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

“當時虛靜祠外,強人環伺,但大梁仍然強忍著不動手,其他人也就罷了,狄端雲為何會首先召回七裡宗眾人,難道你真的是那個青揚子?”楊晟找到大師叔,他就在龍虎殿二層樓那個大簷下的小簷上曬太陽,倒是很好找,整個瓦屋脈就他可以在這座經典儲藏的樓宇上撒潑,掃樓執事也拿他毫無辦法。胖子美其名曰這是“萬卷經籍壓身下,大道玄機枕入眠”。

“你還是太年輕!”胖子盤起腿來坐起,一副要教楊晟做人的態勢,“雖然我不介意你這麼想,畢竟作為師父總要保持高深莫測,但你遇事不妨多推敲推敲,大竹寺懷海禪師掌握證據,而大竹寺向來以公正嚴明著稱,僧眾修苦行之道,尊世間理法,他們所承諾之事,分量不輕,正因為如此,七裡宗理虧在先,其他各方當然巴不得藉助七裡宗此事發難,反正最終後果,都有七裡宗背鍋。但事實如何,狄端雲還要那張老臉,他自然要考慮此事後果,再者如何我蜀山宗仍擔當著中

神洲抗擊古妖的大義,五洲修行界有目共睹,他們想要動我瓦屋脈,就要辦實了師出有名,若是傳出七裡宗為掩蓋汙點聚眾滅我瓦屋一脈,此事那些旁人得了利,-七裡宗卻落了個給人火中取栗的被利用角色。所以狄端雲當時當機立斷,立即出麵阻止局勢升格。”

楊晟看著胖子,表情古怪,“難不成你當時那一番義正言辭,就是篤定了狄端雲會來收拾殘局?”

“所以說你年輕吧,”胖子笑容堆起,“越是那種時候,越是要表現的自己成竹在胸,越是一副不怕硬拚的樣子,越能讓當時各方覺得,吃下我們也是帶刺的,反而讓他們不敢輕舉妄動。說起這如何威懾人,讓人杯弓蛇影這一套,你還有的學呐。”

楊晟這個背脊一股冷汗啊,心想原來你壓根毫無把握,但當時出現卻是一副絕頂高手一力降十會的神態,結果完全是唯強撐爾。虧得當時自己安全感爆棚,結果純粹是空中樓閣,妥妥的鬼門關走了一圈而不自知。

“不過我還是對你的表現非常滿意的,當初那股子勁,說砍薑胤就砍薑胤,當真和我是一脈相承!”

楊晟給了他一個白眼,這胖子不光是虛張聲勢爐火純青,就連變著法往自己臉上貼金的事情,也一樣不落下。

看著楊晟欲言又止,胖子小指掏著耳朵,在空中彈了彈,道,“說吧,還有什麼事?”

楊晟這才腆著臉道,“我有個朋友,在這件事上出力極大,結果卻遭到了不公正的待遇……”

“是那個七裡宗弟子?”胖道人揚了揚眉。

楊晟點頭,“他叫趙子恒,眼下已經被七裡宗廢了修為,關入罪獄山承受折磨,我擔心如果我們不插手,他活不了太長時間,你這邊有冇有辦法……”

“我能救什麼人,我連自己都顧不過來。”胖子擺擺手,斷然拒絕。

楊晟心忖罪獄山是大梁靈脈所在,內部關押著不知多少重要人犯,如果胖子真的出手救人,那就給了彆人討伐瓦屋脈的實據,到時候怎麼虛張聲勢都冇用了。

但也未必需要硬闖,楊晟思忖道,“若能在那裡開個人世橋,是不是能神不知鬼不覺把人帶回來?”

胖子斜眼,“人世橋是善事堂負責,這你得去跟善事堂研究。”

“我這不是跟善事堂不太熟嘛……”楊晟道,“如果你來引見一下,穆潼長老那邊,最好寫個推薦信什麼的,說不定這事就這麼辦了?”

胖子看過來,“你確定要讓我幫你去找那個死魚臉,不會起到反效果?”

死魚臉,峰內堂堂美男長老穆潼在胖子這邊是這個評價啊。

感覺兩人關係不太好的樣子,想到平時胖道人在峰內的名聲,說不定他幫忙還適得其反,楊晟還是道,“那我自己找找辦法。”

從龍虎殿躍下來,走過轉角,修遠玄睿都在那邊候著,玄睿問,“怎麼樣,大師叔那邊,怎麼說?”

青荷道,“還用說,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肯定不成。”

楚桃葉還是嘴角一翹,看著他們之間的日常調侃,明白這是非常熟悉對方纔有的狀態。

楊晟乾咳一聲,道,“他也不好出麵,找穆潼長老興許有辦法。”

修遠道,“正好議事堂議事有你,你可以把這件事提出來。”

楊晟點頭,議事堂今日議事行程中,他要向議事堂稱述當時各種細節,雖說在事情爆發當時回峰他已經接受過詢問,但畢竟事情掀起了後續很大的波瀾,有些冇有詢問到的,或者峰內得到的一些訊息,都要找楊晟進行參照印證,這是一個持續的過程,以確認事實的真相,楊晟有冇有隱瞞或者不儘不實之處,根據後續的發展可以得到印證。

主持議事堂的是赤鬆峰主,除此之外,穆潼,辰毓禰衡這數位長老,皆儘在坐,禰衡詢問了殺薑胤過程中一些遺漏的部分,譬如楊晟是如何得到情報資訊的,楊晟知道這種時候不能隱瞞,便將和大梁的高皓風,吳令聰認識的過程說了出來,包括了那座地下墟場,乃至於峰頂獵蝠魚到墟場售賣的過程。

“你說山頂上有蝠魚?還是你大師叔帶你去的?”穆潼長老打斷,表情有些異樣。

楊晟點點頭。

在場的高位長老看向赤鬆,赤鬆峰主冇有太多的說辭,點了點頭。眾人再不提這茬,再問了幾個相關問題後,示意詢問結束,楊晟可以離開了。

楊晟趁此機會將趙子恒的事情說出來,提出了希望對趙子恒施以援手的想法。

結果議事堂內的這眾峰內至高長老都沉默了,赤鬆不發一語,從開始詢問的時候,就是禰衡和穆潼相繼提問,而他隻是支撐著下頜,靜靜的聽著,時而隻是點頭或者揮手,惜言如金。

至此,楊晟提出救援趙子恒,他也自始至終沉默,似乎根本冇有聽進楊晟的話語。

其他幾個長老在對視過後,穆潼開口,“那是七裡宗的弟子,我們蜀山冇有義務過問。”

“可是他至少在薑胤此事上麵起到了莫大作用,難道現在我們要拋棄他?”楊晟開口,想著不保險,於是再加一層大義的說辭,“現在所有人都看到了他對我們有恩,若是我瓦屋脈對此不管,任由得這麼一個人死在了罪獄山地底,那麼以後世人該如何看我蜀山宗?豈不是說我們是涼薄之輩?”

堂內仍然很安靜。

楊晟心忖這群長老什麼情況,好歹給個反應啊,難道蜀山宗的大義也打動不了在場眾人?

穆潼緩緩開口,“無所謂拋棄,那是你捅出來的簍子,這種事我們峰內管不了。”

太冷血了吧!

楊晟暗自腹誹,總還是帶著一線希望,“善事堂不是有通往大梁的橋通道嗎?這樣,我們不驚動各方,在罪獄山開個門,神不知鬼不覺,把人帶回來如何?”

此時一乾長老,都表情古怪的看著他。

穆潼緩緩開口,“你當通往山下的橋是隨隨便便就能搭建的?人世橋的陣基是通過善事堂推衍天機確定位置,每一道門都會引動因果,我們隻是為了探查古妖,才能在大梁設陣。不是為了救一個人,就要興師動眾推衍天機開人世橋。同時,開啟人世橋的位置,也不是你想在哪裡就在哪裡……”

等於是峰內不打算為此救人了?

這群長老一乾泥胎菩薩模樣,讓楊晟心頭上湧出一絲不明不白的火氣,情緒微微上頭,道,“趙子恒本身是七裡宗人,以他的角度,他完全可以站在自己宗門立場,不暴露薑胤,但正是他知道什麼是對錯,才願意在這件事上不顧自己的立場,選擇道明真相,直接指認自己師兄,我們才能發現薑胤身具妖法之事,否則我們現在根本無法得到薑胤的魂魄,這依然是尋找古妖的線索。

他提供了幫助,自己卻置身危難,而我瓦屋脈卻選擇視而不見,這難道是道義上說得過去的事情!?是不是以後要讓人看到,你就算站在正義和真相的立場上,甚至出手援助我蜀山宗,我蜀山宗也隻會對這種事冷眼旁觀?因為我們有更偉光正的除妖事業,為了這個大業,其他都能犧牲?包括道義和憐憫?”

哪怕是換來怒斥,或者反駁也好。但堂前隻有如先前一般的沉默。

這是最讓人絕望的事情。

好像自己的這些言語,根本不會經過這些長老們的思維,不會被他們哪怕想過一下。

仍然是一雙雙冷靜沉入靜水的眸子。

片刻之後,穆潼開口,“你今天已經說得夠多了……回去吧。”

楊晟注視著麵前的眾峰內長老,帶著惱怒的轉身而去。

等楊晟消失在議事堂,眾長老也隨後離去。

赤鬆等待堂內重新安靜下來,他看向一個角落,道,“山頂有蝠魚天池?你為他開了山川壺……”

胖道人出現在那裡,掏著耳朵,笑道,“我們師徒倆很窮的,還不準撈個外快什麼的麼……”

赤鬆歎了一口氣,“真是胡鬨啊……”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