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楚桃葉和七裡宗七傑弟子們交戰,轉瞬間擊潰七傑,斬下薑胤一條妖肢,局勢驟然轉折。

然而因為此間的動靜,大梁也隨之驚動,今日之事涉及朝堂大員,懷化將軍,更是直接牽扯到了言官之首的觀文殿大學士遇害的事件,一天之內,連番有這麼多大員遭遇橫死,對於梁王都上下來說,都不壓於經曆了一場地震。

梁都的官方機構,豪紳巨賈,世族高官,各方都動員起來,蒐羅箇中隱情線索,官方辦案機構更是就差掘地三尺。太浩盟所控製的伏龍營士卒,人手更是比平日增多了數倍,主要街道上看到這些伏龍營兵卒調派巡邏,大梁王都的關於妖禍傳言,更是在百姓之間口口相傳,人心惶惶。

此時一有點風吹草動,必然是遭遇各方勢力傾巢而出的局麵。

虛靜祠此時的動靜,立即讓已經警惕到了極點的梁都迅速做出反應。

天空中有梵音作響,那梵音來得極快。符霞正在救治身邊七裡宗弟子,聽得動靜仰頭,道,“大竹寺梵音……是懷海禪師!”

大竹寺是密宗教派的代表,雖說在太浩盟麵前,大竹寺隻是相對較小的修行派係,然而這代大竹寺代表人物懷海禪師,已然是大梁有數的高位修行者之一,論及實力,或堪比太浩盟在大梁排名前三的三位大執杖,是大梁佇立在頂尖的修行者。

不僅僅是那從天邊如雷音般滾動高速過來的梵音。還有頭頂上空炸亮的七色焰火,那是三公主的聚賢殿發出的信號,可以知道聚賢殿的修士高手亦在逼近。空中隱現趕來的流光,那是太浩盟執杖官的風毯劃出的軌跡。在梁都的那些繁華市集之中,有不少百姓更親眼見到了穿著白麓書院白袍的仙長施展縮地成寸,出現又趕路消失。

下一刻,本就在附近,身為太浩盟執杖的李廷風腳踩風毯出現在虛靜祠上空,下方情況一目瞭然,他看到薑胤的情形,眼底的訝異一閃而逝,但下一刻他口吐春雷,“蜀山弟子,為何在虛靜祠作亂!?”

身為二皇子白椿的幕僚,同時也是太浩盟執杖官的李廷風,本就有製服蜀山瓦屋脈的計劃,在此前他已經得到訊息,蜀山宗在大梁潛伏的一個叫做祝青衫的弟子,用妖法矇騙一名犯官之女,讓其謀刺朝堂大員,對大梁不利,已經被七裡宗薑胤控製的事情。結果他趕到虛靜祠,卻看到了眼前薑胤這幅近乎於妖的模樣,他眼瞳一縮,雖然不知道此間發生了什麼,但眼下絕對不能讓這件事擴散出去,他必須救下薑胤,更要第一時間把“蜀山宗作亂大梁”這件事給徹底坐實下去。

所以他開口就是封堵蜀山一眾弟子之口,先給他們扣上大帽子,同時出手攻向楚桃葉。

他咬開手指,彈出一粒鮮血,那道鮮血在天空上化作精純的火焰,向楚桃葉轟下。

楚桃葉手上七情劍爆發出奪目光芒,同時破空迎上,這也讓她無法乘勝追擊薑胤,畢竟李廷風一出就是重手,這道精血耗費他一年修為,若是能在此折損蜀山這名傑出的弟子,當然再好不過,那麼此前發生的任何事情,便由不得她來闡述對質了。

七情劍和那道精血在天空對撞,天空爆出一團明亮而擴散的厲閃,七情劍殺伐力儘,飛掠返回楚桃葉方向。而同時李廷風那道燃燒的精血也同時消耗殆儘,李廷風震動的看著接劍飄退的楚桃葉,他冇想到他耗損了修為打出的殺招,竟然並冇有達到所想要的效果,這個楚桃葉,實力已然超出了他的估計!

楚桃葉接劍,手袖在嘴邊抹了一把,那白色的衫袖已然染上了紅色,顯然剛纔和李廷風交手,她也並不是毫無代價,然而接劍的楚桃葉隨著劍飛回的那股去勢身子倒飛向薑胤,早有提防知道楚桃葉強悍的薑胤雖不能以殘存骨爪對敵,但身為頌言師的他身體以迅疾的速度飛退的同時立即唸咒,麵前的空間出現了有若水牆般簸盪的光紋。

這些頌言術所構建的天地靈炁屏障自然無法抵擋楚桃葉的劍,然而薑胤並不需要抵擋,他隻要阻她一阻就夠了!阻滯了楚桃葉逼近的速度,以他此刻非凡的疾速,即便是楚桃葉,想追也是來自不及,而他隻需要消失在此間,他這副模樣不要被更多人見證就夠了。李廷風會做好接下來一切的事情,那時候以他王庭執杖的身份,坐實蜀山弟子用妖法勾結妖物,這件事足以對蜀山師出有名,夠得上蜀山那支瓦屋脈在各方怒火,梁皇震怒之下覆滅了!

然而就在薑胤確實阻滯了楚桃葉,他已然拉開絕對的距離之時,一道從旁邊射來的流光讓隻顧以頌言術拖延楚桃葉的他防範不及,命中右胸。

那是一把斧頭。

那把斧頭準確在他疾速飛退中命中他,然後把他釘在了偏殿的牆壁上。

楚桃葉再不管薑胤,破開了那些覆蓋過來的頌言構造的靈炁波紋之後的她撤劍轉身,向隨即到食指中指並做劍指刺來的李廷風出劍。

李廷風以指做劍,連點楚桃葉周身各處大穴,而每每就要及身之時,楚桃葉的七情劍總是能或繃,或震,或撩抵住他的劍指,七情劍作為蜀山一等一的靈兵,雖然是會跟著使用者的修為發揮威力,否則無法駕馭,還可能自傷其身,而此時楚桃葉所激發的七情劍的威力,也足以讓李廷風的勁力在點中這件靈器器身之時,如泥牛入海。七情劍內有蜀山長老的靈魄,李廷風的那些暗勁,儘數被對方“笑納”。

但最終李廷風還是兩指戳劍後反轉,以指背敲擊楚桃葉手中劍一記,把劍身敲到彎曲如弓,同時空氣中方纔兩人交手的空爆才相繼爆發,劇烈的震波中,楚桃葉持劍再度飛退,在數十丈後單足於地麵劃出一道長痕,另一隻手反握劍柄,手肘向胸口彎曲,倒持劍柄橫劍麵對遠處負手而立的李廷風。

李廷風冇有再上前搶攻。

因為她所護住的身後,楊晟已經在剛纔兩人交手她阻攔李廷風的那個片刻,把用千戶斧釘住的薑胤給擒了下來,從後一隻手扼住薑胤的脖子,另一隻手將千戶斧的斧刃抵住了他的喉嚨。

哪怕是修行者,即便身體擁有強悍的自愈能力,但若是靈台神魄所在的腦袋和身體搬家,也要宣告迴天乏力。

而楊晟手上的那把斧頭,顯然就有可以把薑胤脖子給砍開的能耐。

知道這個可能的李廷風確實難以抉擇。

一瞬間局麵陷入僵局。

而後天空頭頂一聲梵音。

大竹寺懷海禪師從天而降,落在兩方中央!

與此同時,這處名叫虛靜祠的宮觀四周牆壁,林林立立出現了多方修行者的身影。

大梁王朝風暴的核心,瞬間聚集此地。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