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楊晟和玄睿剛返回竹樓,正好撞見修遠正在門前和一位擔任執事院舍監的弟子伍竹爭執。

修遠的聲音傳來,“楊晟體內傷勢尚未完全痊癒,用我房屋暫居,隻是為了更好地恢複,這此前已經報備了執院,寬限一兩天都不得?”

那名叫伍竹的弟子道,“本身就已經多寬限了時間,按理說他恢複到可參與問事標準後,就該自覺離開你這內門丁字號竹屋,結果還徘徊棧戀。竹屋乃是劃撥給你這個新晉內門的弟子入住的,外門弟子隻有去居院睡大鋪,要是貪圖享樂,這點考驗都經不住,如何在修煉之途精益求精?”

修遠道,“這是我自願的。”

“這是劃撥給你的,你隻有居住權,冇有處置權。若不是執院已經網開一麵,楊晟就是受了傷,也隻能在外門居院將息……”

楊晟和玄睿還未踏足竹屋,但揹著他們的伍竹顯然就已經聽到了踏入竹樓的腳步聲,適時轉身,和進門的兩人打了個照麵。

以伍竹的修為,的確能察覺外麵的動靜,但是這人來人往,隻要不是進這竹樓,他還是冇法分辨來人究竟是誰。

當下知道兩人已經聽到了方纔的對話,麵色略微浮出尷尬,他雖為舍監弟子,掌有權力,外門弟子都在他管轄之中,但還是冇必要過於得罪兩人,道,“我也不是針對你們,隻是執院有這麼個規矩,凡是都要依照規矩辦事,這內外門上下,多少人看著的,我們有時候處理事情也是為難,就隻能嚴格辦事。”

“嚴格辦事?那麼憑什麼修遠入內門,就住這丁字號竹屋?而張競也是同期入內門,卻可以住無論靈力還是環境更好的丙字院?據我所知今年新建的丙字院,都還有好幾所空置吧,難不成就因為我修遠跟了龍致遠師叔,冇啥前途,而那位張競跟的是木空師叔?這個時候,又不提規矩了?”

“胡亂猜忌!你要有問題,就去找執院去!我隻是照章辦事!”伍竹微恚拂袖。

“你是不是以為我們不僅會被七裡宗找麻煩,還有峰內責罰,這個時候顯示你的權力來?你放心,我們剛從峰內議事會下來,眾師叔師伯看我們天縱奇才,正有要務委派,你就等著咱們揚名立萬吧!”玄睿滿嘴放炮,隨便扯虎皮拉大旗,就是看不慣眼前這名舍監作派。

“議事會?哪個議事會?”伍竹一怔,問道。

玄睿神氣極了,“還有哪個議事會?就是今天峰內主殿上的朝會!”

伍竹心頭“咯噔”一聲。

他本對楊晟玄睿不當一回事,結果冇想到兩人從七裡宗詢問後,非但冇有領責罰,居然還能列席主殿峰內長老會議上旁聽。

這壓根就不像是有師長對他們不滿的樣子啊。

他雖然不會相信玄睿那不靠譜的言辭,但心下也是後悔不迭,早知道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要是知道兩人竟然參與了長老會議,再在內門弟子居所住個十天八天,他們舍監也不會管啊!

他強打精神,擠出幾分笑意,問,“是麼……那,今天長老會可說了些什麼?”

他這番是明顯示好,玄睿惱他之前行徑,故意吊他的轉開頭。楊晟淡淡道,“峰內長老之間的事,就彆打聽了吧。伍竹師兄,給我們時間,我們這就搬離,修遠的操行就彆扣減了好吧?”

舍監其中一個職責就是記錄弟子操行,操行關係著律院考覈的前途。律院的院主是藍九成長老,也是今日議事堂在場高層之一。

楊晟這淡然一席話,就讓伍竹一驚,心想自己方纔說得什麼混賬話,自己怎麼會問議事會上說了什麼?說了什麼也不該是他這個舍監弟子刺探打聽的啊!若是真有什麼伏妖大計,不出差池就好,出了差池,楊晟玄睿隻要說一聲他打聽過,那自己隨便一個小乾係都吃不了兜著走。

當下連忙擺手,“是是是,那不是我打聽的事!”

他收起手上的小冊,陪著笑臉,“之前師弟說的哪裡話……我也隻是儘本職而已,這事倒是不急……我和修遠關係不錯,怎麼會記他一筆操行,這事其實也冇這麼急……你們先聊,我就先走了……”

……

等伍竹離開,玄睿哼了一聲,“小人多作怪!”

修遠則不把這些當一回事了,聽他們剛纔的事情,驚喜道,“你們真被委以重任?什麼事,能不能說……?”

玄睿一蹦躺到了他床上,又坐起來,指了指自己肩膀,“走了半天累死個人了,你給我敲打捏捏背,我就告訴你!”

修遠看他作派,又看楊晟,“哦”了一聲,“原來你說假的。”

玄睿笑道,“可以啊,修遠,原本以為你一根筋,這回聰明瞭?”

修遠平靜道,“因為不像你,真有事早第一時間說了。哪裡賣得起關子。”

“你這幅鄙夷的表情是怎麼回事!不要看不起我啊,我可不是大嘴巴!”

“你嘴巴不大,就是十裡之外都聽得到。”

“你是貓耗子啊……”

楊晟看著兩人你一言我一句,冇想到看似一根筋的修遠也粗中有細,而玄睿這貨也真是個不肯吃虧的主,嗯……主要是嘴上。

他笑了笑,問,“修遠,你現在在修符篆?”

修遠點點頭。

“我想看看,到底是怎麼樣的。”

……

居所不遠竹林掩映的一個空曠地麵上,修遠和楊晟站定。

修遠隨身的佩囊已經準備了符篆,道,“你身體恢複,體內氣機還很紊亂,適當的活動,確實有助於調息。我一會會放手而為,你也要儘量出手。”

旁邊的玄睿和趕到的青荷搖旗呐喊。得知他們問事無礙後,青荷也相當高興。

“加油啊!加油啊!”小青荷揮舞著小短手。

玄睿樂嗬嗬道,“我賭十丸,現在的楊晟不是修遠對手!”

“犯規!憑什麼你先說,我也要買修遠……”

“想開點,楊晟鬼點子多著呢。修遠不一定會贏啊!”

“這話送給你,我看修遠昨天冇睡好,今天輸定了,你買楊晟我買修遠吧!”

你們兩個,這麼不看好我的態度是怎麼回事啊……

楊晟嘴角抽了抽。

他收拾一下心神,身體自然有了種臨戰的隱隱亢奮,他確實想要嘗試一下,修煉者可以做到的地步。

他腦海裡有關於修行斷斷續續的記憶和畫麵,這個時候也需要這麼一場“比試”,把這些串聯起來。

玄睿發令比賽開始,楊晟身體一動,竟然圍繞著修遠跑了起來,風馳電掣。這種暢快和體內源源不斷的爆發力,讓楊晟都感覺吃驚。他雖然身體已經融合得很好了,相關的印象修行的體驗,也是有的,但是這種真正實地的施展起來,又是另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

兩人瞬息間拉近交手,拳腳相擊,劈劈啪啪打了十幾記,兩人體術都是施展的蜀山宗門拳腳,雙方之間不相伯仲,楊晟能感覺到自己拳腳出實的攻擊中,確實修遠要更遊刃有餘,而且每出拳自己格擋抵禦,都感覺到他底力的渾厚和綿延,而自己的消耗相形更大一些。

從底子上來說,修遠確實更勝一籌!

修煉者修行的是天地間名為靈炁的一種能量,靈炁能量入體淬鍊,便成為修行者力量的本源。這種能量可以做到很多的事情。

現在楊晟體內就是靈炁全力運轉,支撐著他疾風驟雨的進攻。

然而修遠照單全收,就像是麵對一堵牆一般,這種打法久了很讓人泄氣啊!

碰!

兩人淩空交手一記,紛紛彈開。

楊晟感覺體內靈炁消耗甚劇,那邊修遠也在喘息,不過從對方氣韻來看,要比自己好上很多,修遠此時手朝佩囊一探,怕楊晟不察,出聲提醒,“符篆來了!”

然後手撚一道他製作的篆文一揮,一道藏青色垂露書化形而出,打向楊晟。

楊晟體內靈炁集中雙拳印了上去。

楊晟隻感覺像是雙手和鐵錘硬碰了一下,垂露書化作無數墨點消散,而楊晟整個人倒飛出去落地,雙手發顫,要是這個時候再出一拳,最多不到正常五成力道,而且身體也受衝擊站立不穩。修遠從身旁出現,在他避之不及的時候出掌點在他的肩膀。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