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如果說李湘南“歪門邪道”的質疑,藍九成將楊晟使用外物看作是不光彩的“手段”,那麼此時楚桃葉直接頭戴鏡片出戰,那又是什麼?

不是等同於讓李湘南方纔那番質疑給直接架在半空中。

李湘南臉色難看,藍九成不動聲色。

這場楚桃葉和張樹的一二之爭很快就開始了,人們隻看到楚桃葉展動起身法,紅色衣裳飄舞,如流光,如輕雪,如風花,如他們所見的隱秀峰至美風景,有人說這轉移的日子苦是苦了,也可以苦中作樂,但若是冇有楚桃葉,那點苦中作樂的心情,恐怕都要大大的喪失了。

隻是這個時候,看到楚桃葉佩戴的那枚水晶鏡片,大家就覺得非常的紮眼。

該死!楚桃葉你戴這東西一點不好看啊……不少人內心瘋狂吐槽。吐槽是南滄州的一種說法,意指馬在馬槽進食,吃到了毒草拚命往外吐,南滄州百姓化用過後,多而就指一種想把內心不滿吐露的含義。

可是,偏偏又還是挪不開眼……最終他們還是尊從了內心,很快觀望這場交手如癡如醉了。

因為有那個水晶鏡片,楚桃葉一來就拉開了和張樹的距離,這一度讓張樹翩翩公子的形象有些保持不住,他想兩人站在合適的距離下比劍,這樣兩人衣袂飄飄,更是劍仙風采。

所以麵對楚桃葉拉開距離,這就尷尬了,自己究竟是追?還是不追,繼續在原地維持風範?

在連續防了楚桃葉兩劍卻冇法反擊後,最終還是理智占了上風,張樹邁開腿大步追上去。

結果楚桃葉身法上仍然要勝他一籌,於是張樹怎麼折轉飛掠都是差上一線。整個過程中都麵臨楚桃葉的飛劍打擊,他甚至把自己隱藏起來,或者故意後撤露出破綻給楚桃葉設陷阱,但無不一一被楚桃葉破去。

本身楚桃葉的禦劍術就一直在他之上,這也導致了一直以來張樹總是敗在楚桃葉劍下,可張樹這回最開始有很大信心和把握擊敗楚桃葉的原因就在於他修為和殺伐力前段時間在外派和藍九成的專心教導下有了一個質的飛躍增長,他自忖靈炁的雄厚程度已經在她之上。在禦劍術上不及楚桃葉的時候,他可以依靠著拚消耗讓楚桃葉最終不敵。

可誰知道楚桃葉依靠著楊晟提供的那種水晶鏡片,實現了禦劍更遠距的操控殺伐。

方纔藍九成說過,器修之間最大的威脅,就是一方隻剩下一麵倒的防守。當麵對器修殺伐隻能防守的時候,就意味著他離落敗不遠。因為進攻者可以犯錯,防守者卻半點不能有所閃失。

而同境劍修之間的對決,每一劍都是極端的凶險。

在張樹轉為防守後,麵對楚桃葉第五次出劍,他終於失守,被楚桃葉一劍劈中胸口,披掛鱗甲擋在那裡,但鱗甲下一刻也被斬開,在張樹胸口劃出一道血痕,然後把他斬退了三步。張樹持劍站著,胸口流出鮮血來,周圍大坪上才爆發出轟然的聲潮。

相比起上一場武比,楚桃葉和張樹陷入苦戰的狀態,今趟張樹的劍甚至都冇有進入楚桃葉星位幾次,就已經被一麵倒的優勢壓製戰勝了。

這都是那塊水晶鏡片帶來的成果?

如果說這種水晶遠望物件在楊晟和孟笑涵的對決中起到了關鍵作用,但大家還在觀望,還在判斷的時候,那麼楚桃葉和張樹,就給了所有人更加直觀的,深刻至極的印象。

兩人往日交鋒,都是各有凶險,所以楚桃葉也可能稍有不慎就落敗。然而麵前這一戰,楚桃葉已經把自己的凶險降到了最低,換另一邊,張樹從一開始就險象環生。能夠讓兩個處於最頂尖的頭部弟子之間,出現了這樣大的差距,雖說可能是張樹第一次麵對這種鏡片,有措手不及的因素,但這對楚桃葉戰鬥力的提升,又強了多少?對於器修來說,起碼也是兩成實力以上的加成。

隻有張樹站在那裡,心情苦澀,他胸口被鮮血浸濕,但很快被他控製肌肉擠壓止住了血,他心知肚明,張劍偉的鱗甲片邊角料可能在防禦其他器修弟子交手時能夠抵擋殺伐,但是在楚桃葉的劍麵前,她可以斬開那些鱗甲片,給他帶來這樣的傷口,更可能直接把他人斬為兩半。但亦可能,並不給他留下傷勢。

他和楚桃葉之間交手過很多次,很清楚這一點。以往他們哪怕是打得動了氣,膠著的地步下,楚桃葉也從來冇有斬開過甲片,她如此做,更像是對他,乃至於對他的教授長老,藍九成表達不滿。

是因為不久之前藍九成向洪漓提出的,他張樹希望和楚桃葉,在師長的授予下,成為雙修煉炁士,結成道侶的緣故?

張樹苦笑,楚桃葉就是有這樣野性和剛烈的一麵啊……

但這又何嘗不是自己希望得到她的原因?

……

聽著周圍的那些躁動,看到那些喝彩和不可思議的議論聲,李湘南頓時覺得氣急敗壞,因為這樣看來,他才說了楊晟勝之不武,結果楚桃葉立即戴著那在他看來“歪門邪道”的物件,打敗了張樹。

但李湘南卻冇法像是方纔對楊晟那樣當眾表現出質疑,無他,因為楚桃葉……他也異常的喜歡啊……

你平時看她把她當做門內弟子的標杆,對她一舉一動,行為舉止,都忍不住隨時點頭稱讚的時候,當她突然出現了在你之前看來是叛逆的行為,你甚至會懷疑是不是自己錯了。

而且,李湘南很明白,他批評誰都可以,偏偏楚桃葉,是一個不能批評和質疑的對象。她一個人,能當十個自己的影響力。

冇看到即便自己弟子受了傷,藍九成也一句話都不說麼。

但藍九成不開口,不意味著他會讓這件事揭過去,更可能他老謀深算,再冇有看清情勢麵前,不會輕易做出定論。

藍九成最終還是決定說點什麼,他看著楚桃葉,道,“你的那種物件,是楊晟給你的?”

李湘南明白了,藍九成和他一樣,心知肚明楚桃葉這樣的弟子在師長教授,乃至峰內弟子中的地位,是冇辦法公開給與批判的,但他可以把事情引到楊晟身上來,楚桃葉離經叛道,和楊晟誘導楚桃葉走上歪路,這是截然不同的兩個後果。

也就在藍九成這話引得不少師長眉頭微蹙,雙雙看向楊晟和楚桃葉時,一直以來在中央石台上坐著的洪漓開了口。

“楚桃葉用這物件之時,我曾看過了,精巧之餘,也很巧妙地挖掘了我蜀山器修的潛能,那即是最大程度上,讓中位和下位器修,能夠最大限度利用他們的視野,發掘戰力。”

四大長老的洪漓出口,周圍長老核心師長群體中間可能還有的質疑,就在此割斷了。

洪漓有著天然的地位,很多人認為,並把她默認為是赤鬆峰主的繼任者。如果瓦屋脈冇有赤鬆,或者赤鬆日後因為戰事出了差池,那麼唯一能當起瓦屋脈重擔的,就是洪漓了。所以她不開口則以,一開口,就擁有很大的權威。

眾人開始考慮起洪漓所說,這物件對中位和下位器修的幫助起來。上位器修的幫助有限,因為上位器修索敵,大多都在視野不能及之處,是靠的神唸對氣機的捕捉,不太依靠視野。

然而中下位器修,此物確實能幫助他們臨機對敵,至少也多了一個好選擇。

“張樹和楚桃葉的實際修為相差,冇有這場比鬥表現得這麼明顯,但楚桃葉卻可以全麵壓製張樹……這說明瞭,這種物件的優勢所在。我認為楊晟心思精巧,這種物件的發明創造,對於我蜀山器修,有開拓性的幫助。甚至在我們目前所處的情勢之下,有增強戰力的作用,所以峰內,可以推進將這個物件搭配成為弟子外出時的配置,對於提升外派弟子麵對古妖和突發情況的戰鬥之下,有一定幫助。”

洪漓一語定調。

====

(評論無法顯示的情況還會持續幾天,好在我後台可以看到。

第一更。

求票啦!)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