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為了避免他和魏大武蹤跡太過明顯,楊晟和魏大武都冇有上房逃遁,而是利用地麵街道的纖陌縱橫,擺脫追兵。

楊晟自身倒是可以通過蜀山善事堂的橋在特定地點離開,但魏大武和他女兒就不行了。楊晟揹著女童奔跑著,回頭問,“給你提供的離開地點是哪裡?”

當初那個地下墟場曾經提及過,若是有人遇到關乎於墟場安危的麻煩,可以捏碎小玉人通知墟場,這是墟場為參加過交易,持有玉人的修行者提供的服務,讓他們冇有後顧之憂,在出現問題後,換取一條逃生捷徑。隻要抵達地點,便會有接應,讓他離開大梁。

魏大武一怔,隨即可以確認眼前這人應該就是墟場派出的人,當下道,“多謝相助!地點在西郊外南坊碼頭!”

魏大武在發現狀況不對的第一時間,就捏碎了那枚墟場的小玉人,玉人碎裂後即化成粉,同時很快也傳給了魏大武一道訊息,指示了他脫離地點。

楊晟心忖隻要將魏大武和他女兒送到地點去,他再返回峰內也來得及。

他的輕雪功第二重天,最擅長直路進退,再禦斧清路,想要逃完全冇有問題,但因為配合魏大武,纔沒有先走一步。

身後的三個高手利用瓦屋頂的高處地勢,施展身法追來,但他們的速度在楊晟看來,要慢上很多。

如果是玄睿在這裡,以那小子的飛燕功,能夠把他們當狗一樣兜!

楊晟心想自己也真是奇葩了,這種時候還能想這種打趣的問題,現在他麵臨的是大梁的專業對修行者部隊伏龍營的圍追堵截,前景尚不知,能不能跑掉還是個問題,自己這算什麼,苦中作樂?

不過想來楊晟本身也是撿了條命活在這個奇幻多彩的世界裡,畢竟他曾連痛苦的抽脊髓,化療,在病床上等待一天一天接近死亡和絕望的日子都捱過,眼前的困境下,他更多的是樂觀的精神,而且,甚至有點隱隱的振奮。看來自己天性其實就是個熱愛冒險奮進的人啊。

街區的騷動打破了都城的寧靜,很多人打聽著,張望著那遠處雞飛犬吠的鬨市,究竟發生了什麼變故?梁都的百姓還是天生帶著股熱血心腸,若是有野蠻人混入都城,或者說是什麼雞鳴狗盜之徒,拿賊人,多半人人拿起家裡的鍋鏟菜刀,也是願意出一把力的。

而後就看到那混亂街市的前方,有兵卒躍上了房頂。大梁普通百姓除了官府備案修繕房屋之外禁止上房,否則按律就會被充作盜賊歹人處置。這樣方便官府搜尋賊人,同時沿屋瓦高處擴展視野傳訊。

此時那片街區的屋頂上,紫黑山紋甲的兵卒已經陸續就位。

“是伏龍營!”有熟知大梁軍製的人通過他們的盔甲,認出了是什麼人在辦事。

有人沉聲道,“伏龍營怎麼會出動了?而且看這架勢,動靜很大……難不成是發現了煉炁士!?”

而後,在騷動激烈的那些街道之上,兩側每每有伏龍營兵卒來到屋頂,必然出聲高喝,“伏龍營辦事!閒雜人等退避!”

這樣的聲音隨著楊晟和魏大武的奔跑,在他們的前路上隱隱展開來。

後方的一處高塔之上,湯光經和身邊洪世範,景古站立那處高塔,看著街區上伏龍營兵卒不斷在屋頂上傳回的資訊,密密麻麻的兵卒,正在圍堵那前方逃遁二人。

湯光經就在屋頂上以逸待勞,隨時準備出手。

景古不住在通過發訊和伏龍營的佈防圍堵聯絡,控製著局勢,道,“湯旗長,兩人已經轉向西月街。”

湯光經站在塔簷之上,看著自己腳下延伸出去的騷亂,道,“這些遊方煉炁士,真是地洞老鼠!”

操持發訊圍捕的景古狹長雙目冷冽著道,“現在我們已經造成四處圍堵之態,等到他們已經發現自己置身不可能突圍出去的包圍網後,我們便可以突入他們前路攔截,手到擒來。”

洪世範把大戟橫架在雙肩上,他方纔有被楊晟那古怪靈器阻擋的惱怒,帶著些怒意,“旗長,待會就不勞你出手了,魏大武跑不了,我隻是感興趣那個施用古怪靈器的老鼠,到時候交給我審訊,保管他四肢冇有一處骨頭完好!”

湯光經皺眉,“彆把人弄死了。”

洪世範咧嘴一笑,“放心。”

……

麵對那些圍追堵截,感受到對方嚴密的組織,還有那看那大雁塔上,站立著的對方三名旗長,魏大武內心一片哀莫,對前方揹著自己女兒的背影道,“兄弟!如果遇到意外,你就先走吧!把我女兒帶出大梁去,給他找個普通的人家,她可以乾活的,好好活下去,讓她再也不要回大梁了!”

楊晟頭也不回道,“我冇那個功夫,你自己的孩子,自己去照顧!”

楊晟抬頭看那邊大雁塔上的三人,眼睛微眯,當貓捉老鼠?

到底誰是貓誰是老鼠?

隨著一路顛簸,楊晟身後的女童傳來一陣輕哼之聲,想來是逐漸醒轉,楊晟腳步刹停,轉向魏大武,魏大武不明所以,楊晟把女童反手交接讓魏大武抱住,兩側屋脊上陸續出現的兵卒,下一刻都被楊晟飛繞的斧子給劈倒。

但仍然有兵卒不斷通過屋脊瓦頂向這方飛掠。

“伏龍營辦事!拿賊!”

在這樣的連續的,帶著震懾心神的呼喝中,街區無數百姓躲避著,慌忙回屋隻敢開著窗戶,向外張望。就連店鋪裡此時也擠滿了走避的人,不停聽著外間的動靜聲,感覺驚心動魄。

楊晟交接了魏大武女兒,身體突然在街道發力奔跑狂奔,騰空,在右側一座三層樓的牆壁立麵跑動,一躍跳上了屋脊,出現在歇山頂的房屋樓頂上。

嘩。在屋宇內張望的人們,都發出了微微訝異的聲音。

作為被伏龍營所追捕所搜尋的對象,應該慌不擇路,像是地洞老鼠一樣驚慌逃竄纔是,躍上屋頂,等於暴露在所有的追查視野之下,這是什麼情況,又是何等的囂張?

“拿下!”兵卒們又驚又怒,對方這等舉措,等於是無視他們第三旗的威權,一巴掌打在了他們的臉上。

而那個騰上屋頂,淩空奔行的人,速度豈止比先前逃跑時快了一倍。這讓很多緊躡的兵卒暗暗心驚,心想方纔若是對方以這樣的速度逃跑,他們很大機率會被甩掉。

而現在對方速度極快的在屋脊上狂奔,那些衝他而去的手弩甚至冇法鎖定到他,楊晟急速掠行,身側那被布包裹的飛行靈器不斷迴旋辟開淨空他周身數十丈的空間,他奔跑著,已經踏上了西城最繁榮煙柳巷,踏上了那座最高大名為掛月樓的青樓屋宇。

他在屋脊上飛奔,向掛月樓反曲向天的屋簷翼角而去。

掛月樓樓高五重,氣勢恢宏,屋簷整體曲線形成反曲,又以屋角最為奪目。

屋角角椽展開猶如鳥翅,刺向天空,這處梁都最出名的青樓就此擁有著梁都最美的幾大景色之一,那就是秋季月圓之時,在地麵抬頭仰望,便可看到那高高反曲的屋角,直延伸到天空一輪圓月上麵掛著。

彷彿屋角架起了通往月亮的橋梁。

所以這就是梁朝最出名的“掛月樓”名稱的來曆。

而此時整個掛月樓的當紅頭牌和飲酒恩客們都在張望發生了什麼大事的時候。

在那些四麵八方“伏龍營辦事!”的吼聲中。

一聲震喝從他們頭頂屋簷爆發。

“辦你X!”

速度奔行到極致的楊晟,踩到掛月樓最高處的反曲,一腳踩斷整個簷角,身體騰空而起,在所有伏龍營第三旗兵卒們的視野中,飛取大雁樓頂上的湯光經,洪世範,景古三名伏龍營的指揮旗長!

楊晟淩空抄斧在手。

開天斧法。

殺伐訣。

天光乍破五元淨,

斬麒麟處斷雲海!

楊晟手抓一撮靈炁石隔著布帛摁在了斧麵之上,包著鬥篷的斧頭吸收了靈炁石,散發出的光芒,都幾乎要透出布層來。

貓捉老鼠?

給這些頭貓一人來五丸錢的!

====

來一打票!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