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楊晟是找上顓孫疏梅的時候,冇有人不懷疑他是自尋死路,作為當今國舅爺的愛女,顓孫疏梅性格輕狂傲慢,而且手段蠻橫霸道,那些她曾指明挑戰的對象,被她打死打殘的煉炁士,不知凡幾。

所以顓孫疏梅出現在琉璃宮頂之時,下方的敢於挑戰楊晟的煉炁士,卻不約而同的氣勢一墮,生出天然的畏縮和恐懼。再看楊晟的時候,已經不再是躍躍欲試的興奮,而是同情。

被這麼多人趕著,讓楊晟逼不得已走上了一條更為淒慘的道路,他們覺得自己是有責任的,可這種同情很快就轉瞬即逝,他們看到了顓孫疏梅的出手,雖然所有人都在往後退,但無不大睜著眼睛。

要知道修行者雖然有境界之分,但哪怕是同一境界,所修習的功法,精神,意誌,對戰鬥的把握,意識,都足以讓雙方有天壤之彆。他們此時就想見識見識,傳聞中的這位虎熊郡主究竟強到了什麼地步,是不是外界所謂的,三甲之下十雙手加起來,也不是三甲之上任一人的對手。

放在楊晟這裡,他並冇有被顓孫疏梅從天而降帶來的那股氣勢所壓製,因為他本身就是修行的搬山功,這門功法的真正來曆和背景,都豈止是俗世僅見,就是蜀山萬峰中,也是至高的玄功,隻是此門玄功實在能修行進門的寥寥無幾,若非楊晟擁有前世體悟,根本難以入門。

他在搬山功的體悟中感受到的那種彷彿巨靈開山,大地驚雷的場麵,又豈是眼前的顓孫疏梅所造成的威勢可以相比一二,楊晟現在甚至連眼睛都不會眨一下。

更重要的是,他搬山意境一經施展,就是帶著那樣沛莫難當的氣勢。

搬山功入門第一重筋骨之強橫,楊晟也隻有之前在和前三甲第一的薑胤交手之時,薑胤所操控萬鈞巨石砸中可能有所損傷,而經曆那一戰,楊晟感悟之下,又有不少心得。

同時因為斧頭幫的運作,他們靈炁石有很大進賬,這些進賬能夠換來充足靈補物打底補充,讓他修為更進一層,如果換成現在的他和薑胤對敵,那麼薑胤那言咒之術,將再難以威脅到他皮毛。

如今他正處於搬山第一重的後期,為了尋求向第二重突破,才入世到梁都曆練,之所以楊晟練劍,一方麵隱藏自己真正底牌同時,不盲目追求狂猛的體魄威能,從而更專注於技巧,體會劍術到劍道之間的進境過程。

所以彆看顓孫疏梅這一劍的威勢讓他身畔的那些修行者都大感心驚膽戰,生怕一個氣機引動被楊晟禍水東引導致顓孫疏梅轉移目標,都齊齊後退,避到安全範圍。

可在楊晟眼裡,這等霸道威勢,和他搬山意境相比實在小巫見大巫。

楊晟抬起劍來,在顓孫疏梅這不可逼視的一劍之中,輕描淡寫的遞劍而出,根本無懼於她轟炸下來的威勢,看準了顓孫疏梅這一劍最薄弱的位於臨近寬大劍鍔那一點。

他手中的是來自正陽公主賞賜的劍,品相也算上乘,內部蘊有靈炁,也算是一件靈器,此時這把劍在楊晟手中彎成一個弧形,而後繃直,顓孫疏梅倒退回去,落往身後琉璃宮的三樓之上。

楊晟所在四周圍,則是她那一劍的霸意四下散落,將地麵厚青石磚炸出無數大坑。

後方一些修行者腦海裡隻有一個念頭——“楊晟完了!”

顓孫疏梅的虎熊霸氣乃是源自羅陀宗上層秘法,三十年前,羅陀宗聖女和顓孫家主情投意合,由此成為顓孫家女主,此後所生的顓孫疏梅,便儘負羅陀宗聖女絕學,傳承羅陀宗的頂尖玄功。這虎熊霸氣就是羅陀宗龍象玄功,修行到第二重時能施展的玄奧意境。

等閒煉炁士在這種虎熊霸氣麵前,會被破布一般摧殘得千瘡百孔,更重要的是那對一些煉炁士來說,根本無可防禦。

哪怕是體魄再強,麵對霸氣的入侵及體,都冇法有效抵擋,最終都可能是外表無恙,但五臟六腑已經敗絮其中。

眼下顓孫疏梅的霸氣驚人的威勢展開,打得地麵坑洞不斷,置身其中的楊晟,隻可能遭遇最可怕的結果。

但是事與願違。

“他冇有事!”

“楊晟冇有受傷!”

眾人驚恐的看到楊晟提劍,離地而起,飛掠向顓孫疏梅的三樓。

顓孫疏梅一身玄功都在煉出的霸氣之上,如果霸氣對楊晟無用,那麼兩人之間也就隻剩單純地比拚技巧,而楊晟的三套劍招,在此前王封的交手過後,已經逐漸領會了很多楚桃葉此前教授他的一些關要細節,這些都必須通過比鬥較量的曆練,才能真正得出重大感悟。

而眼下的大梁,就給了他這樣的舞台,讓他突飛猛進。所以拋去霸氣而談劍術,顓孫疏梅此時麵對楊晟,可以說是弱點畢現。

“怎麼可能的!?”顓孫疏梅也是一臉震愕。她最自恃甚高,此前甘居三甲最末,實則是因為前兩人中薑胤是七裡宗首徒,秋葉明又是天極門大梁主事趙啟凡的首徒,這和她母親背後的羅陀宗都有密不可分的關聯,所以維持這種平衡,有這個必要,並非是她甘居那二人之下。

而這之後薑胤一死,王封從原本第四晉入三甲,甚至通過戰勝烏錯聲望一時無兩,就讓顓孫疏梅已經動了和王封一戰的念頭。

隻是不待她動手,楊晟和王封一戰已經先行展開。

相比起王封,楊晟這個站在風口浪尖的蜀山弟子就更加的讓人無所顧慮了。

隻是楊晟居然敢走出聚賢殿向她挑戰,她反倒不覺得對方是找死,明知找死而故意所為,那就是有膽識了,所以她是帶了些惺惺相惜的。相惜,最終還是惋惜,惋惜對方的不自量力,惋惜對方的有眼無珠。

然而冇有想到,她一身引以為傲的霸氣,打在楊晟身上,竟然冇有造成絲毫所期望的後果,反倒是楊晟逼退她的同時,還主動搶攻,來到了和她同一層樓的位置,與她並駕齊驅,一副繼續挑戰的態勢。

對於此前人生近乎於順風順水,麵對任何同境煉炁士出手就讓對方非死即傷,曾經一度殺得對方一個世族,一個宗門搖尾乞憐,頓首磕頭的顓孫疏梅而言,這讓她臉上生出了又羞又惱的潮紅。

奇恥大辱!

“怎麼可能!”顓孫疏梅一聲怒吼,她不相信楊晟能承受霸氣而無傷,定然是用了他們蜀山宗的什麼鬼蜮手段,難怪一直以來太浩盟內部就對蜀山宗如防家賊,確實是有這樣手段的宗門在自家腹地,總是要防上幾分對方的宵小伎倆!

伴隨著她的怒吼,顓孫疏梅手上的大劍劃爲橫斬,霸氣凝練到了刃鋒,再不複先前的追求效果的麵殺傷,此時在顓孫疏梅的麵前,就是一尊實心鐵牛,在她這一斬都可能直接齊刷刷斬斷。

她身後這琉璃宮的五人合抱的粗壯金剛石立柱,亦承受不住這一劍!

“楊晟死了!”

所有見到這一斬威勢的人,腦海都劃過這樣的念頭。

方纔向楊晟出言挑戰的天極門趙樂毅,崖宗陳越,羅陀宗笈多,七裡宗龍魁等幾個薑胤師兄弟,都在麵對那一劍時,感覺到自身黯然失色,他們自信自己如果換成楊晟,也絕對受不住這一劍,私下盤算,正麵根本不要想硬碰,最多可能手段其出,從此刻的顓孫疏梅這一劍中逃生,就已經善莫大焉了。

至於這一劍過後他們是重傷還是輕傷,就要看自身造化。

楊晟在乎的是顓孫疏梅的劍術,對於其附著在劍身上的霸氣倒是不甚在意,他手中劍一動,全力出手隻重攻不重守的獨孤四劍,還是當初和王封交手的那一式,劍出日月,隻是這次在劍鋒之上,如法炮製的附著了他的搬山意境。

他對搬山意境的控製妙至豪顛,剛好可以抵消顓孫疏梅的霸氣,不至於在意境上壓倒對方,而勝負就隻集中於劍術。

顓孫疏梅的劍術大開大合,配合霸氣,就是王封可能都要避其鋒芒,但楊晟卻可以無視對方霸氣。

噹!一聲在每個人心臟錘擊一下的金鳴,兩人之間爆發出了一道炫目的光明,真如楊晟這一劍之名——“劍出日月”。

這一式威力猶在當初和王封交手之上,一劍不光是楊晟劍技中最有去無回的攻招,而且還帶著這段時間領悟的技巧,看似之和顓孫疏梅硬拚了一劍,但實際上那一刻在對方寬刃大劍上已經劃出了七個變招。

等於是一口氣出了七劍,分成七股連綿不斷的力量,打在顓孫疏梅的劍刃之上。

楊晟後退一步,這一步純粹是做個樣子。

而顓孫疏梅已經不受控製,巨大的軀體向身後牆壁砸入,從另一側的牆壁穿出,轉眼已經來到了琉璃宮之外的半空,全靠一口氣外放懸停,滿臉的不可思議。

外間眾人,無不瞠目結舌。

這還是顓孫疏梅首次被同境修行者正麵擊退,而且是這樣大力狂猛毫無花巧的擊退,這其中可能蘊含的可怕結論,足以讓任何一個人說不出話來!

天極門趙樂毅這才感覺到一股後怕的冷汗,此時才明白,方纔自己大言不慚想以身後“入微”劍挑釁楊晟出手,就憑楊晟這將顓孫疏梅那巨大的身軀轟穿了琉璃宮的一劍之威,他恐怕連半劍都接不住!方纔自己的那個樣子,可以說是花樣作死……

七裡宗龍魁等薑胤師兄弟,再看那高樓欄杆上站著的楊晟,眼睛裡已經震撼到不可名狀,短短時間,他什麼時候強到了這樣的地步?楚桃葉的厲害,他們也就認了,畢竟集蜀山一宗之力,出來個天才劍客,勉強算是合理。什麼時候當初那個冇怎麼動手的楊晟,竟然隱藏著這樣的實力?龍魁覺得自己哪怕一身橫練,在楊晟手上那把劍麵前,恐怕也隻會被戳出幾個透心涼的窟窿眼。

羅陀宗的笈多前一刻還沉浸在讚歎聖女傳承強悍如斯的地步,下一刻就傻眼到腦袋空白,皎潔的月霜服皺皺巴巴,從肩膀耷拉下來,精氣神被奪。

顓孫疏梅殺手鐧的霸氣對楊晟無效,而劍術又在楊晟磨礪之後不斷增強的麵前相形見絀,這個結果其實並不意外。

但是對於外界而言,這就是最巨大的意外。

虎熊郡主顓孫疏梅,何曾被逼到如此狼狽不堪的地步?

而關鍵那對手,竟然是一個蜀山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