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補殤人?

眾人眼珠眨巴眨巴,像是冇懂,但又像是懂了什麼。

黃閏仕一笑,“總之你們知道,這場古妖之禍並非表麵那麼簡單,這是關係整個人類大道之興衰。”

“那我們要接手的事務是什麼?”楊晟問道。

“吃完飯再說吧……彆浪費了,我的手藝。”黃閏仕笑笑,指了指桌麵,眼睛眨一眨的,這師兄的笑容總是讓人如芒在背啊。

等眾人一頓飽餐後,黃閏仕示意眾人移步,來到旁邊另一個房間,這處看上去像是浩瀚的書架,到處都是卷軸和書帙,他翻翻找找。

“在哪呢……糟糕了,五列三三四?不是不是……四二二七?也不對……”他隨手拿起幾個卷軸,翻開看了一番,又拋向一邊,搖搖頭似乎在回憶。

四個人沉默的站在他麵前。

果然不太靠譜……

“噢噢,對了!這裡這裡……九五二七!”他從一個編了號的格位上抽出一份軸卷,攤開看了一眼,點點頭,遞給眾人。

楊晟接過,旁邊三人頭攢過來。展開來,布帛排頭處,有【白露】兩個字,這是代錶行走等級。

其餘的部分,是一片空白。

四人正覺疑惑的時候,上麵開始浮現出字跡。

來了。

“大寧王朝429年,藩鎮割據,戰亂頻發,又以曹魏為首,民不聊生,寧皇決議削藩,將起複前被貶禦史中丞許介為右相主持削藩事宜。

大都督曹魏為威脅打擊寧朝削藩,派遣刺客行刺許介。

【俗世行走】護送許介前往王都上任,護其周全,以開創寧朝一番新局麵。”

……

四個人眼睛眨啊眨的。

楊晟這個心頭震動啊,這就是人世行走的任務嗎?動輒就是參與到俗世王朝的變革走向中來,撥亂反正?

他終於明白先前黃閏仕所說的那些是什麼了,他們為什麼是“補殤人”的這種說法,這本身就蘊意了很多的內容。

人間,安寧,治世,亂世,氣運,大道!

那邊四人似乎在消化這個訊息,黃閏仕語氣輕鬆寫意道,“曹魏是大寧朝最大的一個藩鎮,分權地方,握有兵權。這代大寧的皇帝倒也不昏頭,先清肅了王朝積弊已久和藩鎮勾結的朝堂權臣勢力,再反過來對抗藩鎮。這些藩鎮哪能輕易就範,一直在用各種手腕軟硬皆施,恐嚇朝堂。許介是個能人,如果和寧皇聯手,確實大都督曹魏的地位就危機了,纔會不惜代價派人行刺。”

“但這種事情早有醞釀,所以定州城這幾天來了許多江湖人士,都是自發組織起來準備護送許介進京的。”

黃閏仕又開始扳起指頭來,“而且,你可彆說,還真有些一等一的高手,拜劍莊莊主李秋意,紫氣門門主楓子陽……可這也麻煩,來護送的是高手,曹魏能請動的肯定也是江湖一流高手,所以你們才顯得至關重要了。”

玄睿簡直是渾身帶感,“天天在峰內都給悶壞了……這麼刺激的事情,簡直迫不及待啊……”

修遠點頭,“也該活動活動筋骨了!”

青荷眼睛撲閃,“反正打贏了就有錢對吧,能買很多好吃的,我們終於又能有積蓄了……”

“這個……”黃閏仕嘴角抽了抽,“當然是……有回報的。”

楊晟則看著自己身邊這三位,心想你們三是不是心太大了點。既然都是高手對決,那麼更意味著危險也很大啊……他自然想到此前峰上居院弟子們的討論中,也透露有弟子俗世行走,冇有回來的。

但看著身邊三人,楊晟心頭又默然。

怎麼著,自己都要護住他們安危。

……

“但你們不能對俗世人道明來路,所以我們要進行必要的偽裝。”

黃閏仕眨了一下桃花眼,四人頓時感覺不好了。

他又從旁邊抽出幾份名帖,遞給四人,“這是你們現在新的身份,這樣能保證你們進入到許介的身邊,跟隨他一併上京,沿途方便保護。”

黃閏仕又朝修遠一笑,“最主要的人是你,許介當年有位名叫駱雲生的同年,隻是之後許介一路升官向上,駱雲生則隻成了一位小縣丞,後來幾經顛沛,一家人都冇了,從現在開始,你的身份將是駱雲生之子駱賓,以這個身份出現在許介身邊,再以上王都進書院求學為由,與許介一併同行。許介此次上王都,也一度擔憂過定州老家的安危,所以是舉家遷徙,再加上他身邊有護送,更樂意捎帶你這位舊人之子一程。”

黃閏仕又看向楊晟等人,“從現在起,你們就是駱賓的書童楊勝,伴讀李睿和丫鬟小青。”

“上麵有你們的來曆名帖,仔細研讀,務必瞭然於心。當然,除了名帖之外,還有你們的相應證明身份的物件,都在這裡了。”

他們將以故人之子的身份,進入到許介往王都的行旅之中,楊晟覺得這倒也是個好辦法。

許介雖然升任右相,但並不是什麼大戶之家,此前被謫貶定州,也冇有相應足夠實力的護院,前往王都大搞改革,觸動藩鎮勢力,擔心報複,一家老小都要遷往大寧王都,這個時候也不會介意多故人之子給予庇護同行。

修遠想了一下,問道,“那麼我真實的身份,這位叫駱賓的人呢……”

黃閏仕道,“這人確實是將前往王都的書院求學,隻是不久之前,家道中落帶來的頑疾,養病時在故居遇到山洪身亡了。你們用這個身份,冇有問題。”

修遠點點頭。

黃閏仕指了指給他們手裡的布袋,“裡麵當年許介給駱賓父親的手書,這就是憑信,而在此之前,你們要去的訊息,許介府裡已經知道了,路我都給你們鋪好了,剩下的就是你們自己相機而行了。有什麼問題嗎?”

楊晟想了想,問道,“黃師兄,我有個問題……既然我們心知肚明此間大寧王朝是曹魏這樣的大都督藩鎮割據,導致民生凋敝苦難,為什麼不直接出手剷除這樣的存在,拔除病根……何必要走彎路?”

在楊晟看來,護送許介上王都起複,再由他來發動一場改革削藩,這本身就不比蜀山宗出手直接剷除曹魏來的便捷。

“這個問題問得很好,如果你們冇有想到冇有問出來,我纔會有些失望。”

黃閏仕道,“先不說人間有大因果。我們不是統治人間的朝堂,也不是裁決的機構,在俗世冇有遇到妖魔和修行外力介入的時候,我們是不能直接裁斷因果,替世人選擇他們所要走的道路和走向的。”

他俯身,指了指楊晟的胸膛,“人心裡的力量,是我們給不來的。如果這世道冇有重新撥亂反正的意願,我們什麼也不能做,做了也守不住。但正是因為有許介這樣的人,我們纔可以為這個俗世行走。”

“我們不能決定一個俗世的走向,決定他們要做什麼,要成為什麼樣子。我們隻在他們需要希望的時候……看到希望。”

“興許很難懂,興許以後你們就能明白。”

黃閏仕笑道,“行吧,差不多就出發,祝你們第一場行走成功,順利護送這位可能開辟大寧王朝新局麵的人。我送你們出門。”

黃閏仕把所有東西都攜帶收拾妥當的眾人送到奎光樓後門,關門之前,不懷好意的笑道,“對了,忘記說了。駱賓和那許介之女,是有娃娃親的……”

納?納尼……!

四人迴轉過頭,瞪大眼睛把他給盯著。

修遠:“……”

黃閏仕忙不迭推門關上,最後那雙桃花眼眨巴眨巴,“師弟師妹,相機行事,相機行事囉!我峰弟子,定能排除萬難的……”

====

求票啊!(破音)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