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宴臣將酒杯一擱,挑眉看著她。在他能將人看穿的銳利眼神下,蘇柔婉的小把戲無處遁形。終於,她柔弱無骨的攀上他:“宴臣,我知道自己做得不對,但是我太愛你了,控製不住的想把你留在身邊……”聞著她身上濃重的玫瑰香,陸宴臣莫名有些恍惚。...

陸宴臣將酒杯一擱,挑眉看著她。

在他能將人看穿的銳利眼神下,蘇柔婉的小把戲無處遁形。

終於,她柔弱無骨的攀上他:“宴臣,我知道自己做得不對,但是我太愛你了,控製不住的想把你留在身邊……”

聞著她身上濃重的玫瑰香,陸宴臣莫名有些恍惚。

他從前是最不喜歡香水味的,所以方予禾身上始終保持著清甜的體香。

陸宴臣用力搖了搖頭,將那張蒼白而倔強的臉從腦海中揮散開來。

他眸光倏地暗了下來,伸手攬過蘇柔婉……

次日清晨,陸宴臣忽然因胃痛驚醒。

他起身走到客廳,廚房裡一個背影正在忙碌,小米粥的味道飄滿屋子。

“方予禾,多放點糖!”陸宴臣下意識開口。

蘇柔婉身形一頓,回頭笑道:“宴臣,你醒啦。”

陸宴臣眉頭微皺,隨即若無其事問:“上午我有會,還要多久?”

“馬上就好。”蘇柔婉連忙盛出一碗放在餐桌上。

陸宴臣接過勺子舀了一口。

入口粘稠,瞬間,他眉頭緊皺。

“啪嗒”一聲,勺子被撂在了桌上。

見他起身就要走,蘇柔婉麵上的笑容再也維持不住:“怎麼了?是不合口味嗎?”

“冇事,我吃不下。”陸宴臣隨口道。

蘇柔婉緊咬著下唇:“宴臣,我知道自己做得冇有她好,但我會努力去學的。”

陸宴臣一怔,猛然想起,方予禾之所以粥熬的好,是當初為他特意去找廣州老師傅學的。

“不用。”他淡淡開口,“你是你,她是她。”

蘇柔婉愣在原地,不甘的攥緊了手。

上午十點,陸宴臣抵達公司。

助理趙賀端著一杯咖啡進來:“陸總,東城那塊地的資料在您桌上了,法務部半小時後在會議室與對方律師見麵溝通。”

陸宴臣沉思兩秒:“我也去旁聽。”

看完資料,陸宴臣疲憊的闔上雙眼,胃部一陣絞痛。

他想要把東城老城區推倒,重建為商業區。

但老城區居民卻不肯認他的收購合同,甚至請了人送外號律界“**師”的方嘉翰。

也就是方予禾的哥哥!

幾次交鋒下來,陸宴臣公司的律師被銼的連脾氣都冇了。

陸宴臣冷笑,有這麼個“懂事”的大舅哥,他和方予禾想不離婚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