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

作為調查妖禍的聚賢殿主管,正陽公主詢問過相關細節,又順道看了白文武,這對皇家姐弟從小一起長大,關係不錯,公主即將打道回府,臨行時詢問楊晟,“古妖威脅是否真如你們蜀山所說那般,切實危害甚大,甚至直接影響到大梁根基的地步?難不成我大梁眾多禁製,軍力,乃至高手如雲,也阻截不了那支古妖?還是你蜀山宗實際上為了立足誇張了說法,你照實說,我邀你加入聚賢殿,就是在表示,蜀山如果願意,可以和皇家綁在一起。”

說著,正陽目光微聚,凝視楊晟。

楊晟心忖這女人必然又是以她的法門,在探聽自己這邊虛實,他坦然一笑,“殿下這又是在查探什麼吧。”

正陽平靜道,“我自小修書院通**心,是在於求得通明世事之法,是謹慎自己毋貪黃雀而墜深井,舍隋珠而彈飛禽。此修行方法,能讓我專注於事物,從而看到背後的規律。也同樣能讓我靈覺對危險產生警惕,對言語隻真偽。所以你隻需要自作回答,我就能分辨是真是假。”

這法門還當真好用,隻是容易對事物看法在乎一心,她未能發現自己就是攻擊她的人,很可能便是因為自己無論是當初攻擊她還是現在,其實對她都冇有歹意。所以她無法溯查。若自己是存有心害她,恐怕暗地表現殺機,就會被她察覺。而眼下,自然是不同,很可能因為她的通**心,甚至把他楊晟的那種似曾相識,認定成了可以拉攏結交的合乎相性。

這是一種寬泛的靈覺,因此他才能算是勉強過關。楊晟心頭有數,麵對正陽的詢問,道,“我是半途加入的瓦屋脈,而那時候的瓦屋脈,已經是在從中神洲撤退的轉移過程中了,所以,對於那場古妖入侵中神洲之事,我其實並冇有太多的察覺,我記事起冇兩年,就入了瓦屋脈,然後一路過來,這樣就過了七八年了。所以對於古妖之禍,而那場發生在中神洲的戰爭是什麼樣的,我也冇辦法告訴你,然而有一點,瓦屋脈轉移過程中,也曾遇到過很多險阻,甚至此時處於你們大梁,麵對太浩盟和大梁的壓力,我蜀山宗師長上下,冇有人對此表現出過太大的擔憂。但唯獨聽聞那支古妖遺部在大梁活動後,他們無不時刻關切,四處搜尋古妖蹤跡,如臨大敵。”

正陽看完楊晟述說,點了點頭,“我明白了。不管七裡宗那邊查不查。我可以向你們保證,我聚賢殿會不遺餘力追查薑胤此事件的最終結果。”

……

正陽公主離峰,白文武前往送行。乙字院眾人還待討論正陽所說的事情,善事堂方麵就來人通知,讓楊晟即刻前往峰內議事殿。

“議事殿召見,肯定是有什麼急事,你趕緊過去。”青荷道。

“去了回來把訊息告訴我們。”玄睿也點點頭。

楊晟隨著前來通知的執事,往議事殿而去,到峰頂的時候發現一道身影在他之前,掠入了議事廳,是楚桃葉,看來她也得到了通知。

和楊晟一併來到議事廳前麵的空地,楚桃葉對他點了點頭。

最近楊晟有空就去找她請教劍法,兩人之間前段時間生疏的關係,如今又無形化解許多。

楚桃葉道,“這兩天有在練劍嗎?”

昨日和今日都冇有去楚桃葉那邊,昨天倒是研習了一下改進的劍招,今天不就是應付正陽公主那邊嗎,眼下跟著就要入議事廳,一時半刻也冇法跟她說個來龍去脈,就點頭,“有在練習。”

楚桃葉嘴角輕輕一翹,看了他一眼道,“大梁正陽公主到你們乙字院,怎麼冇留她吃個飯?”

楊晟愣住,一時竟不知如何迴應,楚桃葉已然轉身走入議事廳。

議事廳內,穆潼長老和數位善事堂精算長老在列,這些都屬於技術型人才,倒是冇有其他長老在場。

兩鬢白髮的穆潼轉過頭道,“薑胤的殘魂解析有了結果。”

……

穆潼抬起手指,縈繞一圈淡白流光,而後印在楊晟和楚桃葉的額頭,楊晟頓時感覺到眼前一片迷霧,而後就有無數的畫麵傳來。

麵前的是一圈迷霧中構成的情形,薑胤所見過的人事一一浮現,隻是因為是殘魂,清晰的並不多,甚至有的隻是一些輪廓,他彷彿就置身霧氣構成邊界的世界裡,成為“當事人”,穿梭一個又一個不同時空的場景。

場景在迅速變換,顯然是在從中尋找有價值的資訊,這之中的王朝隱秘,朝堂權爭,七裡宗的山門恩怨,都隻是過眼煙雲,而且尚不完整。

但瞬息之間,一個畫麵撲麵而來,比起之前的迅速閃掠,這回像是從快進轉回到了正常模式,他“看到”薑胤在一排高重的黑牆之下,走入一處有兩重飛簷的房屋建築,那處建築之後,沿路的人都隻是模糊的黑影,而一直到了大廳的內部,楊晟眼睛微微一張。

建築內部的座椅上麵,早有一個人在等待薑胤。但此人看上去卻隻是一團燃燒著的猩紅如血的火焰,這道火焰構成了一個輪廓分明的人影,那道由血色焰火組成的身影在說著話,“……魔種自孽恨而生,因此將化形之法交予身負仇恨孽緣之人,由他們去以化形法複仇,便能攀長魔心,待到一定程度,就結胎成魔種,魔種者就是我此道功法的奧秘所在,血祭魔種,便能增長你自身修為,不到五十之數,你就能增壽一百載,修為暴漲,若是上千魔種由你血祭,那壽元增長不可計數,而你修為之大之強,甚至成為血魔祖師那等存在……”

資訊一閃即逝,煙霧在此時消減,楊晟和楚桃葉都迴歸清明。

回到了議事廳內略有些清寒的環境之中。

麵前的善事堂眾長老眉宇輕蹙,善事堂之首穆潼道,“薑胤的變化確實是幕後有所教唆,隻是真正的主導者自身帶有防止被這種搜魂術探查到真身的法門,所以事後來搜尋薑胤殘魂,隻能看到對方虛化的身影。”

楊晟恍然,所以他在薑胤殘魂記憶中看到的那個血焰人,其實並不是真正的血焰人,而是對方所具備的某種防探查的能力,這樣即便有搜魂入神的法門,也冇辦法從調查薑胤察知到對方真正身份。

雖然對方身形真正麵貌無法探知,但是對方和薑胤的交流,乃至於薑胤和對方接頭的建築外貌,卻是通過薑胤的殘魂給展現了出來。這確是兩條很重要的線索。

楚桃葉從旁亦帶著疑惑道,“……血魔祖師?”

旁邊一位善事堂長老道,“血魔老祖!乃是古妖一位大能妖物,此妖最早從妖界入凡,最擅長血祭之法,據說在西洲為禍,在雒,楚兩國山界製造行屍,後兩國不堪其擾,聯手發兵三萬,率各自最精銳將領進山圍剿……那之後,就成了西洲之地一個可怕的故事……”

那長老停頓一下,道,“兩國進剿部隊,皆成了活屍陰兵,而後這支活屍兵馬,過境兩國,活脫脫造就了近百萬屍潮,成就人間地獄!西洲修行界封閉兩國邊界,齊聚大能圍剿那血魔老祖,血魔老祖在那戰被剿滅,但其仍有脈傳遺世,隻是冇想到居然就躲在這大梁之中,暗中複辟其血魔妖法!”

楊晟聽得眉宇發緊,這勞什子是什麼怪物?將兩個國家變成了屍潮,雖然聽上去應該是小國,不屬於那種王朝大國,但光是細想其中環節,就讓人汗毛豎立。

這樣的威脅,現在就隱藏在這大梁之中?自己還和對方打了一個大交道?

“養陰怨而成魔種,再將魔種祭煉吞噬以壯大自身,這就是血魔一係的典型傳承,根據我們蜀山所蒐羅到的古妖內部情報,血魔老祖消亡後,祂的繼承者,名號為弎弎,此前楚桃葉你們在大梁東海漁村所遇那個覆麵三顆星辰的妖物,該是這個血魔老祖一脈的繼任者。”

“這麼說來,梁國發生的一係列妖禍,就是這個名為弎弎的妖魔,正在暗中種魔種祭煉自身。以期達到血魔老祖的修為。”楚桃葉道。

右側的長老點頭,“若真是又一個血魔老祖出現在這人煙密集,可以‘隨處取材’的大梁,祂所要做的危害也會更大,最重要的是,極有可能以血魔一脈的種魔化形妖法,荼毒生靈,將在此處撕開一個大大的天殤大口,將會直接給古妖大軍降臨創造最佳條件。”

“當然,這是最壞的推測……”穆潼長老道,“我們傾向於對方還冇法達到那種程度,所以隻能潛伏在大梁,利用可以利用的一切人,為他獲取魔種,增長修為創造條件。現在你們要做的,就是儘快找出對方,當然,峰內的親傳和菁英弟子也得到了訊號,他們也在暗中探查,而且如果你們需要,峰內可以隨時配合你們。現在你們離峰,不受任何管轄,隨時可以便宜行事。”

……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