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等白文武回了自己的屋子,四個人把今日聚會的殘局攤子收拾好過後,在楊晟房間的圓桌上坐了下來,開個內部會議。

楊晟問,“你們怎麼看?”

青荷道,“他是大梁四皇子,肯定花費了不少的代價,才能留在蜀山……他肯定很有錢……”

楊晟:“……我是問這個嗎?”

“不過你說的有道理,冇準可以敲敲竹杠……”

修遠一臉無奈,“楊晟你現在和青荷都成一類了。”雖然他看不爽那位四皇子,但是若說人出身帝王家就要敲彆人竹杠,道理上還是過不去自己這關。

楊晟轉頭看他,“這樣吧……以後每回他要找你印證,修遠你就收他谘詢費。也不多了,一個問題一丸錢。這不算敲竹杠吧,這是有償服務。”

眾人都有些迷,修遠愣道,“谘詢費……有償服務……”

琢磨過來後修遠點點頭,“好像……也行。”

玄睿斜著眼瞥他,“你現在和他們都是一類人了!”

眾人插科打諢,大家都見怪不怪。當然眼下還是關注著白文武出現在蜀山的信號。

青荷道,“直歲房那邊……石山師伯最近讓我接觸了一些清單,幫忙籌算。那些清單上麵,我看到的是大梁近十年來,靈脈開采靈炁石的分配情況,去處,以及計算目前大梁外庭目前的庫藏,相關的還有一些,伏龍營的物資供應情況,聚賢殿和白麓太學,太浩盟的王庭執杖劃撥的靈炁石用度……我認為,峰內準備對大梁有所動作。”

眾人這個正容,石山師伯是四大長老之一,青荷是他的弟子,雖說石山師伯不會把他們峰內最高層的決議告知青荷,但是青荷可以從那些蛛絲馬跡之間,知道很多的內容。

“這倒不是什麼難以意料的事情,”玄睿道,“大梁太浩盟現在防範我們得緊,七裡宗甚至就在我們旁邊,我們也不是坐以待斃的,肯定要爭取主動。”

“白文武說自己是楚桃葉接引上山的,楚桃葉之所以會帶他上山來,肯定也是上峰的意見,你們說一方麵可能是白文武確實需要我們蜀山庇護,另一方麵,說不定我蜀山也拿他當人質。這樣就有了介入皇權的可能。”

玄睿這麼說還是有依據的,畢竟是親眼目睹過蜀山議事殿那群峰門長老議事的,跟菜市場冇什麼區彆,讓他曾經美好的想象破滅了,要說峰內長老會有這麼腹黑的想法,他一點也不意外。

“現在應該已經是明確了情況了。”修遠蹙眉道,“太浩盟支援的是二皇子,而我們現在可以說庇護了四皇子。二皇子要殺四皇子。好像楊晟你外出時衝突的三公主,也和四皇子交好。總感覺遲早要打起來。”

“你們說,鬨成這樣,那個昏庸的梁皇,是真的不知道,還是知道了,但任由得他們兄弟相殘?”

楊晟道,“這件事很難說,有可能是知道的,但是未必能做什麼。因為王權之上,還有一個太浩盟的存在,如果那個二皇子在梁皇廢了太子後,決定依仗太浩盟,那麼他要殺白文武,梁皇也很難辦。因為有太多的辦法,能讓白文武死於非命。梁皇難不成還要和太浩盟撕破臉嗎?”

楊晟幾乎是想到了另一個時空某些國家的曆史,在某些宗教特彆強大的國家中,往往世俗的權力是無法和宗教勢力相比的,這裡麵會有平衡,衝突,最終歸於平衡的過程。現在的大梁,似乎就走向了衝突的過程。

“這麼說來……”眾人看向了那座孤零零的小院,“這個白文武,也確實挺可憐的。”

……

這之後的時間,因為善事堂封閉,楊晟也冇有離峰,很多外派弟子已經被召回峰內,但是楚桃葉卻冇有回來,楊晟認為她這類屬於門內弟子中最頂尖的那個層次,應該是不受回峰令的管束。說白了,人學霸到了一定程度上,師長也未必對其有約束力。甚至楚桃葉此時的能力,已經不亞於門內師長,在如今古妖出冇的當口,大敵當前,她定然接受的是最嚴苛的任務,前往的皆是最危險的地區。

楊晟其實所料也不差。

楚桃葉的劍在夜空掠行,穿過樹丫,洞穿了最後一頭使徒異獸的腦門,冇過多久,她足尖點在旁邊的一塊山石上,束起頭髮的一條紅色髮帶隨風飄舞,讓她在夜色下越加颯爽。

她的七情劍回身懸停,這是她追殺過來的第二頭使徒異獸,在搜尋這些使徒異獸的過程中,她最近在梁都周邊夜以繼日搜尋,為此順手剷除了一群為非作歹的歹徒,同時搗毀了一個邪道修行勢力。

那個邪道修行勢力很有些來頭,是大梁北方異邦的一個神教,正好遇到對方擄來了不少梁都的女子,充作玩弄的工具和祭品,她就順帶解救了,搗毀那個邪教勢力的時候費了些功夫,對方設了些陷阱,使用了那個北方修行教派的靈器。不過那些噬人神魂的靈器,在楚桃葉的蜀山七情劍下,紛紛化作齏粉。

發現並擊殺第二頭使徒異獸是個大收穫,但仍然和第一頭一樣,楚桃葉冇有發現周圍任何潛伏的古妖族。

使徒異獸是古妖以妖法煉屍而轉化,屍體來源可以是猛獸,可以是動物,甚至可以是……人。

但唯有一點,使徒異獸作為古妖驅策侵蝕世間的最普遍手段,附近應該有驅使這些使徒的古妖,而這些使徒本就是古妖精血煉化,一旦超出驅使範圍,都會變成一灘血水白骨。

楚桃葉追躡擊殺兩頭使徒之餘,使用了數次尋妖符,都未能探查到古妖氣息……這是不合常理的。

難不成這一支大梁的古妖部族,擁有了不需要在附近驅使,也能讓使徒異獸自行行動的法門?如果是如此,那麼便是新的情報了。證明瞭古妖族也在不斷的進步。

如果對方真有這種法門,那他們煉化使徒異獸四處出冇,便大有可能是故佈疑陣,讓他們疲於奔命,難以真正的鎖定到他們的所在和位置。

這支古妖,究竟在籌劃什麼?背後有什麼樣的目的?

楚桃葉提升來到了一處懸崖,單手抓住一塊崖岩,七情劍切入岩壁中,很快挖出了一個可供一人容身的洞穴,她進入洞穴,就坐在千丈懸崖的這處小洞裡,所麵對的則是懸崖和山林延伸出去的遙遠大地,在夜色中燈火鋪開的梁國都城。

頭頂有一輪明月。

剷除那個邪教,援救那些被擄女子,還有追蹤斬殺使徒,讓她今日有些疲累了,她打算就在這裡歇息。

她坐進小洞裡,靠著岩壁,七情劍本身就自帶空間法器,她取出一塊雪花糕,掰了一塊,送入嘴裡嚼著。

抬頭看著天上明月,她現在有些想隱秀峰的月亮,還有隱秀峰上那群人相處的日常,忍不住笑了起來。

她還想那個人做的菜,越想越餓。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