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三人最後留了下來,高皓風透露了一個地點,然後就各自散了。

雖說墟場可以交易情報,但是在墟場進行這種事,完全冇有必要,而且他們並不知道墟場的背後深淺來曆,一味在墟場提供的地點進行資訊交換,極有可能會被墟場聽了去。

三人都在梁都,那麼約好會和地點,更要把穩一些。

而至於這種事情,好像墟場也並不反對,隻要一切尊從平等自願原則,可以把互相資訊告知,私底下交易,也不是不可以,但那就意味著,冇有墟場的保護了。

三人散去後,楊晟從四方樓的曲藝副樓出來,沿著高皓風所透露出來的地址,趕了過去。

……

楊晟離開副樓之後不久,四方樓的最高層一個陽台上,那位結束了墟場的青年主事人站在那裡,直至望著楊晟的身影在轉角中隱冇,才轉過頭來,把手頭上提著的那袋錢拋了過去,對那邊探手接過的胖道人道,“這是今天的墟場收益。”

胖道人接著錢袋子,嘩啦啦抖了一下,聽到裡麵悅耳的靈炁石乃至墨玉撞擊聲,“嘿嘿”笑了兩聲,“徒弟給師父創收,這是好事情,還是天經地義的好事情。”

那青年道,“沐清風,沐清風,自從你給我起了這麼個名字以來,我就半點冇有得清閒過。”

胖道人愣了一下,臉上躊躇,捂著手上的袋子,苦起臉來,“怎麼著……你該不會是,要打算漲工錢?”

叫做沐清風的青年看著胖道人這一副要剮他肉一樣的神情,冇聲好氣,“我不缺錢……唔。我的意思是,暫時足夠了。”

“那就好那就好。”胖道人頓時鬆了口氣,捂錢袋子的手也鬆了下來,“好好乾,以後會給你拔高提成滴!”

沐清風冷笑一聲,“虧楊晟還覺得自己掌握了日進鬥金的方法,辛辛苦苦獵蝠魚過來售賣,卻最終還是冇想到,自家師父明顯套路更高,隻需要動動手指頭,就能輕鬆從所有人手上抽走一筆錢。一本萬利。”

“年輕人多修煉是好事情,這種輕鬆賺錢的活要他知道了,恐怕就會懈怠修行了,多打打魚,陶冶情操嘛。而且,哪裡是動動手指頭的功夫,維持這一切很辛苦的好不好!”

“難道不是我在打理嗎?”沐清風那張任何時候都俊美冷鶩的臉,稍顯失態,旋兒他又迅速整理回覆過來,知道跟胖道人慪氣那是跟自己過不去,眼下眼觀鼻鼻觀心,道,“你打算什麼時候告訴他,關於我的事情。”

“啊……這個……”

看胖道人的神情,沐清風自嘲一笑,“也是,你要如何跟他說起我?難不成說是他先入門的大師兄?可我說到底,也不是你的徒弟。隻是被你所收留而已……”

胖道人愣了一下,看著他,最後歎道,“做我的徒弟……很辛苦的。”

沐清風已經先開口了,“我知道。我也明白自己的身份,你要收我為徒,也可能真的是強人所難了。”

胖道人神色微微嚴肅,道,“在我蜀山門下,對你冇有好處。”

“你以為我在乎那些嗎……我不在乎。”沐清風皺眉,兩條柳眉擰結起來,一張俊臉則顯出了某種威壓和氣勢,“不管那些對我來說意味著什麼,我都不在乎。”

看到麵前的胖道人沉默,沐清風眉宇舒展起來,恢複了那副鎮靜,閒定的俊逸,語氣緩和下來,“倒也沒關係……我也不是非要入你門下,成為你的弟子。說到底,我們兩個,都要依仗你。”

“你對我們有恩,所以我報答你,幫你做事,是理所當然。未來……我會照顧好他。當他正式接過你的衣缽之後。”

胖道人微笑,“若是如此。那就最好。”

……

和高皓風吳令聰二人約定的位置在南陽街的一個不起眼的落魄巷弄的潮濕逼仄的小屋之中,楊晟推門而入,高吳二人從茶桌上站了起來,不消說,這處小屋肯定暗藏著地道,三人在這裡會麵,已經確定了足夠保險。

兩人起身對楊晟行禮,楊晟揮手錶示應過,問,“如今大梁的情況怎麼樣?”

吳令聰道,“老高如今已經是三公主手頭邊最信任的幫手,好比眼下,我們可以掌握到聚賢殿和伏龍營的秘密動向,蓋因三公主需要我們對地下世界的掌控,幫助她蒐羅情報,所以老高得到了重用,而三公主時常會需要老高幫忙分析情勢,所以我們也能掌握到聚賢殿那邊的情報。”

楊晟心忖高皓風這人簡直是人才,難怪能夠統合起大梁的地下勢力。不過自己好歹現在也是斧頭幫幫主,兩相對比,應該也不差。

高吳二人掌握了聚賢殿的情報係統,這算是一個很令人振奮的進展,至少到目前為止,打通了三公主這條線路,可以掌握到大梁內部高層,皇家的動靜。

楊晟道,“大梁最近的妖禍情況,你們知道多少?”

楊晟直接開口就以妖禍貫之,代表他所掌握的已經不再是王都對外宣稱的馬鞍賊入侵那一套明麵上的說辭,而是知道了具體的事情情況。

“蝠魚俠士也認為是妖禍?”高皓風開口。

楊晟乾咳了一聲,道,“可以用高樹來稱呼我。”他把自己的楊字化用了。

“是,高樹俠士!”高皓風一笑,“和我老高還是同姓同宗,太榮幸了!”

停頓一下,高皓風道,“此事表麵看來像是妖禍,而且行事確實詭異……的確近乎妖族手段。但是我和老吳還是認為三公主的說法有很大的可能。”

楊晟問,“三公主,她說什麼?”

高皓風停頓一下,開口,“這是朝堂內部,有人正在借妖禍之說,剷除異己。”

楊晟微微一怔,旋即道,“這麼說來,趙尚書之外,參將一家如出一轍的橫死,周村的失蹤,隻是故佈疑陣?”

“極有可能。不一定是故佈疑陣,涉及下層參將和普通平民,說不定另有什麼我們所不知道的牽扯。但是有一點,兵部趙尚書是朝堂之內,曆來主張警惕提防伏龍營做大,提防太浩盟行事的一股勢力,這個時候滿門被殺,你說是妖禍?冇有被太浩盟伏龍營所察知,我是怎麼都不信的,而且,還有一個事情。那就是最初發現趙尚書家事情的,是七裡宗的弟子。七裡宗的巡弋弟子發現了這件事,隨後七裡宗以妖禍為名,接管了尚書府以及周邊的防務,最後一道程式,纔是讓大梁的司衙進駐……而眼下,大梁的防務,七裡宗的弟子已經組成了巡邏隊,三公主的聚賢殿反倒是冇有話語權了。”

楊晟道,“你想說什麼?”

高皓風深吸一口氣,道,“如果這件事的真實目的是剷除異己,那麼往後以七裡宗護衛的大梁都城,還會出現這種事件。而且,死的人,會越來越有分量。”

=====

求票啦!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