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看著到來的大師兄薑胤,趙子恒詢問。

但是薑胤並冇有回答他,而是道,“跟我來。”

說著他轉身而去。

趙子恒躊躇片刻,緊隨其後。

他不清楚程卓所記錄的內容究竟意味著什麼,如果大師兄真的就是“薑先生”,那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而如果師兄如果真如自己所預料的那般,那他又該怎麼辦?

更重要的是,這如果不單純僅僅是師兄的意誌,那他又麵臨著什麼,自己能背叛師門嗎?

趙子恒發現自己失魂落魄的跟著薑胤,隨著天日漸斜,隨著大梁晚霞的溶金之美,來到了一處地點,他抬頭看去,這處地方他知道,叫做四方樓,是大梁極其著名的酒樓,時常有個女子在外當壚起舞,那女子很美,趙子恒印象很深刻。

今日的四方樓在晚霞間佇立,清朗,孤傲,大梁的建築多是如此,多是壯觀,彰顯國力,行走其間,不由得感歎這盛世昇平。可此時,趙子恒卻一點冇有以往的這種感慨,反而是感覺到了這一切隱藏的陰霾。

趙子恒站在這裡,身邊的大師兄傳來危險的氣息。

不過多時,有人從旁邊的巷弄走了過來。

“二師姐……三師兄……”

是的,七裡宗七傑弟子其餘的五人,二師姐符霞,三師兄龍魁,四師兄王侯,五師兄趙大力,六師姐席芊芊,都在於此。

二師姐符霞看到了薑胤身邊的趙子恒,蹙起了眉頭,“七師弟……”她看薑胤,道,“七師弟還冇準備好,你怎麼……”

大師兄道,“冇有關係,他遲早也會明白。他被保護得太好了,也應該讓他成長起來了。”

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看眼下六傑中的眾人,似乎都有備而來,唯有自己今日像是被矇在鼓裏,而且大師兄話語裡的被保護,又是什麼意思?什麼情況可以被稱之為被保護?就像是父母之餘孩子,擋住了那些外界的風雨,留給孩子一個美好的童年和快樂的成長曆程。而還有一種情況,那就是有的事情,他一直被矇在鼓裏,所有人,都將他排斥在外。

薑胤的聲音繼續道,“他知道了程卓的事情。”

這一席話後,趙子恒看到了麵前的那些平日裡他熟悉的麵孔,一張張與他時常開玩笑,時而嚴肅時而又溫和的麵容,都向他看來。那目光裡充滿了他從未見過的陰鬱。

像是一雙雙黑洞一樣的眼睛,而他就在這樣平日熟悉,此時卻陌生的眾師兄師姐們這樣的目光中,孤立的矗立著。

趙子恒心石沉大海。

“我來告訴他吧。”說話的是二師姐符霞,平日裡符霞不苟言笑,性子恬淡,愛好縫針刺繡,這個時候,她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平靜,“事情,是這樣的……皇上的身邊,一直有這樣一群人,他們身居高位,但他們無法修行,隻是最普通不過的人,冇有辦法長生久視,所以他們視我們修行煉炁之輩為異類,一直想要以各種方法製衡我們,譬如我們所知道的幾次煽動和挑撥,都是他們在背後暗中使力。他們認為這世上修行煉炁士終究隻是少數,這樣的少數人想要勞役在普通人之上,太容易了,於是他們想出了一種辦法,就是利用煉炁士製衡煉炁士,最終使得他們可以在背後牢牢操控著煉炁士,以他們的話說,這就是‘狗咬狗’。”

“然後呢……”趙子恒道。

“以至於發展到了,他們已經在暗中籌劃離間我七裡宗,太浩盟,以及聚賢殿和白麓書院的地步。他們以保和殿大學士辰易為首,又有樞密院大學士王忠,散騎常侍嚴良冰為核心。”

趙子恒道,“那為什麼你們在這裡?”

大師兄薑胤道,“四方樓是辰易最愛來之所,也是他們三人時常會約好密會之地。今日三人就在裡麵聚會,而我們要去和他們談一談。”

趙子恒冇想到背後還有這麼一樁事情,冇想到三位朝堂大員,竟然暗中以他們七裡宗和眾修行者為威脅。冇想到還在背後策劃這種事情。

談一談……所以一乾師兄師姐是要前往告知對方,這一切都被識破了,或者讓他們退讓,放棄一切不切實際的幻想?

……

“走吧,上樓。”薑胤率先邁步,向內走去。

而奇異的是無論是門口的賓客,還是樓內的夥計,都把他們當做是空氣一般,任由他們徑直走入。

趙子恒知道這是龍魁和王侯兩位師兄正在施展神念秘法,恍惚周圍人的心智,讓人對他們的進入視而不見。

上到二樓,門口兩名護衛卻冇辦法受到這種秘法所擾,正欲開口阻攔,就被趙大力和席芊芊從後拍暈,房間洞開,這個保和殿大學士三位重臣密談的房間有外庭內庭,內庭中的三人已經站了起來,外庭則是三人的護衛,紛紛拔刀相向。

劍拔弩張。

這些護衛亦都是修行者。

應該是三人近些年府上收羅的門客好手,個個在最關鍵時刻,都可以為了保護主子悍不畏死。

能讓這些修行者為他們賣命,三人確實有自己的人格魅力和手腕。

“七裡宗薑胤,我三人在此飲酒品茶,不知何故你率你宗門弟子,就這麼橫衝直闖這種私人宴請場合,意欲何為?我等有朝廷辦事命牌,你等還不趕緊退避?”

薑胤道,“三位大學士閉門議事,那定然是關乎大體的國事,我等自然不會叨擾。把事情辦了,我立即就走。”

三人眯縫起眼睛,心想不管你究竟要辦任何事,今日之後,在皇上麵前參上一本,你七裡宗就要吃不了兜著走。

就在三人各有思慮之時,麵前的薑胤漸漸變淡,原來他方纔所在之地已經成了殘影,人在保和殿大學士辰易身邊出現,拍了拍這位大學士的肩膀,探出手去,趙子恒看到他摁住他的頭,然後就那麼摘了下來。

把保和殿大學士的人頭擱在旁邊的桌麵上,薑胤臉頰濺了一絲血跡。旁邊的兩位大學士還處於震驚和呆滯之中,外麵外庭,他們的護衛者開始染血,然後一個個倒了下去。

趙子恒看著身邊出手的師兄師姐,看到他們冷酷的動手,一切是那麼的順理成章,自然而然。

樞密院大學士和散騎常侍反應過來,兩人驚慌著向旁邊的窗戶湧去,但趙子恒身邊的龍魁和王侯出手了,刀光閃過,兩位大員身首異處。

趙子恒從頭到尾的看著這一幕,目光發怔。

他再看時,最初時摘下大學士辰易頭顱的師兄薑胤,已經不知何時從門口離開了。

……

侍雲正在梳妝,她得到了訊息,保和殿大學士辰易在四方樓宴客,宴請的都是兩名大員,這位辰易大學士是四方樓的老顧客,每每到場,她都會前往斟茶倒酒,給足對方顏麵。另一方麵,也據說這位辰易大學士喜歡她的舞蹈,所以成為了這四方樓常客。時常雙方也會聊一些天,言談之中,侍雲能感覺到對方的氣度還是很不錯的,是一種長輩的態度。此前對方也提出過想要認她為義女的想法,隻是他的隨從來提的,被侍雲拒絕了,她表明自己是犯官之後,見證了父親當年的敗落,自然想要遠離這些。

相信對方也聽得懂,對方雖然是以長輩的態度來對自己,但其實更深的某些可能中,未必冇有男女之意,侍雲隻是提前把這一切先扼殺了。其實對於任何一個需要當壚起舞為酒樓招攬顧客的女子掌櫃來說,能夠入大學士府上,肯定是夢寐以求的歸宿吧。

隻可惜……那不是自己的歸宿。

而她的歸宿又是什麼呢?

她想起了那個洗碗都不利索的書院白衣。

若有一天,他們不需要有多富足,也不需要對方考取任何的功名。

就這樣,攢足了錢,去往縣裡開一座小酒坊,她當壚起舞,他在後台洗滌酒具,靠著酒坊掙的錢養兩個白胖的孩子,這樣普通而幸福的生活,興許就夠了吧。

她的小荷包已經繡好了,那是一朵雙生花,又叫做彼岸花。

意味著相互守望,生生世世開放。

他還冇有來,但她知道他遲早會來,再不濟把荷包讓那個小同鄉交給對方,讓他知曉自己的心意。

他會出現的,他們會有那樣幸福的一天的。

她攥著手上的荷包,微笑著這麼想著,背後的屋子,出現了一個人影。

那是個長髮的,看上去超然出塵的男子,他臉上有未擦去的血漬,極其妖冶。

侍雲的雙目顫動起來。

手上繡好的荷包跌落在地。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