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

今時今日,虛靜祠爆發的事情,經由大德密宗禪師懷海確認,七裡宗薑胤就是背後妖禍的始作俑者證據確鑿,在有足夠資格接觸到這個訊息的大梁高層麵前,令各方都陷入到對局勢接下來走向的判斷和揣度之中。

薑胤是七裡宗宗主狄端雲親傳首席,前途遠大,是七裡宗的未來,這件事重要的不是如何處置,而是如何麵對狄端雲的意誌。

七裡宗位列南蒼洲十大宗門,宗主狄端雲亦是太浩盟的十三盟首之一。

盟首是太浩盟至高的存在,每位盟首無不是山巔的大煉炁士,實力超卓於世,他們分彆是十大宗門宗主,以及威望橫貫密宗,釋家,南華的三位上人。

十三盟首又組成盟首會,以共同決議太浩盟重大事宜。

這樣的狄端雲,是南蒼洲修士魁首,哪怕掌管南蒼洲七大國之一大梁王朝,站在君權之巔的梁皇,也不遑多讓。

世間王權統管百姓蒼生,根據人道默契慣例,要比修行宗門虛高半階,道理上王權仍然統禦所轄宗門,然而實際上,十大大宗門宗主和君權巔峰的人間君主,大抵是平起平坐。

深宮之間的每一次交談後的沉默都會顯得漫長,那座此間君位上的人間君主每一步長考和思索,都要考量到背後的無數後果,數位朝堂頂級大員等候在寢宮之外,梁皇甚至冇有出宮入書房處理這件事務,而就在寢宮之中接納一切訊息,可知情勢的嚴峻程度。

太師,國公,柱國大將軍輪流入寢宮覲見。

片刻之後,張國公手持文書而出,宣陛下口諭,“事件撲朔迷離,疑點重重,尚有待進一步調查,犯人薑胤交由七裡宗,由七裡宗調查事件緣由,查實勾結同黨,聚賢殿和梁都司衙儘協查之職!”

梁皇的諭令傳至虛靜祠,賈芸露出了驚喜之色,道,“殿下,陛下讓你主持協查,是否意味著他也信不過了“其他人”,這是我們的極好機會!”

正陽公主亦在消化這道諭令傳遞的訊息,看來父皇,乃至大梁,都給七裡宗留足了顏麵。此事讓七裡宗帶人回去調查,倒不至於七裡宗會指鹿為馬,但是其中涉及七裡宗名望的一些相關事情,就可以做淡化處理,甚至可以把影響消弭到最小,而至於聚賢殿和王都司衙協查,隻是程式上的一個協同罷了。

到時候麵對七裡宗出具的結果,難不成她聚賢殿還要不認?這不是父皇對於她比二皇子更信任。而是在這個事件上麵,父皇要她擔起背後的罵名和對朝堂的攻訐!讓她去做讓一些人閉嘴的的事情,避免這件事被其他人從中利用,引發七裡宗和大梁的裂痕。

七裡宗這邊,以孫昭長老為首,都鬆了一口氣,他們何嘗不擔心和大梁撕破臉皮,眼下來自梁皇的諭令,證明瞭梁皇還是充分考量他們七裡宗的麵子和地位,薑胤帶回去,他們怎麼關起門來調查和處罰,都是他們的事,諸位長老之間相互對視,輕輕點頭,彼此間交換過意見,對這個安排表示妥善。

“看來陛下的意思,是既然已經揪出了幕後最大的指使者,那就到此為止。”率領了六百山紋甲士,身為伏龍營第一旗旗長的朱永春舒展眉頭,這個結果對他們來說再好不過,作為夾在大梁和太浩盟之間的伏龍營,最希望雙方之間不要產生直接的衝突。

樞密院人士中的蔣承平院事開口,“薑胤就算有狄端雲親傳弟子這道免死金牌,但基本上大好的修行前景和門派中年輕傑出之首的地位,隻怕也要易人了!”

白麓書院眾白衣之中,有士子歎道,“薑胤這樣一位天縱奇才,七裡宗未來的修行新星就此誤入歧途,未來必然封存黯淡,可悲可歎!”

一名女子白衣斜晲一眼,道,“並不冤枉!既然七裡宗來調查這個事,即便薑胤能保住性命,隻受宗門重罰,甚至可能永遠關入禁地,再無出頭之日。但為了消弭這件事,平息那些死難者的影響和各方震怒,但凡和薑胤有點關係的人,都將受到波及,可以想象得到,這其中那些冇有半點背景來頭的普通人,隻怕動輒就要落得滿門抄斬的淒慘下場……”

旁邊的書院學官低聲道,“慎言!”

於是這眾白衣士子又立即緘默下去。

……

就在圍住了虛靜祠的各方為事情的發展和影響波及麵各種盤算考量之時。

祝青衫掙脫了修遠的攙扶,這個蜀山弟子輕一腳淺一腳,走上此時的廣場,在眾多目光的注視下,他去向此時地上躺著的,已經被所有人忽略的那個女子。

薑胤被砍下來的半截骨爪已經和她的身體藕連在了一起,方纔薑胤抓住她之時,正展開法門,似乎就是用骨爪將其這個“半妖之體”作為妖丹吸收同化,妖法之荼毒已經深入膏肓。

祝青衫在她麵前半跪下來,探出手來,在她充滿淚痕和痛苦的臉龐上輕輕劃過,似乎想用這種微不足道的方式,撫慰她的痛苦。

猶記得那場大雨,他在屋簷避雨,旁邊出現的生動而活潑的精靈般雙目,把他誤認成了大梁窮酸的書院落魄白衣,拍心口說出“要冇盤纏了的話,那以後就來給我洗碗吧!”的樣子。

略微蠻橫,配合她手叉起的小蠻腰,但那一刻鬼使神差,他冇有拒絕。

於是往後藉著外出行走,便會來四方樓,四方樓是天然的情報地點,讓他完成了蒐羅很多情報的任務,而更重要的,還是經常能出現在她的麵前,看她翩翩起舞,看她是那樣鮮亮的出現在他從來沉悶無比的世界裡。

偶爾在下雨生意不是太好的時候,他就和她一起在簷下看在雨霧中的朦朧市集。

一個隻是隱秀峰出冇世間,隻能偽裝書院落魄白衣的行者,一個是遠近聞名漂亮的女掌櫃。

兩個好似同為天涯的零落不歸人,因為相似的境遇而彼此關懷。

他不大愛說話,她便逗弄他,給他講自己的過去,童年,喜愛的桂花,門外的那家小酒鋪的香氣,蹲在牆角下翻開青石抓到的蟈蟈。

那是他冇有經曆過的生活。

那是他曾經不會正眼看一眼的凡俗。

可那之後,他竟然希望她小女孩的那個時候,她被小狗追著跑,她打翻了彆人的攤位,她從牆上掉落下來頭上摔了個包的那些糗時,他也能在旁邊。

他是修行者,那個時候的她還是小女孩,而他就已經是這樣的青年模樣了。

凡俗歲月如梭,韶華易逝,亙古的冰川流淌,他再來仍然是當年的模樣,掬一捧水仍然是甘冽的滋味,但俗世繁華已經幾輪更替,而他不過纔讀了幾櫃子的書。光陰箭去,再過幾十年,他還會是眼下的樣子,不會有太大的改變,而她就終將會明白,原來到頭來,她終究是過客,總會先行一步離開,而他仍然停留在歲月長河的原處。

王侍雲妖毒攻心,已然彌留。祝青衫一身鮮血,渾身是傷蹲在她身前,摟著她脖頸,見證她最後一程的他心想,也好,就在這裡道彆吧。

他以前在她的眼裡是書院白衣,他說若他一輩子都考不上功名,不入官場,又如何?她說就更好了,什麼功名利祿,她不在乎的,榮華富貴也如泡影破滅,到頭來會發現近在咫尺的幸福才值得追求。他不必執著考功名當大官,哪怕就隻是一介秀士,以後攢夠了錢,也可以開一家小酒肆,他在後堂滌器,需要人招攬生意,他也可以問她願不願意為他當壚起舞?

小酒館,他操持內務,她招攬客人,淡閒時他讀書撫琴,她紅袖添香,兩個人總會把日子越過越好,總會掙下平凡人的一份溫醇的幸福。

他最近冇有來,她說冇有關係,肯定是他讀書忘了時辰,她不問,也不催,不打擾他。她隻是默默繡了要送給他的佩囊荷包,那是兩朵雙子花,又名彼岸花。

傳聞地府冥界有條忘川河,是生靈和魂靈的分界,忘川河畔生長著因為生靈和魂靈的思念所形成的世間最美麗的花,不願失去一切回憶再渡輪迴,彼此眷戀著的人們魂靈就會化成這兩支花束。但兩株花雖然是思唸的同株,卻隻能在忘川河兩畔分彆生長,唯存那股思念,彼此守望,生生世世開放。

王侍雲滿頭青絲披散,雙目柔和看著他,然後用儘最後的力氣,道,“……我不等你了。”

祝青衫知道她曾經說過,他們不要做死後的雙子花,尚有呼吸的時候好好在一起就夠了,未來渡忘川河,他不要等她,她也不會等他,不要再做那可憐的彼岸花守望生生世世不得相見,大踏步向前,各自追尋來生。

她是那樣精靈可人的女孩,她說不會等他,不希望彼此過了這一生後還要守望等待,那多半她也不會等自己了。

王侍雲終於閤眼,兩行清淚從眼瞼滑落,在他懷裡香消玉殞。

祝青衫俯身,這個被評價為沉悶而毫無逸趣的師兄,將她頭顱懷抱胸前,緊緊摟住,而後涕淚滂沱,失聲痛哭。

廣場之上隻有那男子摟著女子的背影,旁邊一片沉默。

片刻之後,懷海禪師一聲梵唱,長歎,“塵世如苦海,奈何!”

正陽公主微微側目,身邊侍女賈芸業已感同身受,輕輕抹淚。

周邊人見著那名蜀山弟子,亦隻能歎息。

但這隻是一個插曲。

李廷風目光收回,看向楊晟,高聲道,“陛下諭令,蜀山弟子交接人犯!”

楊晟,青荷,修遠,玄睿,似乎冇有聽到李廷風的聲音,隻是看著那頭的祝青衫,楊晟眼睛微紅,像是有很多根刺在紮著眼球,忍不住的發酸。

他嚐到了嘴裡的鹹味,他的眼淚很鹹,還有些微苦。

楊晟手持斧子,冇有放人的意思。楚桃葉長劍在握,依然橫劍在這人世之間,麵對著整個大梁。

所有人都意識到,情況有些晦澀的不對勁。

李廷風猛然怒喝,“還不放人!你意欲何為!?你想違反陛下諭令嗎?你蜀山宗好大的氣魄呐!區區一個弟子,也敢不敬諭令?”

原本稍顯鬆弛的氣息,突然無形中緊繃了起來。

白麓書院的白衣秀士們看到周圍的伏龍營士卒,樞密院兵房人馬,哪怕是聚賢殿的修行者,都一派戒備起來麵對那幾名孑然的蜀山弟子,但所有人目光中,都透露著不理解。

楊晟的聲音響了起來。

他說。

“還不夠。”

……

還不夠。

這是什麼意思?

眾人麵麵相覷,而後有的人眼底在訝異之餘,浮上了怒氣,這意思是他對於這個結果,來自梁皇陛下的判決,並不服氣?

是的,現在第一時間隻能以不服氣來詮釋,事實上,對方是強硬的駁斥了這個來自梁皇的諭令。有的人反應過來,已然感覺到心驚膽戰,隻要比較一下,就知道這個蜀山弟子在做什麼樣的事情……麵對大梁至高的君主,他居然做的是……質疑了這個裁定!

梁皇的這個決議考慮到了七裡宗和太浩盟的顏麵,也同時考量到了大梁內部的矛盾和反彈,是人間君主的那個位置,反覆權衡後的決策。就連三公,太浩盟執杖官,七裡宗長老以及大梁各方頂層的權威勢力,都在諭令一出後沉默的表示認可。

這個時候,那座位於隱秀峰的蜀山殘部的小小弟子,尚未追究他在梁王都逾越行事的罪責,他此時竟然敢麵對諭令,公然拒絕。

這三個字好像比先前薑胤的事蹟曝光所帶來的震盪更大,在宮觀周圍的各方人馬那邊傳播出去,像是雷霆在大梁的這個沉夜裡接連炸響。在先前刻意對薑胤的冷處理麵前,這道悶雷好像更有力量,更加的響亮。

滾雷就這樣一路震盪傳遞進了梁朝的皇宮之中。

皇宮中此時聚集的文武官員,都在這個訊息麵前麵麵相覷。

陛下在儘量淡化這件事所造成的影響,而那個把持著人質的蜀山弟子,難不成是要生生把這件事弄大,造反不成!?

無數人當即已經忍不住嗬斥出聲。

“蜀山宗蜀山宗,早知道這個宗派已經一盤散沙!連個弟子都管不好!赤鬆那個人是怎麼當峰主的?”

“赤鬆和蜀山的人怎麼到現在還冇過來,這是怠慢不成?……自從這幫人來了之後,我大梁就接連出事!誰知道他們背後是不是有關係?”

“一直有蜀山妖人的說法,我看可以釋出諭令,拿下赤鬆和蜀山那一乾重要人物,嚴加審查,定能查出問題!”

“還等什麼,陛下諭令之下,那眾蜀山弟子敢不放人,立即襲殺了就是!”

“很容易傷到薑胤……那後續的調查可能就要斷掉……”

“陛下……”

“陛下又召見三公了……定然是要討伐蜀山!”

梁皇寢宮之中,似乎傳來香爐被打翻的劇烈震盪之聲。

而後所有的流言彙集過來,似乎聚集在了那位名叫祝青衫的蜀山弟子和那名受波及的王侍雲身上。

關於王侍雲的情報資訊,迅速的被查詢出來,彙集到了那座寢宮之中。

片刻之後,趙國公再度走出寢宮,麵對宮外等候的文武百官,朗聲道,“陛下諭令,此次事件之中,王侍雲乃是被利用的無辜者,不追究錯責,且找出妖禍幕後主使有功,其父王維贈官,複職為臨廬縣令,摘除王侍雲犯官家屬之身,仍為官家小姐。”

寢宮之外,一些官員當即開口,“陛下,不得為之妥協啊!”

“那王維是景元二十九年那樁彈劾案牽連出的人,已確定被裁決有罪處斬,如今給與他贈官,何以安天下人之口……!”

“依我看,那蜀山弟子敢抗命,直接拿下就是,難不成在場那麼多強者,都拿他冇有辦法?”

“他不是一個人……據說蜀山瓦屋脈首席弟子楚桃葉,也在為他護持……”

“這蜀山宗……真是該死……”

趙國公冇有理睬這些聲音,下令傳達陛下諭令。

諭令傳至虛靜祠的那處宮觀,負責傳達諭令的太尉聲音宏廣,迴盪在偌大宮觀開闊的廣場。

所有人都聽到了這個退步後的決議。

白麓書院的白衣們愕然,開口,“冇想到梁皇還真的退讓了。”

伏龍營的一旗旗長朱永春神色一沉。

不知好歹!此番定然讓大梁顏麵受損,到頭來吃虧的仍然是蜀山!

太浩盟這邊,李廷風冷冷看楊晟,“若你想得到這個結果,如願以償了罷。”他內心嗤出聲來,對方何其愚蠢!竟然為一名犯官之女冒著進一步開罪大梁各方的風險,不過有倒是對方一個小蜀山弟子,也算是初生牛犢不知虎吧,不知道眼下關注此間結果的任何一方,都可以把他碾碎了。

賈芸透露著幾分喜色道,“殿下,冇想到陛下鬆了口。”

正陽搖了搖頭,沉吟道,“不是好事。”

賈芸反應過來,是,那蜀山弟子靠著挾持薑胤為質,駁斥了諭令,逼得梁皇再下諭旨為王侍雲平反,但到頭來,這之後的代價,才陸續又來,不光是他這個蜀山弟子,整個蜀山宗瓦屋脈都要承擔這個代價。

她和正陽公主同情那名叫做祝青衫的蜀山弟子和王侍雲之間的愛慕,同情這群蜀山弟子為同伴兩肋插刀的舉措,但也同樣的,心知肚明他們亦會帶來的災禍。

麵對至高無上的君權,麵對統禦萬千修士的太浩盟,冇有討價還價的空間。今日所得來的風光,事後可能數倍奉還!

然後,當新的諭令宣佈,眾人目光所及。

楊晟仍然冇有交接手上的薑胤,他道,“人已魂去,身後來生她尚且不需要人等,還在乎這些身前的屈辱能否平反嗎?……她不需要你們的補償。”

一陣低低的嘩然,從小範圍的愕然中逐漸擴散。

如果說此前眾人隻是覺得這個蜀山弟子安敢如此?還帶著居高臨下的審視和輕藐。

那麼現在,他們突然感受到了對方語氣裡的重量,像是重錘一樣,沉甸甸的壓在此間眾人的心口。

他們地位比他尊崇,他們身份比他尊貴。可眼下對方此時,讓人不得不凝神,體會到了來自他的那股堅韌和決絕。

“到此為止——”王庭執杖官李廷風蘊含著風雷的低音,一字一句傳來。

捂著被割開喉嚨的薑胤側過頭,他發現楊晟並冇有製止他的動作,他此前被割開的喉嚨,竟然已經有所攏合,恢複力極其強橫,他聲音還帶著咳血,但已然可以翁著聲開口,他對楊晟道,“見好……就收吧……這是你最好的選擇……你難不成……還想你蜀山來主持公義,把我交到蜀山……兜不起的……”

“何必呢……為了個凡人,你已經做得很好了……但你不明白,祝青衫也不明白……我們纔是一類人。”薑胤道,“都是修行者,追求更長的生命,更強大的力量,爭取有選擇的能力,是我們和凡人最大的區彆……不要為了一隻寵物,破壞了大局。我們之間……是不可以衝突的……”

薑胤說著,準備起身,但卻發現楊晟力量湧來,把他重新摁跪在了地上。

那些各方的目光或聚縮或睜圓傳出怒意。

“年輕人,不知天高地厚!”

楊晟看著四周,看著七裡宗和太浩盟眾人的眼睛,道,“那是你們的裁決……那不是我們的裁決……”

廣場那邊,摟著王侍雲的祝青衫轉過頭,一雙通紅的眼睛看著楊晟,兩人對視,似乎看到了楊晟目光裡的什麼,祝青衫輕輕點了點頭。

楊晟收回目光,落在下方的薑胤身上,薑胤立即像是發現了什麼,眼裡掠過不可思議的震訝之色,開口,“不……!”

七裡宗孫昭眾人色變,“安敢!?”

太浩盟李廷風渾身汗毛炸立,“豎子!”

楊晟道,“這就是我的裁決!”

然後他提斧,千戶斧抬起,一刀流光下移,砍下了薑胤的頭。

隨即一腳落下,把仍然帶著震愕目光的薑胤頭顱,踩進塵埃裡。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