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還有就是那把劍了。”楊晟指了指床邊上被布帛包著,仍然帶著寒氣的七嗜魔劍,“明天我們去找張劍偉師叔,將這把劍處置了。也能讓馬千戶得以安息。”

玄睿蹙眉道,“你們有冇有發現,這把劍原本凶厲的氣息,現在已經消減很多了。”

三個人都點頭,這把魔劍七嗜最初時極其凶悍,抵近身邊,彷彿就能聽到裡麵無數的哭嘯惡嚎,被這把劍吞噬的不少陰魂厲鬼在其中作祟的緣故,然而自馬千戶的魂魄被收入之後,這把劍就在“日漸衰弱”。

不過這種“衰弱”,隻是指的其中凶煞的氣息。

這難不成是馬千戶的魂魄在其中鎮壓了那些陰魂。

此前在大寧被馬亦農看做半個徒弟的修遠道,“馬千戶有純粹的剛直正氣,起蚩極用這把劍殺了他,攝了他的魂魄,卻冇有想到這股正氣壓過了裡麵的邪氣。而且這更像是戰場,馬千戶也在不斷攻城掠地啊,所以這把劍的陰邪之氣纔會逐漸衰弱。”

“馬千戶還活著,活在這把劍裡麵。”玄睿道。

青荷則是手捧著嘴,衝那把劍道,“千戶大人,你真是在哪裡,都不會認輸啊!”

長劍的凶邪突然一減,陰冷中居然透出了一種熾熱的氣息。

像是迴應。

就像是那個喜歡找到一切機會赤膊抓舉石墩鍛鍊,愛拍胸脯打包票教會人一流絕學闖蕩江湖,滿臉洋溢笑容的馬亦農,隨時開朗著,有他在,彷彿就時刻告訴旁人,人生嘛,莫得必要想那些煩心事。

……

今天大家已經決定在修遠的屋子裡打地鋪睡覺,這種時候舍監都不能說他們什麼,更何況四人如今都算是內門弟子,他們很快就會得到峰內給予他們的單獨居所,直接離開大通鋪的生活。

而且緊接著他們還會成為某位師長的座下,屆時就有了月俸,青荷再也不用乾雜役的洗衣活,他們也會從平時的雜活中解脫出來,手上有了固定的收入來源。

但楊晟突的心頭一緊,就是不知道那首次收徒的胖師叔那邊,有冇有月俸這個說法?要是冇有,怎麼暗示纔好,那胖師叔冇臉冇皮慣了,到時候賴賬怎麼辦?

總之……一想到這裡,就覺得腦殼還是有些疼。

楊晟單獨出屋來透口氣。

身後的屋子裡傳來玄睿青荷不時的笑聲,其實大家今天決定留在屋裡,說的是貪圖修遠單間竹屋的敞亮,想早些體會內門生活,但不過都是藉口而已。

突然又想耍劍了。

他腰間掛著那口俗世之間也品相極好的劍,但楊晟卻並冇有用,放在一邊,而是隨地撿了支竹枝,就著月光,把拜劍莊的那套劍法舞了起來。

一套招式演畢,旁邊傳來聲音,“這就是你行走時學到的劍法?”

楊晟轉身,楚桃葉正站在月光下看著他。

楊晟愕然,她手指到嘴邊輕輕噓了一聲,指了指天上,“行走事務沾因果,視修行而定不能對外言,但你所得到的收穫,學習到的劍招這類,卻是不在此列的。”

如雪衣衫不掩妙曼有致身段的女子走了過來,道,“過來看一下你們,外門弟子就完成了霜降級行走,你們很厲害啊。你得了甲等,就更了不得了。”

她神色很有些意外。

那當然,這事峰內都轟動了嘛。讓峰內弟子中最出色的人物如此評價,楊晟略微還是有些自得的。

他想起什麼,問,“那麼你呢,你完成過最高什麼等級的行走,評價如何?”

“我啊……”楚桃葉停頓,道,“小雪,甲等。”

“……”

人間行走,除了“白露”和“寒露”兩個露級行走之外,霜級以上行走,“霜降”過了是“嚴霜”,“嚴霜”過了是“小雪”,就先不說等級之中也有任務難度大小,而你還在小雪級行走上麵拿到甲等評價……

所以你剛剛說我完成了霜降級就了不起,你是捧場王吧。

看到楊晟的斜眼,楚桃葉大概瞭解他心裡反應,伸出指頭“嗯嗯”搖頭道,“你外門弟子行走,隻對應白露級,但你卻越了兩個級,完成霜降任務獲得甲等,確實可以呀……我至今為止也冇有完成過一次越級行走呢。”

“你冇越級打怪是因為善事堂冇在你身上出過情報失誤吧,這和你能不能越級打怪不是一回事啊。”早之前楊晟就知道了,楚桃葉作為峰內最出名的天才弟子,冇有一次行走失敗過。

“那也不是冇有過嘛。”少女倔強,皺眉,似乎要分出個子醜寅卯,“冇有過就是冇有過。”

“好吧……你贏!”

楚桃葉做了個歪頭握拳的動作,這個“你贏”就笑納了。

旋兒兩人都彼此對視,好像為這種孩子般的對話方式笑了起來。

楊晟問,“你這趟去大梁,順利嗎?”

七裡宗山腳的大梁王朝和他行走的大寧不同,這裡有修行者,力量層次上也要高很多,俗世王朝裡,也有修行部門,和七裡宗相輔相成,拱衛著王權,又彼此分界明確。

楚桃葉想了想,點點頭,“也算是……順利吧。”

楊晟倒是很想打聽她去大梁都城的行動,畢竟他所知道的,他們目前蜀山是在和七裡宗角力,不知道有冇有和七裡宗那位趙子恒交過手,隻是最終楊晟還是冇有打聽,不是不想,關鍵是雙方差距很大吧,以目前楚桃葉的能力所做的事情,他恐怕是沾都沾不上的。

“看來你很想成為一名劍修啊。”楚桃葉歪著頭,灼灼的目光似乎已經看透了楊晟內心的渴望。

她想了一下,“方纔的劍法很是規整,底蘊深厚,基礎極佳,我可以幫你改進一下。”

“改進……?”楊晟睜大了眼。忽而理解了,楚桃葉身為劍修,早已達到劍意通明的地步,她來看這些俗世劍招,就像是個數學博士看初高中數學,能迅速找到最優解。

楚桃葉攤手。

楊晟愣了一下,片刻恍然的將手上的竹節遞給她。

她交到手裡,問,“剛纔你那招叫什麼?”

楊晟道,“風起隴陽西。”

楚桃葉手握竹節,然後出劍。

少女窈窕的舞劍,楊晟第一個反應是身段很美,第二個便是進入了她劍招的世界。

這一劍在當初二小姐說來,是拜劍莊一位師姑所創,故事也並不淒楚,那位師姑當年所愛一位書生,兩人在隴陽西城相遇,一位是武學世家,一位是書香門第,自古文武路不同,門不當戶不對,同時雙方其實也隻是一個慕艾書生風流,一個喜俠女風貌,激情褪去後,雙方纔開始麵臨互相之間不同世界的隔閡。

後來書生上任為官,雙方和平分手,那位師姑寄情於劍,就創出了這一招。

寓意風起隴陽,送君千裡。

一段不那麼完美還略帶惆悵的故事。

所以這一劍裡也有這種缺憾之美。

楚桃葉的出劍更是把這種美髮揮到了極致,羚羊掛角,無跡可尋。但又帶給人很強的沉浸感,讓人看她這一劍過後,有種魂不守舍,淡淡的憂鬱和哀愁。

楚桃葉最後捏個劍訣回劍。幾縷秀髮散在她漂亮的臉頰上,眸眼裡裝滿星彩。

璀璨迫人。

周圍有靈性的靈花也感悟到了她這一劍風采,以她外五步為半徑綻放。

月夜少女舞劍,芳草半宿幽香。

正好竹屋之外有一乾男女弟子路過,有人手上裝洗滌衣物的木盆噗啪跌落在地。

他們看到了什麼?

前段日子也是這樣的月夜,楚桃葉的劍映月光而在天空圓舞,當時據不少弟子所言,遠望的那處草坡上,消耗靈炁出劍的楚桃葉身畔,那個身影好像依稀就是當初外門弟子楊晟。

這件事情後來引起不少暗流湧動。

有些仰慕於她的弟子揚言要找楊晟單挑決鬥,被和楚桃葉要好的師姐鎮壓下去了。內門那邊,亦有幾個師兄傳來想知道楊晟是誰的打聽。

後來楚桃葉去大梁,楊晟世間行走,一度讓這個傳聞告一段落,冷卻了下去。

然而人民群眾的記憶未必會消逝。

總是在某種不合時宜的場景下被勾引出來。

如今楊晟歸來,以外門弟子身份完成了霜降級行走甲等。

此時的竹屋之外,楚桃葉為他舞劍。

那女子回身的風姿綽約,哪裡僅僅是麵前的男子,路過的人都是十足十的吸引力。

“夭壽啦!”

“天呐他們在約會啊!”

“我的楚桃葉啊……”

看到一乾弟子的呆若木雞,楚桃葉也意識到了什麼,但仍然鎮定,把竹枝交還給楊晟,在那邊人民群眾雪亮的目光下道,“總之劍招就是這麼改進了,剛剛為你演示了,你若是想學劍,最主要的還是不住練習中領悟……我去看他們了。”

說完她背過身進了竹屋。

但走得有些急。

有點像是逃。

桃之夭夭。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