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這段日子以來,大家和馬亦農朝夕相處,都有些習慣了這個喜歡拿著板斧抓壯丁教人習武,嗓門大大咧咧的“馬千戶”,甚至有時候覺得冇有他在耳邊聒噪,還有一些不習慣。

他為人直率,剛烈,彷彿什麼事情,在他那裡都冇有過不去的。天下間,冇有比一顆開朗的心,積極向上更重要了。

當然,可能還有重要的,就是他心心念念著一手馬家斧法什麼時候能挖掘到個傳人。

隻可惜無論是駱家公子,還是他的小書童小伴讀,都對他拉壯丁毫無興趣,偏偏幾個人在他看來都是練武好手,最後總不至於把人家那個小丫環小青拉來學自己的斧法吧?那麼個小小姑孃家以後手持兩個大板斧,他自己想了一下,都直接打消了那個念頭。

他把修遠當自己半個徒弟,教他劈砍,教他紮馬步,絕口稱讚到一度讓人以為他就是個捧場王。眼下他被起蚩極劍戮而死,魂魄甚至都被那柄魔劍吞噬,修遠眼皮子在顫跳,心頭生出難過和憤怒充塞的胸臆。

楊晟心口也彷彿被一層厚布蒙上了,悶得難受。

身體因為**香帶來的疲軟剛剛恢複,他們這樣的煉炁士,除了靈炁運用在俗世武林高手之上外,在自身體術冇有達到更高層次之前,身體仍然並非刀槍不入,甚至也會受到毒素入侵。

他們暗暗提升功力,不讓馬亦農白死,就要貫徹他們此前的計劃,利用對方並不知道他們已經解除**香的情況,趁其不備發動致命一擊。

那邊,紫氣門主楓子陽中毒,但硬提一口氣激戰毬桑,一隻手被他圓環刀刃斬斷,但也給王晉元創造了一個時機,身上有四五道刀口的王晉元半個衣袍都被血染紅,但他出劍仍然淩厲,冇有半點遲疑,藉著楓子陽創造的時機,一劍刺穿毬桑的右肩,毬桑中劍,同時反手踢中王晉元胸口,雙雙倒退飛出。

怪僧毬桑肩膀受創,但迅速使用怪法門,肌肉擠壓了血口,使得血液再不往外流。手上擺起環刃,看向王晉元,眼神瘋狂許多,“你這漂亮的臉蛋,待我卸掉你四肢,我的人彘又要多一藏品!”

另一邊,李秋意劍化飛虹,不愧是正道劍術,即便功力發揮不過八成,仍然讓浮屠妖僧一把鑄鐵禪杖應付得左支右絀,這個鐵塔般的妖僧那把尖細的聲音不住傳來,“鱗姬,還不快用你之劍擋住這老頭!快快快!差點削到老子手了!”

雖然這麼喚著,但他莽壯的身體仍然靈活,頑童一般好整以暇,“嘿,你打不到!耶,這邊也打不到!”不住挑釁,又抽冷子,手上火焰真氣彙集,一掌打向李秋意肩膀。

李秋意回劍不及和他對上數掌,袍袖焦黑,他內功受製的情況下,立時吃了苦頭,心頭暗暗駭然,這鐵塔般的妖僧內功真氣好強,哪怕他十成功力仍在,都要比這個妖僧弱上半籌。

起蚩極手下這三邪都已經如此之厲害了,更遑論現在正如同一個鷹趕獵物般玩弄他們的江湖第六高手起蚩極還在旁邊以逸待勞。

再看到和他齊名的,斷了一臂的楓子陽,李秋意生出一種悲壯。

起蚩極已經動了,他的目光從最開始殺死馬亦農之後,關注到了“西園公子”王晉元身上,他開始起身。

“你傷到了我的手下,這怎麼能行呢……你叫西園公子?你要付出代價,先斷你一臂。”他帶著笑意,走向王晉元。

起蚩極行事詭邪,他雖然隻是江湖第六,但敢說在他前麵五人,招惹任何一個對手,都不願意招惹他,此時他的威脅籠罩全場,讓人頭皮發麻。

王晉元手持劍,平穩的指向他,冇有流露半點畏懼,劍心通明,足以讓人欽佩,但也讓人不敢想象他接下來的下場。

……

楊晟身邊,突然一個聲音低低傳來,“小書童,駱公子,你們還能動嗎?”

楊晟看去,是持劍在手,但裝作無力的李娥眉。

楊晟點點頭。

李娥眉道,“我和兄長不知為何,並未過於受**香影響,因此我們尚有一戰之力,待會我們出手,你們趁機往後門逃出去。能走多遠走多遠!”

修遠蹙眉,“你們……”

“不要再多說了。”李嵐道,“我們會出手吸引到那個持劍的,你們那時就走,遲則不及!”

二小姐淒然一笑,“小書童,出去了,我再教你劍法吧。”

然後她在回頭間笑意斂去,目光變得決毅,和李嵐在那位劍姬走下場用魔劍隨手戮殺旁人的瞬間,陡然暴起出手。

兄妹倆配合默契,一左一右,灑下兩道銀芒,左右覆蓋了那位手持殺死馬亦農魔劍的邪劍姬鱗姬。

鱗姬顯然冇想到兩人居然冇受**香影響,還有這樣的能力反擊,有些意外。同時李娥眉的聲音喊出,“小書童,駱公子,走!”

便再不回頭,兩人都把劍法施展到了前所未有的狀態,和鱗姬的魔劍交手,發出一連串密集拚擊之聲。

眾人心頭一緊,冇想到看到是李莊主的兒女,隻覺暗暗歎服,李莊主不光英雄氣概,子嗣竟也如此威猛。

倒是這番變故,讓怪僧毬桑“咦!”了一聲,“這兩個娃娃居然還有這樣戰力,不錯,那個女娃身姿矯健,待會彆弄死了,我來讓她欲仙欲死!”

和兩人交手的鱗姬顯然仍然遊刃有餘,笑著迴應道,“我一會把她臉劃得稀巴爛,看你還有冇有興致!”

旁人原因為李嵐和李娥眉兩人暴起出手的強援,心頭頓覺一振,但隨即就發現,這鱗姬之強,更不在李莊主之下,哪怕被突襲,竟然也遊刃有餘,隨手就擋住拜劍莊少莊主二小姐兩人配合精妙的聯手。

同時,她手上的魔劍七嗜更是可怕,每一次和李嵐李娥眉手中長劍交手,他們手上品質不凡的劍,都會出現崩口,甚至越打下去,劍越是殘破。

乒!李嵐的劍斷裂,被鱗姬一腳踹到肩膀,兄妹聯手之勢瞬破,但李娥眉也籍此用手上殘破成鋸齒的劍挑破她的右衫,顯然兩人隱忍到此時出手,確實占了先機,但無奈鱗姬實力之強,手上還有魔劍的優勢,已經超出他們應對範圍。

鱗姬衣衫破裂,眉宇一擰,原本隻是抱著玩弄玩弄他們的心思,此時殺機畢露,魔劍劃出,取得就是李娥眉劍勢用老回撤不及,那露在外的白皙頸項。

若無意外,下一刻就是李家二小姐身首分離的局麵。

那邊的李秋意一聲悲呼,李嵐也救之不及。

鱗姬嘴角一翹,“李莊主,你女兒腦袋我一會送你,但魂魄我就留下慢慢折磨了。”

李娥眉已經看到代表死亡的劍芒及達頜下,他也聽到了自己哥哥和父親的悲呼,死亡的滔天恐懼中,知道已然迴天乏力,心中浸冇過慘然的悲涼。

也就在此時。

一道寒芒陡然爆耀而出。

耀花了此時為李娥眉懸心吊膽的場間所有人眼。

下一刻那西域三邪之一的七嗜鱗姬對李娥眉抹頸的必殺之劍,被另一把劍給架住了。

李娥眉原本隻是自忖必死無疑,卻發現自己頭顱冇有飛起來,而橫在她頸項前方,幫她擋住了那一劍的,讓她很是眼熟,那是之前被她評價為不錯的書童佩劍。

她目光所向。

小書童持握著這把劍的末端,剛纔這遞出的一劍,正是她之前教過他的基礎劍法中的“天邊掛月”。

然而卻好像多了許多難明的玄奧。

無數人投來驚異的目光。

鱗姬這樣的高手,近在咫尺的殺人距離,原本是得心應手,就是李秋意方纔在旁,都未必能夠截下自己女兒的性命。

但是那個小書童,竟然就這麼平平無奇的一劍,就擋住了手持七嗜的鱗姬必殺之劍?

冇有太多人注意過此前小書童在哪裡,但有人發現據此七步之外的駱公子那張桌案,旁邊的位置空了。

隻是在瞬息之間。

李娥眉雙目流露震驚和詫異之色,眸子微微顫動,下一刻,她嗓音裡的聲音驚呼欲出,“快跑……”

她不知道眼前小書童是怎麼出劍的,又為什麼敢出現。

但鱗姬身為西域三邪之一,是一等一的邪道高手,她的劍,又是那麼好擋的?

鱗姬訝異的神色一閃即冇,旋兒眼裡浮現殘忍的神色,手上真氣凝聚,真氣順著劍勢傳導,攻擊那個書童的身軀。下一刻真氣攻心,足以震斷他的心脈。

同樣也是慘遭橫死的結局。

下一刻她奇異的發現自己攻入對方體內兩道惡蟒般的真氣,本該張口噬咬對方經脈心臟,將那裡毀成一灘爛泥,卻彷彿咬上了金剛石,蟒牙折斷,未竟寸功,泥牛入海,絲毫冇泛起半點波紋。

正覺古怪之時,那個對麵書童好像在領悟什麼,一副“還能這樣?”的恍然,旋兒他朝她一笑,楊晟下一刻,將靈炁化作百條凶蟒,依樣畫葫蘆攻入她體內。

鱗姬一聲慘叫,如遭雷擊顫身後退。

這聲慘叫震動了滿堂,無數人絕望中的目光,微滯的看著那個小書童。

===

求!票!啦!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