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沈雲嵐的那邊卻又下了一場大雪。

已經是三月天。

鵝毛大雪紛飛。

倒是沈雲嵐長這麼大頭一次見到這麼壯麗的景象。

沈雲嵐穿著大氅,漫步進雪裡,艾艾的大雪很快就將沈雲嵐的渾身覆蓋,就連沈雲嵐的眼睫毛上都飄上了雪花。

沈雲嵐輕輕的眨了眨眼睛,眼睛上方的雪花瞬間滑下,溫暖的融化。

喜鵲從房間裡蹦蹦跳跳的跑出來,“王妃,天氣太冷了,要不還是進去吧,萬一凍感冒了怎麼辦?”

沈雲嵐扭過頭。

喜鵲還冇有反應過來。

迎麵就被摔過來了一個拳頭大小的雪團。

剛好打在了喜鵲的額頭上。

翻開的雪團,瞬間從喜鵲的臉上落下。

喜鵲愣了一下。

反應過來之後。

笑著說道,“王妃,好啊你,你看我怎麼報仇?”

說著。

喜鵲迅速蹲下身,從地上抓了一把大雪,開始扔向沈雲嵐。

兩個人打成一團。

追風坐在房頂上。

懷裡抱著劍。

麵無表情的看著下麵的一幕。

隻覺得吵鬨。

一場大雪而已。

有什麼值得這麼開心的?

打雪仗這種事情,怕是隻有三四歲的小孩子才喜歡!

過了一會兒。

追風從房頂上落下,說道,“什麼時候啟程?”

他們是要繼續往北走的。

沈雲嵐停下和喜鵲打鬨的動作,“隨時隨地都可以。”

追風看了看雪,“今天晚上出發吧,我看這雪到晚上差不多就該停了。”

沈雲嵐皺了皺鼻頭。

心裡還在想,你難道是老天爺嗎?

結果到了傍晚。

雪真的就徹底的停了。

對此。

沈雲嵐忽然覺得追風這人肚子裡有點東西。

追風綁了馬車,把為數不多的行李放在馬車上,然後讓沈雲嵐和喜鵲進去了車廂,追風坐在外麵趕著馬車,一路向北前行。

“追風呀,路過驛站的時候,你叫我一聲,我要給京城裡寄幾封信。”

“知道了。”

乾乾淨淨的雪地上印出了一道又一道的車轍。

而他們住過的小屋。

也被遠遠的拋棄了腦後。

他們是要向前走的

——

春闈四月結束。

不負眾望。

孫寬取得了這一次的頭名。

隻等殿試。

江家再次在整個京城出了名。

而秦九月的學堂也在一次出圈。

不過孫寬之前的確是在其他的學堂上的,所以秦九月也冇有自己一個人攬下所有的功德,而是讓孫寬主動去到了之前的學堂,向之前的院長和夫子報喜,秦九月的這一舉動,倒是讓院長有些自愧不如,有些羞愧了。

不管怎麼說。

江家在三年之內出了兩個狀元一個頭名的事情,已經成了眾人口中茶餘飯後津津樂道的一件美事。

都在誇獎秦九月夫妻兩個人會教育孩子。

但秦九月真覺得這三個孩子取得成就和自己並冇有太大的關係,尤其是孫寬,這孩子有毅力,也有決心,不管誰給他這麼一個機會,他都可以一鳴驚人。

下個月。

趙雲天和錢金金,玉無瑕和趙盼盼,四個人選擇在同一天一起成了婚。

玉琳琅也千裡迢迢的趕來了。

秦九月送給他們的新婚禮物是每一對一家宅子,就在京城裡,距離江家不遠,以後依舊可以經常走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