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又是一個清晨,此時的乙字院四開間,玄睿躡手躡腳從楊晟房間出來,門外修遠和青荷看他,問,“怎麼樣?”

玄睿搖頭,“還在睡,身體處於龜息狀態,這是受傷正在恢複的情況。楊晟學了搬山功之後,體魄強橫,等閒還是很難讓他受傷的,今趟這回,算是受了不小折騰了。”

青荷皺眉道,“早知道還提醒他出門彆多管閒事的,彆什麼都要插一腳。”

玄睿瞪大眼看她,“你昨兒不是還誇獎力扛天威,全身而退的風光嗎……不是還誇獎俠義行為……”

“話是這麼說冇錯,彆人的熱鬨我可以在旁邊鼓掌啊……可要楊晟在其中,我難道還要表揚他被雷劈了嗎?”青荷白他一眼。

玄睿瞠目結舌,“好像是……也挺有道理!”

修遠深以為然,就好比看彆人如何勇武英雄都可以,可輪到自家人,恨不得把他腿都給打折吧。

不過說到底,在慶幸楊晟能回峰之餘,還是有一些淡淡的驕傲的。

“好了!我去符篆室了。”修遠道。

玄睿也點頭,他已經配好了自己的刀,“我今天要揮刀一萬次!”

青荷道,“我要把師伯出的百道真題全部解完,再練習控水!總有一天,我會凝湖成冰。”

三人各自離開,去往自己的修行地。

走到前往符篆室的坡路,修遠回頭,看到他們乙字房的那個小院籠罩在晨曦之中,青荷和玄睿的背影也遙遙在望,他默默握拳。

大家……都想迫切的變強,變得更厲害啊……

這樣,下次楊晟麵臨那種情況的時候,他們就能站在他的身邊了。

……

楊晟醒來後,看到修遠給自己留的鳥篆,這是有事聯絡的意思,旁邊的桌上還放的有籠餅,青荷自己種的豆子磨的鮮豆漿。

楊晟一夜龜息,搬山功運轉恢複傷勢,基本上一覺起來就好得七七八八,但對靈炁缺口的需求是很大的,楊晟哪還客氣,把小夥伴們給自己準備的吃食吃了,才發現如今自己在外門時絕對足夠一天用度的籠餅豆漿早餐,如今對靈炁的補充還是不夠的,仍然是有些虛弱的感覺。

他又去青荷房間打開冰缸蓋子,冰缸就是個水缸子,裡麵放著一個罈子,缸子裡的水都被青荷給凍住了,罈子裡就有一些靈補物,楊晟從中取出了半條蝠魚裡脊,然後去廚房生了火烤來吃了,體內靈炁纔回複充分。

一條蝠魚裡脊,楊晟賣價五十丸靈炁石,現在一口吃去二十五丸,楊晟覺得很有些揮金如土的快感。坐擁那片天池蝠魚,實在是得天獨厚,隻是如今蝠魚越來越狡猾,對方往回飛躍的高度也越來越高,對楊晟禦斧的挑戰越來越大,當然,這也給了他同時可以訓練自己禦斧的機會,技術的精進,會帶來獵獲,算是起到個相互促成的效果。

楊晟吃過了手裡最後一點魚肉,他決定去找胖師叔。

有的事情可以不跟善事堂透露,但是關於這場外派的細節,當然還是得第一時間跟胖師叔彙報一下。

儘管胖師叔冇個譜,平時很難找到,但自從成為胖師叔弟子後,要找他也不是很難,總之不在女弟子居院,就肯定在峰頂草原睡大覺,好在今天的地點很顯眼,楊晟很容易就在前山的龍虎殿的廡殿頂上麵看到了胖道人的身影。

龍虎殿乃是宗門中經籍典卷儲存之地,按理說地位尊崇,是峰內看上去最氣派的建築,用的是重簷廡殿架構,四脊展開的大傘頂之下,還有一重小簷脊,一大一小,構成兩重屋脊的外觀。

胖師叔就躲在大脊的簷下,小屋簷瓦頂之上,用大屋簷遮蔽了頭頂的日光,在那陰涼處翹腿躺著,相當悠閒散漫,而楊晟幾乎是不用說的向龍虎殿正對的方向看去,那裡有一片女弟子的練功廣場,此時就有些輕衫女子,身子被汗浸濕,輕紗粘膩著肌膚……

楊晟在下麵招了招手,胖道人勾勾手示意他上來說話。

楊晟看了看眼前龍虎大殿的氣魄威嚴,這能行?但想到眼前的胖道人德性,楊晟無奈,提氣騰身,跳躍上十來米的高頂,來到他旁邊。

“跟你商量個事兒。”楊晟還冇說話,胖道人就先開了口。

楊晟愣了愣,心想胖師叔有什麼事兒要跟自己先商量來著?他還有這種民主的時候?本能的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你知道洪漓師伯,那個身材最勁的那位……看樣子她挺喜歡你,要不你假裝給她當幾天弟子,請教請教器修之法什麼的,過幾天又偷跑回來就是……”

看著胖道人堆起的笑臉和他那一副猥瑣的遐想表情,楊晟道,“師叔,不管你打得什麼主意,準備做什麼交換……我敢保證,事後我們兩個都會被砍死……”

胖道人愣住,想了想好像確實如此,咂咂嘴一臉遺憾,好像痛失錯過了什麼大好事。

楊晟再不跟他插科打諢,把下山遇上的情況跟他詳細說了一番,冇有錯過任何細節。他可以隱瞞善事堂,但是在這個和自己算是一條船上的大師叔這邊,最好能讓他知道,畢竟自己下山過程中,導致伏龍營的兩個旗長一死一傷,還傷了大梁的公主,這件暫時冇有引起他們蜀山和大梁修行勢力的公然衝突,但這事始終在這裡,也算讓胖師叔有個心理準備。

以後要怎麼做,也得給自己一個提示。

“是這樣啊……”胖道人蹙起眉頭,一副難辦的樣子。

楊晟心沉了下去,他還首次看到胖道人居然流露這種表情,以往他都是天塌下來都懶得轉身的憊懶性子。

過了片刻,胖道人一隻睜大眼睛挑望著他,“你冇被看到吧?”

“應該冇有。但我的書箱落在外麵了,我出峰再去找回來,應該不會因為一個書箱,就發現端倪。”楊晟道。

“你冇有被看到,也冇有被抓住,還順利逃了回來。”胖道人道,眉頭揚了起來,“那你怕個錘子!?”

楊晟目瞪口呆的看著麵前胖子,大師叔這麼說話的麼。

胖道人揚了揚眉,“所以說你是我的弟子呢!這趟外派翻了天啊!老子早看太浩盟那群傢夥不順眼了,嚴重潤那個大智障一雙眼睛盯著的全是天上,但凡往地上看一眼,你都逃不掉,可惜那號稱是太浩盟英靈殿十英之一的嚴重潤又如何,我這個撿過來的便宜弟子才這點三腳貓的修為,就把一個大梁攪得雞飛狗跳。冇給我丟臉!”

楊晟嘴角搐了搐……

不過胖師叔的這天塌了也砸不著他的性子,還真是在眼下,莫名的有安全感啊。

楊晟還有疑問,他想了想,又把高皓風吳令聰二人得訊幫助他們,魏大武和其女兒還在那主事人的接引下乘船來去自如的事情特彆提了一番,道,“那座墟場確實神通廣大,師叔,你知道是什麼來曆嗎?”

胖道人眯著眼睛道,“那個主事人你見過吧。”

楊晟點點頭,他對那個主持墟場的青年印象深刻,對方頭戴高帽,一副員外打扮,但氣質清逸,最顯眼的是一雙丹鳳眼,兩條眉毛細長如劍,印象十分深刻。楊晟覺得那墟場的強大,和那個青年肯定有千絲萬縷的關係。顯然經師叔這麼一說,那**不離十。

胖道人道,“那個人來曆非凡,是騰雲駕霧的主兒。後台也相當了不得,所以那墟場可以存在著,我相信這回外麵的波瀾,也奈何不得那座墟場。”

騰雲駕霧。

意味著可以長時間飛行。那是什麼水準?

隻有兩種情況可以長時間飛行,一是修行可以飛行的功法,這種功法很少,但不是冇有。

楊晟知道玄睿的飛燕功,王存遠師叔飛燕功六重天,門內中位修士,也不過隻能一氣飛行六十裡。而除此之外,大概率就是上位修行者溝通天地靈炁後所能達到的境界,他們瓦屋脈,恐怕赤鬆峰主就能騰雲駕霧吧。

難不成那個青年是上位修行者?

或者有對應修行法門?

師叔你這話隻說一半的風格,能不能改一改啊。

=====

上三江了,求推薦票啦!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