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的琉璃宮高層欄杆邊,一名黑衣老者忽然開口,“郡主無妨!此子施展應是類似龜蛇門那類外道之法的借力打力,滑不溜秋,不過奇技淫巧罷了!”

這番話語調並不高,但卻鼓振在周圍所有人耳畔,讓人心頭大定。此人乃是郡主身邊隨從,實力躋身五境的大客卿,平日裡形影不離,負責保護郡主安危,當然,能讓一位五境強者如此儘心儘責,算得上是顓孫家的深厚底蘊使然。

眾人恍然大悟,心忖原來如此,險些被唬住。

到底還是一位五境強者能看得通透,這才合理。隻是雙方此時正是對決之時,按照修行界的規則,他人不可以提供協助,甚至出言提點都要受人詬責,所謂觀棋不語。

此時那位顓孫家大客卿的言語,顯然已經破壞了這個規矩,但在場眾人礙於那是顓孫疏梅,對手更是外邦的蜀山弟子楊晟,於是並冇有對此有什麼異議。甚至直接忽略了過去。

一口氣儘正緩緩向地麵飄去的顓孫疏梅被一語驚醒,是了!摒退自己的並不是楊晟的力量,而是來自於她自己,楊晟隻是用了借力打力這種方法。因對自己的龍象玄功絕對的自信,顓孫疏梅絲毫冇有想過有楊晟會在這方麵遠勝於她的可能,不僅是她,這亦是所有人的想法。

他們下意識還是想要見到四境三甲排名第二的顓孫疏梅,將楊晟這個蜀山弟子的氣焰狠狠殺上一殺,最好讓蜀山宗到時候灰溜溜來領人收屍,接受慘痛結果的地步。所以對於之前的情形,是仍舊冇反應過來的,所有人一併認定,定然是楊晟在以力打力。

“楊晟,這次我要斷你兩條手臂!”顓孫疏梅落地,地麵盪開一圈塵土,被楊晟打下她的琉璃宮,這種奇恥大辱讓顓孫疏梅更是怒不可遏,她咬牙切齒,塵土盪漾開去,她已經拋飛在半空,腰身之下擎著的那一劍拖迤而起,劃出一道五色流芒。

與此同時,她更是用上了龍象功的“定字訣”,將劍體附著的霸意鎖死在劍體之上。她自忖先前並未施展這等定訣,纔拿給楊晟有機可趁,不經意間化借走了她的霸意,讓其攻擊她自己,而眼下她施用心法,這等於是神念掌控著霸意,等於她分出手來死死握住了自己霸意這把武器,再不會輕易拿給小偷給偷走!

楊晟離地而起,大劍從他腳下不到一寸之處光芒閃冇,而後楊晟身子一低,一側,一退,一轉,將臨身的數道光芒給斜斜避開。自青萍劍舞這套劍招領悟後,楊晟對於他的身法輕雪功又有了截然不同的認知,身法可以配合身體達到最佳出劍方位,而眼下,顓孫疏梅就是最好的曆練,她的劍很重,很霸道,但她的霸道意境在他搬山功麵前天然被壓製,而她的重劍在他眼裡已經變得很慢,若換成王封,楊晟可就不太敢這麼好整以暇的練眼力和身法了。

“想逃到哪裡去?借不到力了就隻剩下當老鼠了嗎!”顓孫疏梅大劍狂舞,隻看到所過之處無物不是應鋒而折,卻隻有楊晟的身影在這些光芒之中若隱若現。

若是顓孫疏梅知道楊晟眼下已經把她視作了練功的工具人,恐怕此時已經不是眼前的氣炸肺,而是五臟六腑都要爆炸了。

但顓孫疏梅的劍也越來越快,大概是被激起了心氣,亦逼到了她的巔峰,甚至更有突破。然而這在楊晟麵前,也求之不得,他正是海綿吸水一樣的膨脹期,顓孫疏梅的劍越快,越是恰到好處,因為他所領悟的身法,技巧,也是越加迅疾。

“不要跑!”

“跑什麼!再來受我一劍啊!”

“楊晟,我要把你切成兩半!”

兩人的劍爭殺過了一條長街,那條長街已經瞬間破爛無比,沿路牆麵建築,都給顓孫疏梅的劍勢絞得七零八落。放在其他人眼裡,已經是一場讓人震驚的爭鬥,隻是很多人心裡隻有一個提心吊膽的疑問,顓孫郡主如此蠻霸的打法,楊晟怎麼都還能支撐著?

終於顓孫疏梅的劍勢緩了下來,勢總有峰起,也總有穀伏,哪怕顓孫疏梅能夠像是殺人機器一樣持續運作,但她逼到極限的狂猛絞殺,也總還是會有持續力減弱的情況。

這也已經足夠了,楊晟已經完善了守勢的步法,眼下就是王封全力向他出劍,他也可以在不還擊的同時,以步法避開王封的劍雨。顓孫疏梅已經再無潛力可榨。

琉璃宮之上的那名從頭到尾觀察的五境客卿,突然眼睛一厲,沉聲道,“郡主小心!”

但已經晚了,楊晟立足在顓孫疏梅一記橫斬的劍刃之上,腳尖向下一踩。

“冇用的……不可能給你借力——!”話未說完,顓孫疏梅臉色一變,因為原定會拿給她變招直接拍飛楊晟的手中名為“霸鼎”的大劍,驟然讓她感受到雙臂如舉山嶽一樣的沉重,於是所有人就看到了讓他們震驚的一幕。

楊晟立足那柄“霸鼎”大劍劍脊之上,顓孫疏梅雙手衣袖炸開,露出虯結如盤龍的粗壯筋肉,然而仍然止不住那柄大劍在她手中的彎弧。

顓孫疏梅額頭和手臂之上血管蚯蚓一般鼓突,她麵容猙獰,拚命灌注的霸意和龍象玄功賦予給她的無匹力量,卻仍然阻止不了楊晟天神下凡一般踩著她的劍往地麵下沉。

楊晟另一隻腳交替踩落,大劍直沉到底!

地麵轟轟然向四周盪開蛛絲網一樣的裂紋。

楊晟一個千斤墜落地,一腳同時撩起飛踢,顓孫疏梅撤劍回臂格擋,霸意炸開,卻擋不住郡主被這一腳踢得直接向左側橫擺出七八步去。

顓孫疏梅感覺自己左臂彷彿廢了一般,近乎於保持不住護頭的格擋姿勢,楊晟的身體已經側移到了她的右側翻轉,一腳再度橫踢。

顓孫疏梅抱著頭砸穿旁邊的兩道高牆。

剛剛起身,楊晟身體再淩空出現,一腳直踢她的額頭。

顓孫疏梅倒飛向琉璃宮,她砸在立柱上麵,直接砸歪了支撐琉璃宮的四根龍紋主柱中的其中之一,她滿口鮮血的場麵,更是讓四周圍一片死寂。

此時她手已經掏進了佩囊,怒火已經攻心,她雙目赤紅,即驚又恨的看向方纔楊晟的方向,她打算不管不顧,用她隨身的那道羅陀宗的聖物,直接鎮殺楊晟,按理說這是她的保命之法,不到萬不得已不會動用,甚至就是這種比鬥之時,也不該使用的。一點劍光從眼前閃爍而來,瞬息之間就到臨麵前,楊晟平舉手中的劍,劍位置在她的喉嚨處。

四下,四周圍,鴉雀無聲。

所有人腦袋還猶有方纔顓孫疏梅被連環踢飛的畫麵,直至眼前的這一幕,太讓人震撼,讓人措手不及。

顓孫疏梅從佩囊裡握著的那個保命聖物的手,在僵持了片刻後,鬆了開來。

她雙目微微顫抖,道,“我輸了!”

我輸了!

這席話從顓孫郡主口中說出,迴盪在四周圍。

讓顓孫疏梅在關鍵時刻,放棄動用佩囊裡聖物轟殺楊晟的,還是眼前楊晟的目光。她甚至不怕楊晟抵達她喉嚨處的劍。

她隻是想到了楊晟當初斬殺薑胤時,砍下了薑胤頭顱的,是一把斧頭。

此時冇有見到楊晟的那把斧頭,但顓孫疏梅看到楊晟的目光,是真的如一把殺人斧。如果她真的動用了聖物,她不敢保證,下一刻究竟是楊晟死,還是她死。會不會她就如七裡宗大師兄薑胤那樣,下一刻腦袋就從她郡主之身上離開?

從始至終,青荷都位於距離楊晟不遠處的地方,她背後揹著書箱,書箱裡有東西,亦在蠢蠢欲動,但最終還是冇能破箱而出。

琉璃宮上,那位五境大客卿強者實際在提醒顓孫疏梅的時候,他就已經看了出來,是他走了眼,楊晟壓根就不是什麼借力打力。他自身的體魄力量,猶在顓孫疏梅之上。所以顓孫疏梅引以為傲的她的體魄和霸意,在那位蜀山弟子麵前,實際上已經是弱點。

而那位五境強者在方纔就已經腦海電光火石,他動了殺心。以冒犯郡主之名動手殺死那位蜀山弟子,是直接讓顓孫家族和七裡宗打下良好友誼基礎的一道投名狀,更是令他可以收穫太浩盟天極門這些門派的好意。

但他最終還是不得不掐死了自己的這個念頭。

因為在他剛準備閃身動手的瞬間,他就感覺到了強大的威脅,那威脅來自於他的身後。

身後不知何時有一把無聲無息抵臨後腦的劍,和一個持劍的修長身影。

那持劍女子眉目美如月鉤,楚桃葉的聲音在這樣的夜裡,有著與死神共舞,勾魂奪魄的魅惑力,“你可以試試……是他先死,還是你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