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玄睿那邊透露的事情太過於讓人震動,但也不是什麼難以接受的事情,在經曆過巨大的變故,災難摧毀了固有認知的時候,體係崩潰,每個身處其中的人,都可能發生顛覆,從而變成另一個樣子。

冇有人可以保證自己永遠不會改變,堅守的信念有一天可能會動搖,一直以來捍衛的事物或許某一天要親手摧毀,從一而終能堅持下來的稀罕至極,更有可能還是錯的,那麼一切的堅持都冇有了意義。到底什麼是對的,什麼錯的,有時候冇有走到最後一刻,興許都得不到答案。

“好在這些暫時都不算我們要擔心的。現在我們最要緊的是先找到那支妖族,若是能順便成為大行走,那就賺大發了。”楊晟趕緊給眾人鼓氣。

“你這眼神,一點也不是想‘順便’成為大行走的樣子!分明就是奔那個去的!”玄睿揶揄道。

“價值二十五釜的金魚袋,空間法器。我感覺楊晟的鬥誌又燃燒起來了!”青荷興奮握緊兩個小拳頭。

修遠睨她一眼,“你的鬥誌比楊晟燒的更劇烈吧。”

大家手頭上有錢了,帶來的修行提升是肉眼可見的,玄睿練刀更勤奮,殺伐訣出刀進境迅速,現在幾乎可以達到斬百丈之物的水平。

青荷,那冇有說的,就是吃就行了,啥好東西補品,以前家裡窮,隻能看著,現在可以給她用上了,她隻管吃著那些靈補物,以增強體質,抵禦寒氣入侵。

修遠在符篆上進步很大,灑金紙,鬆青墨,這些等同於就是吃錢的東西,拿給修遠用來練習符篆,用上等的紙和墨,再加上他人世行走掙得的鱗管筆,每一筆一劃,修遠所能體會到的符篆內容更深遠,感悟日益加深。而他練手的那些符篆,都被楊晟收羅起來,用於外派行走之上了。

“這是紙人符,共有兩份,一份施展過後,能變成紙灰,附著在目標身上,而這時候另一支紙人,便可以為你指明被附著目標的方向……”修遠指了指其中的紙人模樣的符篆。“目前很寶貴,製一份要消耗我很大神念,省著用。”

“這是景行書,解開後,可以釋放濃烈的浩然正氣,能夠抵擋妖邪,考慮到可能牽扯到妖禍,如果有惡靈之類的東西,可以用這道符書驅散……”

楊晟覺得修遠就像是機器貓的次元袋,總是能拿出各種各樣的好東西,供養一個符篆師,真是相當的舒心啊。

一乾人明白,眼下麵對局勢越來越緊迫,現在要想辦法拚命提高纔是。

也就是這時,楊晟的腰間木牌突然震動起來,眾人看著他,他低頭看著木牌,楊晟拿起木牌,注入靈炁,這是和高吳二人聯絡的鳥篆。

果不其然,聲音從裡麵傳了出來,是高皓風的聲音,梁都外城五丈河附近發現了傷人事件,而且情形和前幾次妖禍極其相似,受害者皆是身首分離,而且有著利器的撕裂和貫通傷。目前高皓風正在發動他的手下,緊躡其蹤跡。

一乾人麵麵相覷,楊晟起身,“我即刻出峰,你們……暫時不要有所動作,我有鳥篆在身,隨時保持聯絡,一旦我處理不下來,你們立即去找大師叔,同時直接彙報赤鬆師尊。”

根據高皓風的描述,如今元夕夜再度出現禍事,但因為高皓風接觸的是第一手現場,目前事件還冇有爆發開來,他趁著這個時間趕到大梁,興許能夠抓住這條妖禍的線索。

而且也隻能他一個人去做,他有高皓風梁都地下世界的協助,一個人來去自如。如果帶上青荷三人,難保如上回那樣事情鬨大,那四人團體,要全身而退就會更加不容易。

楊晟現在有修遠符篆傍身,又可以通過鳥篆和峰內坐鎮的三人密切聯絡,他還有搬山功和千戶斧,相信隻是調查妖禍情況,哪怕會有實力強過他的存在,隻要不正麵衝突,外圍偵查,應該冇有什麼問題。

和三人敲定,楊晟背起斧囊,迅速前往善事堂。立即申請離峰,因為有前置的外派任務,楊晟離峰順理成章,他迅速通過峰內陣法,抵達梁都北門竹林。

踩著竹林沙沙之聲走出,楊晟看到的是整個融入在暖融融燈光中元夕節下的梁都。每個人臉上都帶著祥和,新奇或者開懷的笑容。又哪裡知道此時凶險正暗藏在這些平靜美好之下。

楊晟通過鳥篆,和高皓風取得聯絡,他腦海裡倒映出早已經記得不能再熟的梁都堪輿地圖,他所出現的北城竹林距離五丈河地帶並不太遠,楊晟發動腳力,展開輕雪功,體內池塘容量的靈炁作為後備,源源不斷的提供給功法以支援。

楊晟沿著河岸邊種植的茂密冠葉穿梭,帶起漩渦般的尾流,很多人眺望到那些樹叢全數朝著一邊傾側,隻感覺颳起了一道妖風。

妖風過儘,楊晟立在一棵大樹之上,樹下高皓風微胖的身形立著,發現楊晟轉瞬即至,心頭一陣讚歎之餘,趕忙向他拱手,指向遠處的一處正在修建的寺廟,道,“那妖物極其鬼祟,已經察覺到了我們發現了它,所以此時就避在這處未完工的寺廟之中,守夜更夫已經死了,攔腰截斷,如同被腰斬,但身體斷口有衝擊傷,有倖存的目擊者恍惚見到了那妖物形體,似同人形,但比一般人高大,兩手之間有極其鋒利的利爪,血肉之軀,沛莫難當。俠士小心!我現在已經召集人手把寺廟監控住,隻是現在冇人敢進入……我最多拖一刻,此事司衙那邊已經彙報了,很快伏龍營和三公主的聚賢殿也會采取動作。”

隻有一刻時間啊……

楊晟點頭,隻是看著麵前那黑洞洞的未完工的寺廟建築群,楊晟現在也是頭皮發麻,難不成自己要進入搜尋?

他能說這種情況我內心也發毛麼?隻是現在高皓風正一副敬佩模樣拱手看他,言語間也是一副“我這邊一切都給你準備好了,就等你出手了!”的架勢。

在他看來,這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麵對著那驚動了大梁,令人惶恐的妖禍事件,連太浩盟,皇權勢力,大梁的防衛力量都一時查不出這件事來的情況,眼前的這位蝠魚俠士,不知道幾層樓的高人,自然纔是可以處理好這件事的主角。

所以他讓人監控住了那妖物,等待的就是蝠魚俠士的雷霆出手。

楊晟這叫做騎虎難下。

自己難道要立即認慫?

偶像包袱害死人啊!

眼下隻能硬著頭皮上了。

好在還有修遠的符篆輔助,楊晟解開清幡書,感知散放出去,眼前被迷霧中出現的星雲所代替,那些周圍的“星團”,氣息微弱,顯然是高皓風的那些手下了,而正中央一處正在快速移動的,極為明亮的一團星霧,那定然就是那妖物了。

楊晟結合視野,那妖物此時正移動到了那座寺廟的正殿之中。

楊晟再不猶豫,腳尖在樹冠上一點,身體箭射向前方,在周圍高皓風,以及他精選帶出來的十七個最忠誠死士的目光中,孤身闖入那此時人人見之心寒的漆黑寺廟之中,竟然在眾人心頭,激起一陣振奮和激動。

那驚擾導致大梁人心惶惶,人們恐懼的妖禍,終於要被眼前的俠士破解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