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門內武比最終在今天劃下了句號,楊晟第十,楚桃葉以大優勢獲勝成為第一,而這場比鬥之中,大家驀然發現,好像受傷最嚴重的,都是藍九成長老一門的弟子,無論是嚴高,還是孟笑涵,以及今日初時被看好更進一步,能將此前的險敗變為險勝楚桃葉的張樹。

似乎一時間,以往強勢的藍九成一門,就各種的損兵折將。

楊晟打掉了藍長老的中層弟子,楚桃葉一如既往戰勝了張樹,大概藍長老這邊遭遇了全軍儘墨的局麵。

此時的藍九成講說院之中,一乾弟子在大殿之中跪坐,如喪考妣,每個人表情都繃得無比嚴肅,誰都不敢有所鬆懈。

門口的看守弟子見到孟笑涵和嚴高姍姍來遲,低聲道,“你們還不快點!長老馬著臉在裡麵坐了好半天了,大家都憋著!大師兄不在,等你們兩個過去承雷霆之怒呢!”

門口的孟笑涵和嚴高對視一眼,兩人臉上都堆起為難的表情。

嚴高對孟笑涵道,“我也倒好了,畢竟是不知道楊晟是斧修,殺伐力強悍,一著不慎才著了道,你明明看到我輸了,還不汲取教訓,敗給了他,看來你恐怕要比我更慘……”

孟笑涵苦著臉,“我們兩個現在就要互相推諉嗎……我算一算,楊晟有多狡猾,掩蓋了斧修殺伐力一途,故意示弱距離,卻早就在斧修距離上找到了彌補的辦法……防不勝防啊。而且,大師兄和楚桃葉比鬥,上一回他出劍十九,楚桃葉出劍二十一。這一回,大師兄隻出了對楚桃葉有威脅的三劍,而楚桃葉十一劍就敗了他,他更慘纔對。”

嚴高皺著眉頭,“關鍵是他現在躲了,就我們兩個要去挨批,說不得還會受罰啊……”

兩人麵麵相覷,最後異口同聲,“我們怎麼這麼倒黴……”

硬著頭皮入了藍九成的講說院,卻出乎兩人意料冇有遭到一頓批鬥,藍九成隻是用讓人窒息的眼神環顧了全場,才道,“今趟我們弟子的武比結果,非常的不好,這是一個教訓,但也未必不是一個啟示,我覺得你們洪漓師伯說的非常不錯,如今麵對古妖威脅,要提防各種手段,所以大家通過這一場武比,務必要明白,你永遠不知道對手會不會有顛覆你認知的底牌,所有人,都要因此反思,並且接下來的修行考覈,我都要嚴格抓一下,考覈要求提高兩成!”

眾弟子怨聲載道,也就在大家一片哀怨聲中,有人低低的問,“那麼……我們能不能去買……那個水晶遠望法器?畢竟洪漓師伯也說了這事……”

好死不死這個時候突如其來眾人全部寂靜下來,一群人以佩服的表情看過來,那問話的人腸子都悔青了,敢情大家都有這個念頭,可他蠢到當眾問出來了而已。

藍九成哼了一聲,拂袖而去。

……

門內武比結束,但楊晟這邊的訂單就已然蜂擁而至,楊晟自己打的廣告,可能效果不怎麼樣,但是楚桃葉出來站台,這效應也就太大了,再加上連洪漓師伯都開口定了調子,就意味著這不是什麼奇淫巧技之物,直接給了他們水晶望遠鏡一個巨大的助推。

事後楊晟清點了一下,他總共消耗了一百四十丸靈炁石,但收入卻是身為武比第十人的一籙五百丸,隻是這筆錢不會當即就發下來,還要等到第二天名單清算以後。還收穫了一枚千機丹,這些丹藥,非常昂貴,除了門中弟子戰略物資的青蘘丹,其他弟子收羅這些丹藥,都是小心翼翼存放著,誰還冇有個不時之需呢,更何況這麵臨古妖餘部搜尋,未來一場大戰不可避免,早做準備也是好的。

經此一役,望遠鏡的生意隻怕會上一個高峰,楊晟初步統計了一下,內門弟子就有二十份訂單,外門弟子這邊,亦開始傳聞這場武比之後,不斷有招呼打過來,要求定做的。

楊晟第一時間找到宋子淵,讓他趕忙排工期製作,而且還有洪漓師伯那句未雨綢繆的備戰準備,宋子淵師兄也不敢怠慢,這位手藝匠人出身的宋師兄專業操守相當紮實,也很是敬業,楊晟給多少訂單他就立即著手開工做多少,隻是礙於工期問題,恐怕都要排滿未來宋子淵一週的時間。

畢竟製作水晶鏡切削磨片需要他禦劍功夫,而禦劍也是會消耗精力和靈炁的,就這樣,宋子淵一個時辰包括中途休息時間,可以製成四副水晶鏡所需的鏡片,一天除去休息調息時間,可以出產三十副水晶鏡需要的鏡片。

楊晟的小手工作坊倒是可以代勞,但是他還是決定讓青荷發動外門古參院的女弟子組成手工作坊負責製作鏡片各個環節。因為畢竟女弟子手工更巧,青荷果然找到了三名女弟子,手上功夫十分厲害,楊晟一副眼鏡給她們三丸錢,製作出來的東西,比楊晟自己和玄睿修遠他們做出來的更為精巧。

而且基於一些女性弟子的個性化需求,會選擇花環,皮帶,亦或者各式各樣發展出來的不同樣式的頭環,這些女弟子們的想象力遠在楊晟之上,而且審美更符合需求。

那麼不同的弟子就要為望遠鏡付出不同的價格,最便宜的是竹筒樣式,其次是角犀牛皮的皮帶,還有三翎鳥的尾羽配飾,各種不同的東西搭配起來,他們需要為此付出五丸到二十丸的溢價,也就是一副水晶望遠鏡能賣到四十五到六十丸的價格,而楚桃葉的武比同款則是七十丸,限量。

但也仍然供不應求。

大家盤點了一番後,第一批訂單預售收到手上的靈炁石,已經有了兩籙五百丸。這還隻是第一批訂單的收入!

他們此時手上的身家,楊晟武比和他們此前的積累,一共是將近三籙錢,眼下他們手頭上一共就是五籙五百丸了,這是五塊紮紮實實的墨玉,還有散碎的靈炁石。

瞬間感覺有底了。

當第一批訂單消化過後,他們還可以進行第二批訂單。

當然,也有一些弟子前來打聽過水晶鏡片的製作,這是被楊晟賣出的利益眼紅的,但聽到宋子淵已經和楊晟簽訂了協議,他不再為其他人製作後,他們也曾自己嘗試著做了一次。結果效果大打折扣,水晶材料基本上都報廢,這纔不得不打消了念頭,隻得承認這東西仿製不來。

大家為瞭望遠鏡訂單的大賣,以及這場武比進行了慶祝。

夜晚的那個乙字院楊晟四人的小院裡,今天在場的有青荷請來的頭號功臣楚桃葉,旁邊隔壁趕不走的鄰居大梁四皇子白文武,還有一個胸口纏著繃帶的大師兄張樹。

院子裡燒出一堆柴火,火光寥寥嗶啵作響,白文武轉頭向張樹,道,“我也就算了,反正我和楚桃葉關係不錯,我上山還是她接引的,所以今天她外派回峰,還得到武比第一,為她慶祝理所當然……關鍵你是他手下敗將……還被砍了一劍,你在這裡做什麼?博同情嗎?或者是想她對你有愧,故意死皮賴臉過來?”

一乾人等看著纏著繃帶,說實話麵容雖然有些憔悴,但卻還是相當有些男人魅力的張樹。

張樹略失了血色的麵容映著篝火,有些不自然的一笑,衝向那邊同樣被篝火映照出麵容扉紅俏麗的楚桃葉,道,“我是來道歉的……楚師妹,關於藍長老提出你我結為道侶之事,並非是我提的要求,還望楚師妹不要往心裡去。”

什麼什麼——!?

一乾人等倒吸了一口氣,注視著兩人,心想原來還有這一茬事兒。

楚桃葉靜美的臉被火光映照著,她看過來道,“我知道了,我不怪你。”

張樹點了點頭。

看著楚桃葉,又看了看楊晟,心頭也不知是什麼滋味。

白文武心想,原來不僅是死皮賴臉博同情的!還是個死纏爛打裝可憐的!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