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這還是楊晟第一次接觸到修遠的領域,符篆。

修遠道,“篆文術法是我蜀山一門溝通天地的學問,符篆博大精深,內含天地至理,符篆師可以調用天地間的規則,做到神乎其技之事。”

楊晟知道,符篆很強,而且因為是溝通天地,所以可以調用某些世間規則,超出普通修行者所能達到的範疇。

譬如修遠在寧朝行走中所使用過的清幡書,居然能夠探查方圓一裡不超過自身探查能力的氣機,這樣他們就能將潛伏的敵人洞悉。譬如還有鳥篆,可以遠距離傳輸音訊,楊晟在想這難道確定不是某種電磁波技術?

“符篆師的符篆,可以給我用?”楊晟問。

修遠點頭,“符篆自製備之後,就已經成篆,成篆之符篆,可以使用相應解訣進行施放。但是隻有親手製備的符篆師,可以將其效用發揮到最大,此外任何外人施展解法,一應都是隻有半數效用。”

楊晟看到修遠取出他的符篆筆,同時攤開特殊紙張,還有旁邊的墨,這些都蘊含著強盛的靈炁氣息,看來無論是筆,紙,還是墨,都已然是通過靈炁之物提煉出來的,所以符篆師在製符的時候,就已經構建起了一道符篆的所有基礎。

修遠在寫符,這是一道清幡書。

就是能讓楊晟探查到氣機的符篆,修遠一筆一劃,楊晟看著上麵筆畫出來的玄奧字元,說不上來為什麼,似乎覺得有些好像有些眼熟。

如果硬要以像什麼來說的話。很像是他前世所見的公式。類似物理化學數學公式,同樣都是密密麻麻,都是以相應的規則構建成一堆符號,從而指代某個天地間的規則。

隻是數學乃至化學物理公式,是需要付諸工程上麵的運用才能實現。

而符篆師,寫下天地規則,便可以直接調用規則。

修遠還在道,“符篆師有個說法,即是符篆是天地規則的縮影,一張符篆就是一處小天地。揭示著這個世間的原理。

紙為山河底,篆文就是其中的天地氣。

山河底,天地氣,一道篆文千秋異。”

“最後這句,就是解開篆文的口訣。你隻需要按照經脈運行體內靈炁,再默唸解訣,便能施用符篆。”

楊晟點頭,先從體內試行了一下靈炁在十二正經中的運行,熟練之後,想了一下,又問,“我能不能製作符篆呢,隻要掌握了這些方法?”

修遠搖了搖頭,“符篆窺視的是天地至理,隻有懂得這種道理的符篆師,製作的符篆才擁有效力。如果你隻是臨摹畫符,哪怕用的筆和紙,墨都不錯,寫出來的符篆,是冇有效力的。”

楊晟心忖還能這樣。

符篆師的符篆可以給其他修行者使用。但是除非寫篆之人親自使用,否則效用隻能發揮一半。

而隻有懂得那些篆文真義的符篆師所寫下的符篆有效力。

不懂真義的其他人,臨摹符篆是無效的。

這還真是有些奇特,符篆這東西,楊晟很有興趣,現在先用著修遠的,等行動回來之後,再向修遠瞭解一下符篆更深層的原理。

修遠懂的是符篆,在這上麵有天賦,玄睿入門就是飛燕功體係的煉炁士,往後會在飛燕功上麵下力修行,而青荷呢……

“你是天生異能?”根據腦海裡的記憶,楊晟問青荷。

青荷點點頭。

“還能這樣?……是怎麼的。”

有著兩朵冬菇的小姑娘歪著頭道,“我也不知道……我生下來是漂流兒,師門辰毓師伯行走時帶回來的,我天生體內有一股寒氣,隨時會發作攻心,過往的日子,都是師長們給我喂丹藥,同時以功力保住我的性命……”

宗門內辰毓師伯?

和另一位禕衡師伯是神仙眷侶。兩人是峰內很多男女弟子羨慕憧憬的典範。

“後來我稍大一些,就有師長教授我抑製體內寒氣的引水訣,可也不適合修行其他的功法了。”青荷指了指自己鼻子,“師長們說不確定我現在體內,還能不能承受其他的功法,以避免功法對寒氣產生刺激,還是以引水訣引導。那些寒氣,其實一直並未消失……”

楊晟,玄睿,修遠都看青荷,青荷從未修習過任何功法,隻有一門引水訣。而這門訣竅,原來是用來抑製她體內寒氣的。

“以前每隔一段時間,寒氣都會不受控製,我會變得很冷……”

“但是隨著我越來越嫻熟的運用,那些寒氣都快被我打敗了,現在最多每年二月的時候,纔會發作一次。”

青荷微笑道。

“發作的話……很痛苦嗎?”楊晟問。

“還好……我能忍受。”青荷道,眼睛閃躲開了楊晟的目光。

發作的時候,就像是無數的刀片,先從切割心臟開始,向外侵蝕。

她很痛苦,如果喊的出來,那一定會很大聲很大聲,隻是她冇有力氣喊。因為全身,都會裹覆著霜氣,她會很衰弱,但是意誌和感知卻異常清晰,所以對那些刀子一樣的霜氣就隻能忍受,刀剮劍削,寸寸蔓延。

以往一年內會多次發作,但每次發作時間,不過短短一個時辰。

而現在雖然發作不頻繁,但一次會有一宿。

有時候青荷也會覺得自己可能活不過去了。一度認為這樣也好。

但總是捱過一夜的苦,就會活下來。

她本來就是漂流兒,就像是一根小草,小草本來就是天地間最渺小最倔強的事物。

隻要不是一下子摧毀她的。她就死不了。

總會一點一點的,慢慢生長起來,發出芽。

隻是現在……一次發作的時間,越來越長了……

會不會有天,就真的變成一團冰了。

她冇有繼續深想。

這些冇有意義,眼下活著的每一個時刻,纔有意義。

和他們打賭,和他們一起吃火鍋,和他們相互鬥嘴,看著他們一點一點變強,在這個世道下,有這樣一群夥伴,渡過的每一刻,都是最好的時光,哪怕有一天會迎來死亡和長眠,在那一刻來臨前,都是溫暖的吧。

……

於是楊晟身上裝備了來自修遠此時能製備的多道符篆,探查氣機的清幡書,能和他們聯絡的鳥篆,扛毒藥的龍草符。楊晟又去天池寒潭打了一條蝠魚,消耗了四十丸靈炁石,把蝠魚裡脊肉切條,用青荷的寒氣給封凍了,青荷的寒氣能持續長久存在,比之日月霜殘要持久,可以方便用來保持蝠魚裡脊的新鮮。

修遠又把自己書箱借給他,楊晟可以用書箱來裝部分裡脊肉條,同時擱入千戶斧。他前往善事堂,善事堂現在內部有小外派,內門弟子可以自行領取。

善事堂的如意門中,楊晟進入發現儼然已經不是當初他們進行俗世行走時的那個機關堂了。

反倒是一個開間書院大堂,有四名執事坐在書桌後方,負責接待弟子。

難不成如意門後有幾個空間,麵對不同的情況做不同的功用,楊晟真是對他們蜀山宗的玄奇越來越感興趣。

有弟子上前來到一名執事的書桌前,從那名執事那邊領了外派任務,隨後離開。

楊晟上前,一名執事長老看著他,點頭致意,“你是霜降甲等楊晟,怎麼,準備出去外派,為峰內做貢獻嗎?”

這話居然是帶著閒聊性質,身後的弟子都微微愕然,一名不苟言笑的善事堂執事居然會跟他打趣。看來跨級得來的霜降甲等,還有擊敗峰內武比第二十三位嚴高的人,果然待遇是不一樣的啊。

“我看看啊,峰內近期你可以接的外派,都在這裡,你選擇一個吧。”

執事長老遞來一個冊子,上麵書寫著不同的資訊,有的是為峰門運輸物資,有的是峰內一些部門需要幫襯,背後都有相應的報酬,楊晟是要下山,所以關注下山的外派,發現主要的是關於調查近期妖禍的外派,有的提前的情報,需要弟子前往探查的。

楊晟看了一番,選擇了其中一個,上麵書寫著:“梁都西郊三裡有車行失蹤命案,死者若野獸啃噬,前往調查,是否和妖禍相關。”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