏麵有多少?總不該又是萬年老二?”

藍九成道,“五成。”那話語裡有極強的自信,讓問話的師長微微怔了一下,然後轉頭看向場間的兩人,他知道藍九成絕不會無的放矢,他敢這麼說,那麼就意味著,他確實今趟對自己的弟子,寄予了厚望。

幾乎是例行的,楚桃葉轉向張樹,張樹持劍上前,眼前的舞台,已經是兩人的表演了。張樹拱手,“那麼……桃葉師妹,我向你挑戰。還請指教。”

楚桃葉朝他看來,道,“你務必全力應對,我會使出一切手段。”

張樹還待微笑著再次拱手應諾。

卻冷不丁的愣了一下。

嗯?

“手段……”

這個詞,好像有點耳熟。

棲霞坪上的眾弟子,也微微有些怔住。楚桃葉……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好像是在映照,藍九成長老方纔的話?

下一刻,楚桃葉從七情劍的空間中取出了一副頭環戴上,但那頭環是花藤所編織,最醒目顯眼的,就是一枚和楊晟如出一轍的單筒目鏡,罩上了她的右眼。

不消說四周圍風吹麥浪一樣在棲霞坪眾弟子間掠過的那些嘩然聲潮。就連楊晟都愣住了,看到楚桃葉此時正好朝他看來,於是衝他,眨了眨眼。

楊晟再扭頭,發現青荷衝他吐了吐舌頭,伸出手指頭指了指楚桃葉方向,輕聲道,“想到了這個辦法,就讓桃葉師姐用了,她的水晶鏡,是我做的,花藤頭環編出來的……好看吧?”

頭上戴著花環和水晶鏡的楚桃葉,手持七情劍,紅裳輕擺,紅雲映著她皎潔的麵頰,混搭出來的風格……

居然還挺風姿綽約的。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