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猛然抬起了手抓住怪物的下顎,狠狠用力,哢嚓一聲,怪物慘叫就滾在了河裡麵,瞬間,這裡的一幕發現了變化。

隻見河裡麵的水冇了,緊接著這裡開始塌陷,狼王見此猛然一把跳了下來,抱著自己的主人朝下麵陷入。

我靠!

夜九歌不知道滾了多久,終於滾到頭了,她毫髮無損被狼王抱在懷裡麵,而狼王的頭卻是磕破了。

見到這一幕她心裡很是心疼。

一把就抱住了狼王,“你疼嗎?”

狼王見主人抱著自己很是乖巧的埋在她的懷中,它早就把主人當成一輩子的伴侶了,無論主人做什麼它都要保護她。

直到它死的那一刻。

狼王嗚嗚的叫著,夜九歌的心裡疼的要死,“我看看傷口。”

還好傷口不是很嚴重,隻是碰到了石頭上流血了,她發現她們掉在了一處洞穴裡麵,這裡四處都漏風,地上都是人的腳丫子印記,難道她們來了入口?

現在也管不了這麼多了,先給狼王包紮。

好在她隨身攜帶了藥,她拿出了隨身帶的金瘡藥給它撒在傷口上麵,再扯下了自己的裙子給它腦袋上包紮起來。

包紮起來後,狼王的頭上有一個紅色的小花兒,很是可愛萌萌噠。

“行了,我們繼續走吧,小心點彆發出聲音!”

她可以確定這裡應該就是鬼穀的入口了,所以她們也走的很小心,狼王聽的懂她的話,在她麵前很是小心。

很快,一人一狼就走到了山洞的儘頭,山洞裡麵都開著花兒,很是鮮豔,這是她從來冇見過的花兒。

出了山洞之後,眼前的一幕也讓她徹底震驚了。

隻見她們來到了一處懸崖峭壁之處,這裡看下去下麵綠樹成蔭,鳥語花香,無數的紫色花兒把整個鬼穀都給包圍了起來,就好像來到了天堂一樣。

而且,從這裡看下去白霧迷茫,似乎來了仙境。

這裡就是鬼穀了?

夜九歌來不及多想了,當務之急是要找到霍北然在什麼地方,先找到他人再說吧。

正想看著怎麼下去的時候,突然,山洞裡麵傳來了有人說話的聲音。

夜九歌立刻和狼王找了個地方藏起來,靜靜的挺著來人說什麼。

“我們這次要辦大喜事兒了,置辦的東西都好了嗎?”

“姐姐放心,都準備好了,我們還是快回去吧,晚了小姐該不高興了!”

“小姐都要嫁人了,這脾氣還是這麼倔,希望王爺能好好的管管她!”

“我看未必,那個王爺不是冇記憶嗎,他也冇多喜歡小姐。”

“噓,這些話彆在小姐麵前說,小姐會殺了你的!”

說話間,兩個姑娘來到了懸崖邊,就在夜九歌想著她們怎麼下去的時候,卻是突然看到了一個丫鬟走到了一塊石頭旁邊,輕輕按了按上麵的按鈕,瞬間,不遠處就飛來了一個籮筐,緊接著兩個女子就進了裡麵,離開了!

我靠,這麼高科技!

等兩個丫頭離開後,她和狼王這才準備跟下去,她也照著那丫頭的樣子按了按那裡的石頭,瞬間,另外一個籮筐就過來了。

“狼王,走!”

一人一狼便朝著籮筐裡麵走,很快,夜九歌在古代坐上了纜車一樣的先進設備,等籮筐到的時候,他們就來到了一處湖中間。

我靠,這怎麼過去?

剛剛出來就犯難了,對年的岸上纔是宅院,可他們落在了湖中心,冇有船怎麼過去?

不得不說,這鬼母還挺狗的,自己住的鬼地方都這麼嚴謹。

狼王也犯愁了,耷拉著腦袋看著那些人在岸上,它抬起腦袋看著主人想問問怎麼辦,夜九歌也犯愁了。

怎麼辦,還能怎麼辦?

等唄。

她現在帶了一頭狼來這裡很容易被髮現的,所以她要設法找到霍北然所處的位置,隻要找到他就立刻帶走,關於那什麼洗腦的事兒回去在說。

這次就算綁也要綁回去!

就在她犯愁的時候,很快那邊來人了,是一個婆子撐船走了過來,有了!

等那婆子上來後,夜九歌立刻就抽出匕首抵住了她,“彆動!”

那婆子一愣卻是不急不躁,“你什麼人敢闖入鬼穀來,不想活了?”

“喲,還是個厲害角色,我問你,霍北然在哪?”

那婆子想動,但是不敢動。

“霍北然,我們這裡冇有霍北然!”

“少廢話,就是你們嘴裡說的攝政王!”

“原來是找王爺的,他在小姐那裡,小姐寸步不離的守著他,你想近身可不容易!”

“是嗎,帶我去!”

她現在已經冇節操了,那婆子突然呼喚出了一些蟲子朝著夜九歌這裡爬,夜九歌可不怕這些蟲子,她可是控物的鼻祖。

所以……

當婆子發現那些蟲子爬到她身上的時候她才知道自己碰到了對手了,“彆,我帶你去,帶你去!”

雖然這很冒險,但是夜九歌現在也管不了這麼多了,天塌下來也不能阻止她找男人!

很快,她們劃船來到了岸上,婆子有些緊張,“你這樣帶著一頭狼是走不了多遠的,這裡到處都是鬼母的人。”

“老太婆,你是乾什麼的?”

那婆子滿臉都長的是刀疤,一看就不是善類。

老太婆無奈笑道,“終於有人來收拾那對母女了,姑娘,不瞞你說,我纔是這裡的主人!”

“什麼?”

夜九歌這下明白了,為何在水麵上這婆子冇作祟,原來是因為這裡是她的,那麼,鬼母搶了她的地盤了?

“我是這裡的金花婆婆,專門研究蟲子和毒物的,可冇想到鬼母來了就把我給打敗了,現在讓我在這裡給他們掃地,姑娘,你到底是什麼人?”

金花婆子想知道夜九歌是什麼人,如果她能替自己打敗鬼母,這也是一件好事兒,所以,她準備幫她一把。

夜九歌聽到這話沉默一刻,“我是霍北然的王妃,夜九歌!”

“什麼,夜九歌?”

聽到夜九歌的名字,老婆子的臉都變了,而後她竟然朝夜九歌跪下來了,“原來是獸主到了,金花婆婆拜見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