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西域兩大邪道高手鱗紋和浮屠先後身死,而殺死兩人的竟然是四個從頭到尾都在江湖無甚名聲,甚至一點不起眼的年輕人。但他們所用的手法和玄功,都是聞所未聞,功力之強,讓人瞠目結舌。

更匪夷所思的是,在見證了起蚩極的強大後,那最初始一劍震退了魔劍劍姬鱗紋,救下了李家二小姐的書童,踏前一步,向著眼下已經掌控全場的起蚩極,一拳而去。

起蚩極似乎感知到了些什麼危機,目光震怒,黑袍旋起,四周頓時產生了吸攫感,無數氣機都朝他奔湧,極度狂猛的力量正向他彙集。

一瞬間,所有人的耳目好像都被黑暗給封閉了,隻看到他在半空,好似化身魔神。

正是不可一世的邪道魔功天魔解體**,攀升到了巔峰狀態。

無論是此時正道兩位門主的李秋意還是楓子陽,乃至於在場的武林中人,都有一種身處颶風中,身體被吸引向對方,自身不受控製,同時莫可匹敵的觀感。

楊晟迎了上去。

他那一拳路線上的怪僧毬桑,原本還想出手攔截,結果心頭劇震,彷彿自己正麵臨著一座壓來的斷龍石,他生出生死一線的警兆,冇有猶豫的赤足點地,身體靈活至極的翻滾,末了還不保險,連續再翻滾規避。

與此同時,起蚩極高高躍起,迎向楊晟拳麵。

所有人見到的,就是起蚩極從黑袍貫出的一腳,踏上楊晟拳頭的那一刻。

盪滌的氣浪,從那個交點無聲散開。

然後那個瞬間,起蚩極黑袍詭異的向後撕扯分裂,樓船中廷的飛廬穹頂,辟啦啦轟然斷裂,抬起上升,構件物不斷飛濺分解。

所有人感覺頭頂豁然一空。

樓船中廷飛廬的天頂,整個都不見了。

映入眼簾的是清朗夜空和無數繁星。

還有絕對是焦點的,半空中的起蚩極。

他此時正在巨大的衝力下身體浮空,嘴角溢位鮮血,眼睛裡的陰翳和殘忍已經換上了某種程度的震驚。

他身後更高處,是不斷崩解的,隻能勉強分辨出原樓船樓頂的物件。

船艙內細木絹紗和鬆子油製成營造出輝煌氛圍的壁掛燈半數被吹折,有的引燃了壁麵,眼前隨處可見在空氣中浮遊炸飛的木屑碎片,還有那些在狂風中如一條條旋龍般的火焰。

就是所有人凝滯的目光所看到的一切。

……

麵對此時頭頂已經冇了的甲板上,從地上起身的修遠對那邊同樣才爬起來的玄睿道,“這就是你說的……楊晟的突破?”

玄睿點頭,“趙子恒就是這麼敗的。”

修遠看著天空,道,“一個月前他要是這麼和我切磋……捱上這一拳,我可能會死。”

青荷拍拍身上的木屑塵渣,道,“我可能會押他一百丸!要不然現在就打賭……我賭楊晟贏。”

“廢話!”旁邊兩個人都有些抓狂,“他輸了我們有命拿錢嗎!?”

……

一旁的李秋意和楓子陽,終於明白南林鎮當初那個一招擊殺喬布衣和左護法黎問天,暗中出手幫助他們的高人,究竟身在何處。

也明白了他們晚上對著清風明月喊“前輩!”,為什麼一直冇有迴應。

大寧當朝右相許介一家,和在場的不少江左道名士與赴宴官員,在馬亦農所留下飛燕騎的護送下靠邊,儘管尚未完全脫離危險,此時也來得及歎爲觀止,今時今日,他們大概都經曆了人生中最凶險,卻又最驚奇的一幕。

許山山望著那頭的修遠,心想:“駱公子,你究竟是什麼人?”

李嵐和李娥眉兄妹倆手持斷劍,目光震顫。

“西園公子”王晉元在短暫的發怔後,直感胸臆難紓,揮劍朗聲高喝,“萬傾波心隻一拳,不知星落是何年。這是何等蓋世的功力,王晉元受教了!”

冇有人知道王晉元受到了什麼樣的教誨,或者他從中悟到了怎樣做人修行的道理,也冇有人覺得王晉元聒噪,因為此情此景,他所道來的,正是所有人此時的觀感。

萬傾波心,隻一拳。

不知此時滿天星鬥搖落,是在何年。

……

楊晟重重落回船麵甲板。

轟得的巨響中,船體甲板從中斷裂,塌陷出巨大的坑凹,樓船的柚木龍骨承受了這個反衝,但骨架多處支點斷裂,船身顛簸,纔算堪堪承受了他下落的勁力。

楊晟並冇有因為先前一招擊殺大江幫幫主喬布衣而托大,在青荷修遠三人都被連續擊退後,他更是知道這個西域邪帝的厲害。

麵對起蚩極的天魔解體**,一上去就直接出的大招。

這打向凡夫俗子的搬山意境一拳,打飛了樓船的飛廬穹頂,摧毀了那榫卯結構的密集柏木橫梁,卻並冇能把起蚩極當場轟殺。

隻是把他打得極高極遠,而他仍有戰力。

同時楊晟也受到了他天魔解體**的侵噬,渾身如同爆豆般炸響,這可能讓任何一個人骨骼經脈寸斷的玄功勁力,儘數在楊晟周身炸開。

但他搬山功同時運行,全身竅穴都在調動靈炁防守,迅速將勁力化解,即便如此,楊晟也感覺渾身肌肉撕裂一般的疼痛,同時一股血腥氣不住往鼻腔裡鑽,已然受了內傷,而且還有剛纔那一拳帶來的,精神的耗損。

他現在要比對戰趙子恒時更強,但即便如此,仍然冇法一拳就擊敗起蚩極。

楊晟反手向腰部佩囊,拈起楚桃葉送的一顆青蘘丹迅速塞入嘴裡。這種蜀山配給精英弟子的戰略療傷物資的珍貴丹丸入肚後化開,嘴裡有些清甜,療傷和恢複靈炁的效用同步進行。

搬山功雖然厲害,消耗也巨大。此時楊晟體內靈炁以及精神力量,隻夠騰挪攢巴著打出最後一拳。而且和起蚩極再對上,難免傷上加傷,如果接下來一拳不能擊殺對方,那麼楊晟便隻能利用青蘘丹所提供的恢複能力和補充的靈炁力,帶著修遠等人跑路,那也意味著他們的外派護送任務失敗了。

感受丹藥在體內開始起效,楊晟踏地,所有人看到船體甲板凹陷的立人處,船身下沉數寸的跌宕間,那道身影再度騰空而起。

而天空上的起蚩極也終於去勢已儘,升空到了極致,他也意識到了恐怕麵臨的是人生中最大的劫數,天魔解體**全力運轉,讓他的一身黑袍於半空凝出旋轉的黑色風暴。

楊晟調集所有精神和渾身靈炁,全力再出一拳,送向對方。

樓船之外的千帆舟楫,那一夜映著江山燃燒的火焰,舟船上救人的人,擔憂觀望的人,無數人都見證了那洞開的樓船天頂之上,兩道身影淩空相接之後,接下來的那一幕。

黑色的風暴和那一道塵浪相遇,然後是半空中撕破耳膜的嗡鳴和驀然下壓的巨風。

在那空中盪開的塵浪和下方江水麵方圓百丈都同時下陷。

塌陷水麵呈圓弧的邊緣炸起的洶湧水龍向長空傾瀉,瀑布倒掛。

天空之上的黑色風暴,在水龍中被撕碎瓦解。

斷臂的紫氣門主楓子陽已經忘記了那份痛楚,仰頭高呼,“真是天神拳法!”

刺殺當朝右相許介的西域邪帝,天下第六的起蚩極,就那樣被一拳斃殺。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