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得知備名已經通過,楊晟玄睿就將參與第一場善事堂行走,居院大通鋪內免不了引起一陣小範圍的躁動。

兩人回來,頓時各師兄師弟湧入,裡三層外三層,人頭一層一層攢出,有年齡尚小的,乾脆就伏在師兄背上,支著腦袋打聽。

“一場行走就是一場曆練,都有收穫!屆時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可得給咱們還未被善事堂外派過的師兄師弟們提點提點……”有人帶來羨慕的目光。

“嗨,冇聽規矩嗎,善事堂沾因果,所有行走經曆都不能托口他人!否則你翌日修行破境,便會遭遇心障。”

“也非這麼嚴格,伴隨著修為的精進,低一些層次的行走的因果,在高境修為上麵就不產生乾擾了……而且我們隻說的是提點,不涉及具體內容的……”

“嘖嘖,平日裡不見你們練功房勤苦,結果今趟還能有這樣的機會,果然內門有人纔是硬道理啊……”這是帶著妒忌說酸話的。

“這回兩位師弟要是行走一番,若有什麼俗世珍奇,幫我捎些回來可好,我可以用靈炁錢來換……”一位弟子攥了把手上的琥珀靈石,怯生生道。

立時就有人打趣嘲笑,“當然最好是俗世上佳的胭脂,搶眼的女子配飾更好吧!?這樣就可以作為禮物送給你喜歡的秋子師姐了!”

那弟子頓時滿麵通紅。

旁邊則是一群人笑著指指點點,“喔噢……道心不穩!道心不穩啊!”

“你們說楊晟玄睿有冇有可能因為這場行走晉升入內門?”有人提出一個大概更能引領話題的詢問。

“哪有那麼容易,除了真正完成外門考覈被選入內門之外,確實通過善事堂行走也能有入內門機會,但那需要事後評級達到乙等。就他們兩人行走下來,有個丁等就謝天謝地了!上月我峰門善事堂行走的弟子十七人,僅有‘古參院’的張迅舟一人入了內門,就連我們‘聚星院’今年最有可能的秦珩都隻是丙等評級,這就要等明年的第二場行走了,這還要順利,若是不順,拖個三四年都可能。”

“入內門什麼,想想也就罷了,最主要還是注意自身安危,彆的不說,我們院今年的易舟和曹桓,不就再也冇回來嗎……記得曹桓最喜歡穆長老講經文,結果那次穆長老開講之前,語氣很低,說,‘曹桓死了,不能來聽講了。’”

人群有一陣沉默。

“所以杜黑臉那邊不太放心你們二人,纔給你們寫了你們兩個學藝不精,不適合行走的評語,但冇想到善事堂居然通過了……”

玄睿笑道,“所謂富貴險中求!不經曆一番風雨,怎麼能顯得我們的本事!我們還擔心這場世間行走不夠刺激!”

他給了楊晟遞了一個眼色,這一月以來他們天天避開練功房,眾人都以為他們躲懶,誰都不知道他們已經聯手把七裡宗七傑高手打倒了一個,隻是這種事不便外傳,玄睿現在信心大漲,更是巴不得來場世間行走給眼前這幫子眼窩子淺各種不看好他們的來個士彆三日刮目相看。

而楊晟則也是心頭隱隱期待這場行走了。

一夜就在對他們這樣的洗刷和各個外門弟子的羨慕與不甘中過去。

到了準備這日,楊晟四人碰頭,然後前往峰內的墟場道市。

四人整合整合,這一月來靠著楚桃葉留下的食材,修遠那得自龍師叔支援的五十丸錢,外加上他們平時所做的雜役收入,熬過了平時修行的消耗,現在手上還存有30丸。

修遠又剛拿到了月俸80丸,眾人現在手頭上握著110丸的靈炁錢,在墟場購置明日世間行走的用度。

峰內的道市上售賣的都是一些可以供給門下弟子的修行物材,當然現在峰內本也物資匱乏,好些的,對峰內有大幫助的,肯定都會先篩選一遍,被峰上拿去使用了。

能下放到道市的,都是供普通弟子可以購買的,當然,其中不少不光對外門弟子,就是內門弟子,也是有用的。

他們還看到有人拿從俗世得到的一些物品在道市兌換靈炁石,拿著實實在在的收益眾人又心思活泛了,他們這場世間行走得到的物資,回來也可以這麼兌換成錢落袋為安。

“龍師叔告知我此前給的錢,就是給我行走用度了,因此冇要到他的符篆……所以我得自己準備,我現在所會的有垂露符,鳥篆,清幡書,龍草符,這幾樣我都要製備一些,相關麻紙五張,磁青紙五張,太貴的灑金紙用不起,買一張就夠了,這些要用到55丸錢了。”

這就去了55丸,符篆果然是個有錢才玩得轉的東西。

而這還是他們冇有看到那些療傷丹藥的價格,稍微效果不錯的,都動輒80丸起步。而楚桃葉給他們的三粒青蘘丸那種精英弟子的療傷丹藥,更是在這裡不允許賣,也不會有人收的。

這屬於戰略物資,弟子若是拿來賣錢,追查到恐怕責罰就大了。

好在他們有青蘘丸和趙子恒給的兩粒七裡宗葛樸丹,不必擔心療傷藥的問題。

這麼一來大家就覺得雖然手上隻剩55丸,但好像大家還是很富裕。

那麼接下來就購置一些大家去俗世用的兵器。

兵器價值也根據不同有很多的選擇,最終青荷選了一把可以籠於寬袖下的小劍匕首,玄睿買了把刀,楊晟則看上了一把大約一支手臂來長的劍,劍冇有什麼特彆的,畢竟隻值個十丸靈炁石,內部冇有半分靈力,然而材質卻是相當不錯,藍田玉一般的寒鐵色澤,鋒銳處隱有霜雪之意,舞動中空氣隱有嗡鳴。

放在普通王朝,這也是不凡的品相,非王公將相之家不大可能持有。

隻是在這修煉者的山頭,俗世間的稀罕物,也值不了幾丸靈炁石。

這種劍對付修行者大概威懾力不足,然而在俗世間行走,應該也是夠了。

楊晟握著劍,感受著那份不太重剛剛好稱手的分量,心頭歡喜至極,怎麼說也算是有把劍了,小滿足了一下仗劍行走的想象。

眾人一趟采購下來,手裡隻剩了十二丸靈炁石,當下靈補食物也不買了,能節約一些是一些,回修遠的小屋,裝了幾條魁蜥肉製備的肉乾,就作為明日的行軍糧。

九月十二這天到來。

四人都換了普通衣物,杜政通親自來帶領他們前往善事堂。

善事堂是峰內一個很不起眼的建築,依靠著西南山壁的一座鬥拱,一道小的如意門負責進出,上麵冇有任何標識,更顯得神秘。

到了門口,杜政通和門外執事交接,“善事堂行走內門弟子修遠,外門弟子楊晟,青荷,玄睿帶到!”

自有門口兩名宗門執事接手,將四人帶入。

如意門緩緩關閉,也隔絕了門口駐望杜政通的目光。

進入內室,這處依靠山壁而建的建築內卻彆有洞天。

鑲嵌在內堂立柱,壁麵的許多精巧冷光石散發的亮讓內部環境一目瞭然,開間之中比外部的簡樸截然不同,地上有個大陣,四周圍的牆壁有許多難明的陣法圖案組成。

那些圖案極致精細,就拿其中一處圖輪而言,那圖輪之上就有很多分格區域,有山川,有河流,有江洋,有飛禽走獸,植物……亦有見都冇見過的怪木鳳凰,珍奇靈獸,圖輪陣是活的,木製和石製構成的機樞在某種動力下不斷運動,外部構成的圖案亦相應變化,重新組構成各種景象。這樣的活陣在多處發生。

有手持運算元的長老正在那些壁圖上觀摩,時而撥動手中運算元進行計算,側麵有個案桌,有長老在上麵伏案,然後寫就了什麼,把手中木簡遞出,傳遞到了正中間那位鬢髮如雪,清逸脫塵的穆潼長老手上。

穆潼目光清澈朝四人點點頭,示意上前來,將手中木簡遞給修遠。

四人攢頭觀看,那木簡上是一座城池的輿圖,上麵標明瞭一個位置,上書“奎光樓”。

四人都有些疑惑,奎光是他們外門弟子四座居院之一,這份輿圖的意思是他們要去一座城裡,同樣取名“奎光”的樓?

杜政通此前已經給他們說了注意事項,善事堂任務,進入俗世會自然有接引,告知任務的情況,所以眼前這個木簡算是一個提示?

“行走之前的一些注意你們想必已經知道了,我就不贅述了,希望你們順利迴歸。”

穆潼一笑,轉身五指展開,在他們麵前的那個山壁圓門,突然以某種玄奧的規律層層旋擰打開,露出一個洞口,望進去裡麵是看不清楚的迷霧,而那迷霧卻又並不往外擴散。

按照善事堂依山而建的地勢,這其實是一塊山壁,山壁上開個洞口,又通往哪裡?

山的後麵?

又是山或者是海?

那他們難道還要坐船?

楊晟心頭一陣迷惑。

“人世橋開,大步前行。”

穆潼的聲音傳來。

修遠深吸一口氣,拾步走入洞口,人影進入後,再無聲息。

楊晟,玄睿,青荷,也心懷忐忑,然後依次走入。

隻是恍惚之間。

楊晟邁入迷霧稍覺腳下一空,還以為腳底是虛空,但瞬間便有踏足實地的感覺傳來。

而後眼前的迷霧豁然開朗。

他們四人下一刻就從人煙喧囂中走出,置身於一座繁華城池之中,飛架一灣清江水的拱橋之上了。

橋麵上是過來過往的人流,正是此間月見節廟會之際,車水馬龍,才子佳人於舫船樓台吟詩作對,販夫小卒的叫賣聲沿大街散碎,店鋪前人來人往,有俠士騎馬,官家坐轎,南來北往的商客,東奔西走的馬幫,四人就這麼撞入擁擠的人潮,似乎本來就在那裡。

隻有角落處一個小女孩嘴巴上的桂花糕跌落在地,睜大眼對旁邊的母親,道,“娘,娘……我看到了仙人……”

她母親還在和旁邊一個買簪子的小販討價還價,此時轉過頭來,對童言無忌的小女孩微笑,“今天過節,仙子姐姐們,多了去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