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楊晟禦斧而出,斧頭就像是他身體的延伸,禦斧過程中,斧頭所行軌跡等同於他全力出斧,所以能輕而易舉的破開牆壁,那隔壁房間手持勁弩的伏龍營兵卒首先駭然,但他果然是對付修行者的精銳步卒,雖然心頭驚駭,但手上一刀近乎於是本能的劈向來襲之物。

無論對危機的反應,還是出手,都相當到位。如果此時是有人持械偷襲,恐怕偷襲者即便殺了這名步卒,自己也可能被他這一刀砍殺,換得個同歸於儘的後果。

噗一聲,那名伏龍營步卒劈中來襲布包,卻發現隻能將這布包劈得稍微晃動。去勢,速度,都半點冇有衰減,而後布裹著的斧頭鈍重斧錘部分,猛地撞中他的腹部,那步卒轟得倒飛出去,砸在牆壁上,整個人蜷成一隻蝦米,一口血噴出,昏厥前刻,心頭隻冒出一個念頭,“好可怕的臂力!”他以為這偷襲之物是被牆後人以臂力擲出,那麼此人臂力強橫到了什麼樣的程度?

斧子砸倒這名步卒,立即破空而上,撞破瓦頂,那裡的一位步卒也迅速被斧子鏟飛。斧頭俯衝紮如屋內,直接破到第一層樓,那裡傳出破風和碰撞之聲,那是有步卒出手以刀砍斧,但最終還是冇能讓他們逃過紛紛被斧錘命中,身子不是淩空飛翻重重落地,就是被砸飛在牆麵,最後滑落地上的結局。

楊晟操控斧頭過程中,是一種奇異的感覺,斧子就像是他的目光和感知的延伸,追擊每一個敵人的時候,他就像是親身持握斧頭和人交手,但同時他又對自己真身所處的周圍一應掌握,就像是有分身,而他還能雙線操作分身和本體,像是種精神分裂的感覺。

楊晟隻是以斧頭刃端反麵的錘部擊中這些大梁官兵,並冇有直接取走他們的性命,算是有所剋製。

那挾持著豆芽兒的步卒背心中斧,被轟飛出去,多半有出氣無進氣。以鬥篷裹身遮麵的楊晟蹲在豆芽兒身旁,先感受到女童仍然有呼吸,斧頭懸停身畔,他背起女童,衝出茶鋪,去向取得是魏大武和那名持戟將領交手的戰團。

斧子在身側飛翻,隻是被鬥篷布包住了,看上去異常奇特,他這是避免亮了兵器,畢竟拿把斧頭做武器,還是比較顯眼,難怪大家喜歡用劍和刀,普通一點,就冇那麼顯眼了。

楊晟意念指向,斧頭破風而去,徑直飛擊那個把魏大武逼得節節後退的持戟大漢。

洪世範見那布包來得極快,心頭一震,手上大戟揮圓,戟刃和那布包狠狠一撞。

洪世範身子拋高,倒立空翻而下,落往身後地麵,一連退了三步,纔算是穩住身形。

而楊晟精神識海微微一震,調整心神,禦斧飛回,逼開魏大武身側六個兵卒,楊晟對魏大武道,“走!不要上屋頂!”

此時牛車造成的火雨纔剛剛消停。

楊晟揹著女童,全身心專注在跑路上麵,身法提縱,速度極快,率先貼地向巷弄對邊衝去,魏大武反應過來,看到自己女兒被他救下,哪還不知道這是幫手,連忙緊隨其後。

方纔牛車製造的煙霧幫了他們大忙,首先就是讓兩側屋瓦頂上的持弩手視野受製,同時楊晟全力奔跑,但同時還能禦斧清掃四周,很多步卒甚至來不及反應,就被他防不勝防的包布斧頭給撩倒,擊飛。

攔截網瞬間潰不成軍。

楊晟前方清空,他揹著女童,魏大武落在身後。魏大武身法並不快,楊晟是刻意放慢了腳步等他,否則早可以先行一步。

兩人衝出小竹巷後,身後的建築物頂,伏龍營第三旗的湯光經,景古,洪世範沖天而起,沿著瓦頂騰躍追索。

洪世範和那名頌言師景古左右兩側飛馳,居中的湯光經道,“這個魏大武背後還有窩子,不管是什麼人,敢對伏龍營辦案出手,那就是以太浩盟為敵,以我大梁為敵,立即堵住他們,今日要一併把他們給端了!”

……

隔街的琴行之中,佩劍女護衛稟報,語氣裡頗有些幸災樂禍,“三公主,湯光經第三旗隊圍堵的魏大武另有幫手,牛車帶著燃燒物衝撞巷弄,造成了混亂,同時一個隱藏在對街茶鋪的人出手將人救走,伏龍營第三旗這回被攪得灰頭土臉!救下魏大武和他女兒的那人會禦使一古怪飛物,左衝右突,伏龍營圍勢都被突破!”

那麵容罩在白紗中的女子美目看來,道,“湯光經就為了抓捕一個魏大武邀功,脅迫傷害無辜女童,此人為人之卑鄙,名不虛傳。不過伏龍營第三旗有備而來,還被突圍救人。有點意思,小芸,你說……會是那個墟場的人嗎?”

身為公主扈從的賈芸道,“我覺得十有**就是了。湯光經先從兩個他殺死的遊方煉炁士那裡發現了交易得來的蝠魚肉,又鎖定了魏大武,那個墟場人士估計已經發現被躡上了,所以纔會出手救援魏大武。”

賈芸又皺眉道,“所以這湯光經真是可惡,他殺了那兩個煉炁士,又動手打草驚蛇,讓三公主追查那地下墟場的行動頓時橫生枝節,讓我們非常麻煩!”

三公主道,“父皇曾說過,遊方煉炁士,可以不必對他們太過苛刻,人走上修行道路,不一定是為自己的求長生,不一定都是自私自利,貪婪凶惡之徒。有的也有難言之隱,或是想留住最珍惜的人或者事。所以不能一概而論。而且事實上,我大梁很多願意為朝堂效忠的遊方煉炁士,未必都是從他太浩盟提供而來。太浩盟這些年插手的事務,太多了。”

她停頓了一下,蓮指在琴上輕輕撥動,“大梁可以容納一些遊方煉炁士生存的空間,可以給他們透一口氣。但是掌握著大量修行資源的地下墟場,其主人是誰,是什麼樣的機構,有什麼樣的目的,卻是我們必須掌握的。”

“所以我要為父皇做這些事,為其分憂。”

三公主起身,來到窗前。

從琴行二樓的亭台看下去,那裡已經有了數個紫袍人士。

他們腰佩魑龍玉佩,正是大梁官方認證的聚賢殿煉炁士。

大梁三公主得梁王授意,收羅一批忠於大梁的修行者煉炁士,主持聚賢殿,負責維護大梁的穩定。

此時的她,所查的就是那座已經在大梁存在了很長時間,但卻始終神秘莫測,提供給大梁遊方煉炁士以交易換取各類物資的地下墟場。

這座墟場之神秘,之神通廣大,讓三公主認定了這是自己聚賢殿遇上的一個勁敵。

根據聚賢殿暗中調查多時鎖定的兩個遊方煉炁士身上,他們已經確認了對方是參與了墟場交易的“鬥篷人”,就在密切監視這兩人之間,誰知道伏龍營第三旗會橫插一筆,不光殺了那兩名遊方煉炁士,湯光經還通過細作發現了用蝠魚肉給女兒治病的魏大武。

由此動手,本來聚賢殿是打算在湯光經抓捕了魏大武之後,以逸待勞,將人截走,以通過魏大武調查地下墟場。

誰知道變故陡生,竟然有人不顧以伏龍營為敵,公然營救魏大武。

於是現在隻要把對方躡住拿下,對於那個地下墟場的調查,說不定就將取得重大進展。

三公主站在亭台之上,下方聚賢殿“鷹眼”開口,“二人已經竄入水井巷!此時在第三弄巷穿行。”

三公主踏足欄杆,提身輕靈飄下,整個人如謫世仙女,點地之後,道,“那我們就去會會他。”

下一刻,身子輕忽間已經飄到了對麵街區。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