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眾人明白了,事實上他們蜀山宗是並不擔心眼前這大梁固國劍陣,以及太浩盟,七裡宗的威脅的。

他們擁有善事堂,那是蜀山一門的隱秘之一,通過善事堂,蜀山宗已經派遣了很多修行者潛伏於俗世之中,譬如他們所見過的黃閏仕師兄。而且黃師兄應該還不是唯一,還有各處存在的人世橋。

如果有需要,他們大概可以全體通過人世橋這種方式離開,這也是善事堂任務需要保密的原因,同樣也是太浩盟七裡宗此類修行宗門所不知道的。

他們瓦屋脈之所以還願意在這裡,大概隻是為了方便進行行走任務。

另外,或許就是這一處大梁出現的那支妖族部落。

他們要搜尋那支妖族,不能讓他們以大梁打開缺口,增加天道之殤,以人間苦難為食,壯大妖禍!

所以,情況應該很明瞭了。他們如果要走,應該隨時可以離開,無論是固國劍陣還是七裡宗,或者縹緲的太浩盟,都攔不住他們。

之所以冇有走,是因為在大梁,發現了一支古妖。

“那麼現在宗內,要怎麼做呢?”楊晟問楚桃葉。

楚桃葉兩條翠羽雙眉微微揚起,道,“我們菁英弟子,使用陷阱,誘餌,潛伏,無論用任何辦法,找到那支古妖,然後消滅他們。”

真是簡單粗暴。

“這也是此次大行走的條件。任何內門弟子,能找到古妖者,即為大行走。”

……

這夜之後,第二天一早,外門四座居院的弟子就聽到了敲鐘聲。數千名外門弟子們仰頭張望。鐘聲在峰內要仔細聽,因為不同的鐘聲代表了不同的含義,有的鐘聲隻是報曉,有的鐘聲意味著開飯,眼下的鐘聲,就代表著門內召集內門弟子,在議事殿集合。

眾多外門們不住探頭,他們已經陸陸續續的聽聞了一些個訊息,此時也感覺到,宗門內的氛圍,明顯要比以往緊迫一些了。聽說穆潼長老和不少內門菁英弟子在東海畔剿妖回來,情況又有變故。

人們都想知道,接下來又會有什麼安排。有人不由得悠悠歎道,“這個時候真羨慕楊晟和玄睿兩個啊……”

“他們現在也擔起了一些事務吧……”

這些都是楊晟和玄睿當初大通鋪的弟子們,此時心頭都暗暗下了也要快些成為內門弟子,追上他們的決心。

峰內議事殿上,內門弟子們,楊晟看到了比想象中還多的人,大概有兩百多號。

這也是他們首次參加這種內門弟子的集會。

而內門弟子和外門弟子大為不同,外門弟子分四座居院,服裝是統一的,有春夏套裝,也有便服和練功服,練功服是特製的,等閒俗世刀劍都冇法刺破。但整體偏樸素,冇有太多的花哨,隻是以刺繡分辨不同的居院。

內門就不同了。他們已經見識過了內門居所的各種堪比俗世豪閥府邸的華貴,就連派頭都不一樣。譬如符篆師,統一的紫衣羅衫,紫衣上有刺繡的暗紋符篆,這讓紫衣本身就是一道符篆,危險時能激發篆文,能抵擋下位劍修一擊,被稱之為篆胄。

洪漓師伯下的器修,包括楚桃葉,無論男女,都是一身白衣,劍掛腰鞘,還有冇有負劍的,大概率是配有金魚袋,以藏器於芥子間。這一脈器修又以楚桃葉為首,煞是好看,主要是顏值頗高,見之賞心悅目。

也有玄睿所拜王存遠師叔的飛燕功體係煉炁士,一身飛燕暗紋紅衫,如火雲如煙霞,腰佩長刀,飛燕功器修主要以柳葉刀為靈器,出刀如葉落軌跡玄奧,讓人防不勝防。

就連青荷都是一身素雅小裙,端得可愛。可見石山師伯雖然摳門是摳門,但對於自己難得尋求到的弟子,還是捨得打扮的。

楊晟就尷尬了,自家大師叔冇配發給自己的特色製服啊,隻得穿了入內門之後配送的一席青衫,質量上是外門弟子練功服的加強版。但肯定是做不到符篆師篆胄的擋一記飛劍,也冇有玄睿紅衣的騷包。

不同體係的,不同師屬的內門弟子們齊聚一堂。

楊晟四人在眾人之中,聽到的是周圍人傳來的對事情的相互打聽,不明白今日峰內會有什麼通告。

這個時候他們就有了些優越感,楚桃葉真是個情報小能手。

這麼想的時候楊晟就向楚桃葉方向看去,楚桃葉在前列,冇有和旁邊的人交流,大概也顯得清傲,這個時候也正好和楊晟目光對上,她輕輕點點頭,又轉移開去了。

峰內長老們依次走出,然後宣佈訊息。

中神洲福州關已經被攻破,古妖更進一步進逼山海關。

嘩然一片。下方的弟子們,有的表現出對局勢的擔憂,有的則認為福州關丟了未必是壞事,這樣更能有力量加強山海關,總之討論之聲不絕。

在這個訊息釋出稍傾後,赤鬆峰主又抬手把聲音壓了下去,開口。

“古妖一支族部已經確定隱藏於大梁,任何內門弟子,都可以在善事堂接小行走任務,搜尋這支妖脈,尋找到古妖者,既成為新的門中大行走。”

大行走!

眾皆弟子驀然爆發出關係切身利益的呼騰。

楊晟四人再次為從楚桃葉那裡提前得知情報而生出優越感來。

大行走,是瓦屋脈多年不曾進行的傳統。大行走從弟子中產生,一旦產生,便能擁有和蜀山長老一樣的待遇,甚至能擔當除妖,行走的領導者,而且不受多條弟子戒律規則,譬如可以代表宗門在俗世進行自主活動,擁有很大的權限。

而此時,大行走則代表著一點。

那就是整個峰內,獨一無二的榮譽。意味著是峰內內門弟子中的佼佼者。

冇有人此時內心不泛起波瀾。

試想成為大行走之後,無論是哪個得力權威長老派係下的弟子,譬如洪漓之下的楚桃葉,藍九成之下的張樹這樣的菁英弟子,也要聽命行事,叫你一聲“大行走”。

光是一想,大概就能讓很多人心馳神往。

當然,這也隻是想想,大部分可能都是要調個頭過來,人家成為大行走,你恭恭敬敬喚上一聲。

楊晟亦覺得,這大行走的說法,該不會是宗門內為了平息各個小山頭之間的壁壘而產生的製度吧?首先是峰主主推,由各個長老和師長們一同承認,公開選拔的大行走的存在,那麼便能最大限度的消除內部的摩擦力。

倒是個聰明的法子。

旁邊有人疑惑問道,“就這麼簡單?這樣就是大行走了?未免兒戲吧?”

有一個聲音傳來,“看似簡單,實則不然。首先,我脈自發現大梁有那支妖族過後,四處外派弟子搜尋,至今為止仍然冇能找到他們的窩點。其次,不久之前,我們有弟子在漁村和他們使徒異**手,但到頭來,仍然冇抓住他們的痕跡。這就意味著,真正要找到這支古妖部族,需要的可不僅僅是運氣。

另外,這支古妖部族詭秘,內部有尊者大將坐鎮,強者無數,這也是為什麼隻需要發現妖類,並不需要弟子摸到他們老巢的原因。

能發現到他們,不被他們發現,這就已經非常了不起。如果能夠及時向峰內通報,峰內能及時剷除這支古妖,更是大功一件。

大行走授予這樣的弟子,人人皆心服口服。”

眾人看去,說話的正是板著臉不苟言笑的祝青衫。

眾人紛紛應和,“祝師兄說的是!”

“原來如此,多謝祝師兄解惑。”

祝青衫也不多和人搭話,徑直離開了。

“祝師兄平時為人並不多話,顯得冷酷,但往往每次說話,必然是能一針見血,或是能戳破一人修行之瓶頸,或是在某個師長的文化課上麵,一言撥開雲霧,讓人茅塞頓開。按理說祝師兄應該很強吧……”玄睿開口,“但實際上,他根本不怎麼會打架的,不學器修,除了一身吐納和身法的功法之外,也不學任何攻擊性的功法。每天隻愛看書寫文,鑽研經注。”

楊晟想到那天打魚回峰,廣場上見到的一幕,道,“祝師兄威望挺高的。”

“因為懂得多嘛,雖然他不會打架,不學殺伐功法,但對於功法原理見解卻是相當精妙。偶爾也會有人向他請教,受益匪淺。久而久之,就有名了嘛。”

此時看著那位祝青衫離去的背影。

青荷有些星星眼,“好有範兒啊!”

修遠點頭道,“達者為先。修行高低,確實也應該不著重殺伐能力的強弱,像是祝師兄這樣,亦是強大。”

楊晟在旁邊看著三人,心想不就是裝比嗎,我也會啊,冇見你們這麼恭維我啊。

……

而就在通告完畢,議事殿眾人開始陸陸續續離去的時候,楊晟四人準備走,麵前卻一晃,有人擋住了去路。

這種近乎於蠻橫的,目的很強的攔截。

麵前的,是那個叫做嚴高的,是藍九成座下的菁英負劍弟子。上一次峰中內門武比,他排名第二十三位。

一時間,準備離開的人們腳步暫停了。

走到門口的停住,轉過頭看這邊。

有的人露出了擔心。有的則帶著看戲的表情。

嚴高有些瘦,顴骨有些突出,卻自帶著一股子散漫遊閒,看著楊晟道,“身為我脈大師叔的首席弟子,我很想知道你能學到什麼,總不能墮了我脈的威名……另一方麵,我也很想知道,你是怎麼通過的霜降甲等

我給你一個月時間,一個月後,我們來場比鬥。屆時你是能禦器殺伐也好,或者用體術也罷,你要是能碰到我……就算我輸。”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