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

“不對吧,當時有大竹寺的懷海禪師,這可是位大德高僧,他主持公正,事後不是開口一句話,就能讓這件事情來龍去脈公開,而且,還有白麓院的那些白衣書生,難不成這些書生的良心都給狗吃了,也在那邊配合造謠?”眼看著明擺著是七裡宗的薑胤修習妖法被正法,結果反過來他們蜀山卻落了個“妖人”,“邪惡”,“霸道”的惡名,玄睿不乾了,這未必也太無恥了吧,他可受不得這份委屈。

“懷海禪師第二天就離開了梁都,據說是大竹寺總寺召回,看來大竹寺也感覺此事棘手,打定主意置身事外,不予摻和。”修遠道,“而至於那些要告禦狀的士子,則不是白麓書院的那一批白衣,同樣白麓書院在這件事情上也保持緘默。”

“他們那天圍觀的那麼多人,隨便一兩個透露出去,士子之中一串聯,當時情況不就是很明瞭了嗎?還有那麼多人鼓譟起來在那裡起什麼哄?”玄睿不理解道。

修遠道,“那些白衣隸屬於白麓書院,隻要有師長嚴加約束,他們不敢往外說也是理所當然。”

青荷愕然,“書上不是說讀書人最有氣節嗎?”

修遠搖頭,諷刺道,“書都是讀書人寫的,你要掌握著筆,會不往自己臉上貼點金嗎?有的東西,寫著寫著自己就信了,但未必真會這麼做。讀書人確實不乏氣節之輩,也更不缺蠅營狗苟,見風使舵,忘恩負義,小肚雞腸。麵對統一針對我蜀山的“大勢”,不能兼濟天下,倒也可以“獨善其身”!”

一乾人無語,可以看得出眼下大梁內部是刻意在引導輿論,有意在營造他蜀山鳩占鵲巢,傲慢自大霸道的整體形象,這不僅僅讓蜀山失去此間大梁的民眾基礎,亦更能讓太浩盟,乃至於梁國的修行勢力更團結起來。

有時候,一個刻意被豎起來共同的“敵人”,好過一百個大道理和利益關係。

“為何他們總是針對我蜀山?”青荷憤憤不平,“又冇有搶他們飯碗。”

這回是白文武開口了,“因為蜀山秘密太多,以俗世的說法,懷璧其罪,你們曾經是中神洲第一大宗,關鍵現在你們這裡,隻是一支殘部,這就不存在因為實力強大,不被人覬覦的可能。”

“我大師叔號稱醉劍仙,在那裡一站,各方都嚇軟了,無人敢動,就這能耐,也敢打我蜀山主意?”玄睿皺起鼻頭。

白文武畢竟出自帝皇之家,自忖對於大梁的情況還是瞭解的,當下道,“我雖然冇有親眼目睹,但是也已經聽很多門人說起了當時情況,確實讓人神往……但我並不認為他們是忌憚醉劍仙,哪怕他不是一個人,背後是代表著瓦屋脈眾位師長。

首先金鏃長老,就是太浩盟盟首之下的代言人,是太浩盟的普世最高職權者,比王庭大執杖還高,金鏃長老的修為以我南蒼洲來算至少在真空境,也應該對應蜀山的中位到上位修行者之間。

瓦屋脈的中上位強者,算來算去,藍九成,洪漓,赤鬆峰主,現在再加一位醉劍仙,也就四人。而峰內人人知道的穆潼長老,石山長老,都比較偏向於內務,應該不強於戰鬥,禕衡和辰毓兩個長老實力一直不顯,應該隻算中境,也就是對應我南蒼洲婆娑境,和十大宗門在大梁的主事者一致。

頂峰的也就隻是四人,哪怕他們在金鏃長老之上,彆忘了還有一位盟首七裡宗的狄端雲,狄端雲至少是第六境真空境和第七境諸相境之間,實力應該和赤鬆峰主在伯仲之間,除此之外,還有七裡宗的長老,八大王庭執杖,他們普遍在第四境和第五境。即便白麓書院和家姊主持的聚賢殿保持中立,太浩盟還有雷擊陣,我父皇還掌握著固國劍陣,七裡宗還有針對瓦屋脈的陣法。這些實力算上,你們覺得,當時是真的怕了蜀山而不動手嗎?”

雖然眾人很不屑大梁這邊的很多行事,但眼前這位四皇子一說起來,大家還是不由得蹙起眉頭。

這麼一分析確實如此,而且這麼來看,楊晟覺得,哪怕胖道人就是那位青陽子,但也可能因為種種原因,發揮不了全盛時的戰力,那麼麵對眼前大梁的這些修行界的戰力來說,恐怕也不敢穩言獲勝。畢竟這大梁的修行強者,是成堆成打的啊,外加上還有集無數資源打造的陣法,就算胖道人真是青陽子,真是全盛之時,也讓楊晟覺得,還是不要正麵開戰的好。

白文武繼續道,“唯一可能讓當時撤退的,是因為這件事情上,確實你們占著道理,而父皇並不願意自己擔上之後違背道理帶來的報應風險。更重要的是,內患仍在,無論是我父皇還是太浩盟,都不願意和瓦屋脈來一場必然有所損耗的戰爭,哪怕現在大梁方麵確實占著優勢,他們確實可以消滅你瓦屋脈,但肯定也要斷一條手臂。而薑胤修煉妖法,這條隱患仍存,他們即便不相信瓦屋脈的說辭,也多數是要選擇調查並解決這條隱患再來考慮對付瓦屋脈。”

“這點極有可能。”楊晟點頭,如果不是真的忌憚胖道人就是那青陽子,這就是眼下唯一合理的解釋了。

那這麼說來,一旦薑胤背後這條線被調查清楚,梁都妖禍的真正來龍去脈搞明白,他們瓦屋脈和大梁之間也要圖窮匕見了。

從利弊上來說,越晚發現薑胤妖禍的真相越好。但從道理上來說,他們蜀山宗本也就是要針對調查掘地三尺古妖蹤跡的!是不是他們越早調查出古妖,也越離瓦屋脈被大梁真正撕破臉就更進一步?這是在為自己掘墳墓?

但這似乎是不需要選擇的。

薑胤隻是明麵上的為禍者,然而根據一些可以查詢到的線索,薑胤也不是一開始就是這樣,他擁有紅芒纏身的妖法,是最近才發生的事情,否則也不會七裡宗宗主狄端雲也不察。也就是說,薑胤的妖禍有導火索,他妖法的來源,就指向真正的為禍者。侍雲的死,大梁古妖的線索,都指向這一條,楊晟是會持續挖下去,掘地三尺也要找到幕後真凶。

至於這是不是給自己挖墳墓?

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強大從來向死而生!

若是事事瞻前顧後,畏首畏尾,那就失去了修行之道最根本的心意——長生!就是與天爭日月,寰宇裁光陰。

“也不知道趙子恒此時在七裡宗,到底怎麼樣了……”楊晟抬起頭來,微微有些擔心。

當天之後,楊晟示意趙子恒跟隨他們回隱秀峰,因為他可算是七裡宗此次出醜最大的變數,是他告知了薑胤的事情,告知了宮觀的出事,才讓楊晟楚桃葉摸到了虛靜祠,對七傑展開了突襲,而他更是直接錄下了證據,可謂是讓薑胤鐵證如山,七裡宗無法辯駁。此事即出,楊晟想以保護證人的方式,讓趙子恒跟他回瓦屋脈,不必去麵對七裡宗的那些種種。

但趙子恒還是拒絕了,他秉承自己仍是七裡宗弟子,所作所為皆是出於正道,他相信門內會有公正評判,所以堅持回峰。隻是到得今日,仍然冇聽到七裡宗那邊關於趙子恒的資訊。

青荷對楚桃葉道,“桃葉姐,我封印的殘魂,有用吧?”

眾人看過來,白文武也是首次聽到這種事,帶著疑問看向楚桃葉。

楚桃葉解釋道,“薑胤被楊晟劈下頭顱後,我用了蜀山的拘神法子,讓薑胤殘魂不至於立即消散,青荷體內的寒氣不僅僅能令烈火化為冰霜,甚至可以冰封殘魂,我以身子遮擋,傳音青荷施法,封住了薑胤的殘魄,已經交到了峰門師長上麵,由他們提取殘魂中的有用資訊,可以得出線索。應該就快出結果了。”

眾人都集體精神振作起來,四皇子白文武背脊打直,他直覺感到,那背後藏著大梁讓人悚然的隱秘。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