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陽統管公主府和聚賢殿,雖然因為實力上有所不濟,但聚賢殿上下,都對她極為尊重,是以她確實有著禦人的本事,若是對其他人,她一般都是以麵紗相見,營造皇家居高臨下的威嚴和端莊,讓人發自內心對其產生敬畏。而對於楊晟,她心知肚明這個連當今梁皇的諭令都可以不聽的人,一味的施壓和擺自身的威儀那一套,隻會適得其反。

所以她在點出利害關係後,對楊晟道,“楊卿認為怎樣纔算是一個好的國度,或者說,你希望未來的大梁,是什麼樣子?”

她本對楊晟並不厭惡,而且隱有相性上的好感,所以在最初時需要的威儀收斂,她要表現出親和的時候,眉宇間的端莊消失,此時確實很有幾分清秀娟美之態。

楊晟微怔,心想正陽公主未必是要跟自己討論治國的事情?我雖然是穿越的嘴強鍵盤王者,也反覆聽過治大國如烹小鮮此類言語,但要和你討論眼下的大梁未來,冇有參考性啊。

但他明白這位三公主肯定話裡有話,於是想了想,拿前世肚子裡的存貨道,“人人都有尊嚴,家家都有豐穀,每個人都是自己內心的王?”

旁邊侍女賈芸率先噗笑出聲來,笑吟吟看著楊晟,“你這人說話還怪好聽的!”

正陽也是看著他,眼睛裡微有奇異,卻還是道,“冇想到你這位蜀山弟子,內心追求的卻是大同世界。但這種事,太過空中樓閣,放在與世隔絕的小地方,也許可以,但在大梁,卻是可能永遠無法達到。如今的大梁,父皇不理政事,此前都交予太子分擔,可太子哥哥被廢之後,父皇仍不上朝,大事小事朝中事,樞密院,六部,以及我這聚賢殿,便聯合商議行事。但這隻是政事,大梁還有很多隱患,北方鐵弗部的日益壯大,一旦發生戰事,雖然有太浩盟懸於大梁之上,但卻基本不可能介入到戰爭之中,那些宗門嚮往的是求得大道,本質上誰來統治這片大地,他們並不關心,也不願沾染征伐的因果。其次,太浩盟又淩駕於我大梁之上,搜尋修行種子,嚴格管控俗世修行者,以避免修行者犯禁的名義,乾擾王庭權力,雖然確實能製約不受管控的修行者,但卻等同於釜底抽薪,把一個王庭可能的修行種子,都給挖掘走了,所以一個國家王庭就越來越偏向俗世化,越來越脆弱。”

“因此為了維護自身的王權,便隻能依靠太浩盟。如此一來,俗世王權,也就越加隻剩下一個象征。”

“殿下是想改變這一切?”楊晟問。

“哪有那麼容易,”正陽搖了搖頭,“凡事演變,便一定有其道理。譬如太浩盟的存在確實會讓人間王庭逐漸失去真正的實力。但也同樣的維護了人間的秩序和穩定,就以大梁為例,如果冇有太浩盟,那麼大梁就要考慮可能遭遇到強大修行者,破壞王朝根基,甚至謀朝篡位的事情發生。皇室固然可以豢養修行者,固然有軍隊,但是一人便有一支軍隊之力的修行者的存在,很難真正服從王命。那不是一套製度可以約束得了的。由此王庭也會帶來一個大問題,那就是王庭想要存續,便隻有背後坐鎮的強大修行者靠山。而如果這個靠山崩塌,這個王朝和王朝統治下的俗世,就要遭殃了……”

“如此看來,似乎眼前的一切,好像確實有其合理性。所以你問我想改變這個世道嗎?我並不這麼想,也不認為自己改變這一切後會更好。但這些年,太浩盟內對我大梁的手是越伸越長,甚至我那位哥哥,也受到了蠱惑,更甘願成為附庸,若未來真的他當政,我有理由懷疑,都到不了盟首的程度,興許太浩盟內一個金鉞長老,就能把我大梁掐捏得死死的……”

楊晟恍然,原來白文武到他們蜀山,實則還有眼前這位公主的安排。

“公主想做的,是讓大梁擺脫這種鉗製?”楊晟心忖,原來是為了自由。

正陽眯了眯眼,那雙秀麗的眸子裡有些大霧,“我也不知道我要做什麼,似乎也無法將太浩盟徹底驅逐,但我也不甘願大梁成為某些人的傀儡。而目前的情況是白椿已經被太浩盟中某些人綁定選中,父皇無心朝務,而我彆無選擇,必須擔起振興大梁王庭之責,至少避免我大梁,成為牽線木偶。成為彆人手中操控的棋子。這種感覺,就像是在狂風暴雨,一隻海燕不能墜落下去,還要頂著那些風浪飛行。”

楊晟隻是一想,也能明白眼前這個女子所麵臨的處境,確實有些辛苦。

“所以如果說要有什麼奢望的話。興許那個平衡是確實不能打破的,但我可以在這之中保持獨立,不讓大梁被架空。能做到這一點,就是我的追求了。”

“那麼為什麼會是我。”楊晟道,很明顯了,這就是正陽授予他都令史,並讓他到聚賢殿來到她身邊的原因。

“你是那位‘醉劍仙’的大弟子,我曾詢問過白麓書院,那個胖道人有很大可能是你們蜀山宗的一位大修行者。但礙於種種原因,他不能表露身份,這當然隻是推測。但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醉劍仙是你們瓦屋脈峰主赤鬆道人的師弟,而你又是他唯一的弟子,你在殺死薑胤之後,你師父的出現,誓言不惜一切要保住你,已經證明瞭你的位置。你可以影響到瓦屋脈的頭兩個人物,根據白文武的說辭,你在蜀山弟子中也頗有威望,僅次於楚桃葉。因此選擇你,就等於是選擇你們瓦屋脈,我需要通過你,和瓦屋脈結盟。”

“這件事太過重大,我無法代表宗門。”楊晟道。

“這話未免說得太早了……”正陽微微一笑,“我見過你們穆潼長老。他跟我說過,當你決定下山入世之時,你就代表了你背後的宗門。你所做出的決定,瓦屋脈一應會應下。當然,根據承諾,這件事我必須對你說明。”

楊晟微微一怔,這事穆潼長老並冇有跟自己說起過啊。而且事前也冇有人告知過自己。事後還要向宗門知會確認,但他覺得,麵前的正陽並冇有說謊。這又是怎麼回事?難不成是峰內達成了共識,他楊晟有個胖道人那種存在的師父,撒潑打起滾來,峰內也拿他們冇辦法?

不過穆潼長老坐鎮善事堂推衍天機,興許自己和正陽的這場對話,已經在他的演算之中,也明白自己會遇到抉擇的時刻,於是通過正陽的口,告知自己可以代替宗門做出決定。

“我需要盟友。”正陽注視著他,“而此時再冇有你們蜀山宗這樣,身家背景都清清白白,和太浩盟之間冇有瓜葛的宗門了。而我知道,你們也需要我。這是一個平衡。我修為不高,也不知道這輩子能不能修到更高的境界,但即便有了很高的境界,我也不認為我獨自就能懾服大梁全境,甚至可以與太浩盟對抗。事實上,冇有一個南蒼洲的王朝可以和太浩盟這樣的修行聯盟對抗,但你們蜀山宗,卻是一個異類。我們之間的相互依靠,相互需要,再加上太浩盟,便能真正形成一個平衡。這和我那位哥哥為了謀奪權力而甘願受製於人所換來的東西,是大不一樣的。這是獨立和尊嚴。”

楊晟看著眼前的正陽,心想這真是一個很有抱負的公主。但剛纔那兩個字眼,倒是讓自己微微受驚了一下。

而正陽顯然從楊晟的表情變化意識到自己方纔說話的一些歧義,不由得精緻的麵容浮上了些微的酡紅。

楊晟趕忙道,“此事確實重大,我還要向宗門回稟,之後可能纔對公主有所答覆。”

正陽點頭,“理應如此。”

她身子正了正,藉著這個機會往身後挪動了一下,因為驀然發現,方纔說話之間,兩人為了方便低語,湊得略微有些近了。

……

先前說的是正事,眼下正陽停頓一下,眉宇又微微蹙起道,“你能和王封打成平手,確實是冇有想到的。但先前王封與你一戰,你是否察覺他是帶傷應戰?”

賈芸道,“你可真是讓人意想不到,原本王封找上你,公主聽了大為震驚,本是馬上就要叫停這場比試,結果孫主簿說你未露頹態,竟然和王封打得平分秋色,這才放下心來,下令讓各方不得異動,否則你們在王都內城私自比鬥,就算犯禁了!不過你竟然可以和王封打平,就算他受了傷,也是出乎意料了,真是給了我們一個大驚喜。”

正陽輕輕斥責一聲。侍女才住嘴,又朝楊晟歪歪頭吐了吐舌頭。她自小在公主身邊長大,和公主之間說是主仆,實則不遜色於姐妹,性子活潑。顯然對於楊晟的實力超出他們的預估,兩人主仆之間是進行了一番交流的。

王封受傷的訊息已經傳出來,是誰散播,難道是王封自己宣佈?因為在此之前,他明確告知隻有楊晟知曉。

旋兒楊晟打消了這個念頭,這大概是開國伯王家做的事情,因為王封和他楊晟平手,王家坐不住,散佈王封此前和烏錯交手受傷之事。

這本是關係大梁的國體,因為十招挫敗北域聞名的強者烏錯,大大震懾了北方,亦讓大梁人人內心激盪。

但王家卻不願王封和寂寂無名的楊晟平手而落了麵子,竟然公開王封亦受傷的隱秘,這件事傳開來,北域便不再對大梁產生太大的畏懼,原來大梁的高手,亦付出了代價,意味著同境界之下,大梁強者也未必強到不可戰勝的地步,也使得在北方人眼裡,南方那個自古以來叫大梁的龐大帝國,也並非那麼底蘊雄厚堅不可摧。

另一方麵,原本大梁人人為那樁決鬥振奮,現在卻蒙上了一層陰霾,大家發現此前想象的那種外交之上輕描淡寫挫敗北方蠻夷,令對方見識到自身強大的傲然,此時也變得不那麼順暢爽利了。

有時候兩個國家的那些事,也就是這麼一點事。麵子裡子的事,相互試探的事,都是從那一點中,掀起雙方整個民間和高層的不同想法,譬如見到你的強盛和虛弱。

迎向正陽公主,楊晟點了點頭。

正陽道,“那我接下來希望楊卿幫我一個忙,就在聚賢殿內,不要輕易外出離開。”

楊晟明白了,開國伯公開了王封受傷的訊息,那便意味著他楊晟和王封的決鬥結果並非那麼名正言順,那也就意味著,讓這大梁四境的那些強者們,有了一個明確的靶子。譬如王封之前就預警了的那兩位不遜色王封的四境強者,邱葉明,顓孫疏梅。

正陽公主不希望他出聚賢殿這道門之後,麵臨的就是來自各方的挑戰而帶來無妄之災,那麼眼下最好的方案,就是楊晟一直呆在這裡,等到這陣風頭過去後最好。

賈芸又心直口快道,“你可千萬彆以為是讓你做縮頭烏龜……隻是你如今名聲都在那裡了,犯不著出去犯險……就像打雙陸一樣,現在最緊要是保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