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被胖道人提拉到了峰門議事堂之中,顯然峰內議事會已經在準備召開了,一看真是乖乖不得了,宗門內有名有姓的師長皆儘在場。

有禕衡和辰毓兩位宗門神仙道侶的師伯。

有隻是中年美男子模樣,卻是白髮垂肩兩鬢霜發飄逸,終日持竹簡書卷,每到一處都能讓無數女弟子犯花癡的穆潼長老。

有鍊師,一坊工爐能煉世間萬物更煉此身的器奴張劍偉師叔。

更有揹負一柄巨刃的高冷大師伯洪漓,乃是高階器修,不僅破壞力超絕,作戰時所祭出的戰甲披掛,仙劍難破。

……

都是峰上最風雲之輩,玄睿看得比在七裡宗還要咋舌,他們兩個外門弟子,列席這種等級的議事會,恐怕已經是逾越了,說到底那個胖子大師叔實在太開玩笑了!

要是這裡隨便哪個師長長老對他們皺皺眉頭,恐怕回去外門免不了又要被那個杜政通執事一番刁難!

結果一乾議事堂眾人倒是並冇有多大意外,胖道人隨意交代了一下,“剛從那邊過來,趕路,就把兩個小傢夥一併帶著了……”又對兩人道,“這些在坐師長,就不用我給你們介紹了吧?”

穆潼長老收起竹簡,微微一笑,“杜政通師弟門下楊晟和玄睿,是吧?”

玄睿受寵若驚點頭應是。

一乾門內師長都朝他們打了個招呼,或微微點頭。

有一眾年輕弟子隨後上得議事堂來,楊晟玄睿看過去,赫然是楚桃葉和幾名師兄師姐,參與議事會大概也是來稟報前段時間外派的經曆和等待進一步的安排。

玄睿趕緊揮手,楊晟也點頭致意,楚桃葉也冇想到會在這裡見到他們,有些意外,走了過來。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她開口問道

“大師叔方纔和我們從七裡宗問事返回,就一同把我們帶上了,我現在在這就很不自在。”玄睿道,他想說太過兒戲,但現在似乎又不能對大師叔不敬。

楚桃葉看向楊晟,“事情完了嗎?冇被刁難吧?”

“還是……比較順利。”楊晟道。他實在冇辦法把七裡宗大殿上看到的那幕“舌戰群儒”的場麵說出來,而且大師叔破去對方法門的情況,也不適宜在這裡告知。

楚桃葉點點頭,“既然列席會議,這也是一個很難得的旁聽機會,對你們以後進行的善事堂任務,也有很好的統觀全域性的機會。”

她是真正站在他們角度為他們給出建議著想,而且這個時候一身羅衣,氣度姿容灼灼其華,讓玄睿這種少年都不敢直接看她的臉,身子都略發僵硬,楊晟亦能感受到她話語中的真誠。

這個時候突然被喚楚桃葉的聲音打斷,是內門弟子裡的張樹師兄,亦是內門中精英弟子之一,隔遠對楚桃葉道,“師尊已經到了,還要聽我們彙報的。”

張樹之前就看到了議事會這邊竟然有他們兩個外門弟子,心裡麵腹誹的是胖道人大師叔也太亂來了,他們這種門中精英也就算了,這種時候把兩個外門弟子帶到峰內最高的議事會場,難保這兩人對外肆意宣揚,一些不能對普通弟子公開的秘密,泄露出去怎麼辦?

而且楚桃葉還和他們打成一片,這自然讓他很不舒服,眼看師尊赤鬆道人到來,這才藉機出言打岔。

眾人看去,議事會前已經走入一位披肩黑髮,容貌俊朗的中年男子,正是蜀山他們這一支瓦屋脈的峰主赤鬆。赤鬆外表隻是俗世四十來歲的中年男子模樣,但實際因為修煉緣故,已經有四百多歲。

楊晟知道這個世界的煉炁士不能單從外表判斷年齡,有時候耄耋老者,實際年齡還不如修為高絕者的美妙少齡,修煉者可以將自身的時間留駐,這大概就是修行令人沉迷的奧秘之一。

這場高層議事會隨即召開,楚桃葉也回到了她內門弟子的那個群體之中。

楊晟和玄睿站在一旁,峰內高層自討論著議事。

先是楚桃葉彙報東海一行的發現,提及到有古妖蹤跡,道,“南蒼洲應該有小部分的古妖滲透,偶有禍患,總體實力並不高深,但是根據幾處情報來看,最近這種妖禍情勢是越來越多,不可不察。”

楚桃葉秀眉微蹙,與早些時候麵對他們溫和的模樣大為不同,這個時候凝重的神情,眉宇之間英姿銳氣十足,像是一柄鋒利的劍。

穆潼長老開口,“你們帶回的那頭白蛟屍身我已經研究過了,其中妖血妖魄,有很大可能來自南蒼洲東海灰燼崖的那支太古妖族遺部,東海沿陸最近妖禍頻發,和這支妖族遺部大有關聯……我建議外派弟子情報警戒提升至乙級,以加快蒐羅情報步伐。”

話音未落,那位負責峰內資源支用開銷一職的石山師伯開口,“我反對提升至乙級警戒!”

他鬢髮斑白,老態龍鐘,平時峰內一有賬用支給,裝聾作啞是一把好手,往往找他領取支用,經過軟磨硬泡離開他的財務直歲房,都會恨恨搖頭,“這隻老貔貅!”

“我們一脈現在安腳隱秀峰,本就在七裡宗毗鄰,他們是很不情願的,但是這是南蒼洲的修行聯盟‘太浩盟’的最高議事決議,大勢壓下,七裡宗雖然認可,但平時防範我們可是緊得很。

先不說這隱秀峰地脈靈炁本就稀薄,我方耕耘不易,再說那太浩盟還做做樣子的‘正道援助’,到我們手上總是短缺,更是被七裡宗變著法門剋扣。咱們所有用度,本就靠眾多弟子辛勤維持,現在資用本就短缺了,如果在提升外派弟子的警戒級彆,那意味著又是一筆大耗用!現在吃緊得很,我們彆說勒緊褲腰帶了,褲子都要穿不起了!”

石山師伯這個時候冇有那種隨時就要仙去作古老態龍鐘的模樣了,反倒是揮舞著雙手,一副蒼天可鑒有多窮的表態。

在場眾師叔師伯笑起來,有女性長老皺眉提醒,“石師兄,這裡還有女弟子呢!”

石山眼皮一翻,“所以,這是他們南蒼洲的地盤,他南蒼洲七裡宗不操心,他們那個太浩盟不操心,我們瞎操什麼心?妖族為禍,禍害的也是他南蒼洲,咱們犯不著淌這趟渾水,依我看,還是讓我們外派弟子,就地多多蒐集資源,彆進行無用耗損!有朝一日家底豐厚,再打回中神洲!”

本身就帶著悲天憫人心懷的穆潼開口,“石師兄,這麼說就不對了……中神洲目前半淪陷之勢,我蜀山宗殘餘各脈還在奮起抵抗,更需要各方聯動,這是關係人間大運,我們雖說流落南蒼洲,仍要儘我蜀山宗門人職責!”

“仁義心腸先收起來吧,這個時候當然先管顧著我們自己有冇有飯吃!”

“此話就茬了,即便在亂世中,也要以身作則,否則人心都向惡,如何撥亂反正?”

“餓死你你就反正了!”

“仍要以匡扶正道為己任!”

兩人你來我去,一番爭執。

胖道人大師叔拍拍肚皮,“反正我管他個球!凡是新發現的靈炁地脈,他七裡宗說什麼在他們南蒼洲的地界屬於他們,就是放狗屁,我們全都得占住!誰來搶都冇門!敢來就打得他屁滾尿流!”

洪漓師伯胸前壯觀沉甸甸一顫,揹負大劍單手持握,在地上劃出一條深坑,劍氣四溢,言簡意賅,“同意!”

大師叔胖道人上前就和她惺惺相惜的拍了一掌,還待來個擁抱的時候,被一腳踢了回去。

還在和穆潼吵架的石山轉過來就指著地麵,怒髮衝冠,“你不要動不動就砍好不好!維修要錢的!”

楊晟則是看得心頭一揪一揪的,自己這是穿越到了個什麼樣的宗門來了啊。

旁邊的玄睿早就已經看呆了。

這峰內無數高大上長老師長們參與的議事會,他的印象中應該是嚴肅而不失活潑,到處充滿著睿智的靈感和機鋒,處處透露著至高頭腦的玄虛和宏大的佈局,這天下,這世間之格局,都付笑談中了罷。

因此這場議事會原本對他來說是充滿了儀式感的,是神聖的,是朝聞道夕死可矣的。

結果如今目光呆滯,一副如遭雷殛的樣子,大概是聽到了心目中偶像崩潰的聲音。

楊晟想到自己曾經聽領導閉門會議時候的樣子,向他投來了感同身受的目光。

兩人忽有所感,抬頭望去,發現在內門精英弟子眾那頭的楚桃葉,此時和他們目光對上,唇線下彎,輕輕聳了聳肩,露出一副無奈的俏皮模樣。

冷淡的天才修行少女在同吃了火鍋之後果然關係不一樣了。

簡直好看好可愛啊!

隻是旁邊的怨念所在處,張樹看著三人這無聲的互動,目光灼灼而不波。

一場嚴肅而不失活潑的峰內最高層議事會,在地上劍痕遍佈,石山長老險些當眾仙逝,穆潼長老飄逸的銀髮都蓬亂炸毛的場景中平和結束。

胖道人大師叔還不忘走過來關懷兩個外門弟子的旁聽體驗。

“親眼目睹了諸位師長風姿,有冇有增長見識樹立了榜樣啊?”

“有的有的。”

“你們也聽到看到了,如今我一脈,不容樂觀啊,擺在我們麵前的,乃是人間正道是滄桑啊,我派門人維護正道,任重道遠!”

“那是那是!”兩人點頭,心頭暗中腹誹,維護正道?不是搶錢搶地盤嗎?

胖道人一副感慨,目光悠遠看向遠處,似乎沉浸在方纔自己的情懷中不能自拔。

好半晌纔回過神來,伸手在楊晟肩膀拍了三下,意猶未儘道,“那行,回去貫徹領會一下這場會議傳達的精神,好好修行吧!”

“好的好的!”玄睿微笑,心頭:“鬼的精神啊!”

這個時候議事會堂眾師長已經離去,楚桃葉一行也隻看得到山道上嫋嫋娜娜遠去的背影。

楊晟和玄睿這才覺得如釋重負,終於可以走了,快累死個人了!

在封頂議事廳笑吟吟看著兩人遠去,赤鬆道人不知何時和胖道人並肩站在了一起。

赤鬆道,“紫微天變之時,正是楊晟發生變故時……這兩者有冇有什麼聯絡?”

“不知道……誰知道呢。”胖道人笑嗬嗬的,轉過頭一笑,“但是,這個世界……總需要有一些改變的。”

赤鬆一愣,道,“這麼說來,你……有所決定了?”

胖道人不言。

赤鬆沉默片刻,道,“我隻是……有點難過。”

楓花絢爛,豔陽晴空,白雲渺渺。

胖道人像是享受著這溫暖的陽光,道,“想開點……總會有這一步的。”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