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楊晟覺得他們現在四人就像是什麼都不明白的新手,被空投到了任務地,根據提示解開一個個線索。

奎光樓從外麵看就有氣魄了,進入內裡,才明白門口的那副對聯的底氣所在。

內部首先是開間極大,幾個立麵映入眼裡的都是四五人來高的櫃檯,櫃檯分有很多格,每一格都擺放著不同的物品,物品下麵都有小牌子寫著來曆介紹,有琉璃器,有寶玉,有做工精巧的手把壺,有女子隨身佩戴的繡金香囊,有線條優美修長的團扇,五花八門,琳琅滿目。

這一座奎光樓,可以說從綢、布、鐵、藥、當、估、木行都給占齊了,走得是精品路線。

櫃檯前甚至可供兩張轎子並行的寬闊走道裡,看得到身著華服有身份地位的富足人士流連忘返,有的剛從夥計手裡小心翼翼接過一個展示品,似在評估價格,顯然那價格讓其都忍不住皺眉,也有女子花了大價錢得到了心儀之物,不斷反覆瞧看手腕的那隻金鳳手鐲。

也有一些獨立的單間,有人走出,似完成了交易,手上卻空空如也,但寬大外袍的腰部也有些突出,當了珍奇物換了個鼓鼓囊囊。

自有夥計上前來,詢問四人有什麼需要,那夥計口齒清晰,卻不給人浮皮的伶俐,反而是一種真誠的語氣,這一來就顯出這座奎光樓的底蘊。

既不以四人年齡尚淺,或者穿著打扮樸素而看低他們,也冇有與對方做生意的迫切之意,反倒是平靜寧和,像是在真誠的詢問是否需要幫助。

修遠把木簡展開,向對方出示了一下,問,“不知道小哥有冇有見過這個?”

那夥計看了,點點頭一笑,“請跟我來。”

很是自然的將他們帶到了內部的一個房間裡,然後出門道,“請稍後,我讓掌櫃的來說話。”

夥計出門,青荷凝神傾聽探視,轉頭道,“他確實往後麵去通知了。”

不一會一位年過五十的掌櫃走入,向四人行躬身禮,“能否再讓我確認一眼四位……仙師的名牒?”

仙師?

四個人麵麵相覷,敢情這俗世之中是這麼來看待他們的。

木簡遞出,那掌櫃微微顫抖著手接過,看到上麵的印記,眼睛裡流露出震動和驚喜,確認後又親手捲起來,雙手奉到修遠手上,這回就低頭再不看四人了,隻是頭躬得更加謙恭,“老闆今日特地到來,等候多時了,請隨我上樓。”

四人隨著掌櫃拾階而上,直至第五樓層,這座樓的第五層並不是樓下那種開間的店鋪,層高也冇有那種挑高空間的開闊,門口是個簾子,帶他們上來的掌櫃停留在簾前稟告,之後就不動靜待迴應。

簾後傳來一個聲音,“進來吧。”

掌櫃示意四人進入,自己就再不跟隨,而是轉身走下台階,回到他的下層去了。

“神神秘秘的……”玄睿皺眉,率先走入簾內,他好奇心最重,想看看這奎光樓老闆是什麼人。要說神秘玄奇,還有什麼比得上他們這從隱秀峰“遠道而來”的四人?

楊晟也隨之走入,四人進入內部,入目讓他們有個大相徑庭的錯愕,一張長桌子擺放著各種各樣的食材,最中間是水果,擺盤精緻,一層上麵還有架一層,外圍的擺盤是嗅之令人食指大動的烤肉,包燒雞,豆腐湯,乾燒魚翅,香椿肉絲,捲餅……這豐盛的一桌讓眾人簡直都有些猝不及防。

而此時桌旁的正是一個歪戴著頂白巾襆頭帽子的青年,這個時候剛剛從擺好最後桌麵最頂上那盤巨峰葡萄俯身狀態起身,一對桃花眼看著揭簾而入的四人。

想到剛纔的掌櫃年齡,再看眼前這個明顯隻是二十來歲模樣的“老闆”,四人都有些明顯的落差。

這就是這座氣派奎光樓的背後老闆?

他開口就是,“哪座居院的?”

四人愣住,片刻後他擺擺手,“知道知道,不方便說來路,內門,外門?”

修遠道,“我是龍師叔代授弟子。”

“龍致遠……就那個摳門的師叔……你慘了……噢噢,對了,還冇介紹,”那男子一雙桃花眼上揚,“歡迎四位,我可以算是你們的師兄了,以前‘奎光院’出身,所以這奎光樓,就得名於此!”

四人愕然對視一眼,他們一路過來聽到了這奎光樓不少的傳聞,做的都是橫跨行業的精品生意,集世間華貴於一體,而且還廣開連鎖分樓,壟斷這寧王朝的高階產業,外界傳聞背景深厚,有“宮中貴人”的背景,甚至可能就是直指當朝皇上。

然而這位從未有人見過聽聞過的背後真正“老闆”,居然是他們蜀山師兄!?

這也行?

“叫我黃閏仕就好,人稱‘孟婆花少’。”

這……

閏土,是你嗎……

孟婆花少……

這名號,看著他那雙桃花眼,那所謂傳聞的這奎光樓有“宮中貴人相助”,冇準是真的吧……

“哎哎哎,你彆想岔了哦,”看著楊晟神情,黃閏仕好像直接分辨出了他此刻的想法,“我這奎光樓可是堂堂正正扶起來的,儘管有好些個公主追得緊逼得我氣都喘不過來……可我豈是那種出賣色相換取利益之輩!”

好吧……楊晟啞然。

“好久冇見過自家的師弟師妹了,親切啊……第一次俗世行走吧,這人間誘惑,是要品嚐一番了……來來來,特地給你們準備了一桌豐盛歡迎美餐……都是師兄我親手所做,絕不假手於人!”

他朝他們眨了眨眼,當真“風情萬種”,又趕忙操持麵前的大餐,這忙碌熱情的樣子……能讓人感覺到他好像真的是一個人久了憋壞了。

四人吃著麵前的豐盛食物,看著青荷埋頭大吃,黃閏仕目光柔和,“慢點吃慢點吃,還有,還有……哎,好長一段時間冇看到宗門弟子了,有如歸鄉,你們喜歡就好,昨晚忙了一宿,還好是四個吃貨……冇白費……”

楊晟哭笑不得,心想這手藝確實不錯,他們久不嘗這種俗世美味吃得確實帶勁了點,但你這麼直白真的好嗎?

楊晟想了一下問道,“師兄是內門弟子?”

黃閏仕點頭,“也是像你們這樣一步步過來的。”

楊晟心頭的一些疑問已經迎刃而解了,他本身其實一直有些疑惑,峰上外門弟子數千。但內門弟子的人數從來不過百來人。但關鍵每年都有外門弟子被選入內門的情況,按照增長率,內門弟子的人數儘管會比外門弟子少,而且修行者能抵禦歲月,哪怕就是有戰死的,這些年至少也有了數百內門弟子。

可峰內的情況卻並非如此。

這麼說來,其實很多內門弟子,已經來到了俗世之中,像是黃閏仕這樣,乾脆開了一家冠絕天下的商號,大隱於市。

這峰內在下一盤大棋啊!

讓楊晟對他們蜀山宗生出了更多的感慨,雖然平時看上去挺不靠譜的。

“師兄……辛苦了!”修遠開口道。他也想明白了其中環節。

黃閏仕笑道,“宗門內像是你們修行弟子,當然要一心求強,但宗門並非孤絕於世,這俗世人間纔是我們的基礎……峰上所需的修行資源,還是還要我們這樣,和人間交換得來。再者,遇上你們這種俗世行走的情況,咱們也得接待不是?”

玄睿環顧周圍的華麗,道,“我們聽說師兄的奎光樓是連鎖商號,這大寧開了多少家了?”他還是關心師兄的豐厚家底如何啊。

黃閏仕桃花眼流露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又有幾分傲然和清倨,“……僅僅是這大寧嗎?”

他又笑著颳了一下青荷的鼻頭,青荷正吃著東西,險些就把他的手一起吞了,冇空跟他計較,“不過你們也是運氣好,正好我來了這定州的分樓,纔有你們這道大餐,否則真的就是簡單的交接任務了。”

楊晟心頭一動,問道,“天道有殤,是什麼意思?我們俗世行走,就僅僅是提升自我經曆嗎?”

黃閏仕一笑,“天道有殤,就是外門那群執事拿來唬人的說法,彆聽他們那套神神叨叨的。”

四人都停下了。就連青荷都塞著個雞腿,眼睛把他看著,嘴巴不消停。

“這是我蜀山一門對天道的看法,我蜀山宗認為,天道從來就是由有序走向無序的過程,也就是說,這個世道若無外力乾預,都是會逐漸變壞的,這就是所謂的天之殤。殤這種東西,你不明白,可以理解為邪氣的累積,一個王朝的覆滅,道理的崩壞,人心的缺損,都是殤,也是缺失。殤增大了,以殤為食的太古妖族就得到了在亂世中喘息增強的機會,於是中神洲就有了太古妖族的入侵。神洲的淪陷,就是殤增的結果。”

“有了中神洲的教訓,我們發現,我們和太古妖族相較的不是力量的強弱之彆,還有人世間的內部問題,南蒼洲也好,其他各洲也罷,如果不能解決這大道問題,最終也隻會讓妖族殤道加深,人道式微,由此妖族興盛愈強,而我人族將逐漸衰弱消亡……所以我們蜀山門人,通過人世橋,進入俗世,去改變一次又一次的殤的增長和累積,修補人間大道,以抵禦天道之殤,這就是蜀山宗。”

“你們這樣的人間行走,又有另一個稱呼——”黃閏仕嘴角一翹,道。

“補殤人。”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