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聽說是史上第一麵鏡子,封小弟瞬間有點眼紅。

小非哥對老大也太好了!香皂洗髮水特彆定製老大喜歡的薄荷味,小金金那麼好的橫刀直接送了老大,現在還有鏡子……

嗚嗚嗚,他也想和小非哥做好朋友啊!

可這話他不敢直接對著小非哥說。等人轉身走了,他才悄咪咪打開了送信的小木盒。

“十二哥你這樣不好吧,這不是小非哥送給大哥的嗎?你這樣私自拆開大哥的東西會被罵的。”

十三小聲叨叨。

十二郎瞪了堂弟一眼。

“你不說老大怎麼會知道?”

說著他朝十三揮了揮拳頭。

“老大要是知道就你告黑狀,老子揍你哦!”

十三不吭聲了,見他從木盒裡取了一枚玻璃鏡出來。

史上第一麵玻璃鏡略樸實,僅用普通的木質鏡框鑲嵌,和之前寧矩子演示的並無差彆。

但是!

十三驀地睜大了眼睛。

“呀!這是啥?!”

隻見在鏡子下麵的木盒底部,還靜靜地躺著一個奇怪的物件。

那東西是四個圓筒組成的,中間用鐵栓相連接,從外觀看十分古怪。

他就說!

十二郎略有些嫉妒地盯著木盒中的怪玩意。

他就說這木盒子那麼大,咋可能就裝了一麵鏡子?!小非哥肯定又夾帶私貨了!

“拿出來看看不就知道了?”

封慷伸手將那怪東西取出來,放在手中掂了掂。

“鐵的,還挺沉,這玩意怎麼用?”

十三也踮起腳湊過去看。他是個很機靈的小孩,先觀察了一下怪東西的外觀,很快就看出了些門道。

“這裡麵鑲嵌的是小非哥造出來的玻璃吧?”

小少年一邊看一邊唸叨。

“兩麵四個位置都嵌了玻璃,莫不是個鏡子?”

“鏡子?”

十二郎遠遠照了照自己。

“啥也看不到,這叫啥鏡子。”

“十二哥,能讓我看看嗎?”

十三哀求道。

“我就看一下,馬上就還給你。”

十二郎想了想,覺得自己私拆老大伴手禮這件事,還是有必要籠絡一下十三這小子的,於是便將怪東西遞給了他,叮囑道。

“你可得拿穩當啊,這玩意挺沉的,裡麵又嵌著玻璃,可彆給摔壞了。”

十三歡快地應了一聲,小心翼翼接過了鐵筒。

他先是研究了一下怪東西的結構,覺得這四個鐵筒的設計剛好可以用兩隻手握住,而關鍵則是那幾枚鑲嵌在圓筒中的曲麵玻璃。外側的兩個大圓桶距離較遠,於是十三換了個方向,湊近內側的兩個小圓筒觀察。

這一看,小少年倒吸一口涼氣,雙手握住圓筒的手指緊的發白,身體也變得無比僵硬。

“小十三,你咋啦?”

十二郎在一旁看得分明,但他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知道為啥堂弟忽然就不吭聲了。

但封忇冇理他,徑自倒吸了一口涼氣,身體不停地左轉右轉,眼睛死死貼在圓筒上。

“急死了急死了!你到底怎麼了啊!”

十二郎在一旁跳腳。

“這是……這是千裡目嗎?!”

終於,封忇結結巴巴,終於擠出了一句話。

“好遠呀,牛背山山頂的樹都看得到,小非哥是要送大哥千裡目啊!”

此話一出,封慷瞬間炸毛。

“啥千裡目?!就是你娘去道觀拜的那個神仙嗎?長了三隻眼的那個?!你看到神仙了?!”

“不不不!”

封忇拚命搖頭,且並不肯撒開貼在眼前的鐵筒,近乎貪婪地觀察著周圍的一切。

“不是神仙,是真的千裡目,我現在能看到很遠很遠的地方了!”

“哎呀!你急死我了!”

封慷終於忍不住,劈手將怪圓筒從十三弟的手中搶了下來,有樣學樣地貼在自己的眼前。

“啊,是能看挺遠,十三你咋跑幾丈外去了?!”

“十二哥。”

封忇拚命朝封慷做手勢。

“哥你拿反了,用小的那頭看。”

“噢。”

十二郎頗有些不好意思,翻轉了手中的怪鐵筒,然後下一刻,他便大叫一聲,一蹦三尺高。

“呀!真的!能看到山頭的樹啊!真的好遠!”

“哈哈哈,我也有了千裡目啦!真遠真遠!那樹枝還在晃呢!”

兩個小少年你爭我搶,誰也捨不得把這神奇的千裡目撒手。

一直到天快黑了,十二郎纔想起來自己要回城送信的事,心情驟然低落到不行。

他喜歡這個千裡目呀,能看到很遠很遠的地方,這簡直就是行軍打仗的必備神器!

試想一下,要是隨身帶著這寶貝,那周圍的溝壑和山形都儘收眼底,敵軍隻要一有動作立刻就能發覺,可以節省不少哨探的損耗。

尤其是從高處向下看,視野中所有的動向一覽無遺,敵軍無所遁形,實在太厲害!

他喜歡,他是真的很喜歡!

但十二郎並不是知道輕重的孩子,他其實在第一時間就覺察到小非哥送千裡目給大哥的用意了。

好東西,還是要用在刀刃上的。千裡目在他封慷手裡,隻能是他遊玩獵耍的玩具,白白浪費了寶貝的價值。

唯有交到大哥手中,讓它真的用在戰場上,那纔是千裡目的意義所在!

想到這裡,十二郎戀戀不捨地將千裡目摸了又摸,最後還是小心地放回到木盒中。

他的態度近乎虔誠,看得十三一頭霧水。

“哥,咱們不玩了麼?”

小少年輕聲問道。

以他對十二哥的瞭解,這可不像封慷的作風啊!

“玩什麼玩?!就知道玩!一天天就冇點正事麼?!”

十二郎學著自家大哥訓斥自己的口氣,伸手敲了十三弟一個爆栗。

“這是給大哥帶兵打仗的!軍國大事,哪能讓你雖然折騰!”

十三捂著紅腫的腦門,覺得無比委屈。

明明是十二哥自己不撒手地玩了一下午,咋還都怪到他頭上哩?!

家裡這些哥哥們,真是冇有一個像小非哥那樣又親切又講理的,一個都冇有!

因為身負送信的任務,騎著小紅馬的十二郎噠噠噠地奔回了定安城。

他回城的時間太晚,雍西關已經落了閘。

守門門官驗看過他的令牌,便找了個兵丁帶他入城。

“這兩日城裡商賈多,小郎君還是小心些,莫要被不長眼的衝撞了。”

門官說這話的時候,十二郎頗有些不在意。

他自小就是在這定安城裡長大的,誰不知道他封十二的名號,哪來那些不長眼的!

結果剛走了一會兒,他就傻眼了。

去墨宗上課這半月,定安城竟然起了不少變化。雖然此時已經是一更末刻,但路過幾個坊市的時候,依舊能看到燈火通明的場麵。

“噢,那大多是些客棧食肆。”

護送他回家的兵丁說道。

“聽說明天西海商隊有好貨送來,這幾日有不少商賈急著進城,這些都是趕在關門之前過來的。”

“這麼著急?”

封小弟驚訝道。

他覺得“西海商人”近期最可能的“好東西”,那就數銀鏡了。

千裡目不可能拿出來,玻璃又好運輸,算來算去,就屬那鏡子最適合。

何況今天上午他還和兩個堂弟親眼見證了鍍鏡的奇景,也就是一刻鐘的功夫,大塊平整的銀鏡就造了出來,若是鑲嵌一些鏡框,這對於墨宗的工匠來說根本冇難度。

“既然是來買東西,那他們拉過來的那些貨物是啥?”

十二郎指著不遠處被燈籠照亮的街市。此刻正有一隊又一隊的馬車,滿載著貨物被拉進客棧。門口的夥計們出入不停,正忙著將車上的苫布蓋好,防止貨物受潮。

“噢,那是要和西海商人交換的。”

兵丁笑著抓頭。

“聽說西海那邊不生麥穀,平素都是以羊肉為食,五穀都是稀罕玩意。那胡人掌櫃以前就住在城裡,對麥穀的價格知之甚深。但她不但不吭聲,還時不時自己也收些麥穀,想必是用來糊弄主家,中飽私囊了。”

“現在南邊的商人過來,都喜歡用穀糧交換,討好了胡人掌櫃能拿到好貨。南邊糧多,尤其豆子便宜又出數,賤價收入轉手換成棉布或是花皂,除去途中的損耗也比給銀錢有賺頭。”

“現在商隊會定期進城,商賈們也都會掐著時間趕到,城裡可熱鬨了!”

兵丁說了一路,未嘗冇有想要討好封家小郎君的意思。這其中的門道,十二郎可比他看得清楚,這哪裡是什麼胡人掌櫃糊弄主家,根本是他小非哥在大規模屯糧!

不過他並冇有打斷對方,就這樣一路聽到了大都護府門口。

進了府門,十二郎腳步不停地轉向了東院。

這個時間封愷剛洗完澡,正坐在書房看軍報。聽路勇報說胞弟來了,眉頭微挑。

“十二郎?讓他進來吧。”

封慷走進書房,先把那個木盒放在大哥麵前。

“哥,小非哥給你的信,還有伴手禮。”

封愷點頭。

最近他們之間的通訊變得很頻繁,有的冇的總會定期聊上幾句。大部分是他在引導寧非聊些日常閒事,偶爾彼此也會交換一些情報,討論中原局勢。

他打開木盒,先取出信通讀了一遍,然後拿起盒中的那麵銀鏡。

鏡中清晰映照出一張清俊的臉,垂落在額前的黑髮遮掩了眉間鋒芒,但唇角微微上揚起一個弧度,這倒是他自己都不曾知道的。

原來想到某些人,心裡的歡愉已經遮掩不住了麼?

他眼眸微斂,轉而看向站在一旁的胞弟。

“你怎麼還冇走?”

“哥……”

封小弟原地踱了幾步,從懷裡小心地捧出千裡目。

他回城的時候想了又想,到底還是覺得不放心把寶貝放在盒子裡。萬一馬匹顛簸把千裡目顛壞了咋辦?不白費了小非哥一片心意?

當然,十二郎也有點小小小的私心。

他實在喜歡這千裡目,偏知不是自己能保住的,便想著多拿一刻算一刻。

等交到老大手裡,多半就像小金金一樣,一去就再也不回頭。

“哥,不是我想私吞,是這東西太珍貴,我怕有差池。”

十二郎結結巴巴地解釋道。

“這是小非哥送你的好東西,我都好好抱著的。”

話雖然這樣說,但十二郎伸手出去的動作十分緩慢,從內而外透著濃濃的不捨。

封愷挑了挑眉,伸手從親弟手中接過鐵筒,上下翻看了一下,目光又轉回到封小弟的身上。

“這是什麼?”

十二郎驚訝了。

他以為信上會提起這千裡目的用法,冇想到大哥就像不知道一樣,難道小非哥冇說?

彆說,十二郎這次還真猜對了。

信是寧非之前造鏡子的時候寫的,一早就封入了信封。後來柳鐵的透鏡模具造的非常成功,他便嘗試著做了個軍事望遠鏡,冇想到竟然一次成功。

寧非想了想,覺得這望遠鏡還是給帶兵打仗的比較實用,便隨手放進了給暮野兄的盒子。

再後來……他真的是忙得忘了些說明書……

“是千裡目。”

封小弟一邊說心裡一邊滴血。

早知道小非哥冇提,那他是不是也有機會把東西賴下,暗搓搓將千裡目據為己有?!

但是不行!封慷!你得做個漢子,不能真像爹罵得那樣不學無術!

不是你的,就不能動一下歪心思!

封愷多聰明一人,聽到“千裡目”三個字立刻摸到了門道。

他先觀察了一下“千裡目”的外框,比較了一下眉間距離,便直接把小鏡筒貼在眼睛上。

下一刻,封慷看到一慣淡定的大哥“霍地”站起身,著中衣出了書房,手舉“千裡目”,站在門外的院落中四下遠望。

他先是對準不遠處依舊有燈火光亮的的白虎大街,然後又朝城門的方向眺望,最後,十二郎看到自家大哥仰起頭,將千裡目朝向天空。

老大……是在看月亮?!

封小弟背後的寒毛都豎起來了。

他怎麼忘了,晚上視野不好,但最適合看月亮啊!

白天的時候他也曾和十三合計看看太陽,無奈實在耀眼,兩人還冇等找到位置就扛不住,直接作罷。

但是月亮……

封慷的心火燒火燎的,恨不能馬上把千裡目從大哥手中搶過來,也衝著月亮望一望!

等了良久,他纔看到大哥緩緩放下了“千裡目”,長長舒了一口氣。

“非,他冇說什麼嗎?”

封大公子轉頭,目光沉凝地看向胞弟。

封慷想了想,微微搖頭。

“小非哥就隻說是送你的伴手禮,其他的並冇有彆的。”

“這樣。”

封愷抬起頭,定定地看著天上的月亮,好半天才輕歎一聲。

“這份伴手禮,可是太大了。”

“箇中情誼,也不知怎樣才還的清呢。”,,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