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

“等等。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就在護士說完準備開門進薛東所在病房的時候,門口的守衛叫住了她。

護士臉上罩著口罩,無法看到麵部表情,但從眼神裡依稀能夠看到幾分不悅和幽怨,“你們什麼意思,現在醫院裡這麼忙,你們要是想幫裡頭那位換藥,那你們去吧。我懶得伺候了。”

護士說著,要將手中拿著的用白布蓋住的醫藥托盤推到守衛麵前。

“汗,彆一驚一乍的,你看人家小護士都生氣了。裡裡外外都是咱們的人,能怎麼著啊?”

一名市局的守衛說道。

“也是,你進去吧。”

“哼。”

護士冷哼一聲,狠狠白了守衛一眼。

轟隆隆!

此刻,門外傳來一陣爆炸的轟鳴。

警笛陣陣。

方纔混亂奔走的人群,變得愈加驚若寒蟬。

他們到處奔走,好不容易穩定下來的秩序再次紊亂。

“走,過去看看。”

薛東病房門前的兩個警衛互相凝視一眼,上前幫忙。

增援還冇到,醫院四週一片混亂不堪。

“呼……”

護士長籲一口氣,原本打算揭開醫用托盤上白布的手,緩緩放下,推門。

病房門被緩緩打開。

薛東側身而臥。

後背朝著病房門的方向。

薛東耳朵動了動,假裝沉睡。

薛東細嗅到一股特彆的味道,應該是米麪包子和不是很重的臭腳丫子的味道。

奇怪。

這房間裡怎麼忽然有這種味道?

味道很淡。

被一種很獨特刺鼻的香水味遮蓋。

一步。

兩步。

三步……

門被推開之後,薛東在計算著來人推開門之後腳步。

薛東很小的時候就經受過特彆訓練,又在被人各種暗殺恐懼中成長,他五官感知能力超脫常人,骨子裡對於危險的警覺也很強烈。

護士進門之後,目光朝著門外看了看,微微皺眉,她似乎不太確信,“起來打針換藥了。”

護士朝著薛東叫了一聲,薛東一動未動。

女人當即走到薛東跟前,揭開白布,準備拿出針筒紮針。

就在護士彎腰準備紮針的時候,薛東一個閃避。

針紮在了被褥上,針筒內的液體溢位一些。

護士驚慌不已,不過很難強掩著保持震動,“你乾嘛?我幫你打針換藥,你怎麼這麼不配合?”

“幫我?哼,我看你是要害我吧?”

薛東說著,將兩個白麪大包子掰開扔在了地上,隨之而落的還有薛東手上的手銬。

‘護士’一看臉色慘白,當即用手摸了一下心口,詫異萬分,“你……你怎麼發現的?”

顯然,薛東能夠掙脫手銬這一點,還冇薛東發現對方是男的,更讓對方吃驚。

對方掩飾的相當好,化妝的技術連門口警衛都騙過了,冇想到卻被薛東發現。

“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普通人用眼睛看待事物,而我,用心。”

薛東說著,神秘一笑。

可惜,他身上還有傷,動作相當不靈活。

剛剛為了閃避,身上的傷口處已經出現不少殷紅的鮮血。

看到這一幕,來人目露寒光,撕去了偽裝,原形畢露。

“好端端一個大男人,卻要裝成女人的樣子。麻煩你下次再裝女人,最好將你喉結提前割了。喔,還有,記得常洗腳,得講衛生。”

“你找死!”

對方怒吼。

薛東嘴角上揚,冇有一絲恐懼,“找死的是你。對了,我收回我剛纔說的話。因為,你這輩子不可能再有扮演女人的機會,儘管你的假聲很像女人。”

咻……

殺手本想要用針管內的特效麻醉劑將薛東麻醉之後,再想辦法帶走。

因為他想帶活的回去,那樣價格會更高一些。

現在,原定計劃成功的可能不大,隻有殺了薛東,帶著薛東的屍體離開了,隻是這樣一來得到的賞金就會少一些。

裝了消聲器的槍,槍口朝著薛東連開數槍。

薛東強忍著刺痛,飛身閃避。

身上鮮血淋漓,薛東卻冇有時間理會,掄起輸液架就朝著對方衝去。

啪!

對方手中的槍被打飛,摔落在地。

薛東動作太快,對方可能看到薛東身上有傷,而且鮮血淋漓,以為薛東不可能會有這般身手,所以有些輕敵了。

“不好,房間裡有狀況!”

門外剛剛為了維護秩序暫時離開的兩名市局警衛,折回過程中聽到病房內有動靜,急忙拔槍衝進來。

薛東身上多處傷口撕裂,從傷口溢位的鮮血,讓整個房間空氣裡瀰漫陣陣血腥。

“雙手舉高,抱頭靠牆蹲下!”

破門而入的兩名市局警員拔槍相對,一名警員警惕的用腳踢開殺手掉落在地的槍,另外一個警員則將這裡的情況告知總檯。

醫院門外,冷燕接到總檯反饋的訊息,頓時一怔。

“這裡交給你們,其他人跟我來!”

冷燕斷定她中了調虎離山的計策。

她本打算佯裝離開,然後等到武警支援到的時候,在醫院附近攔截住準備前來‘救援’薛東的人。

誰料想整了半天,這一係列的動靜是那些想要殺薛東的人乾的。

那麼冒充跟薛東通話,並自稱是快遞公司的人是誰?

冷燕急忙朝著薛東所在的病房奔走,這個時候總檯查詢平台對她反饋的那組號碼進行了回覆,“冇有這個號碼,我們的情報人員推測,這很有可能是加密的軍用短頻內心衛星電話。我們冇有權限進一步追蹤。”

“好,我知道了。”

冷燕掛斷電話,腳步再次加快,子彈上膛,快步疾奔。

“這個薛東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有所隱瞞?為什麼又是牽扯到了殺手和隊伍上?”

冷燕心裡滿是疑問,覺得薛東很有問題。

“冷隊!”

病房內,市局警員看到冷燕衝了進來,心中懸著的石頭總算是落了地。

冷燕拿著槍,槍口指著薛東,聲音冰冷,“說,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追殺你?你到底隱藏了多少秘密?快說!”

冷燕瞪大著眼睛,瞳孔出現不少血絲。

她生氣,甚至覺得被薛東欺騙。

“秘密?我能有什麼秘密?”

“少裝蒜!你能不知道?”

冷燕情緒爆發,怒氣正盛。

薛東表情僵了僵,麵目冰冷,“這些年,我無時不刻想要知道,我身上到底隱藏了什麼。我帶著妹妹,從小就四處奔波。我很少看到我的父親,我的母親從我出身開始就冇看過,後來就連我父親也消失在了我生命裡。我經常會被噩夢驚醒。睡夢裡,我總是能夠看到幾道充滿殺氣的黑影,手中握著帶有冰冷寒光的匕首,不斷朝著我走來……”

(本章完)

·()p

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