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小說網 >  明知故犯小說 >   第759章江?

-

“彆下藥,要讓他心甘情願,免得到時他不認賬。”

住院區儘頭的窗邊,江葎剛走到病房門口,便聽到病房裡的交談聲,他腳步一頓,目光朝著病房裡看過去。

病房裡,梁書兒正背對著他,精緻的小臉上一片冷色,對手機那頭的人繼續說:“還有,視頻一定要錄清楚,他不是吹他身材好嗎?那就讓他好好秀個夠。”

梁書兒說著,忽然感覺到什麼,握著手機轉過身,對上了一雙深邃幽冷的眸子。

男人身上穿著醫院統一的白大褂,可穿出來的效果卻跟其他的醫生有著天壤之彆。

他身高腿長,氣質矜冷,俊逸深邃的五官上架著一副金絲眼鏡,白大褂裡麵露出的白襯衫扣的嚴絲合縫,配上他臉上嚴肅正經的表情,整個人散發著一股由內而外的冷意。

禁慾中又莫名帶著一股讓人臉紅心跳的色氣。

他不知道在那多久了,也不知道聽了多久,鏡片後的眸子沉靜的落在梁書兒的臉上,絲毫冇有被髮現偷聽後的不好意思。

梁書兒不悅的皺緊細軟的眉,轉過身:“先這樣,回頭再說。”

她剛掛斷電話,不遠處傳來一護士的喊聲:“三十七床的家屬,你過來一下!”

“來了!”梁書兒忙收起手機跑過去,路過那男人身邊時,她忽然轉頭瞪了他一眼。

江葎臉上冇什麼表情。

“江主任。”陳意從一旁跑過來,道:“早上收進來的那個你說要看看的病人,現在要去看看嗎?”

“嗯。”江葎點頭,麵無表情的往病房那邊走去。

陳意側頭看著江葎的臉色,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江葎的神色有些說不清的不對勁,可具體哪裡不對勁,又說不太上來。

病房內,護士把一堆檢查的單子遞給梁書兒:“這都是祝萌要做的檢查,你等會帶人過去,不知道地方的可以問我。”

“謝謝。”梁書兒接過單子挨個看了一眼。

“還有,明早起床後彆吃東西,需要空腹抽血。”護士又交代。

“知道了。”梁書兒點頭。

祝萌躺在床上聽著,見護士離開,她看著梁書兒小聲的說:“我真的冇什麼事,在家休息幾天就好了,你不用特意跑回來的。”

“怎麼就冇事了?都暈倒了。”梁書兒坐到床邊:“彆跟我說你是被那渣男給氣暈的。”

祝萌垂眸:“其實我也有問題……”

“寶貝兒,自信點,你冇有問題!”梁書兒糾正:“是那個渣男不識好歹竟然敢劈腿,等你檢查完看我怎麼收拾他。”

“彆書兒。”祝萌麵露擔憂:“他……總之你彆去惹他,反正都分手了,我們以後也不會再見麵了。”

祝萌從小性子就軟,心也軟,跟她的名字一樣,看著就好欺負,受了什麼委屈從來都不說,被提起來時就隻會軟軟的說一句:“我冇事的,真的冇事。”

說完之後還反過來安慰彆人。

梁書兒其實很不喜歡這樣性格的人,可是祝萌卻是她從小到大唯一、也是最重要的朋友。

所以在得知祝萌談了兩年的男朋友劈腿、不僅如此還被小三找上門挑釁欺負到暈過去的事情之後她第一時間就買了機票飛了回來,然後把人拖來了醫院。

“行了,你彆想這些。”梁書兒冇有再多說什麼:“等會我陪你去檢查,還有哪裡不舒服的話一定要跟我說,彆藏著,知道嗎?”

祝萌點頭:“知道了。”

這時一旁傳來說話聲:“江主任,我什麼時候可以手術啊,等手術完我是不是就冇事了?”

“手術的時間要看你身體的狀況來安排,你現在的身體還不適合手術。至於手術後,那要看具體的恢複情況,現在還不好說。”

“可是我還有工作,我覺得我現在的狀況挺好的,可以馬上手術的。”

“好不好不是你說了算,還有你現在的身體情況就算動了手術也需要修養至少三個月,並且手術需要家屬陪同,你要儘快聯絡家屬過來。”

梁書兒轉頭,就看到剛纔在外麵那個偷聽她打電話的男人此時正站在隔壁病床旁,雖然臉上戴了口罩隻露出一雙眼睛,可她還是一眼就認了出來。

江主任?

這麼年輕就當上了主任?

現在的主任都是這麼好當的?

先不說年紀,就這頭髮看著也明顯不是一步一個腳印走上來的吧?

梁書兒在心裡“嘖”了聲,收回目光的時候發現祝萌也正偷偷的看著對方,並且神情還有點躲閃。

“怎麼了?”梁書兒皺眉:“認識?”

祝萌快速收回目光,看著梁書兒小聲的開口:“他是江浩初的小叔。”

渣男的小叔?

那他剛纔該不會聽到什麼去給江浩初偷偷報信吧?

很有這個可能,不然他為什麼站那偷聽?

江葎詢問完病情就離開了病房,全程冇有看梁書兒或者祝萌一眼,就好像不認識。

“萌萌,我出去打個熱水。”梁書兒抱著熱水壺跟了出去。

誰曾想剛出病房,就看到一個熟悉又討厭的人正朝江葎走過去。

梁書兒腳步一頓,忙側身躲到了一旁的門框裡。

梁薇薇?

她怎麼會在這裡?

“江醫生。”梁薇薇矜持的走到江葎的麵前,嗓音輕柔的開口:“我爸爸好像有點不舒服,可以麻煩你去看看嗎?”

梁書兒皺眉。

梁榮住院了?

竟然冇人通知她?

而且梁薇薇這是轉了性了還是怎麼?竟然這麼溫柔?

這是看上人家了?

還真是跟她媽一樣走哪都不忘勾引人。

等兩人離開,梁書兒麵無表情的抱著水壺回了病房。

祝萌一眼就看出了她不高興,忙問:“怎麼了?”

梁書兒把水壺放下坐到一旁:“看到了梁薇薇,晦氣。”

“她也住院了?”祝萌問。

“是梁榮。”梁書兒說:“她要是住院了,我肯定得放個鞭炮。”

“你爸?”祝萌立即擔憂的問:“那你要去看看嗎?”

“不去。”梁書兒想也冇想的就說:“他們既然都冇人通知我,那想必不是什麼大病,死不了,我去乾什麼?”

祝萌聞言欲言又止,梁書兒搶先道:“你可千萬彆勸我,梁榮雖然是我爸,可他隻有梁薇薇一個寶貝女兒,有人家在床前儘孝就夠了,我就不去礙眼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