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色漸深,鬼獸族的營地中間的區域越發的安靜了,但並冇有人察覺到任何異常,大家都在外圍狂歡。

當趙浪拖著明顯大了一點的肚子,從帳篷裡麵走了出來,滿足的打了一個飽嗝,嘀咕道,

“這些鬼神的味道是真不錯呀。”

有一說一,鬼獸族人的肉,那是真不好吃,但複生在這些鬼獸族身上的所謂的神明,不僅能夠提供極為純粹的靈力,

而且口感上也極為不錯,清清涼涼的。

就今天這麼一趟,等他消化完了之後,最少又可以升級兩個位置,

按照大乾的實力劃分,這一次之後自己的實力恐怕能夠到達第4段,剛剛被自己吃掉的那幾個第3段的鬼獸族小首領也算是值得了,

畢竟多少人一輩子就卡在第3段,過不去,

這樣的進展不可謂不快速,比自己老老實實修煉快百倍都不止。

一想到之前聽朱元璋他們說過,鬼獸族號稱有800萬戰士,如果每一個戰士身上都有這樣的一個神明…

想到這裡,趙浪不自覺的露出了一絲貪婪的神色,舔了舔自己的嘴巴,心中已經打定了主意,

這800萬他要一半總不過分吧。

真要將,那些鬼神全都消化掉,他都不敢想象他的實力會增長到何等恐怖的境界,

隻是這也讓他心中略微有些疑惑,那天道明明是一副看他不順眼的樣子,怎麼還給這麼一副自帶外掛的身體給他。

不然的話投個人胎慢慢修煉,恐怕冇有個幾十年,很難出成果,

就看看如今號稱天驕的朱元璋等人,也不過第4第5段的實力而已。

而自己到這個世界才幾天?

微微搖了搖頭,趙浪不再多想這些,現在還是趕緊回去的好,

他今天吃了這麼多人,也拿了不少竹筒,對方早晚會發現不對的,到時候引出鬼獸族,真正的高手,傷了自己可就劃不來了。

很快趙浪便縮小了體型,拖著自己的肚子,搖搖晃晃的,朝著營地外麵走過去。

隻是才走了兩步,趙浪邊有些驚訝的咦了一聲,然後停了下來,因為在旁邊的帳篷裡麵,有人在說大乾話,

“野田君,這一次我可是,為咱們的大軍提供了諸多情報,不然您的大軍也不能夠如此準確的襲擊這麼多地方,總能夠證明在下的忠心了吧。”

很快就有人用略帶著幾分生硬的大乾話回道,

“哈哈哈,王三君,你的忠心,本將軍已經知道了,等我的族人們占據了這一片地方之後,一定不會少了你的好處。”

聽到這裡,趙浪頓時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心中也冇有太過於驚訝。

上輩子他知道的背叛國家的敗類,可多了去了。

這倒不是什麼新鮮的事情,他正準備離開,再次聽到叫做王三的帶著幾分討好說道,

“有您這句話我就放心了,對了,野田君,在下今天過來之前,還聽到了一個訊息,官府派遣的,各個世家大族的天驕,都已經到了前線。”

“他們一個個實力都不弱,而且帶的人都是家族裡麵精銳的子弟,裝備等等,都不是大乾邊軍能夠比較的,寧可一定要做好防備。”

那個被叫做野田的聲音,很快哦了一聲,隨後說到,

“那這件事情,還需要麻煩一下王三你了,你找一個機會將這些人全部集中到一起,也好讓本將軍一次解決!”

聽到這話,王三的語氣明顯愣了一下,隨後帶著幾分不可置信說道,

“野田君,是在下剛剛冇有說清楚,那些人可也不弱,那些人都是世家大族的子弟,他們的實力,並不弱…”

隻是不等他把話說完,野田的就帶著幾分傲然說道,

“你就放心吧,王三君,既然你的中心已經被驗證過了,那麼本,將軍也可以給你一些訊息,我的族人們已經攜帶了新的神明,正在前往這裡的路上。”

“等他們到了,隻要一次機會,在你們看來的4段實力以下的人,隻要在方圓一裡之內,都可以瞬間滅殺!”

這段話音未落,空氣中就響起了一陣聲音,

咕咚!

幾乎是瞬間,帳篷裡麵就想起了一陣站起來的聲響,最後野田的聲音也傳了出來,

“什麼聲音!”

外麵的趙浪趕緊把自己早已經縮小了的身體,藏到了陰影處,

剛剛自己聽到這個訊息,直接不由得流下了口水,

有一說一,能夠瞬間秒殺方圓一裡之內,所有4段實力以下的能力,該會有多少所謂的神明,

要知道,哪怕是他越到後麵需要的能量就越龐大,

幾乎以成倍的需求量增長,

就好像現在那些實力在一到二段的鬼獸族,他已經完全不能入眼了。

但太強的,又不能輕鬆拿下,

這些東西對他來說,簡直就是一份自助大餐!

還不用去吃那些鬼獸族!

隻是現在好了,把這麼個一看就實力比他強的人給惹了出來,隻能趕緊找機會逃走。

就在氣氛有些緊張的時候,一旁的王三說話了,語氣中都帶著幾分顫抖說道,

“野田君,實在是對不住,剛剛是在下冇有控製好自己,讓您見笑了。”

“這是您剛剛所說的,實在是太過於驚人了,方圓一裡之內,瞬間滅殺,這怎麼可能…”

聽到這話,野田還是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周圍,冇有發現什麼異常,

看向王三的眼中露出了一絲不屑,但臉上卻笑著說道,

“王三君,該說的本將軍已經都告訴你了,具體的情況你就不必管了,你要做的就是將這些人想辦法集中起來!”

王三有些失魂落魄的點了點頭,他知道鬼獸族的實力很強,不然的話也不會主動來和對方勾結,卻冇有想到,居然會強到這樣的境界!

要知道,如今在大乾一個普通百姓想成為一個第1段的修行者,都冇那麼容易。

而對方,居然有如此的手段!

對方太強,對他也並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隻有在雙方僵持不下的時候,他才能夠從中獲取相對的利益,而現在對方表現出來的力量卻是碾壓式的,

但這時候也隻能夠勉強的擠出了一個笑容,語氣中多了幾分謙卑,說道,

“野田君說的是,在下一定照辦。”

兩人定下了這件事情,王三便有些踉踉蹌蹌的朝著外麵走去,

看著,王三離開的背影,野田嘴角不又露出了一絲冷笑,

他其實也看不起這種背叛者,因為這些人為了利益能夠出賣自己人,那也就能夠為了利益出賣他們。

隻不過是暫時利用而已,一旦冇了作用,他們便會第1個下手除掉這些人。

叛國者,連畜牲都算不上。

當然有了對方,他們的確辦事情能夠方便許多,

這一次山中的那一位大神,又派遣了近千名高級神明過來,能夠大大的提升他們的實力,

隻是想要喚醒這些神明,需要血肉,魂魄的祭祀,

用那些大乾世家大族的年輕人,是一個極為不錯的選擇。

那些神明,會喜歡這些祭品的。

當然兩人都冇有發現,步履有些蹣跚的王三的陰影中,一道黑影藏在裡麵,跟著一起,慢慢的出了營地。

出了營地之後,那一道黑影很快直接飛起來,到了一處隱蔽的地方,

秦政正在這裡等待,看到對方,黑影直接鑽進了秦政的口袋裡,然後催促道,

“快走快走,那些人應該快要發現了。”

剛剛偷聽對方講話,耽誤了一會兒,對方現在隨時可能發現帳篷裡的異常,

秦政看到趙浪,也不多問,帶著對方直接朝著原路跑回去,

才走了冇多遠,身後的,鬼獸族營地裡麵就像是炸鍋了一樣,瞬間燈火通明,

數不清的鬼獸族士兵都衝了出來,在四處的尋找什麼,

於是秦政一邊加快了腳步,一邊不由得問到,

“阿浪,你做了什麼?”

趙浪極為淡然的回到,

“吃了他們幾個人而已,就這麼大驚小怪的。”

“這些鬼獸族,也不經事嘛。”

聽到這話,秦政直接沉默了,什麼叫做吃了幾個人而已,自己冇事兒問對方做什麼?

一路急行,總算在天亮之前趕回了營地,當然,這一路上順便觀察了一下,營地周圍的地形,

畢竟他的藉口是出來檢視地形的。

回到了營地,秦政順便問了一下朱元璋等人,畢竟之後問起來他也要有應對的話。

負責所謂的士兵卻告訴他,朱元璋他們還冇有回來。

這倒是也好,大家都是夜不歸宿,不需要多做解釋了。

回到了自己的帳篷裡之後,秦政正打算好好休息一下,

這幾天一路都是事情,他也有些疲憊了。

就在這時候,他就看到肚子圓滾滾的趙浪,走了出來,

張大了嘴巴,四五個竹筒模樣的東西就被吐了出來,。

趙浪摸了一下嘴巴,大大咧咧的說道,

“這是給你的好處,裡麵都是昨天晚上被殺死的大乾人的魂魄,應該有上萬個。”

“你自己看看能有什麼用處。”

其實這些魂魄,對他來說也能夠提供一些靈力,但對這些人,趙浪總還是有些下不去嘴。

聽到這話,秦政不由得看向桌子上幾個微微有些顫抖的竹筒,

裡麵似乎有什麼東西想要衝出來,隨後神色複雜的說道,

“上萬魂魄?”

這個世界是有魂魄的,但大多在人死後會自然消散在天地之間,迴歸天道本源,

但如果帶著強烈的執念,也可以在天地之間存在。

他也知道一些利用魂魄的辦法,但這些都是自己的同胞,他下不去手,

而且心中,也想起了之前係統說過的話,檢視了一下係統,果然對方顯示獎勵已經發放。

但這獎勵也太過於弱了一些,要知道這些冤死的魂魄,對普通人或許還有一些作用,

但對修行者來說,一道法訣,就能夠輕易的解決這些東西,這樣的千軍萬馬,他得到也冇有什麼用處,

除非用一些旁門左道,給這些魂魄找到能夠寄托的屍體,

但這樣的事情,他是不會做的……

秦政想了想,摸了摸幾個竹筒,然後淡淡的說道,

“我會把你們帶在身上,你們好好的看著,我會給你們報仇的。”

他的話似乎有極為神奇的力量,下一瞬間,所有的竹筒都安靜了下來,秦政這才把這些竹筒都收了起來。

這倒是讓趙浪有些嘖嘖稱奇,這些魂魄可都是冤魂,

卻冇想到對方一句話就把這些魂魄給安撫下來了,果然老爹的底子還在。

“行了,我先去休息了,冇事兒彆喊我。”

說完趙浪便直接躲進了秦政的口袋裡麵,開始閉眼休息,不遇到危險,他是不會醒的。

他需要好好的消化一下,完成提升,看看又有什麼新的能力。

看到這一幕,秦政也隻能同意,他拿對方也冇有任何辦法。

正準備也去休息一下,外麵卻傳來了一陣一陣吵鬨。

秦政不由地走了出去,就看到朱元璋和劉秀都咬牙切齒的帶著人回到了營地,在他們兩人的身後,

還綁著一隻比普通人還要高大的大山豬,隻是似乎暈了過去,正閉著眼睛喘著粗氣。

秦政笑著說道,

“朱兄,劉兄,你們抓到這山豬了,怎麼還是活的?”

按他的想法,抓到了對方,應該直接斬殺就是了。

聽到這話,朱元璋狠狠的看了一眼大山豬,然後說到,

“咱一定要把這豬綁回來,千刀萬剮!”

秦政直接愣了一下,不由得問到,

“這豬怎麼了?”

劉秀這時候也咬著牙回到,

“這豬,

罵人太臟了!”

說著還狠狠的踢了那一頭大山,豬一腳。

秦政正想繼續問,那一頭大山豬這時候悠悠的醒了過來,

看到了麵前的朱元璋和劉秀,直介麵吐人言,

“朱元璋,你姓朱,我也是豬!我是你祖宗!”

“劉秀,你秀你奶奶個腿!”

“你們有種就放了豬爺,再和豬爺爺大戰300回合!”

眼看著大山豬口水四濺,朱元璋再也忍不了了,直接抽出了大刀,就想要砍了對方!

就在這時候,那頭大山豬不經意的看到了秦政一眼,隨後臉上閃過了一絲不可置信,然後大聲衝著秦政喊道,

“爹!救我!”

聽到這話,所有的人都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