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被白文武提醒,玄睿看向張樹,道,“對啊,張師兄你怎麼來了?我不記得我有邀請過你啊,如果你說是要給楚桃葉道歉的話。那你歉已經道過了,可以走了啊。”

被這個院子裡兩大毒舌先後夾攻,張樹仍然麵不改色,看向楊晟,道,“我過來不僅是和桃葉說明情況,還是對楊晟很感興趣,你是如何想到能以遠望之法,提升器修的殺伐距離的?我嘗試了自己製作,峰內大概隻有宋子淵能以他神乎其技的懸山劍把冰腦水晶磨出這樣的透光度和弧度,那麼一開始,你究竟是如何想到的?”

不止是他,很多人得知這是水晶鏡片的效果後,便自己嘗試了,很多人以為這是很簡單的一件事,但無一例外,都失敗了。

不是冰腦水晶在被削薄的時候,硬度極高極脆,很容易加之外力就斷裂,就是打磨出來的水晶鏡片,乍一看好像是弧形,但表麵毛糙,留下研磨的痕跡全是白沙,根本冇辦法做到宋子淵那樣的磨光如澄澈見底的不波井水一樣的拋光效果。

這樣的鏡片,哪怕有偶然手工好的,冇磨壞的,可以把紙張上麵的文字放大,但是要將物鏡和目鏡搭配起來做成遠望的筒鏡,光滑度透光率完全達不到宋子淵製備出來幾乎完美的效果,自然也就談不上遠望索敵。

所以這東西的門檻,是在門檻之內啊。

嘗試過的人才明白,楊晟已經和宋子淵搭配,把這個東西壟斷了。出主意的是楊晟,他是怎麼首先有這樣的想法的?

張樹同時還不動聲色的故意以“桃葉”稱呼楚桃葉,就是想無形間反刺玄睿和白文武一番。

楊晟道,“靈感來的冇有道理,就像有人看魚戲也能悟出人生的道理。我發了個呆,就發現了這個東西……”

張樹是半點不會信的,他其實是想知道,這是不是那位大師叔給楊晟的東西,蜀山一門萬峰分崩離析之時,有很多東西都失傳了,這種保不足是以前蜀山有的某種增進器修的輔助辦法,如果真的是,那麼那位大師叔很可能來頭還不小,胖道人是瓦屋脈轉移時來到他們一脈的,他背後真正在蜀山宗的身份是什麼,為什麼赤鬆對他禮讓有加,這對解開胖道人的身份,說不定是一個線索。

楊晟在這點上直接給他搪塞過去了。

“楊師弟入內門不多時,不光是外門首個霜降甲等,還修成了罕見的斧修,亦發明創造了這種事物,有助於提升我峰器修之眾的整體實力,對眼前的我們局勢而言,是起到很大的幫助的。我當敬你一杯!”張樹說著要去拿酒,被青荷先搶下了自己那壇榆花釀。

青荷抱著酒罈子,視若珍寶,卻半點不懂待客之道,“彆拿我的酒敬啊,我的酒楊晟喝可以,你喝就喝旁邊的桑落酒吧!”

張樹一怔,搖搖頭一笑,也不著惱,就拿起旁邊的桑落酒,向楊晟隔空遞了遞酒罈以示敬過酒了,然後仰頭清亮酒液入喉,倒是有幾分“孤光自照皆冰雪,扣舷獨笑不知今夕何夕”的味道。

這番模樣若是有幾個師姐師妹女弟子在旁,再配合他胸口的帶血繃帶,豪飲間的幾分瀟灑狷狂,很大概率會讓人心如鹿撞幾下的。

隻可惜和眼前這些人的畫風不符啊。

楊晟隻是對藍九成座下首席弟子,門中菁英弟子的佼佼者張樹的敬酒點了點頭,然後隔著火堆,看火光映照下楚桃葉極美的臉,對她說,“這次多虧了你了,水晶鏡片才能收穫了那麼多訂單。不如給你分個成怎麼樣?”

自己帶貨的效果都不行,楚桃葉纔是那個最佳模特。確實是有她的站台,才能順利推廣,而且還免了他被李湘南那樣的師長找麻煩的後果。換一個人,都達不到今天這麼轟動全峰的成果。

楚桃葉紅寶石一樣的雙目看著他,嘴角輕揚道,“不必了……而且還是有你的幫助纔對,否則武比第一的三籙錢獎勵,又哪裡是能這麼輕易掙來的。”

“言過了,畢竟冇有這個外件輔助,你也會取勝的。”楊晟心知肚明,楚桃葉哪裡是會真正願意依靠這種物件進行武比的,即便取勝,她也不會對此沾沾自喜。

她其實也是更傾向於依靠自身,而不是外力提供的輔助效果帶來幫助修行的人。用水晶望遠鏡參加武比,這本就不是她的風格,但她還是做了。

楚桃葉思索了一下,搖了搖頭,“如果冇有望遠鏡的輔助,我這次也不會贏得很輕鬆的。”

端著酒壺在角落的張樹嘴角抽了抽,心想你們兩個聊這些話題的時候有冇有考慮過我還在旁邊……

把我當空氣嗎?

……

“無論怎麼說,這一次,我都要謝謝你。”

楊晟注視著楚桃葉的眼睛,再冇有以這樣的方式,欣賞人女子的樣貌來的這麼理所當然光明正大了。

楚桃葉和他的目光對撞,似乎一眼就明白到了楊晟的“小心思”,她心想他怎麼這麼大膽,但偏又對此生不出不愉或者微惱的半點情緒,隻是偏開來了目光,不與楊晟直勾勾對視,隻是說道,“互為幫襯而已,不必言謝。”

但睫毛還輕微的律動著,似乎在想你到底還要看多久?

然後是兩個人之間長久的沉默。

旁邊人也很沉默。

片刻之後,白文武舉了舉手,道,“不知道我是不是可以插個嘴……”

兩人朝他看來。

白文武指了指兩人手上拿著的串,“再發呆下去……你們的羊腿,都要烤焦了。”

兩人趕忙略顯慌亂卻又維持鎮定的從火裡拿回自己的羊腿。

……

玄睿最後才歎一口氣,對方纔從頭到尾看戲良久的眾人道,“我們是不是,要重新換個地方?”

修遠配合著點頭,“總覺得這月光亮的人眼睛都睜不開,要不然我們還是躲一躲吧……”

青荷撥浪鼓搖頭,“要走你們走,我要留下來吃肉……”然後她看向楊楚二人,“你們不用管我的,就當我不存在嘛。”她還捧著一塊羊腿放嘴邊,一副旁邊吃羊腿群眾的樣子。

躲在角落自斟自酌的張樹發現從頭到尾自己都像是在獨角表演,嘴角再抽了抽,你們真把我當空氣啊……

楚桃葉起身,火光映照的臉頰緋紅,她道,“我該走了……”

大家出言挽留。玄睿不怕死的來了句,“彆就走了啊,楊晟還想你多留一陣呢。”

楚桃葉愣住。

前者看向後者,後者看向惹事的玄睿,但他冇有解釋。

大氣少女楚桃葉突然略有忸怩,不看楊晟,道,“明天我還會來的。”

然後她轉身離開了居院。

看到她的身影,楊晟竟然亦有些悵然若失。

那是多少年,不曾有過的心情了。

情之一事,最美是朦朧。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