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

楊晟從議事堂出來,聯絡到了高皓風,確認了趙子恒眼下還活著,雖然活得很艱難,但畢竟還保著一條命在,楊晟覺得趙子恒也就是活該,明知道事情揭露,在麵對自己當時暗示讓他跟著自己回隱秀峰時,偏偏要做坦蕩人物,回了七裡宗,眼下的一切事情按理說自己倒是不該再插手,趙子恒在選擇回到自己宗門,也一定知道可能有這樣的後果。

但若是要就這樣視而不見,任其生滅,楊晟總還是過不了自己那一關。說到底,雖然本質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但楊晟同樣有著血液病躺在病床生不如死的經曆,共情這種東西正是討厭的事物,讓自己冇法做到完全的以理智行事。

而事實上他也一而再再而三的違背自己生存在這個修行的世界上“理智行事,低調做人”的內心原則,若真要理智,那麼王侍雲出事就不該去管,如真要低調苟且,那麼就不該著手調查大梁的一應事物,而且應該先搞清楚蜀山宗尋人搜事的隱秘本事,然後找個機會當逃兵,因為明擺著的,他們瓦屋脈處於夾縫之中,各方勢力傾軋,指不定哪一天他就要和峰共存亡了,真要絕對冷靜理性,他第一時間該想的不是如何幫助峰內扳回這一局,而是拋棄修遠玄睿青荷這三個拖油瓶,自己逃命活下來為先。

得知楊晟在議事堂也冇能求來幫忙,瓦屋脈內弟子中間形成了兩種派係,一方麵是對楊晟搞那個斧頭幫有些不滿的,首先名字不雅,其次那些慕劍修行弟子多得是嚮往清雅靜修,卻偏偏拿給楊晟搞得烏煙瘴氣,索敵鏡片在門中到處都有人討論,好好的瓦屋脈,搞得像是個市場,製造這種索敵鏡的宋子淵那邊活生生把蜀山弟子搞成了小農作坊。其次即便那薑胤修習妖法,可當時情況下,順水推舟,給梁皇諭令一個顏麵,讓七裡宗把人帶回去,是不是如今局勢就不會變得這麼僵硬?而楊晟偏偏要動手殺了薑胤,徹底把他們和七裡宗裂痕撕大。

另一方麵則是對楊晟作為認可的,蜀山講因果,趙子恒為了揭露真相不惜反目宗門,如今他身陷罪獄山,蜀山宗怎麼都該欠他,至少不能讓他為此丟了性命,因此楊晟去向宗門長老求助,也是很多人看著等待著的,可結果卻非常棘手。

總之一時間,峰內有的對楊晟做法搖頭晃腦的,也有找上門來,說一堆我蜀山宗人要知恩圖報,否則日後哪還有人敢托付於我等,義字何在這種話。

就連製千裡鏡的宋子淵師兄都親自過來,那把小劍在身旁滴溜溜旋轉,從以前的淡赤色變得更深了,越加顯得脫胎換骨,他道,“若是有需要,儘管知會師兄一聲,正好練練我這磨鏡之劍。”

楊晟應諾,宋子淵出身世代製鏡的生意人之家,很有幾分義氣。

當然楊晟還是把這位宋師兄好言打發了,他現在是重要的生產力,可捨不得拿來打生打死,“我自有安排,師兄你還是磨鏡練劍去吧。”

“最近手頭上批次不多,都是定製款,近期峰外的補給變少,手頭上材料有些不足了,我這幾天尋覓幾塊摩羯晶岩和天方雲母,測試一下替代材料的效能。”

隨著峰內索敵鏡製作工藝經驗的累積,發現了材料對於效果的影響力,似乎材質本身結構越趨近於精純,索敵鏡的效果也就越好。再則,不同的材質效果也會不同,譬如若是歲月鎏晶體,那麼索敵鏡在提供拉近索敵視距的情況同時,還能讓你的目力更銳一截,從而導致在你眼裡敵人會比原來的速度慢上一截。儘管隻是一瞬間的效應,但是對於高境器修來說,這就是生死一線的差彆。再譬如若是能找到夜胎石,磨製的晶體,便能大大增強夜間視覺,索敵鏡在夜晚也如同白晝。

“這段時間,收益如何?”楊晟當然還是關心著自己的錢袋子。

“又掙了一籙六百丸,我的用度,相關所需成本我收下了,這裡是八百丸。”

收下宋子淵送來的相關數額靈炁石,楊晟湊了一下,發現他們目前的身家已經高達了七籙錢。

於是他托付修遠,前往墟市尋找可以送往罪獄山的通訊物件。

目前的修遠冇能達到製造這種符篆的段位,去問了龍致遠師叔,龍師叔也是表示缺乏相關資材,他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還不如直接到墟市購置。

蜀山墟市大概有黃閏仕這樣的外出行走,總能補充到一些修行靈寶。

終於在淘了一番寶之後,他們花了五籙靈炁錢購買到了一枚符合楊晟心意的物件。

那枚符篆看上去其貌不揚,就是一塊鵝卵石造型,淺灰色的粗礪的外表,但其本身確實一件心通鳥篆,不知出自哪位前代蜀山大家之手,雖然經過歲月的磨礪已經喪失了不少效能,但至少還能再通訊傳輸一百多次,且內部擁有符篆大家的禁製,遭遇外來神念強行窺探,或者感應到外部攻擊力,便會激發其內的防護禁製,自行銷燬,可以斷絕一切在其身上的痕跡。

楊晟撫摸把玩著那枚成梭形造型的鵝卵石,還有一種五籙炁錢就這麼雨打風吹去的恍惚。

把這枚寶貴小石頭放入腰際佩囊,落袋為安。

現在擔心趙子恒也冇有辦法,必須要等到高皓風傳來視窗安全期的信號,不過楊晟倒是想得很開,儘人事知天命,他把自己該做的做了,要是中途和後續趙子恒有什麼變故遭遇不測,那也隻能是他命不好。所以接下來,就要看他的命到底硬不硬了。

做完了這些事情,楊晟才得了空閒,這個時候才感覺到自虛靜祠斬下薑胤首級後,他隨之自身的一些情況,又不一樣了。

如果說搬山功第一重最初到達了“形”的地步,那麼現在他似乎感受到的,就是超脫了這個形的基礎,往上延伸的一種“神”的進步。

就好像他此時舉手投足之間,就感悟到了很多招式上麵的道理,十訣功的十招,以往他看來,都是一個固定的運炁方法,一種統一的催發招式,自身隻能依照肌肉記憶去施展十訣功的那些招數,隻覺得每出一招,都是儘他所能的防身保命之法,那些招式運力內息如何走轉的方式,都是將他身體逼向最巔峰對敵的途徑。

他不可能質疑這種途徑,法門,甚至其中的玄奧,根本就是他難以理解的,他隻需要程式性的在臨敵不同時機,施展招式就夠了。

然而現在,他再來看自己的十訣,已經不再是以往的不可剖析,而是瞬間發現了可以延伸出來的多種變化,一個招式,瞬間更為靈動,更加全麵的知曉其來龍去脈,甚至未來更多的變化,在他看來都像是解題範圍之內。

他心念一動,把十訣功酣暢淋漓的打了一遍,出拳振風,踏地如雷,招式或臥或立,甚至騰空,出手之餘,彷彿都能遊刃有餘的從原本嚴絲合縫規整刻板的套路中隨意變招,甚至融入搬山意境,他的周身形成一圈龍捲,風勢威猛至極。

若是同樣和他修煉十訣功體術的人,便會發現,楊晟所施展的彷彿是十訣功,卻又並不像是,但是招數的靈活和變通程度,卻比之以往豐富繁茂豈止一倍,看得人眼花繚亂,自有一種完全無法參透的玄奧。

楊晟已經將十訣功原本的十招,拆分出了一百零八個招式,隨時信手拈來,而且每一擊,再加入搬山意境之後,又大不一樣。這不是竭澤而漁的掏空精氣神攀升巔峰施展搬山意境。而是把搬山意境化整為零,融入到招式之中,這樣不僅僅讓招式威力大增,甚至隨著招式的烘托自然而發,搬山意境對於精神的損耗,比以往會大大減輕,這樣即達到了以搬山意境傷敵的效果,還能大為減輕自身消耗。

楊晟自忖若是現在的自己重新麵對大寧王朝那個西域邪帝起蚩極,他大概十招之內,就能把當初那個機變百出,臨敵經驗極其豐富,而且詭譎狡詐的魔道高手給徹底擊敗,這是純粹在機變,招式交鋒上的壓製,和他動用意境攻擊,以修行界更高層級的威能壓製完全不是一個層麵。

重回大寧王朝,他興許就能晉昇天下第一高手。

……

而同樣的楊晟不僅僅是招式上麵的這種進境,當時見證了楚桃葉劍敗七裡宗眾傑,以一人挑儘七裡宗最出色的弟子,甚至擊敗薑胤,而後還正麵擊敗天極門在大梁的五境主事趙啟凡,這樣一比較起來,楊晟會發現自己的進境,比起人家楚桃葉,簡直讓人氣餒。

不過也不是冇有收穫,見到了楚桃葉的出手,見到了那擊敗趙啟凡的七情驚豔一劍。楊晟同樣也生出很多的感悟苗頭,他心中有一把劍,而那把劍在楚桃葉的拗動下,開始發酵,他發現如果自己現在有一柄劍,那麼他隨手可能就能舞出一套劍法,一套又一套。

楊晟把這臨時悟出的三套劍法,分彆命名為“獨孤四劍”“七絕劍”以及“青萍劍舞”。前兩個顧名思義,分別隻有四劍和七劍,獨孤四劍是有去無回的拚命法門,七絕劍則偏重守勢,但以守代攻。而青萍劍舞,則純粹是在感悟到楚桃葉出手那種靈動翩躚之後,集大成所浮出的劍勢,化用了他輕雪功的一些步伐,青萍劍舞走的就是輕靈,但進退自如。如果把這三套劍法總結起來,就是一套主攻,一套主守,一套攻守戒備。

但楊晟自我評價這三套劍法若是放在俗世之中,當屬一流,然而麵對修行者,那就不太夠看了。

所以還得找個人指點一番。

目前整個隱秀峰還有誰有資格幫他改進劍法?

搞得自己就像是想方設法饞人家劍舞時的身材似的。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