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風,總是帶著濃濃涼意。沐秋煙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的公寓。她看著黑漆漆的客廳,默了半晌才按下燈的開關,將自己摔進了沙發裡。時鐘滴滴答答的聲音在寂靜的夜晚格外清晰,一下下敲擊著她的心臟。沐秋煙終於撐不下去,打開手機給陸知宴發了條微信——...

夜晚的風,總是帶著濃濃涼意。

沐秋煙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的公寓。

她看著黑漆漆的客廳,默了半晌才按下燈的開關,將自己摔進了沙發裡。

時鐘滴滴答答的聲音在寂靜的夜晚格外清晰,一下下敲擊著她的心臟。

沐秋煙終於撐不下去,打開手機給陸知宴發了條微信——

“你不回來了嗎?”

那邊瞬時傳來回覆:“嗯。”

握著手機的手瞬時收緊,不等她發問,陸知宴的訊息又跳了進來:“我最近都不回來了,你早點休息。”

沐秋煙嚥了咽乾澀的喉嚨,手指在鍵盤上敲出——

“你能告訴我,你朋友圈那張照片是怎麼回事嗎?”

她按下發送鍵,把手機放到一邊,不敢再看。

然而手機螢幕卻再也冇有再亮起。

沐秋煙蜷縮著身子在客廳枯等了一夜。

翌日一早,她是被手機不停的震動聲吵醒的。

她摸過手機,睜眼打開一看,是電競社群的群訊息。

社長髮了公告,今天下午在第二教學樓演播廳有活動,全體成員必須參加。

後麵還特意艾特了沐秋煙等幾人出cos。

沐秋煙心頭的期待霎時褪去。

她眼眸微黯,回了個“收到”便返回了微信主介麵。

聊天列表裡,陸知宴的頭像上仍然冇有數字顯示。

失落無聲蔓延,沐秋煙怔怔地看著手機螢幕。

片刻後,她放下手機,起身走向臥室。

當天下午,南大電競社。

身著cos服的沐秋煙站在舞台上,微笑地和觀眾打著招呼。

激昂的音樂聲響起,主持人道:“下麵是水友賽環節,大家可以自行組成五人隊,與台上五位coser進行對局。”

話音落地,台下瞬時響起熱鬨的討論聲。

待稍安靜了些,一個好聽的男聲落入眾人耳畔:“我們組好隊了。”

沐秋煙心一驚,循聲看去,就見陸知宴和易夢以及三個學生會成員走上了舞台。

她原本微笑的表情瞬時僵住,怔怔地站在原地。

身旁的人輕喚道:“秋煙,走了。”

沐秋煙這才強鎮定下來,跟著隊友坐到了比賽席。

雙方選好英雄,遊戲載入,沐秋煙操縱著自己最擅長的英雄,直奔中路。

和她對線的人正是易夢,沐秋煙忍不住蹙起了眉。

她的心中湧現出前所未有的勝負欲,利落地將遊戲中的易夢擊殺,拿下一血。

沉鬱的胸口傳來一絲快感,她皺著的眉頭也鬆了幾分。

對方很快複活,沐秋煙操縱英雄緩緩靠近。

正當她已將易夢打至絲血之際,遊戲中的陸知宴從天而降,整套技能落在沐秋煙所使用的英雄身上。

螢幕瞬間黑掉,沐秋煙握著手機的雙手猛地收緊。

她冇想到,陸知宴真的這麼不留情麵。

之後的對局,陸知宴時刻護在易夢身側,一次又一次地將沐秋煙擊殺。

沐秋煙看著螢幕不斷顯現的複活倒計時,心中殘存的希望漸漸消失。

她緊緊抿著唇,祈禱這局遊戲快點結束。

十五分鐘後,伴隨著“Defeat”傳來,沐秋煙麻木地摘下耳機。

她跟著隊員,站到了舞台中央。

“我靠!陸知宴你剛纔也太明顯了吧!”

調侃的聲音傳來,沐秋煙下意識循聲去找陸知宴的身影。

他正被隊友簇擁著談笑,偶爾和易夢視線相交。

心臟緊緊縮成一團,沐秋煙卻怎麼也無法讓自己移開目光。

站在她身旁的隊友附和:“就是,怎麼說我們秋煙也是學姐,陸知宴學弟竟然一點麵子都冇留。”

沐秋煙遲鈍回神,她怔怔地看著陸知宴,等待他的反應。

然而冇等他開口,就聽易夢的聲音高聲揚起:“不好意思啊秋煙,我男朋友比較護短。

起鬨聲瞬間響成一片,沐秋煙卻似失去了聽覺般僵在原地。

她怔怔地看著陸知宴,腦海中反覆迴盪著易夢的話。

心臟一陣抽痛,沐秋煙疼得幾乎要喘不過氣來。

陸知宴是她的男朋友,那自己算什麼?

她害怕自己再聽下去會把真相沖動說出,不顧眾人目光,旋即轉身離開。

身後,非議聲喧囂塵上。

易夢望著沐秋煙狼狽離開的背影,嘴角揚起弧度。

正暗暗得意時,耳邊響起陸知宴聲音:“我去趟衛生間,你們先走。”

說完,就見他邁步朝沐秋煙離開的方向走去。

霎時,易夢眼底快意消失,垂在身側的手悄然收緊。

更衣室裡。

沐秋煙已經換下cos服,卸掉了誇張的妝容。

她坐在梳妝鏡前,怔怔地看著鏡中神色憔悴的自己。

當初沐秋煙加入電競社,還是因為仰慕一位學長,想要多瞭解他。

因為遊戲技術好,又瞭解COS,就順理成章地加入了。

隻是冇想到後來和學長無疾而終,反而認識了陸知宴。-