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峰內武比二十三的嚴高一拳而敗,打敗嚴高,楊晟倒覺得眼下是個有必要的事情,畢竟霜降甲等,還是一些人疑惑,懷疑,那些憋著的疑問,看他眼神怪怪,但擊敗嚴高那一刻起,楊晟再看那些目光,就覺得舒坦了。

麵對麵殺伐,嚴高未必真的會栽在他手裡,嚴高和他雖然都隻是門內的下位煉炁士,但嚴高多年曆練,應該算是下位中境,體內靈炁,乃至於施展器修殺伐的手段,都在他之上,楊晟雖然得了搬山功傳承,可到底也隻是入門,體內靈炁雖然已經突飛猛進,但若說要和嚴高比積累深厚,仍有差距。

隻是楊晟故意拉開距離,讓對方鬆懈,而後又欺對方不知他已經會器修手段,乃至搬山功的意境之下,雙重出手。當然最大功勞在於搬山功的意境之威,那是能直接剝奪人戰心戰意的威能。嚴高纔會被近距離所趁,修行殺伐往往如此,除了實力的差距高低之外,所使用的戰略戰術,對於環境和對手心裡的運用,都能造成天差地彆的結果。

修遠一點不掩飾的道,“出手很果斷乾脆,時機也選用得相當好,這場作戰,很具參考價值。”他已經在覆盤楊晟的考量,以作為自己修行的映照。在那場人世行走中,遇上起蚩極那樣的敵人,他們對敵經驗不足吃了很大的虧,眼下眾人其實就已經在進行相對應的彌補,修遠在符篆室也會尋找些《武經注》之類的書籍,參考前人的與敵對戰經驗。

玄睿則猶在興奮之中,“你現在越來越厲害了,哈哈,嚴高大概會被氣死了,我早看這個師兄不順眼了,每天那小眼神盯人的,就像誰都欠了他錢一樣!而且他武比第二十三位,豈不是你直接超過他了,而僅在你之後的我,豈不是二十四位?”

玄睿又指向修遠和青荷,“你二十五!你二十六!”他大言不慚的就把眾人給安排了。

青荷雀躍道,“那我們是不是該小小得慶祝……”

三個人按著她的頭把她摁下去了。

……

大家各自散去修行。下課後又約定在居院重聚。

楊晟橫豎無事,今天仍然是打魚。

繼續練習殺伐訣,同時還能靠魚肉供給大家的修行靈補。

這樣的小生活不要太美。

楊晟回了居所,取了斧子,青荷連夜用找到的皮革給他縫了斧囊,一側開口,頭尾兩端繫了繩索,斧子可以放入革囊裡,從另一側取出,而且可以背在背上,這樣就更方便,亦不用隨時示人了。

背上斧囊,楊晟覺得挺合身,反手也能從背部將其取出來。當然有了器修手段後,可以禦器操控,不用手去拿也行,保持逼格嘛。這樣反覆插取,操作了幾次,熟悉過後,楊晟帶著斧子前往寒潭天池。

抵達寒潭,胖道人就在一塊石板上翹著腿著曬太陽,對楊晟打個招呼,“來啦。今天的魚……辛苦了喲喂!”

敢情這貨早就在這裡守株待兔。

楊晟一度懷疑,自己這便宜師叔教會自己器修是讓他免費做他的勞動力的。

看著他一副等著吃魚的樣子,楊晟莫得辦法,默誦索敵訣,“無形的手”伸出,握住斧子,隔空禦器提著斧子到自己身畔。

精神力和體內靈炁開始損耗,但楊晟卻發現這索敵訣還有一層妙用,不光是可以禦斧在自己周身環繞,而且似乎還很有威力。

楊晟心念一動,“隔空操控”斧子劈向旁邊的樹木。嚓!得一聲一株臉盆粗巨木直接劈斷。

這不亞於自己雙手持斧全力一劈。

發現這個情況讓楊晟極其驚喜,收回斧子在手,不過分消耗精神力和靈炁。禦斧居然還有這樣的妙用,如果禦斧的威能等於自己持斧的威力。也就是說,隨著自己越來越強,禦斧的時候殺傷力也會越強。

這倒是一個驚喜,至少不必打殺伐訣耗費靈炁石了。

另一方麵,楊晟又再次禦斧,他想清楚攻擊半徑是多少。

雖說索敵訣能夠讓精神力鎖定遠達百丈的物體,迅速拉近視野,但操控禦斧卻冇有那麼遠,楊晟施展了一下,發現禦斧的距離大概是50米左右。而且越遠,對精神力和體內靈炁的耗損越快,50米是極限距離。

再遠,懸空的斧子就有不穩定的跡象。而近身之處,半徑25米也就是7、8丈左右,是最舒適的操控距離。這個距離之內如臂指使,消耗精神力和靈炁力也不大。而且可當作自己全力一擊,攻擊半徑瞬間增大。

楊晟隻覺得不要太好。難怪蜀山器修威名赫赫,隻有親身經曆了這樣的手段,才明白這有多玄妙和厲害了。

與人對敵,隻要施展索敵訣,持斧淩空殺伐,那副畫麵,怎麼覺得很有種修羅感。

不過光靠禦斧是冇法打到飛得更高的蝠魚的,楊晟叩了兩顆靈炁石到斧麵,施展殺伐訣,在中午蝠魚洄遊時,甩出斧頭禦器殺伐,斧光再次閃爍不絕。

隻是這回蝠魚有了前一天教訓,機靈多了,半空拍翼膜迴轉翩躚,讓他多次出斧落空。

愣是和楊晟耗上,直到下午,飛斧纔在半空插入一隻躲避不及蝠魚的下腹,那頭蝠魚嘶鳴一聲,在斧子的帶動下偏離了飛躍的路線,徑直落地下來。這纔算是打到了一隻。而楊晟又消耗了佩囊裡七十丸靈炁石。

正在處理的時候,不遠處煙塵四起,果不其然,胖道人甩著腿丫子跑了過來,“好徒兒!手法不錯,看這樣子,每天都能有收穫!”

楊晟如法炮製,先剖了一半魚,芭蕉葉裹起來帶回去。另一半則和胖道人就地燒烤分食。

不過這回楊晟是有了充分的腹稿,問,“師叔,咱們這一門下,你是有月俸的吧?”

胖道人嘴裡呼噥著抬頭道,“有的。有的。”

“那……作為你唯一的最優秀的弟子,最近禦器開銷又有點大,是不是能支援一下……”楊晟做了個搓手的動作,有種微微的羞恥感。

可又有什麼辦法,器修訓練,消耗很大,他現在手上靈炁石就隻剩不足一百,青荷他們各有各的份額,自己不能擠占,而且最好能得到更多的靈炁石,同時分配給他們用度。

發現胖道人成了自己授業師父後,楊晟覺得自己底線也好像越來越低。自己好歹也是有核心價值觀的青年啊!可在這個胖子麵前,核心價值觀活不下去啊!

胖道人看過來,“噢!”的想了一下,似乎覺得理應如此,打開葫蘆,倒了倒,跌落下幾顆靈炁石來。

還是丸石!

他攥手裡數了數,十三枚。丟了六枚到楊晟那邊,末了握著手上多餘的一枚揣測了一下,又目光溫和的給了他一枚。

如此一來,楊晟這邊就是七枚。他則手上握有六枚。

瞬間就是一副窮困師傅含情脈脈惜徒圖。

個鬼啊!楊晟差點要把手上錢給砸了。你一個堂堂瓦屋脈大師叔十三丸錢在手上你鬨呢!夠自己禦器幾次?你能再水一點嗎?

楊晟還是忍不住,“你吃這條魚都能賣不止這個錢吧!”

看著楊晟一臉的凶煞累積,胖道人腆著臉笑道,“錢都買酒了,你知道的,我這酒可不好釀的,都是上等靈補物,才釀得出這等人間冇有的酒漿啊……”

“你冇事喝靈補物釀成的酒,不浪費嗎?”楊晟覺得心疼死了,這一刻一定是青荷上了身。

胖道人舉著葫蘆,對楊晟可憐巴巴道,“你知道的,我得了病,就快死了……不得不用這等酒漿溫養著,哎,冇法子啊……”

你妹的,這還韓劇套路出來了!

看著楊晟一臉嫌棄的表情,胖道人又嘿嘿一笑,“不過也不是完全莫得搞錢法子。”

聽胖道人一說,楊晟眼睛一亮,“有戲?”

胖道人從兜裡掏掏弄弄,摸出一塊小玉牌,彈給楊晟,楊晟單手抄手裡。端詳著那塊玉牌,那一指來高的玉牌是個小人像,更像是天神造型,身披甲冑,雙手持劍拄地,模樣威嚴,僅僅是這一枚小玉牌,就散發著某種隱隱凜然的氣勢。內裡應該蘊藏靈炁,但楊晟冇有辦法調動靈訣與內部靈炁溝通,甚至提取。

“梁王都四方街,有個地方叫四方樓,這四方樓是處隱蔽的修行交易墟場,這處墟場每隔一段時期,便會開放,你可持這枚玉人進入其中。這種地方之所以存在,正是因為類似七裡宗,太浩盟這樣的大宗門把控著很多資源,很多遊方散閒煉炁士,更需要這種地方,以交易修行物材和靈補。你眼前這條魚,可以擷取脊椎的裡脊肉,靈炁含量最充沛,作為靈補物,肯定大受歡迎。”

楊晟愣住,這也行。

楊晟靈機一動,道,“那我從門內墟市買了便宜的東西,拿到下麵去販售呢?”

胖道人搖頭,“門內有直歲房,墟市所售物資,都有來源,若是被查到,很容易讓你惹上麻煩,違反戒律。不過你眼前這些蝠魚,可是好東西,你可以拿這種靈補大物,去下麵賣給需求的煉炁士,他們可以給你的回報,大大超越市麵上價值。畢竟靈炁錢在一些遊方煉炁士之間作為交易並不稀罕,稀罕的可是那些求都求不來的靈補修行物材啊!”

“不會有危險?”

“會。”胖道人老實點頭,“太浩盟不允許這種地下墟場的存在。但實則這種地方,已經存在很長時間了,他們有的是辦法避開大梁太浩盟的搜尋。風險極低。”

“有個問題是……師叔你怎麼知道這種地方的,還有這個小玉人?”楊晟睜大眼睛。

胖道人兩根食指之間相互交纏,道,“我也經常找他們,弄點錢來花花……”

“……”

自己這就要為了生計被迫乾上了走私帶貨的活路?

能不能換個師長啊!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