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許介府邸上下遷往王都,多方都要打點考量,除了老宅之物,一些傢俬用具都要提前置備,先運往王都,眾人一週後纔會從這定州啟程。

於是楊晟四人就要先在這右相府落腳。

許介還真把修遠“視若己出”,不管手上事務多忙,首先就要先監督修遠習文弄墨,好在奎光樓黃閏仕師兄先給修遠準備了一套符合他身份的大寧朝文脈基礎認知,常識性問題還是知道,隻要許介不是刻意考校,不過那也無礙,本身修遠扮的駱賓就是前往王都求學的,書讀得不夠纔要繼續求學嘛。

而修遠每天早起就一副聞雞起舞勤奮的樣子,讓許介頗為滿意,再加上他去王都主持事宜,但很多事情在這處府邸就已經在著手做了,事務也很繁忙,暫時也就冇下細詢問這位故人之子的時間。

但許介還是一點冇放鬆,讓身邊同樣護送他進京的千戶翎衛,兩百飛燕騎統領馬亦農負責在每天修遠晨間學習過後,教導他兵法戰術,或者進行一些基礎操練,大概是心有慼慼駱雲生病重客死異鄉,讓這位故人之子除了一身學問之外,也能強健體魄。

這就不免尷尬了,讓脫了外衣足有一身腱子肉的修遠偽裝四體不勤,還要每天跟馬亦農學習紮馬步揮木棍這些基礎,委實難受的很。

修遠也隻能控製著身體不動用靈炁,努力想象自己隻是個普通人,把自身控製成該有的樣子。

不過馬亦農有時候指導時拍拍他身子骨的愕然,亦或者看著修遠一個馬步一紮就可以動輒一刻鐘紋絲不動,揮木棍虎虎生風時流露的訝異,讓他回去都在許介這邊讚不絕口。

直言這駱家之子潛力很大,是練武的好胚子,撿到寶了,再下去,他都忍不住要教他內功,再把一身絕技連環奪命斧教給他了。

馬亦農標誌性的兵器是兩把彆腰板斧,無論是戰陣還是江湖,都威猛無儔。

當然,每天修遠的“功課”做完,就是相當愜意的時間了,不光是夫人會遣馮姨送來一些可口的小點,雖然大半都被青荷給解決了,最緊要的是許山山亦會以主人家的身份,領他們出外遊逛一下附近的街市。

當然,外出逛逛散心是假,兩人有共同相處的時間纔是真。

家裡上下丫環無不知曉,都私底下竊笑著呢,被馮姨抓到了不免也會輕輕斥責幾句。

“駱公子,你知道這定州最好吃的龍鬚糖在哪一家嗎,就在那邊的鋪子下麵,以前小時候最饞那家了,每回母親要讓背了書才能讓馮姨捎回來一盒。”

“駱公子,定州城最好看的景你知道你什麼嗎?一就是晚上的月見節燈會,要持續這一旬天呢。另一個就是你我眼前的……這落日了。”

……

許山山總是會有很多話跟他說,但眼前這位駱賓駱公子卻顯得木訥外加沉默。

旁邊的丫環們為小姐簡直暗暗捏一把汗,心想小姐什麼心思,就是塊木頭,你也該看明白了吧。可偏偏這塊木頭怎的這麼硬?不過話說回來,他若是油嘴滑舌,愛討女子喜歡之輩,恐怕不光是不入小姐法眼,就連老爺和夫人,也能一眼看透吧,哪能像是眼下這樣,把他真當做半個兒子了。

“駱公子……這定州夜裡甚是清爽,燈會邊的綠豆湯更是好喝極了,我們一邊賞燈會,一邊去喝呀。”許山山輕聲說著,她其實並不在乎眼前人駱賓冇有太大的迴應,因為其實這樣就很好。

總是細水長流,才能潤物無聲。

扮作駱賓的修遠點頭。

和許山山一起在定州的白鶴樓看了落日,夜幕降臨,燈會持續,眾人賞著河岸花燈,在綠豆湯鋪喝著飲品,入目一片斑斕絢爛。

拜劍莊的李嵐和李娥眉也來了,這幾天來,他們其實也熟了。

大家笑談著今日裡馬亦農對修遠的操練。

拜劍莊少莊主李嵐性子活潑,打趣道,“駱公子,你當時馬步紮的,雖然不標準,但勝在有氣勢啊!我看馬亦農馬千戶,就差準備把你收作他馬家狂風斧法傳人了,他馬家狂風斧法不光可以用作戰場殺伐,就是武林之上,這也是一門公認的上乘奇兵絕技!”

許家丫環皺眉,幫小姐把不好說的話說了,“公子纔不要去學斧法,持筆管再強健體魄就夠了,否則像馬千戶那樣,手提兩把板斧,好醜的……”

眾人都笑了起來。

玄睿對這些江湖事最是感興趣,問,“馬千戶算高手嗎?”

李嵐點頭,“馬亦農當年追隨許介老爺時就是名聲享譽一時的豪俠了,後來作為許介老爺隨身護衛,官拜千戶翎衛,手頭功夫仍然冇生疏,如果論起來,在右相府,應該僅次於我爹和楓門主!”

李嵐父親李秋意和紫氣門主楓子陽雖不是十大高手那個級數,但也是江湖第一線的高手。隻是馬亦農成為許介護衛之後,就久不在江湖行走了,名氣上自然冇有李秋意和楓子陽那樣大,但這兩位掌門還是知曉馬亦農的厲害。

李娥眉也看著修遠開口,“你確實資質不錯,如果真有心習武,在馬亦農手上,估計不過五年,就能學到他八成以上的本事。以後年輕一代高手中,必有你的名字。”

修遠點點頭。他現在是駱賓,做戲要做足。

旁邊的許家丫環們又是驚奇又是擔憂的看著未來姑爺,驚奇的是姑爺天分好厲害啊,擔憂的是千萬彆學斧法。

許山山聽李娥眉對自己心儀男子的評價,心情自然是很好的,噙著笑看修遠,目光簡直讓旁人不敢逼視,真想大家乾脆把綠豆湯擱下一走了之,就留給他們兩個自己的空間好了。

李娥眉此時突然轉頭看楊晟,不客氣問道,“喂,小書童。你也喜歡劍,給我看看你的佩劍?”

眾人知她是拜劍莊二小姐,楊晟的佩劍本身也有些不凡,她見之欣喜倒並不奇怪。

楊晟解劍,遞給她。

李娥眉拔劍出鞘,劍鳴聲不斷,她眼裡露出驚訝,又看楊晟,“你一個小小書童,哪裡得來這麼好的劍的?”

幾個人世行走看過來,他們為避免暴露身份,但偏偏楊晟當初在宗門換得劍也是俗世上品,這個時候作為一個落魄公子的書童,配這麼一把劍確實太醒目了。

隻可惜楊晟他們是靈炁錢不夠,否則能換到宗門能藏物於囊的金魚袋鯤鵬囊就會好很多了,不過楊晟早為這種情況想好了措辭,“老爺在世時也有幾分家底,傳了一刀一劍,老爺過世後,公子又不會舞劍,再加上我們外出行走,需要防身,劍就給了我,另一把刀就給了李睿。”

他一併把玄睿配的刀也解釋了,他的刀也是上好品質,比這大寧王朝很耗錢的軍用製式打刀還要好上一籌。

當然李娥眉和李嵐似乎也並不關注這些,隻是隨意一問,他們拜劍莊也是江湖赫赫有名,門下也有產業,這種品相雖也不常見,但家裡幾十把還是有的。

李娥眉抬手稱量一番,舞了個劍花,把劍重新回鞘,問,“小書童,你知道基本劍法的飛雪掃葉,天邊掛月,走馬掃城嗎?”

看到楊晟搖了搖頭。

李嵐咂咂嘴,敢情這小書童入門劍術都冇學過的……那這可比起他們拜劍莊莊主老爹的擇婿條件,差了十萬八千裡了。

李娥眉手中劍重新遞迴楊晟手裡,道,“小書童……那想不想學點稱手防身劍法,正好難得有空,我教你啊?”

李嵐詫異扭頭看自己的刁蠻小妹。

楊晟看到修遠,玄睿,青荷三人想笑又忍住的表情,心頭這個沉默啊。

作為一個慕劍小書童的人設,這個時候好像也是不能拒絕的。

否則人堂堂拜劍莊二小姐親授劍法,你憑什麼不學!?

======

每天更辣麼多,我真是良心作家。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