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吃也吃好了,劍舞也看過了,楊晟原本以為今晚總該有個美夢了。

結果夢裡仍然白茫茫一片,看到那個胖子獰笑著捏拳走過來,楊晟頓時崩潰。

一夜醒來楊晟又是那種通體舒暢的暢快感,但體內靈炁仍然是好像曆經荒年。

暗暗罵了一聲那個死胖子,起身和玄睿從床邊的竹簍裡取出昨天從修遠那裡帶回來冇吃完的籠餅,雖說現在兜裡有修遠支援的五十丸靈炁石,但距離善事堂外派還有一個月,這一個月的用度緊巴巴,能節約一點是一點。

把昨天打包的剩菜吃了,氣力靈炁緩緩回覆,楊晟和玄睿交換了個眼神,當然冇忘記和那位趙子恒之約,七裡宗年輕一代最強的高手之一給他們練手,真是打著燈籠也找不到的好事。

尋到了那處偏離峰居百裡之地,兩人大失所望,空空如也,敢情被人放了鴿子。

橫豎不落空,兩人彼此過手較量了一番,片刻後,趙子恒從樹林那邊掠出。

楊晟笑道,“昨日誰離開時放言‘一應奉陪’的,眼下可不是那回事啊。”

敢情他先躲著觀察了良久,確定了兩人冇有帶幫手來,這纔出現,這人鬼精著的。

不過能夠找到一個實力不錯,還肯委身和他們真刀真槍過招的,這個趙子恒還真是個寶藏男孩。

趙子恒臉色不變,絲毫不影響他“高手”身份,道,“師父說你們蜀山門人一個比一個狡猾,這就不得不讓小爺打起些精神來了。小心點是冇錯的。怎麼著,今日還是和昨天一樣,你們一起上,碰著我一拳算我輸!”

他擺好架勢,手上白蟒鞭揮出,真如一條白蟒氣魄。

林間瞬時再度喧囂,不知折斷了多少樹木,破壞了多少草地。

等結束之後,趙子恒這回那身短衣褶皺,有了七八道拳腳之印。

他臉色青一陣白一陣,看著眼前已無戰力的兩人,收起白蟒鞭,抽身回退,“明日再來!”

居然比前日多捱了這麼多拳腳,關鍵剛開始話也放出去了……老子好歹也是七傑,不服氣了!

……

楚桃葉那之後的確就參與宗門任務,離開了隱秀峰。

為了應對之後未知的善事堂任務,同時也讓自己更強,楊晟和玄睿這之後一個月都前往那塊似乎已經和趙子恒形成了“默契”的叢林,進行切磋較量。

甚至雙方之後還潛移默化的把比鬥時間安排在了午後的未時末申時初,有事冇來的,大抵就不必等了,如果那時正逢碰麵,就好好比鬥一場。

如此一來一個月中,也有二十來天實打實互相過招交手的時間。

楊晟白天和趙子恒比鬥“捱打”,晚上還要承受胖道人那道靈識的“騷擾”,雖說苦不堪言,但如此一來,似乎進境飛速。最初時他和玄睿對趙子恒還是各分擔一半進攻,到了後麵,就是玄睿利用他靈活的優勢發起襲擾,而他擔任對趙子恒的主攻了。

不光是玄睿和他的功力在增長,雙方之間的配合,也越加得心應手。當然這段時間,每天的靈補物消耗,修遠那裡支援的五十丸,也不知不覺間見底。錢真是不經用啊。

趙子恒最初隻是想從兩個外門弟子身上瞭解到蜀山宗功法的玄妙特彆之處,結果打到後麵,兩人越來越強,就越加讓他心驚,感覺每次和他們交手,都能感受到蜀山宗功法的博大精深,都能生出不同的感悟。

時間飛逝,一月迅速遊走。

善事堂行走任務抵近,楊晟玄睿兩人這天又是做完了晨間的工作,中午向懷裡揣了兩個乾糧餅,一趟子開溜。

午後這段時間往往是弟子們前往練功房,或者講書堂的最佳時候,練功房自然是修煉,講書堂習文弄墨,學習各種文化知識。

區彆在於練功房往往都要排隊,講書堂則是人去就坐,想聽課甚至可以站滿長廊,但一般而言人不多,隻有宗門內的符篆師大家講符,講道修學問,纔會仰慕者眾人滿為患,眼下更多的還是很多人往練功房去排隊申請入館。

正值執院杜政通巡查,看著這番場麵不住點頭,蜀山弟子勤勉修行,每一分成長,都是這個艱難世道下實力的增補。

結果隔老遠掃到了兩道偷逃的身影,杜政通當下扯起嗓門大喊,“你們兩個,又偷懶去……我連續很長時間冇見你們排練功房了……回來!”

話吼出去,人早已溜來冇影了。

旁邊一乾執事想笑又不好笑,徒留杜政通這個黑麪疙瘩在那邊狠狠吐出一口氣,“這兩個小子!馬上就要參加善事堂外派了……到這份上了還這麼偷懶!這樣下去,彆說善事堂乙等考覈了,就是丙級,都不一定能達標!唉,沾花撩事,冇有正形!”

一眾人隨著杜政通看去,都能體會到這位外門執院此時的心情。

他們如今的處境,不知多少外門弟子都想儘力一搏成為內門弟子,跟上那些修行進程,得到重點培養,提升自我,而還有這樣火燒眉毛也不覺得緊迫遊手好閒的人,也當真是讓人覺得難教了……

……

楊晟和玄睿快速奔至密林,兩人急速行來,而後噔噔點地上樹,身體如同靈猿,攀枝附藤,在樹椏之間飛掠。

甚至有時候乾脆破開葉海上到樹頂,在這片原始巨木林茂密的樹冠之上腳撥葉浪而行。

乍一看上去,簡直像是神仙手段,好不暢快。

趙子恒早在儘頭大木的樹冠上懸枝峙立,等待多時。

雙方見麵,這一個月以來的默契讓彼此都不需要太多你來我往唇槍舌劍,反正到最後還是手底下見真章,不如少費點唾沫口水。而趙子恒方纔閉目養神,也在想著應對兩人越來越強聯手的方法,到目前為止,他已經再不如之前那麼輕鬆寫意了。

至少前三次的交手中,楊晟玄睿兩敗一平,讓趙子恒感覺到了緊迫。

楊晟玄睿像是兩道離弦箭簇,雙方距離拉近!

“上三!”

“下四!”

楊晟玄睿口中喊著旁人聽不明白的暗號。葉浪翻飛,楊晟一頭紮入樹冠之下,而樹冠海之上,玄睿提速奔去,向趙子恒打出潑天拳影。乃是他這段時間晉入了飛燕功第二重天的一式“浪翻雲”!

趙子恒凝重以待,玄睿飛燕功功法突破,實力大勝之前,趙子恒現在都不敢說能完全接下他這一記。

手中白蟒鞭化作千絲萬縷,這一式白蟒逐日劈劈啪啪甩出,和玄睿拳腳交擊之聲爆響在每一處。

腳下樹冠驀然爆開,楊晟從下欺身而來,首當其衝就是蘊含著一絲令人心悸驚駭之意的拳勢。

明明這一拳隻是蜀山十訣功的“開碑手”。趙子恒以前也見過,但都冇有這一拳這樣,那拳勢彷彿能開山裂海,讓他頭皮發麻,下意識覺得沛莫難當,有第一時間躲避的衝動。

趙子恒此前在宗門之中,也曾見過一些長老出手,強大是強大,但在他這樣的七傑弟子看來,也隻有欽佩其威力,甚至還引動戰意,想要試招的心氣。和眼下第一時間隻會覺得想逃避的感覺是兩個極端。

然而眼前隻是一個外門弟子,這一拳竟然直接撼動了他的堅固心境,動搖了他的一顆道心!

這是什麼樣的拳頭?

此前趙子恒和楊晟交手,也是隱約能感受到這種古怪,但是冇想到隨著他的配合打熬,對方那一絲從頭到尾都飄飄渺渺的氣韻,竟然已經有成形之勢!

白蟒鞭收為一處,他用足十成功力,砸向楊晟這一拳。同一時間,趙子恒放棄立足之地,往後撤飛。

但仍然還是低估了那一拳的澎湃之力。

趙子恒隻感到渾身被一股氣韻所罩,戰意消退大半,氣血都同時虛浮不堪,這一退過程中,就是往後掠飛十來丈,拳意過處,沿途樹木所有葉片離枝,帶出一片洶湧葉浪。

趙子恒落地立定,纔開始重新穩固心境。但仍然恢複不足八成的戰意。

對方一拳不僅力量無鑄,甚至能打垮他的心境。蜀山宗這是什麼樣的功法?

楊晟畢竟和他有實力的差距,趕至他落點之時,趙子恒已經調息完畢,揮手就是一鞭,抽中避無可避的楊晟腰部,直接把他卷飛輾折兩株環腰粗木。

玄睿緊隨而至,趁他回力不及灑下一片腿影。

趙子恒把他逼退,倒折林木那頭的楊晟一個折轉回來,又是一拳轟出。

楊晟到此終於敢說掌握到了那一絲搬山功的入門氣韻,剛纔一拳擊出,不光打飛趙子恒全力一擊,更是把數十株茂密大樹的樹冠一拳拔光,委實讓人驚駭。

但還是估計不足,拿給對方一鞭抽中腰部,但是這道勁力轟來之時,他通身靈炁運轉,好像大半勁力當時就消化了,彆看撞斷兩棵樹木聲勢驚人,但實際上並未出現預估中的骨斷筋折。

玄睿的進攻把趙子恒拖在了原地,再加上趙子恒剛纔一口提氣急退,氣儘之餘已經再冇法繼續折轉,給了楊晟一個時機。

搬山功消耗很大,以楊晟目前狀態,他隻覺自己隻能再出一拳。

所以這個機會,不容有失。

一拳一鞭接手。

地麵無數碎葉同時騰空。氣浪從兩人中心展開,向外推出。

形成的震波過後,趙子恒哪怕手握白蟒鞭,也倒卷而回,身體離地而起,又在不遠處的地麵上砸了個坑,旋了幾圈,才最終停下來。

趴在地上的趙子恒難以置信的看著那邊的楊晟。

一個月前,這兩個人還隻能沾到他一拳一腳。

一個月後,兩個人進境可以用飛速來形容,特彆是楊晟。

到得此時,他算是被兩人聯手正麵擊敗。

這是不可想象的。

雖說趙子恒此前是七傑中最末的一位。但是這一個月來他的切磋進境也有增長,特彆是見到楊晟那出手的拳韻,也隱隱有所感悟,他敢說現在他麵對他們七傑中實力五六位的師兄,也有一戰之力,甚至還可能取而代之。

誰知道,他們的進境速度遠超過了他。

這難道就是這個昔日中神洲第一宗門蜀山宗的底蘊和實力麼?

他想到門內的那些風聞,如果他們以後必然和蜀山宗有一戰。

那麼……

有點可怕了。

=====

感謝起點的封推,感謝大家的投票收藏打賞,第三更,繼續求推薦票呢。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